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7月1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7月15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0/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0/07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7月15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绿色和平警示中国绿孔雀最后栖息地因开矿和水电开发遭破坏

绿色和平警示中国绿孔雀最后栖息地因开矿和水电开发遭破坏
 
绿色和平组织2017年7月发布的关于中国绿孔雀保护状况调查报告封面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利用最新实地调查数据,结合卫星影像,对云南省双柏县恐龙河保护区内和新平县石羊江河谷为主的绿孔雀分布区域的分析发现,恐龙河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内存在着一系列矿产开发和水电建设活动,涉嫌违法。

根据果壳网的科普文章,原产亚洲的孔雀分两种,一种是动物园里常见的蓝孔雀(Pavo cristatus),另一种是更加稀有的绿孔雀(P. muticus)。

绿孔雀原产于中国和东南亚,蓝孔雀原产于印度和斯里兰卡,在很晚的时候才被引入中国。在古代中国,绝大多数中国人是没有见过蓝孔雀的,而绿孔雀曾在中国腹地广泛分布。

现在,绿孔雀却成了濒危程度高于大熊猫的稀有动物,中国大陆增长的人口夺去了绿孔雀的栖息地,加之禁不止的盗猎让它们越来越少,人类引入的蓝孔雀又威胁着野生绿孔雀的血统。现在,绿孔雀仅在云南零星有分布。

迄今为止最为全面的针对云南省全省范围的绿孔雀种群数量的调查已经是九十年代初的事情了。当时估计绿孔雀在云南省的普洱、玉溪、楚雄、大理、保山、德宏、临沧、西双版纳等地的偏远地区还有生存,但也只剩下了800-1100只  现在有多少,没有准确的数据。

在亚洲其他地方,绿孔雀曾广泛分布于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印度东北部以前也有分布,但是现在可能已经绝迹。

因此,2009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色名录将它的保护等级上调为濒危(EN)。IUCN估计,在最近约18年内,绿孔雀数量很可能少了一半。与此同时,因为数量的稳定增加,熊猫的保护等级已经从濒危(EN)下降到了易危(VU)。这就是说,绿孔雀灭绝的风险要远大于熊猫。

最近,绿色和平通过对恐龙河保护区范围内2017年4月的最新卫星影像进行了分析,研究者发现,部分矿产开发和水电建设工程项目发生在已经调界后的保护区核心区的小江河河谷两岸,涉嫌违法。双柏县银洋矿业在小江河河谷北侧的保护区核心区内修建了探矿道路、矿洞、炸药库,严重违反了相关环保法规。

绿色和平森林与海洋项目副经理易兰介绍,“绿色和平在桌面调研中发现,早在2010年楚雄州林业局在到双柏检查工作时就首先到恐龙河州级保护区绿孔雀分布最集中的老石羊一线及阳太窝拖地查看了保护区资源情况及保护区管护情况。而仅仅过了几年,这两处保护区中绿孔雀分布最为密集的地方竟然都开始了矿产项目的招商和实施。”

调研发现,恐龙河保护区作为一个州级保护区,诸多的保护问题中工程项目开发给该保护区带来的影响最大。在小江河河谷南侧有两条为小水电工程配套的道路修进了恐龙河保护区,其中一条在核心区。这些道路西向联通了小江河一二级电站和疑似小江河新的电站建筑;东向联通了保护区外的现存道路,涉嫌违法。

作为主要热带和亚热带低海拔地区生存的大型雉类,绿孔雀对于自己栖息地的选择非常挑剔。它们的生存离不开至关重要的几个因素:连片的保存完好的森林、滨水的沙滩、平坦的但同时也得背风的地形。

目前,绿孔雀这片最后的栖息地依然面临着许多威胁。根据绿色和平对这个区域的土地利用变迁分析显示,矿产开发、修路、水电站建设和蓄水带来的河滩淹没、经济林种植等是绿孔雀栖息地主要的人为干扰因素。

这些持续不断的干扰破坏了绿孔雀栖息地的完整性,影响其觅食、繁殖等生存需求,使原本就种群数量极小的绿孔雀生存环境更加窘迫。目前有保护状态的恐龙河自然保护区几经调界,尚且存在违法开矿、修路的情况,保护力度极弱;而更多的绿孔雀栖息地都在保护区外,更处于无保护状态无法对抗各种开发建设需求。

绿色和平呼吁,对恐龙河自然保护区内各种违规开发建设活动进行查处并开展生态修复。对云南省范围内的绿孔雀栖息地进行抢救性的调研工作,并以此为基础明确划出其栖息地范围,严禁任何开发建设活动。

绿色和平建议,除了目前已有的自然保护区等保护地,极小种群生境也应当被划入生态红线,云南的相关主管部门,应对绿孔雀这一极小种群物种进行生境调查,划出一条能确保绿孔雀长期生存的“红线”,保住绿孔雀生存的希望。


同一主题

  • 中国

    绿色和平说中国大部分城市空气污染超标

    想了解更多

  • 中国/刚果/环保

    绿色和平指责中国进口商在刚果参与非法雨林木材贸易

    想了解更多

  • Economie

    绿色和平组织:中国渔船不应在西非复制破坏性捕捞方式

    想了解更多

  • 上海视窗

    绿色和平调查揭有色金属生产是湖南“镉米”元凶

    想了解更多

  •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2月23日,中国官方宣布,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在上海被以集资诈骗罪等罪名公诉。

  •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2月15日的央视春晚集结了许多意识形态话语,《丝路山水地图》作为政治与文化与商业结合的案例,引发的争论尤为有趣。

  •  国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记者的抗争

    国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记者的抗争

    陷入债务危机的海航集团正在全力挣扎求生。2月3日,海航二把手王健罕见地半公开地发出声音,称海航的安全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安全休戚相关。

  • 驻华外国记者们的难堪沉默

    驻华外国记者们的难堪沉默

    几天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和驻华记者们就外国驻华媒体从业环境等话题发生了直接的言语冲突,可能是出于保住记者签证的考虑,大部分驻华记者们保持了令人难堪的沉默。

  • 疑似因报道惹祸  浙江媒体人被殴打案至今未破

    疑似因报道惹祸 浙江媒体人被殴打案至今未破

    1月22日,在江浙沪财经圈子中影响不小的自媒体“浙股”发布消息,《批评上市公司,浙股君遭遇死亡威胁》。本名陶喜年的“浙股君”曾担任十几年的多家全国性财经媒体驻浙江财经调查记者。

  •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华北城市有显著改善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华北城市有显著改善

    1月10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365个城市PM2.5浓度排名》。数据显示,中国政府制定的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大气十条”)一期目标基本完成,但全国空气污染形势依旧严峻,臭氧污染及非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治理问题凸显。

  • 北航教授涉嫌性骚扰被解职

    北航教授涉嫌性骚扰被解职

    1月1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官方微博就教师陈小武被举报性骚扰一事发布调查处理通报。通报表示,对近期关于北航教师陈小武的实名举报和媒体的有关反映,学校本着高度负责、实事求是的态度,认真细致地开展了调查核实工作。现已查明,陈小武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