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刘晓波逝世引发“和平理性非暴力”大讨论

刘晓波逝世引发“和平理性非暴力”大讨论
 

刘晓波如果天上有知,一定为他逝世后中国民主运动出现的新局面感到高兴。由他的逝世引发的一场有关“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大讨论,正在海外中国民运和维权人士中展开,讨论未必有一致的结论,但会为中国的民运与维权运动开拓新的思路。

这场讨论,其实在去年11月29日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民运人士彭明猝死在中国监狱中便已开始。人们认定彭明,死于中共的谋杀,因为中共害怕彭明的不惜采取一切手段推翻中共专制政权的理念。在追思彭明的活动中,有人提出应对彭明的革命思想予以重新审视。

刘晓波的逝世,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讨论再度引发,而且推向深入。海外中国民运人士,除了极少数人,人们对刘晓波为中国民主事业献身的精神,并无异议,但许多人对集中体现他“和平理性非暴力”理念的那句话“我没有敌人”,却不表认同,或不能理解。刘晓波是被他不当作敌人的中共谋杀致死,是那样的残忍。而被刘晓波不当作敌人的中共杀死的中国人,在刘晓波之前,已经有数以千万计,包括夹边沟饿死的右派,包括被枪毙还要她的家人付子弹费的林昭,包括被割开喉管的张志新,包括被吊死的李旺阳,包括一个健康身躯被折磨成恶液质状态的曹顺利,包括在强拆中碾死在推土机履带下的拆迁户;尤其是,28年前的6月4日,那些不是敌人的人,开着坦克、端着冲锋枪,在北京大街上杀死了数千名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中共政权从来没有因为刘晓波没有把他们当成敌人而对刘晓波和那些惨死的人有丝毫的宽容和怜悯。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意境深远,充满崇高的宗教情怀,问题在于,“崇高”对于除了掠夺、杀戮和维护永远的掠夺和杀戮权,什么也不懂的中共,有用吗?“我没有敌人”,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听懂了,于是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中共一个字也没有听懂,于是把刘晓波关进监狱,一直把他关死。

刘晓波无疑是中国的曼德拉、甘地,但曼德拉的“和平理性非暴力”遇到的是有民主意识的南非白人总统德克勒克,甘地面对的是已经实现了民主宪政的英国殖民者,他们都有良知、有底线,所以曼德拉和甘地成功了;而刘晓波面对的,是丧尽天良、毫无底线的中共,所以刘晓波不会成功,只有死亡。

在这场讨论中,“和平理性非暴力”仍占据着理论高地,告诉人们:如今是热兵器时代,不是陈胜吴广那个拿一把锄头、一把梭镖就可以起事的冷兵器时代,人们手中一杆枪、一门炮都没有,如何反抗得了有数百万军队、武警的中共。这理由足够充分。但讨论本身告诉人们:“和平理性非暴力”尽管理由充分,却不可成为一种“政治正确”,不可阻碍人们在推翻中共极权专制的斗争中,拓展新的思路、提出新的理论、采取多样的方式。当年,中国的89民运失败了,苏联、东欧的民运却成功了:苏联成功于叶尔钦站在坦克上振臂一呼,红军的大炮轰击了苏维埃大厦;罗马尼亚成功于民众把独裁者齐塞斯库夫妇抓起来立即处决。苏联、东欧的民众没有机枪大炮,没有在热兵器下流血,也应属于“和平理性非暴力”。

不知道八年多的牢狱致晚期肝癌的刘晓波,至死也未获中共允许出国治疗,也没有满足他卑微的愿望给他挚爱的妻子刘霞以自由,他是否对自己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和“我没有敌人”,有新的思考,赋予新的含义?不过人们相信,刘晓波至少会欢迎他逝世引发的这场讨论,并且听取人们对他的质疑,因为他是一位哲人,是一位思索者。

  • 美国注视着香港

    美国注视着香港

    香港6月9日爆发103万人“反送中”大游行抗议港府修订《逃犯条例》;12日数万学生和市民包围立法会大楼阻止议员进入启动《逃犯条例》二读程序;16日近200万港人再度上街要求撤回《逃犯条例》、特首林郑月娥下台。全世界都在注视香港,美国更是密切注视香港局势的发展。

  • 今年的“六四”不寻常

    今年的“六四”不寻常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今年的“六四”,与往年相比,不寻常,这不仅仅因为今年是“六四”屠杀30周年,还因为,中共当局竭力要人们忘记他们30年前血腥屠杀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北京市民的暴行,而中国人与国际社会对“六四”的记忆反而越来越清晰,中共受到的谴责比任何时候更强烈。

  • “坦克人”雕塑与洛杉矶“自由雕塑公园”

    “坦克人”雕塑与洛杉矶“自由雕塑公园”

    今年美国华人纪念“六四”屠杀30周年,最大规模的活动在洛杉矶郊区的“自由雕塑公园”举行。据活动的主要筹划人陈维明介绍,有约500人从美国各地、以及加拿大等国家来参加。在活动中,将举行世界第一座“坦克人”雕塑揭幕仪式。

  • 美国人读不懂“中华文明”

    美国人读不懂“中华文明”

    4月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 Newt Gingrich)在新成立的“应对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会议上发表演讲,指出:“美中之间是一场有关文明的较量”,自此,“文明的较量”或者“文明的冲突”,便成为美国政、学两界热议的话题。但在美国,真正能够正确解读美中“文明的冲突”的人并不多,多数美国人读不懂什么是“中华文明”。

  • 特朗普封杀华为,是科技之战,更是一场政治决战

    特朗普封杀华为,是科技之战,更是一场政治决战

    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命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此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造成风险的外国企业提供的电讯设备和服务;随后美国商务部宣布,把华为及其70家子公司列入管制名单。媒体形容特朗普的总统命令,像是向中国投下了一颗核弹,比早前宣布美国对全部5725亿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关税更加震撼。 

  • 美中贸易谈判“大结局”

    美中贸易谈判“大结局”

    5月10在华府举行的第11轮美中贸易谈判,就像是上演了11集的电视连续剧,悬念再也没有了,应是大结局了。虽然“大结局”上演后,双方都表示将继续谈判,但那是剧情不同的这部连续剧的第二季。

  • 是文明的冲突还是种族的冲突?——美国人如何认识美中关系

    是文明的冲突还是种族的冲突?——美国人如何认识美中关系

    如今的美国,抵制和反击中国的渗透和侵害,已成为共和、民主两党以及政、学两界的主流意识,但如何认识日益恶化的美中关系?美中冲突是“文明的冲突”还是“种族的冲突”,或者是其他什么冲突?却仍未形成全民共识。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