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9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9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刘晓波死了 暴君还活着

作者
刘晓波死了 暴君还活着
 
刘晓波逝世,国际社会反响强烈。 路透社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周四病逝。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北京当局都不容其在外国自由地终结一生。环视自由世界,对刘晓波的哀思、对中共政权的声讨此起彼伏。就这样,想做一个文明大国的北京政权再一次被送到被告席上。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谴责北京对刘晓波“过早死亡”“应负重大责任”,因为北京剥夺了对这位政治反对者采取适合的医治。这一指责绝非空穴来风。美德医生问诊时,病入膏肓的刘晓波明白无误地表示,希望到美德等国治疗。在最后的时日里,德国、美国当局不断呼吁,冀望北京当局出于一点人道关怀和医疗考量,给予刘晓波自由,让刘晓波出国。然而,“人道关怀”的呼吁没有对北京当局产生作用,刘晓波就这样一直被拖到死亡。

亲近刘晓波夫妻的人士指出,刘晓波最后的愿望,就是要和妻子刘霞摆脱铁拳桎梏,死也要自由地死在外国。而当局就是不容刘晓波离开沈阳那座层层监控的医院,亲友难入,记者被封锁,这是一座与世界隔绝的“癌病房”。

强权者与文明社会的领袖使用的是两种语言,这容易使强权者错以为对方比较软弱。其实,德国总理默克尔得到刘晓波死讯后忍痛赞扬“刘晓波是捍卫人权和自由的战士”份量不轻。想想在一个黑暗的国家坚持捍卫人权,形同于在地狱里作战,默克尔以此尽最大可能表达了自己的悲伤。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则鲜明地指出刘晓波为改善自己国家的命运献出了生命。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除了朝鲜,为争取改善人权需要献出生命的国家可能所剩无几。

从网络的反应看,刘晓波的朋友们的痛楚真切得难以复加,愤怒得无以复加。他们并非完全想不到这个政权最后也不会对一个和平的反对者产生丝毫的人道怜悯,然而他们仍然怀着希望。一个自视没有敌人的人道主义者,一个只是想为自己的国家早日实现宪政奔走呼号的知识人,已经步入生命的最后阶段,留给他一线生机,恢复他的自由,让他出国,当局没有绝对做不到的理由。即便从机会主义的角度考虑,如是,既不至于落得残酷残忍残暴的名声,当局又不至于付出太多,刘晓波毕竟坐狱长达九年之久,生命快要走到尽头。

大约国际社会万万没有想到,刘晓波的亲友们万万不愿见到的情景终于发生,直到最后,北京当局都不肯松口,刘晓波的朋友野渡就对法新社表示,他们会把刘晓波一直控制到死都不放。果然,。

大赦国际总干事赛迪说,“今天,我们为失去一位伟大的人权活动者痛哭”。刘晓波过世了,但是,“北京失败了”。代表刘晓波的美国律师杰拉德·简瑟尔认为:“再清楚不过,今天的失败者是中国政府。刘晓波的思想和梦想将在他们之后继续生存、传播乃至终将实现”。

刘晓波的和平民主理想世人难以忘记。他做过的几件事都在实践着这一理想。1989年大军血洗天安门之际,刘晓波以大学教授之身,毅然加入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之中,不顾个人安危同戒严部队谈判,把最后坚守的两千多名学生从广场安全带出;刘晓波以笔为生,以文会友,2000年参与创立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后改名独立中文笔会,跟许多被剥夺自由写作和发表权利的同仁继续用笔耕耘;2008年,参与起草旨在以非暴力途径转型,实现宪政国家的『零八宪章』,因此被第三次剥夺自由。然而刘晓波没有屈服,他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里再次表白:“我 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 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

