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

作者
廖天琪: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
 
Liu Xiaobo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传出在狱中罹患肝癌的消息,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全球154位不同领域的诺贝尔奖得主联名发出公开信,多个民间团体和许多异见人士也纷纷呼吁,要求中国政府遵循人道主义原则,允许肝癌晚期的刘晓波和体弱多病的妻子刘霞到国外治疗。有消息显示,刘晓波本人也表示希望出国。刘晓波的最后愿望是否能够实现?等待着他的又将是怎样的前景?对此,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刘晓波出国治疗的愿望是否有望实现?他在可能为时不多的情况下,为何提出到国外就医的要求?他能否到国外就医又有着怎样的意义?

廖天琪 :这个问题其实是我们这么多人(国际的人士和中国的朋友、海外的朋友)大家在心里一直在提的问题。他是不是能够被中国政府放行、到国外来就医,我们确切地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愿望,不止是他,还有他的妻子刘霞,可以说这是他们最后的一个愿望。各种迹象显示,现在是一种非常不清楚的现状。就是世界上各个大的国家,还有各国的国会、议会,有的,像美国的众议院和参议院都已经提出了一个决议案,现在欧盟正在酝酿一个决议案,要求中国政府能够放行刘晓波。现在大家都在等待。我想,如果中国政府有一点智慧,有一点能够审时度势,同时有一些胸襟、有一些自信的话, 他们应该同意放行刘晓波。但是我们大家对习近平政府也有一定的了解。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办法估计他们是不是真的有这个眼光和胸襟。因为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政治的问题。中国政府一直把它提高到一个政治问题,说国外不应该干涉中国的内政。这不是中国的内政问题。这是一个人道主义的问题。这是一个普世价值的问题。我认为这个希望是有一半的。刘晓波如果能够出来就医的话,对于他个人来说,他一生在追求自由,在追求民主,而且不是为了他自己个人,是为了中国有更好的前途,中国人民有更公平地、自由竞争的机会,权利得到保障的机会。他是为了这个站出来呼吁的。为此,他付出了这么高的代价。我相信每一个了解他的人、读过他的东西的人,心里都会感到心疼,希望他的愿望能够实现。对他个人来说,就是他希望能够呼到自由的空气。同时在国外,没有人每天去监视他、没有人去盯着他说哪一句话,没有人看见他是不是去拥抱他最心爱的妻子,等等。这样的一个愿望是最平常的、也是一个最珍贵的愿望。我觉得它真的应该能够得到实现。而如果刘晓波出来的话,这个意义是非常、非常重大。这就表示:中国政府对于人道主义走出了第一步。这绝不是表示他们软弱或者是他们没有立场。相反,这就表示中国政府现在对自己有自信,同时对人道主义有一定的尊敬。对于他们在国际上所签订的不同的条约,有所遵守。
 

法广:在刘晓波的眼中,如何定义“自由”二字?

廖天琪 :刘晓波如何定义“自由”这两个字,其实非常清楚。我现在也许不能把他的全文 给引述出来,但是在2005年我曾经编撰了一本他的书,这本书叫“未来自由中国在民间”。在这本书里面,他把中国整个的社会的变迁,就是在民间现在自发的一些力量、还有民间跟官方力量的对比,还有中国的政改,它所有的有利的条件,等等.还有比如说,包括中国的产权的问题,还有土地问题,人权意识的觉醒,还有知识分子的觉醒等等。这些问题他都提出来,他说:对自由的追求和对强制的厌恶,在根本上并不是来自理论或社稷,也不是来自所谓的文化和素质或知识累积,而是来自人类的本能欲求和自发行动。他这样说自由,要求自由是一种人的本能的一种愿望和一种自发的行动。我想这是他对自由的最好的诠释。

法广:您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请解释一下此一观点。
 

廖天琪 : 我这样说,有一部分人是不同意的,我也能够理解。我这样说实际上并不是要捧习近平,或者是要维护习近平大国领袖的尊严。我是在这里提醒他,习近平执政以来,我们都看到他有一些作为,最近这一、两年来,特别引起全国和全世界注目的是,所谓的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的概念。这不仅是一个概念,实际上已经付诸行动了,我们都已经看到。因为在五月间的时候,在北京就已经举行了这么一个国际性的会议。中国显然现在已经并不是只愿意做为一个亚洲的大国,或者是一个世界的大国,习近平政权有这样的一个野心,要在世界的政治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如果是,我现在不对这个加以评论,也不说这个好,或者说作为中国人觉得这个光荣,我有另外的看法。但是,我只是诠释,习近平做的这些决定,同时还有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大国崛起的这些理论,他既然有这样的野心,他的行动的表现也应该配合。作为一个大国的领袖,是不是应该对自己有自信?是不是应该尊重自己的人民、人民的意愿?是不是应该尊重人权?是不是应该尊重人道主义?是不是应该尊重全世界各国的领袖?当全世界各国的领袖向你写信、各个组织向你写信,各诺贝尔奖得主向你写信,请求你释放一个病重的人到国外来就医,这是中国的内政吗?谁都知道这跟中国的内政真的没有关系。这是一个人道主义的问题。在这个事情上,如果习近平能够退一步这样想,放行刘晓波,我相信,他会得到很多很多的掌声,得到很多很多地赞美。而且我相信,哪怕是异议分子,哪怕是反对他的人,心里都会对他有所尊敬,甚至于有一点感激,包括我自己。这就是我写那篇文章的主要的意义。

法广:在刘晓波病重,获得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出之后,您曾致函德国首相默克尔,请求她救援刘晓波。国际社会的压力能对北京产生影响吗? 北京基于何种考虑坚持不放刘晓波?

