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

作者
廖天琪: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
 
Liu Xiaobo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传出在狱中罹患肝癌的消息,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全球154位不同领域的诺贝尔奖得主联名发出公开信,多个民间团体和许多异见人士也纷纷呼吁,要求中国政府遵循人道主义原则,允许肝癌晚期的刘晓波和体弱多病的妻子刘霞到国外治疗。有消息显示,刘晓波本人也表示希望出国。刘晓波的最后愿望是否能够实现?等待着他的又将是怎样的前景?对此,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刘晓波出国治疗的愿望是否有望实现?他在可能为时不多的情况下,为何提出到国外就医的要求?他能否到国外就医又有着怎样的意义?

廖天琪 :这个问题其实是我们这么多人(国际的人士和中国的朋友、海外的朋友)大家在心里一直在提的问题。他是不是能够被中国政府放行、到国外来就医,我们确切地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愿望,不止是他,还有他的妻子刘霞,可以说这是他们最后的一个愿望。各种迹象显示,现在是一种非常不清楚的现状。就是世界上各个大的国家,还有各国的国会、议会,有的,像美国的众议院和参议院都已经提出了一个决议案,现在欧盟正在酝酿一个决议案,要求中国政府能够放行刘晓波。现在大家都在等待。我想,如果中国政府有一点智慧,有一点能够审时度势,同时有一些胸襟、有一些自信的话, 他们应该同意放行刘晓波。但是我们大家对习近平政府也有一定的了解。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办法估计他们是不是真的有这个眼光和胸襟。因为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政治的问题。中国政府一直把它提高到一个政治问题,说国外不应该干涉中国的内政。这不是中国的内政问题。这是一个人道主义的问题。这是一个普世价值的问题。我认为这个希望是有一半的。刘晓波如果能够出来就医的话,对于他个人来说,他一生在追求自由,在追求民主,而且不是为了他自己个人,是为了中国有更好的前途,中国人民有更公平地、自由竞争的机会,权利得到保障的机会。他是为了这个站出来呼吁的。为此,他付出了这么高的代价。我相信每一个了解他的人、读过他的东西的人,心里都会感到心疼,希望他的愿望能够实现。对他个人来说,就是他希望能够呼到自由的空气。同时在国外,没有人每天去监视他、没有人去盯着他说哪一句话,没有人看见他是不是去拥抱他最心爱的妻子,等等。这样的一个愿望是最平常的、也是一个最珍贵的愿望。我觉得它真的应该能够得到实现。而如果刘晓波出来的话,这个意义是非常、非常重大。这就表示:中国政府对于人道主义走出了第一步。这绝不是表示他们软弱或者是他们没有立场。相反,这就表示中国政府现在对自己有自信,同时对人道主义有一定的尊敬。对于他们在国际上所签订的不同的条约,有所遵守。
 

法广:在刘晓波的眼中,如何定义“自由”二字?

廖天琪 :刘晓波如何定义“自由”这两个字,其实非常清楚。我现在也许不能把他的全文 给引述出来,但是在2005年我曾经编撰了一本他的书,这本书叫“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在这本书里面,他把中国整个的社会的变迁,就是在民间现在自发的一些力量、还有民间跟官方力量的对比,还有中国的政改,它所有的有利的条件,等等.还有比如说,包括中国的产权的问题,还有土地问题,人权意识的觉醒,还有知识分子的觉醒等等。这些问题他都提出来,他说:对自由的追求和对强制的厌恶,在根本上并不是来自理论或社稷,也不是来自所谓的文化和素质或知识累积,而是来自人类的本能欲求和自发行动。他这样说自由,要求自由是一种人的本能的一种愿望和一种自发的行动。我想这是他对自由的最好的诠释。

