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徐友渔:宪政民主与和平理性是刘晓波重要精神遗产

作者
徐友渔:宪政民主与和平理性是刘晓波重要精神遗产
 
2010年12月10日,奥斯陆街头建筑上缺席奥斯陆诺贝尔奖颁奖仪式的刘晓波肖像投影。 图片来源:路透社/Toby Melville

中国独立作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病英年早逝。刘晓波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被称作是中国文坛“黑马”,但1989年席卷全国的学生运动让他从此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艰难道路,从文学批评转向了对中国民主建设的政治思考,他因此而四次入狱。2010年10月,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将这一年的奖项颁发给他的时候,他正因为参与起草要求宪政改革的《零八宪章》而在狱中服刑。但他的政治理念不仅为中国政府所不容,被屏蔽在所有中国媒体平台之外,而且在中国海内外民主活动人士中也并非没有争议。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电话采访刘晓波夫妇的好友、原中国社科院哲学所教授、目前在纽约新学院大学作访问学者的徐友渔先生。徐友渔先生认为,刘晓波留给后人的最重要精神遗产,既是他的政治主张,也是他的和平理性精神气质。

刘晓波非常有自我反思、自我批判能力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印象中的刘晓波?您与刘晓波夫妇是怎样相识的?

徐友渔:我认识刘晓波比较晚。他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经非常出名了,很多人都认识他,但很长时间里我和他并不是私人朋友。当然,我知道他的观点,也知道这个人,当时很多人谈论他。我是通过他的作品了解他的。真正认识他是在八九运动以后,那时候他发起一个关于六•四的公开信-呼吁书,请我参加签名,就来找我。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后来和他,还有他的妻子刘霞来往多了,变成了关系比较密切的朋友。

法广:那时候您认识的刘晓波是怎样一个人呢?在中国政府眼中,他几乎被看作是国家的头号敌人,他最后被宣判的罪名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在您与他的接触中,刘晓波是怎样一个人?

徐友渔:中国政府想把他描绘成很凶恶的人,但在我和他的接触中,我的印象刚好相反。我觉得刘晓波是一个很善于自我修养、自我改进的人,他的变化很大。以前,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同他虽然不是私人朋友,但关于他的事情也了解得不少,看过他的回忆录,觉得他是一个个性张扬、讲话锋芒毕露、批评人很尖锐、语言很尖刻的人。和他接触后,我发觉他已经变成一个非常谦虚、平和、讲话很温和、而且很善于体贴人的人。后来和他打交道时间越长,感觉他这种变化越大。

他考虑问题,经常可以站到对方的立场。其实在政治上,他也是这样,他坚持的政治路线是一个很温和、很理性的路线,中国政府把他涂抹成一个很凶恶的敌人,完全是自己的阶级斗争理论误导自己的说法。

法广:您刚才提到说:刘晓波有一个先后变化,这种变化的转折点在您看来是在哪一个时段呢?促使这种转变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徐友渔:有很多东西可以说明问题。他是一个非常有自我反思、自我批判能力的人。我觉得他最大的变化是八九运动之后,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写的回忆录中看出来。之前,他是一个很鄙视世俗、对日常习惯持一种轻蔑的态度的人。但在八九之后,他自己也认为自己很多行为、很多举止、言论不当,他有非常、非常深的忏悔和反省。这种忏悔和反省导致他除了认识上的变化,他的性格、性情、个性也发生了变化。我觉得这个过程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点,是一个逐渐变化的漫长过程,但总的来说是在八九年六•四之前和八九年六•四之后。

《零八宪章》中的联邦制曾是中共早年国体设想之一

法广:刘晓波最大一个罪名就是参与起草了《零八宪章》。您是《零八宪章》第一批签署人之一。您当时为什么签署这份纲领性的文件?

徐友渔:我之所以签署是因为我觉得它(《零八宪章》)没有任何错误的内容,也没有任何违反法律的内容。我首先想声明,我是认真看过(《宪章》)文本,再三考虑之后才签署的。我不但没有发现其中有任何违法的内容,而且,我觉得它首先是符合联合国宪章、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的,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公民权利的规定和保证完全一致。甚至有个别提法,怕引起误解、怕别人会认为言辞激烈,我当面向刘晓波提出,希望最好做修改,这些内容一点都不违法,但我就觉得措辞更平和、更平稳一些可能更好。刘晓波全部接受了我的观点,也就是说(这个文件)不但不违法,而且这是在政治安全方面考虑到了比较高的安全系数后才形成的最后文本。