廖天琪 : 我只是很多很多人中间的一个。我向德国总理写了信。我之所以写这封信是因为稍稍有这么一点点的私人的关系。因为我的好朋友廖亦武先生,他也是近几年来一直为刘晓波、刘霞的事情在奔走。他跟默克尔夫人也有直接的联系,我曾经跟廖亦武也曾经有机会跟默克尔夫人见过面。那么我写这封信,稍微有一点从私人的立场。这封信到底有多少作用?我想跟其他的信是一样的,总之要求中国政府放行刘晓波,这个信息已经确确实实到了默克尔的耳朵里,同时已经在她的议事日程上。因为习近平主席已经到了柏林,他会与默克尔夫人见面。他们将在柏林的动物园里有一个熊猫的接交仪式。在这种情况下,许多政党,包括绿党,包括欧盟,它们都已经写信给默克尔夫人,要求她不管在私下、还是在公开的场合,也许更好地是在私下的场合,跟习近平谈刘晓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德国在外交上,面对中国的时候,常常采取“静默外交”。就是说,他们做一些事情,但是他们不说。这“静默外交”主要是使用在人权问题上面。所以我想这个事情的可能性还是有的。我们真的是抱着很大很大的期望。希望刘晓波和刘霞的愿望能够实现,来到一个外面的世界,接受最好的治疗。

北京会基于一贯以来的小家子气,这种态度,说这是干涉中国的内政。因为在中国总是有那么一些愤青、有那么一些民族主义特别强烈的人,他们有一种误解,任何的事情,别人不要说,别人不要碰,这个事实上他们没有这种国际上的视野,因为我们的世界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世界,彼此互相相关。哪里能够说这个普世价值是西方的呢?我们中国人能够自己贬低自己吗?难道这种人道主义只是西方的吗?我们中国没有吗?这完全不对的。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面, 这个人道主义、这个“人”这个字, “义”这个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有些人脑子里的错误概念,还有一些中国政府官员,他们会认为这样做是表示政府的软弱,这是他们的一个心结,我们能够理解他们有这个心结,但是我们要慢慢帮助他们把这个心结打开。这个时候释放刘晓波和刘霞,是最佳的时机,而且也是最应该做的事情。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张伦:中国80年代改革成就的核心因素是自由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取得了惊人成就,但世人对这些成就的惊羡也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不安。经济实力的强大并没有带来民主进程的推进,四个自信引导下的中国一方面要以高压维稳,应对国内的各种社会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在国际舞台面对越来越多的质疑与防范,中美关系在建交40周年之际更是进入了一种类冷战的对立状态。40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之路正走向何方?我们邀请在法国塞尔日-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先生谈谈他的看法。他认为,中国官方话语今天所说的改革已经与上个世纪80年代的改革南辕北辙,中国进入了一个以改革的名义反改革的时代。当前的执政方略绝对开创不出新时代。

  •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鲍彤:为何11届3中全会不是改革开放的起点

    2018年12月18日,中国政府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共中央11届3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但曾经担任国务院总理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等职务的鲍彤先生不赞同这种说法,在他看来,11届3中全会本身并不是一次改革开放的大会,但它掀起了一股怀疑共产党、怀疑毛泽东的高潮,为后来的改革开放创造了条件。而改革开放也完全没有顶层设计,其主体更是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而不是党。身在北京的鲍彤先生通过电话向法广阐述了他的观点:

  •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丁学良:中国模式核心理念不是个人自由

    1978年底的中共中央11届三中全会被普遍看作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起点。尽管这种说法颇引争议,无可否认的是,此后四十年间,一度濒临崩溃边缘中国经济,已经摇身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种令人眩目的经济起飞引发对所谓中国模式的关注。有无中国模式的争论似乎已经让位于对中国模式是否可以持续的怀疑。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正力图向世界展示这种有别于欧美民主自由体制之外的另一种发展模式。何谓中国模式?其核心内容是什么?其核心价值是什么?中国模式是否是可以输出传播的模式?我们电话采访了在香港注册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博源基金会的学术委员会委员丁学良教授。丁学良教授曾在2012年出版《中国模式:赞成与反对》一书。

  •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夏明:达赖喇嘛力主佛教与科学对话

    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西方科学家展开定期对话已经进行了三十多年。全球数百位当代科学家先后参加了这些对话。2018年11月1日至3日,达赖喇嘛在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的小镇达兰萨拉与华人科学家展开了首次对话。除探讨物质和意识本质之外,此类对话的目的还对人类心智的本质和情绪机制等内容进行探索。出席了此次对话的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