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11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11月25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世界报》:不随波逐流者的生命在中国一文不值

《世界报》:不随波逐流者的生命在中国一文不值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获释保外就医的消息传开后,德语媒体立即广泛加以报道。德国一些知名作家也很快参与了联名请求中国政府允许刘晓波到海外就医的行动。但中国政府的拒绝令媒体大失所望。《维也纳日报》和德国《世界报》等都说中方释放刘晓波只是为了让他死在监狱外面。虽然美国、德国等多个国家都愿意尽力治疗处于肝癌晚期的刘晓波,但刘晓波出不来使媒体对刘晓波的命运和中国的人权状况继续感到忧虑。德新社报道说,绿党要求默克尔总理在习近平周三到访柏林时,敦促对方放行刘晓波。

《新奥斯纳布吕克报》写道:中方释放刘晓波,既不是慈善司法行动,更不是专权中国思想转变的信号,而是充满挖苦嘲弄的算计。海外大字标题新闻“两熊猫在柏林休息放松并正在适应环境”比“刘晓波死在中国监狱”更对北京的胃口。可刘晓波犯了什么罪?他参与了一个要求民主改革的宪章撰写,也就是说,他要求让中国公民拥有话语权。但批评性行为被一党当家的共产党政府视为是对公共安全的危害,实际上是共产党害怕丧失权力。中国的人权政策继续远远落后于欧洲的期盼。那里是强者为王,不是法律至上。布鲁塞尔和柏林应继续要求北京改变思想。即将到来的20国峰会为此提供了一个机会。

《南德意志报》写道:刘晓波领取诺和奖的机会很渺茫。虽然官方允许他保外就医,但他只不过是从监狱换到了医院。朋友、记者和外交官都不许和他交谈,只是他妻子刘霞允许去看望他,但她也是受到监视的。刘晓波的律师说,他们俩递交了出国申请,但均遭到拒绝。中国司法部把德国和美国大使和欧盟代表叫去,告知他们说,刘晓波身体状况不适合旅行。诺和奖评委会虽然在刘晓波病情公布后又向他发出了邀请,但挪威政府并没有表态。刘晓波2010年在中狱获诺和奖给挪威政府带来了不少麻烦。北京2010年中断了和挪威的所有官方往来。冰河期随后长达6年,使挪威渔业吃了不少苦头。直到去年12月,两国政府才又决定要交谈。要让奥斯陆就刘晓波事件表态,这让奥斯陆很为难。

《世界报》写道:要不是中国博客众多,我们很可能根本就不会获悉刘晓波患病的消息。中国对待人的生命的苛刻和冷血每次都总是让人触目心惊。在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国家里,一个不随波逐流、敢于抬头的人的生命一文不值。中国的粗暴令人难以承受,但政府知道如何把自己的野蛮无情和大部分人的粗鲁无礼连成一片。而刘晓波则每天都得经受粗暴无情。患病的刘晓波所必须承受的孤单寂寞令人震惊。

  • 波恩气候峰会:德国气候保护楷模风光不再

    波恩气候峰会:德国气候保护楷模风光不再

    波恩第23届气候峰会本月17日落下帷幕,德国环境部长亨德里克斯对峰会结果表示满意,但绿色和平组织批评“气候总理”默克尔没有迈出新的步伐。德国媒体对东道主德国没有起拉动作用也多表失望。

  • 特朗普亚洲行:特习会是高峰

    特朗普亚洲行:特习会是高峰

    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始了对亚洲的首次访问。对特朗普批评多多的德国媒体自然立即加以关注。媒体普遍认为,特朗普要谈及的话题和问题很多,北朝鲜核项目、与中国的贸易争端、南中国海域的冲突等是其重点话题。

  • 《商报》:广开言路才是社会走向正确方向的钥匙

    《商报》:广开言路才是社会走向正确方向的钥匙

    中共十九大召开之时,德语媒体普遍意识到,中国党主席和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权力已上升到一个令人炫目的高度。中国的某些发展受到媒体的肯定,但权力的继续集中、缺乏民主的社会体制、数据监控加大等则引起忧虑和批评。

  • 德国大选后:联盟党的统一为组阁谈判迈出了第一步

    德国大选后:联盟党的统一为组阁谈判迈出了第一步

    德国大选两周后,组阁联盟谈判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姊妹党基民盟、基社盟于10月8日在柏林举行高层会议,就移民和难民政策达成了统一。双方表示,出于人道原因,德国每年最多可接收20万人。颇受争议的“上限”一词没有再出现,但双方均强调,2015年大批量接收难民和移民的现象不允许再出现。这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结果。它意味着联盟党即基社盟、基民盟两年来的争吵终于结束了。

  • 德国大选后:选项党闹分裂—三党联盟政府难诞生

    德国大选后:选项党闹分裂—三党联盟政府难诞生

    2017年的德国大选在竞选战期间,看上去有点乏味,因为民调总是显示,默克尔连任总理毫无悬念。但大选结果初步曝光后,德国还是出现了波动。德国社会明显向右推移以及两执政大党均遭受重大损失使人们开始寻找这一变化的起因和后果。

  • 德国大选民意调查:联盟党将获胜

    德国大选民意调查:联盟党将获胜

    离9月24日德国大选只有12天,大选战越来越激烈。以默克尔为首的基民盟/基社盟即联盟党阵营在民意调查中继续遥遥领先,第二大党社民党在总理挑战者舒尔茨的领导下,民调支持率数月来始终上不去。不过,德国还有不少选民不知道该投谁的票,可能放弃投票的选民也不少。

  • 德土关系正在步入“冷战”?

    德土关系正在步入“冷战”?

    自土耳其去年发生未遂军事政变后,德国和土耳其的关系不断恶化。8月中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呼吁德国大选时,土耳其人不要投基民盟、社民党和绿党的票,引起基民盟领袖和总理默克尔的不满,德国多位政治家也对埃尔多安提出了激烈批评。默克尔不排除更强硬对待土耳其的可能,埃尔多安则明显还想把德土裂痕闹大。虽然德方避免使用冷战一词,但德土关系还在继续降温。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