我最想告诉大家的是,比如,北京市高级法院对刘晓波的判决书说,刘晓波进行反革命煽动的罪证之一就是在《零八宪章》中提出:未来中国的国体可以考虑联邦制。我想说,中国共产党历史上自己就有这样的主张,就曾经主张实行联邦制。而且,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后,中共最高领导人在考虑新的国体的时候,也考虑过联邦制,也就是说,这是中国共产党自己的主张,是中国共产党作为可以考虑选择的一种国体方式,刘晓波提出的主张与这些是一致的。如果这也可以作为罪证的话,那中国共产党不也是罪人?所以说,我在签署之前是认真、负责地考虑过《零八宪章》的文本,我觉得它不但没有问题,而且还打了很高的保险系数,是一个非常温和,非常理性的文件。在这里面,我看不出有丝毫问题,除非是中共当局最后做的那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把与自己党代表大会决议中同样的观点也作为一个罪证来宣布。这不但是违法的、不合理的,也是非常荒唐可笑的。

法广:由于舆论封锁,中国国内了解刘晓波其人其事的人非常有限。2009年刘晓波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中曾表示:我没有敌人。这句话在海内外关心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当中引发不少争议。如今刘晓波至死都没有能实现其最后愿望,带妻子刘霞和妻弟刘晖出国治病。这样的结局又让一些人在网上评论,认为刘晓波之死也是非暴力变革的理念的结束。您怎么看?

徐友渔:我不同意这样的观点。我认为,当局当然是拒绝用和平的、理性的方式来对待民众的不满和抗议,但能不能因此说现在非暴力运动已经失败了呢?假定它已经失败,那在逻辑上我们应该怎么办呢?难道应当采取暴力反抗和革命行动么?我坚决反对这样的观点。(虽然)非暴力反抗在漫长的斗争过程中受到挫折,没有很快取得成功,但至少现在还不能证明此路不通,还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刘晓波之死使中西价值观对抗凸现尖锐

法广:刘晓波之死在国际上引发不少(对中国政府的)批评。您觉得围绕刘晓波生命最后时刻的这场西方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对峙、较量,是否会留下一些痕迹呢?还是说抗议、驳斥之后,重新风平浪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徐友渔:这很难说。这么说吧,中国政治很多做法抗拒人类政治文明的基本准则,它抗拒联合国人权宣言的基本精神,这与西方价值观有一种对抗。但它对抗的其实不是西方价值观,而是联合国宪章、联合国宣言、联合国人权方面的各种各样的规定,(这些规定)体现了人类关于政治文明有一种共识。但中国共产党执政集团对这些采取了一种抗拒的态度。我觉得,这种抗拒虽是一般长期存在,但这一次在刘晓波事件中表现得特别尖锐、特别突出,我觉得也特别引人注目。他虽然以前就这样做,但因为这一次涉及到人的生老病死,他表现得那么违反人道,那么违反人之常情,这就使这种冲突更加尖锐化了。这是一个方面。这对我们形成一种很大的震撼。对西方来说,从报章杂志的文章能看出来,这也对西方人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冲击和震撼,大家都会感到为什么能这么做?这是任何人都做不出来的。很多违反人性的政权、违反人性的政治家也不至于做到这一步啊!因为做事应当有一个底线,突破底线对自己也没有意义,而且,那样的形象太糟糕了。所以,我觉得这件事给西方形成一种震撼。但至于西方的政治家、西方的民众和各界人士会不会从刘晓波这件事得出一些应有的结论,我看是要因人而异。对于有些绥靖主义的政治家、对于那些一味妥协,一味只看中中国政府的钱袋子的政治家,他们即使表达了一些抗议,但以后可能也就过去了。但我觉得西方社会是一个整体,根据现在的反应来看,其他人、民众不会轻易淡忘掉这件事。至于西方的政治领袖,他们从中得出什么样的教训,与中国打交道是只看经济交往,还是要考虑到中国是否会成为一个反人道的、主要的反对势力或者反对势力的大本营?我觉得这次是考量西方政治家的政治智慧的时候了。

法广:刘晓波已经去世。在您看来,刘晓波留给后人的主要精神遗产是什么?

徐友渔:刘晓波不论是受到多么残酷的打压,他仍然坚持和平理性的态度,我觉得这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大的精神遗产。当然,同时,刘晓波作为一个非常非常优秀、非常杰出的文学评论家,他在学术理论上有很大的洞察和贡献,后来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为了中国的人权事业,他转向思考中国政治,最后得出了中国走宪政民主道路、走一条和平、渐进的达到民主目标的道路的政治主张,这些具体的主张对中国也是非常有意义的。我觉得这两个方面都很重要,一个是他的具体的政治主张、他的思考非常有价值,有意义,另一个是他提倡和平、理性的手段这种精神气质。这是他主要的贡献,也是对我们的主要遗产。

法广:刘霞在刘晓波最后一次入狱(注:刘晓波2008年12月被捕,于2009年12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处11年徒刑)之后就处于一种被软禁的状态,与外部世界几乎完全隔绝。您在2012年曾经与胡佳和郝建三人闯过看守去看望刘霞。您当时看到的刘霞,您还记得当时的情景么?

