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11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11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剑桥不至于沦陷 网友欢欣然而担惊

media 英国剑桥大学 wikipédia

剧情大反转,剑桥大学出版社周一宣布,把应北京当局要求移除的旗下学术期刊『中国季刊』315篇敏感论文立刻重新张贴上网。微博上立即出来一个帖:“说剑桥陨落,今天就发现剑桥风骨犹存,非常羡慕剑桥学子了”。

剑桥出版社,世界上最古老、最受尊敬的出版社之一。旗下『中国季刊』创办于1960年,是中国研究领域声望最高的期刊之一。日前,中国国家广电总局要求移除该刊在中国网站上敏感议题论文,否则关闭网站。当剑桥出版社迫于中国压力照办不误,移除315篇所谓敏感议题文章,诸如文革、八九六四、天安门广场、西藏、新疆、香港以及台湾等等内容之后,海内外学人一片激愤。堂堂学府剑桥,近代以降,数不清的中国学子来学习、以及将来希望来学习的剑桥,也竟然要自我审查,以图在中国苟延残喘。

『中国季刊』主编普林格尔很失望,他对『纽约时报』表示:“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在该刊发表文章,损失最大的是他们”。“在中国走向世界的同时,却伴随着对学术自由的限制,这真是可惜”。

前两天,微博上可以感到那一种低沉压抑的气氛,有位网友绝望地写道:“那条新闻出来以后,真是傻了眼,剑桥也沦陷了!川总上任以后,欧美国家不以人权借口干涉中国内政已成共识,说穿了,赚钱要紧。刘博士的死,没有哪位说一句,就是明证!和平演变中国说了好多年,到底是谁演变谁真说不好。”

有些人用各种方式怀念被迫“沦陷”的剑桥,有人不断在微博发布剑桥大学的照片,引用当年剑桥留下诗名的徐志摩的两句诗发泄愤懑:“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在这个压抑的时刻,欢欣的只有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该报发表评论称移除敏感内容,“无可指摘”。“中国有关部门提出的要求只要依据的是相关法律,就没什么可指摘的”。平实一点看,该报不像平时用语那么极端霸道,内中就有一句似乎颇为慷慨的话语:

“西方各种机构可以在这方面很自由地进行选择。它们可以不喜欢中国的做法,并且不与我们接触。正所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如果它们全对,中国全错,时间会最终惩罚中国,同时成全它们对先进的保持。”

环时期待的显然是“中国时间”。不过,别掩盖,中国审查的手正在向世界延伸。一位网友写道:“中国审查自己,预防外国,花掉巨额人民币建造一道把人民弱智化的防火墙也就罢了,现在,竟敢想把世界人民都驯良得如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岂不可笑,但这不全是痴心妄想,剑桥之役当局几乎完胜,世界可要小心”。

剑桥事件大反转,但是有位网友的批评很尖锐:“剑桥的事件又一次把西方世界的懦弱暴露无遗。许多人觉得被屏蔽的文章又公开了是件好事,其实不然:他们一遇到压力就缩回壳里,再遇到压力又不得已钻出来,这只能说明他们的行事已经不是根据心目中的道德准则,而是根据世俗世界的利弊得失。这是道德的残破,灵魂的堕落!他们的懦弱一直是暴政的帮凶!  ”

有一点很清楚,剑桥出版社在华网站敏感论文再上架,能够持续多久?剑桥大学不会没有想到,该校管理层至少知道,『中国季刊』从此将冒着被中国封锁的危险。看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剑桥做好了准备。

微博上有网民警告剑桥“不可自宫”,但仍然担心:“我国教育部会不会迅速作出反应,将剑桥划归野鸡大学,不承认剑桥大学发放的学位...” 还有一位网友写道:”东南西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终于有不服从党的领导的地方了。估计下一步就是屏蔽 『自然』『科学』等境外学术期刊了,凡在 nature/science 上发表过文章的,一律进看守所。”

旅美学者吴祚来发推指出:“如果中共今天能够成功删除剑桥学术文章,明天就会去删除哈佛评论文字,然后,全世界的学术都可以干预,然后,就开始致力于删除白宫或英国国家网站上的内容了。然后就赤化成功。堂堂的剑桥,翻开了可耻的一页,好在又恢复了体面。”

剑桥的胜利只是恢复了剑桥的荣誉,面对中国另外一种形式的闭关锁国,西方学术界不容乐观。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