法广:您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请解释一下此一观点。
 

廖天琪 : 我这样说,有一部分人是不同意的,我也能够理解。我这样说实际上并不是要捧习近平,或者是要维护习近平大国领袖的尊严。我是在这里提醒他,习近平执政以来,我们都看到他有一些作为,最近这一、两年来,特别引起全国和全世界注目的是,所谓的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的概念。这不仅是一个概念,实际上已经付诸行动了,我们都已经看到。因为在五月间的时候,在北京就已经举行了这么一个国际性的会议。中国显然现在已经并不是只愿意做为一个亚洲的大国,或者是一个世界的大国,习近平政权有这样的一个野心,要在世界的政治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如果是,我现在不对这个加以评论,也不说这个好,或者说作为中国人觉得这个光荣,我有另外的看法。但是,我只是诠释,习近平做的这些决定,同时还有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大国崛起的这些理论,他既然有这样的野心,他的行动的表现也应该配合。作为一个大国的领袖,是不是应该对自己有自信?是不是应该尊重自己的人民、人民的意愿?是不是应该尊重人权?是不是应该尊重人道主义?是不是应该尊重全世界各国的领袖?当全世界各国的领袖向你写信、各个组织向你写信,各诺贝尔奖得主向你写信,请求你释放一个病重的人到国外来就医,这是中国的内政吗?谁都知道这跟中国的内政真的没有关系。这是一个人道主义的问题。在这个事情上,如果习近平能够退一步这样想,放行刘晓波,我相信,他会得到很多很多的掌声,得到很多很多地赞美。而且我相信,哪怕是异议分子,哪怕是反对他的人,心里都会对他有所尊敬,甚至于有一点感激,包括我自己。这就是我写那篇文章的主要的意义。

法广:在刘晓波病重,获得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出之后,您曾致函德国首相默克尔,请求她救援刘晓波。国际社会的压力能对北京产生影响吗? 北京基于何种考虑坚持不放刘晓波?

廖天琪 : 我只是很多很多人中间的一个。我向德国总理写了信。我之所以写这封信是因为稍稍有这么一点点的私人的关系。因为我的好朋友廖亦武先生,他也是近几年来一直为刘晓波、刘霞的事情在奔走。他跟默克尔夫人也有直接的联系,我曾经跟廖亦武也曾经有机会跟默克尔夫人见过面。那么我写这封信,稍微有一点从私人的立场。这封信到底有多少作用?我想跟其他的信是一样的,总之要求中国政府放行刘晓波,这个信息已经确确实实到了默克尔的耳朵里,同时已经在她的议事日程上。因为习近平主席已经到了柏林,他会与默克尔夫人见面。他们将在柏林的动物园里有一个熊猫的接交仪式。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政党,包括绿党,包括欧盟,它们都已经写信给默克尔夫人,要求她不管在私下、还是在公开的场合,也许更好地是在私下的场合,跟习近平谈刘晓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德国在外交上,面对中国的时候,常常采取“静默外交”。就是说,他们做一些事情,但是他们不说。这“静默外交”主要是使用在人权问题上面。所以我想这个事情的可能性还是有的。我们真的是抱着很大很大的期望。希望刘晓波和刘霞的愿望能够实现,来到一个外面的世界,接受最好的治疗。

北京会基于一贯以来的小家子气,这种态度,说这是干涉中国的内政。因为在中国总是有那么一些愤青、有那么一些民族主义特别强烈的人,他们有一种误解,任何的事情,别人不要说,别人不要碰,这个事实上他们没有这种国际上的视野,因为我们的世界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世界,彼此互相相关。哪里能够说这个普世价值是西方的呢?我们中国人能够自己贬低自己吗?难道这种人道主义只是西方的吗?我们中国没有吗?这完全不对的。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面, 这个人道主义、这个“人”这个字, “义”这个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有些人脑子里的错误概念,还有一些中国政府官员,他们会认为这样做是表示政府的软弱,这是他们的一个心结,我们能够理解他们有这个心结,但是我们要慢慢帮助他们把这个心结打开。这个时候释放刘晓波和刘霞,是最佳的时机,而且也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