徐友渔:我完全记得。那是一个非常令人难忘的时刻。我觉得,那个场面可以用“令人心酸、令人心碎”来形容。刘霞因为长期被软禁隔离,长期生活在一个孤立无援的、无助的状况中,见到我们这些好朋友和老朋友,她非常激动,非常高兴。其实当然我们也知道,那次见面会给她带来不利的结果。警方对这件事的报复一定会落在她的头上,这一点,我们很清楚, 但她也顾不得这些了,她那种激动,那种想告诉我们她受到的所有迫害和压制,又与朋友们失联,她激动得泣不成声,很难说出什么,她说的话,有些我能听清楚,有些也听不清楚,但我能感觉到她想倾诉她受到的一切苦痛,但又激动得难以表达。(她当时)就是处于这么一种状态中……

法广:现在五年之后,今天的刘霞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也是可想而知了……

徐友渔:可想而知,完全可想而知。我觉得她现在处在一个更无助、更痛苦的状况……


同一主题

  • 曼谷专栏

    印媒: 殇中国民主之光刘晓波

    想了解更多

  • 中国/刘晓波

    “天安门母亲”致信刘晓波、刘霞,称刘晓波永生,刘霞并不孤单

    想了解更多

  • 特别节目

    余杰:刘霞软禁生活比刘晓波坐牢更痛苦

    想了解更多

  • 中国/刘晓波/德国

    德国政府颂扬刘晓波为民主所做的努力

    想了解更多

  •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家展开的定期对话于2018年11月1日至3日在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的小镇达兰萨拉举行。除探讨物质和意识本质之外,此类对话的目的还对人类心智的本质和情绪机制等内容进行探索。这样的对话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数百位当代科学家先后参加了这些对话。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今年再次出席了此类对话。夏明教授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中美两国首脑在阿根廷首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首脑峰会期间,就贸易战问题达成妥协。美国决定暂缓明年一月一日起加征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计划;中国则承诺大量采购以农产品为主的美国产品。美国为此设定了九十天的谈判期。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德国总统,要求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德国总统,要求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德国联邦总统开始了对中国的访问行程。这是施泰因迈尔首次以总统身份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为期近一周的访问行程中,德国总统将到访多座中国城市,并在最有一站-北京,会晤中国最高层领导人。在德国总统动身前往中国访问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致函德国总统,向他提出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诉求。我们对此采访了廖天琪女士。

  •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近年来,叙利亚的战局始终吸引着世人的密切关注。而另外一场规模并不逊于这场战争的内战却鲜被提及。这便是已经持续了四年之久的也门冲突。四年的内战将也门沦为一片废墟,导致成千上万的民众背井离乡,更造成许许多多年幼的孩子遭遇饥饿和疾病的折磨。最近终于传出也门冲突各方有望举行和谈的消息。旅居瑞典的中国作家茉莉女士对相关话题阐述了看法。

  •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已落下帷幕,与会的各国领导人首次未能达成一致、发表共同宣言,令峰会成果黯然失色。美中日等21个环太平洋国家和地区的首脑出席了本次峰会。各国领袖对当前贸易体系意见相左,中美两国更在贸易投资以及亚太地区相互矛盾的愿景等话题上针锋相对,导致峰会共同宣言流产。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本次峰会以及相关的话题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中国政府新《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开始实施以来,中国社会各种宗教信仰显然面对更严峻的形势。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在中断关系近70年后终于在2018年9月底达成一项被看作是历史性的临时协议,但官方天主教教会与地下教会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实现。而至于新教信徒,政府对家庭教会越来越严厉的打压也正进一步激化人数众多的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信徒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从强拆教堂十字架到强行关闭家庭教会活动场所、阻止聚会活动等等,各地家庭教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月初在一份视频中表示,习近平与他领导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灭亡”。如何理解这种表述?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在拆除十字架、关闭活动场所等外在的打压行为之外,政府对家庭教会信仰生活有怎样的干预?我们电话采访了王怡先生:

  •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第三十一届会议于11月5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作为联合国近年来设立的一个人权问题新机制,普遍定期审议制度历届会议,自然以审议各成员国的人权纪录为焦点,主要目的则旨在改善各国的人权状况,并设法解决发生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侵犯人权事件。围绕此一主题,本台采访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