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1月14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4/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4/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5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刘晓波死了 暴君还活着

作者
刘晓波死了 暴君还活着
 
刘晓波逝世,国际社会反响强烈。 路透社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周四病逝。直到生命的最后关头,北京当局都不容其在外国自由地终结一生。环视自由世界,对刘晓波的哀思、对中共政权的声讨此起彼伏。就这样,想做一个文明大国的北京政权再一次被送到被告席上。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谴责北京对刘晓波“过早死亡”“应负重大责任”,因为北京剥夺了对这位政治反对者采取适合的医治。这一指责绝非空穴来风。美德医生问诊时,病入膏肓的刘晓波明白无误地表示,希望到美德等国治疗。在最后的时日里,德国、美国当局不断呼吁,冀望北京当局出于一点人道关怀和医疗考量,给予刘晓波自由,让刘晓波出国。然而,“人道关怀”的呼吁没有对北京当局产生作用,刘晓波就这样一直被拖到死亡。

亲近刘晓波夫妻的人士指出,刘晓波最后的愿望,就是要和妻子刘霞摆脱铁拳桎梏,死也要自由地死在外国。而当局就是不容刘晓波离开沈阳那座层层监控的医院,亲友难入,记者被封锁,这是一座与世界隔绝的“癌病房”。

强权者与文明社会的领袖使用的是两种语言,这容易使强权者错以为对方比较软弱。其实,德国总理默克尔得到刘晓波死讯后忍痛赞扬“刘晓波是捍卫人权和自由的战士”份量不轻。想想在一个黑暗的国家坚持捍卫人权,形同于在地狱里作战,默克尔以此尽最大可能表达了自己的悲伤。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则鲜明地指出刘晓波为改善自己国家的命运献出了生命。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除了朝鲜,为争取改善人权需要献出生命的国家可能所剩无几。

从网络的反应看,刘晓波的朋友们的痛楚真切得难以复加,愤怒得无以复加。他们并非完全想不到这个政权最后也不会对一个和平的反对者产生丝毫的人道怜悯,然而他们仍然怀着希望。一个自视没有敌人的人道主义者,一个只是想为自己的国家早日实现宪政奔走呼号的知识人,已经步入生命的最后阶段,留给他一线生机,恢复他的自由,让他出国,当局没有绝对做不到的理由。即便从机会主义的角度考虑,如是,既不至于落得残酷残忍残暴的名声,当局又不至于付出太多,刘晓波毕竟坐狱长达九年之久,生命快要走到尽头。

大约国际社会万万没有想到,刘晓波的亲友们万万不愿见到的情景终于发生,直到最后,北京当局都不肯松口,刘晓波的朋友野渡就对法新社表示,他们会把刘晓波一直控制到死都不放。果然,。

大赦国际总干事赛迪说,“今天,我们为失去一位伟大的人权活动者痛哭”。刘晓波过世了,但是,“北京失败了”。代表刘晓波的美国律师杰拉德·简瑟尔认为:“再清楚不过,今天的失败者是中国政府。刘晓波的思想和梦想将在他们之后继续生存、传播乃至终将实现”。

刘晓波的和平民主理想世人难以忘记。他做过的几件事都在实践着这一理想。1989年大军血洗天安门之际,刘晓波以大学教授之身,毅然加入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的学生之中,不顾个人安危同戒严部队谈判,把最后坚守的两千多名学生从广场安全带出;刘晓波以笔为生,以文会友,2000年参与创立中国独立作家笔会,后改名独立中文笔会,跟许多被剥夺自由写作和发表权利的同仁继续用笔耕耘;2008年,参与起草旨在以非暴力途径转型,实现宪政国家的『零八宪章』,因此被第三次剥夺自由。然而刘晓波没有屈服,他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 里再次表白:“我 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在这里,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在这里,所有的政见都将摊在阳光下接受民众的 选择,每个国民都能毫无恐惧地发表政见,决不会因发表不同政见而遭受政治迫害”。

刘晓波逝世的消息传出后,有网友愤怒地写道,“刘晓波死了,暴君傲慢地活着”。有些议论显示对独裁政权恨得咬牙切齿,呼吁以暴易暴。推翻暴君的手段可能是革命,然而刘晓波说过“我没有敌人”,他主张非暴力,主张宪政,主张对话,为实现中国的民主化铺垫。如何理解刘晓波的非暴力,鲍彤写道:“刘晓波主张非暴力,以暴易暴产生不了新制度。暴力是强者的赌本。我们是弱者,不是军阀,没有强权。道义、理智、合法性、同情心,才是弱者的优势。非暴力不是坐以待毙。听天由命。非暴力是我们弱者在协商,在抗争,在进取,在退却,在不合作中的理智。这是我向刘晓波学到的非暴力”。