刘晓波逝世的消息传出后,有网友愤怒地写道,“刘晓波死了,暴君傲慢地活着”。有些议论显示对独裁政权恨得咬牙切齿,呼吁以暴易暴。推翻暴君的手段可能是革命,然而刘晓波说过“我没有敌人”,他主张非暴力,主张宪政,主张对话,为实现中国的民主化铺垫。如何理解刘晓波的非暴力,鲍彤写道:“刘晓波主张非暴力,以暴易暴产生不了新制度。暴力是强者的赌本。我们是弱者,不是军阀,没有强权。道义、理智、合法性、同情心,才是弱者的优势。非暴力不是坐以待毙。听天由命。非暴力是我们弱者在协商,在抗争,在进取,在退却,在不合作中的理智。这是我向刘晓波学到的非暴力”。

然而,面临今天的情景,有些人担心,认同“我没有敌人”这一非暴力立场可能并非易事。学者何清涟认为:“刘晓波去世,不仅是一个生命的终结,也意味着非暴力抗争这一政治理念在中国将进入尘封状态”。

 

 


同一主题

  • 中国/刘晓波

    残忍中国 为何不给刘晓波一线生机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刘晓波 身可亡 精神不可灭

    想了解更多

  • 加拿大/中国/刘晓波

    刘晓波是第二位死于囚禁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想了解更多

  • 诡异巧合的墨西哥地震

    诡异巧合的墨西哥地震

    当地时间9月19日13时14分,墨西哥中部地区发生7.1级地震,截至目前已经导致超过200人遇难。这次地震非常令人震惊,不仅是伤亡人数巨大,还有一些诡异的巧合使“地震是否可以预测”等问题浮上水面。

  • 朝核伊核气候问题 美法立场明显有别

    朝核伊核气候问题 美法立场明显有别

    美国总统特朗普、法国总统马克龙周二在联合国大会相继发言。毫无例外,两位领袖都对朝核问题、伊核问题明确表态,但立场明显有别。前者指朝鲜与伊朗为流氓国家,威胁摧毁朝鲜,后者认为毁灭朝鲜的说法不合时宜,并力图说服特朗普不要在伊核问题上走回头路。

  • 朝核危机深重 伊核协议棘手

    朝核危机深重 伊核协议棘手

    六强国与伊朗2015年达成的历史性协议『伊核协议』命运如何,将是本周联合国大会除了朝核危机外最棘手的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早说过,伊核协议是最糟糕的协议。但是,欧盟试图拼力说服特朗普不要把事关核不扩散的这一重大协议废弃。

  • 本届联大 问题重重

    本届联大 问题重重

    联合国大会本周开幕,一百多个国家元首和政府总理纽约与会。今年,主宰这场一年一度的“外交大弥撒”的主题毫无疑问是朝核问题,叙利亚问题,还有如同达摩克利斯剑悬在头上的伊核协议问题。当然,联合国机构改革问题会被再次提出来讨论。

  • 缅甸罗兴亚人的悲剧由来

    缅甸罗兴亚人的悲剧由来

    根据联合国统计,八月底至今,大约三十八万罗兴亚人逃离缅甸,以图逃脱缅甸军方在若开邦的镇压,到孟加拉国寻求庇护。缅甸罗兴亚人的危机已存在几十年,它的起源、成因以及可能化解危机的办法是什么?

  • 金正恩止不住地疯狂 美国希望中国对朝断油

    金正恩止不住地疯狂 美国希望中国对朝断油

    安理会刚通过制裁朝鲜的加强版决议案,平壤立即向日本上空发射一枚导弹作为回应。朝核局势愈来愈严重,如何应对 ?美国声明,中国是朝鲜最大的石油供给国。俄罗斯是朝鲜劳务输出的最大接收国。中国和俄罗斯必须自行采取直接行动,采取直接行动,对于中国来说,就是对朝鲜实施原油禁运。

  • 李明哲案与大陆收紧社交网络群组管理的联系

    李明哲案与大陆收紧社交网络群组管理的联系

    近来备受关注的台湾前民进党党工、非政府组织人员李明哲在大陆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并起诉的事件,经历了177天的等待后于本周一在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在该法院微博公布的庭审记录视频片段中,李明哲当庭认罪,法院并选择对此案择期宣判。值得一提的是,李明哲被控“颠政”案的主要证据之一就是其曾与大陆异议人士彭宇华等人通过在诸如QQ、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