然而,面临今天的情景,有些人担心,认同“我没有敌人”这一非暴力立场可能并非易事。学者何清涟认为:“刘晓波去世,不仅是一个生命的终结,也意味着非暴力抗争这一政治理念在中国将进入尘封状态”。

 

 


同一主题

  • 中国/刘晓波

    残忍中国 为何不给刘晓波一线生机

    想了解更多

  • 中国

    刘晓波 身可亡 精神不可灭

    想了解更多

  • 加拿大/中国/刘晓波

    刘晓波是第二位死于囚禁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想了解更多

  • 国防军枪口调转 罗兴亚危机让昂山素季走下民权圣坛

    国防军枪口调转 罗兴亚危机让昂山素季走下民权圣坛

    2017年8月,位于缅甸西部的若开邦境内爆发了一场严重的民族武装冲突。缅甸国防军以打击恐怖团体“若开罗兴亚救世军”的名义,在居住了上百万少数族群罗兴亚人的若开邦等地,开展了大规模暴行。缅甸政府军此后在数月中,对这个穆斯林无国籍群体的迫害被联合国划分为“种族清洗”。其不但造成大量罗兴亚人在自己居住的国家中于和平时期受到战争罪行,他们中还有三分之二的民众在缅甸军方的围堵下,被迫逃离家园来到了领国孟加拉国避难。据联合国难民署于事件发生一周年后,在今年夏天的统计显示,现有超过90万的罗兴亚难民生活在孟加拉国境内。

  • 欧盟拥有独立防卫?特朗普猛批马克龙

    欧盟拥有独立防卫?特朗普猛批马克龙

    法国总统马克龙有关建立一支欧洲军队的表述恰恰在特朗普前往巴黎参加一战百周年途中发出,特朗普当时立刻发推指责马克龙主张欧盟建立自己的军队旨在预防俄罗斯和中国,甚至包括来自美国的网络攻击。美国二次大战时是欧洲的解放者,故此特朗普指责马克龙的话具有侮辱性。随后,马克龙在巴黎亲自向特朗普解释,表明对方对他的话语有所误解。这句话至少影响了特朗普来巴黎的情绪,特朗普与马克龙两人之间那种过往很亲密的姿态消失了。特朗普回到美国后,仍然愤愤不平,发推对马克龙做出从未有过的严厉指责。

  • 英国脱欧敏感的时刻

    英国脱欧敏感的时刻

    英国脱欧进程可能走到最关键的一周。尽管英国国会异议四起,对一个即将出笼的方案充满怀疑,但根据布鲁塞尔消息,欧盟27国星期一的确向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提出一个“最后方案”,希冀说服英国政府终结谈判,双方好说好散。

  • 一战好似遥远 然而就在昨天

    一战好似遥远 然而就在昨天

    第一次世界大战,70多国涉入,前后投入7千万军人,其中1000万战死。11月11日,一战停战百周年纪念进入高潮。在巴黎凯旋门为无名战士燃烧的火炬前,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庄严地致辞中不断地重复:“不能忘记”!他沉重地重复着:这场战争“似乎已很遥远,然而就在昨天”,“百年之后,给世界留下的创伤仍然清晰可见”。

  • 一战百周年前夜法美德领袖在巴黎

    一战百周年前夜法美德领袖在巴黎

    在隆重纪念一次大战百周年前夕,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在距离巴黎八十公里的贡比涅森林空地共祝法德重归于好;稍早些时候,马克龙与前来巴黎参加一战百年纪念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爱丽舍宫唔谈,竭力淡化因开创欧盟防卫力量一段话引起的误解。

  • 中美对话话中有话 明枪暗箭笑容可掬

    中美对话话中有话 明枪暗箭笑容可掬

    周五,在华盛顿出席会谈的中美四名高官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国防长马蒂斯;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以及中国防长魏凤和会后面带笑容出现在记者们面前,一方表示要“寻求合作”,一方表示要 “避免冷战”。

  • 西安千亿国企 80后、90后“小鬼”当家引舆论热议

    西安千亿国企 80后、90后“小鬼”当家引舆论热议

    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在11月4日发布消息,就其旗下的西安高新控股有限公司在今年9月的一次,看似平凡的管理层人事变动的内容对外公布。或许令该管委会未曾想到的是,这份照例拟写的公告在面世后立即使古城民众,乃至在全国范围内引发社会大众的广泛关注和热议。这则是因为,公告明确的标出有一名“84后”被任命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另有两名年轻的“90后”于同期进入该公司的7人董事会。而要知道,这是一家总资产已经达到1270亿元,光注册金就超过11.3亿元的国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