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2019年6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中国政府现在最好的决定就是对刘晓波和家人放行

作者
廖天琪:中国政府现在最好的决定就是对刘晓波和家人放行
 
在网络中所流传的关于刘晓波先生在接受治疗 拍摄时间不详的图片 DR网络图片

自今年6月26日传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大陆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刘晓波先生在狱中因肝癌晚期被接受“保外就医”以来,该消息立即引发了世界各界对这一事件的广泛关注。全球众多团体和个人表达出对他本人病情的关心,以及希望他和家人能自由选择就医地点的呼吁。我们今天也请到这些人中代表之一,现侨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现任会长廖天琪女士,请她来帮助我们就这一事件从欧洲的角度进行详细的介绍和分析。

法广:廖天琪女士您好,请您首先向我们的听众朋友简单介绍一下您个人的情况,以及您与刘晓波先生的联系?

廖天琪:我叫廖天琪,住在德国科隆。我现在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我侨居德国已经有四十多年了。我跟刘晓波先生没有真正的见过面,但从2001年开始我跟他就有所接触,而那个时候他还是自由之身。我跟刘晓波的接触是主要通过我的工作,当时我在一个位于美国华盛顿关注中国人权的基金会工作。那时我们机构有一个中文网站叫做“观察网站”,刘晓波是我们的作者之一。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的“空椅子” 路透社图片

通常他几乎每周都会给我们提供文章,并会在文章写好后交稿于我进行阅读。从2001年开始一直到他在2008年被逮捕的头几天,我都和他保持着联系。就他在被逮捕的那一刻之前,我还与他在Skype上进行交谈。而在那个时候《零八宪章》已经被公布了,刘晓波作为《零八宪章》的共同起草人之一,我就已经感觉到这个事情可能对他有一些危险。我又再一次的就此问过他,他说他知道这是有危险性的,但他不愿为之做出自我审查。

法广:刘晓波先生被逮捕以后您是否和他的家人还有过联系?

廖天琪:2008年十二月他被逮捕以后,我和他的夫人刘霞还可以直接通话,但是这样的情况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后来电话就不通了。我们还是通过电子邮件进行联络。与刘霞的联络非常重要,第一我们是要以此知道刘晓波安全的问题,第二2009年的头半年,我们也已经开始了各种各样针对他的营救工作。但很快的一段时间后,我与刘霞的联系也变得非常不方便。到了2009年的圣诞节时,大家都知道刘晓波被正式的判刑了,但是我和她的夫人刘霞还是有一些联系。

法广:在您们当时的谈话中刘晓波的健康问题是否被提起过,或在这段时间里出现过?

廖天琪:那个时候还没有涉及他健康的状况,因为他被关押以后好像并没有马上出现健康的问题。

法广:我们现在再谈谈刘晓波先生目前病重的消息在不久前被公众所知道,到目前为止,您和您的团队都为此做了哪些方面的努力,以及您们的主要诉求是什么?

廖天琪:我是6月26号得到这个消息,时间跟大家一样。虽然我的好朋友廖亦武在之前比我更早知道。但是由于某种原因他说他不能告诉我,因为他和德国政府就这一事件有一些直接的联系。他告诉我在消息未被公开前,我们暂时是不能提起这一事态变化的。我在6月26号那天早上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就给国际笔会和各个国家的笔会写了信。

刘晓波和刘霞资料图片

国际笔会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国际组织,其中包括146个不同的笔会,囊括世界上1百多个国家。刘晓波是独立中文笔会的创会会员之一,他也是独立中文笔会从2003年到2007年之间的会长。所以这个笔会和刘晓波是息息相关的。因为我知道“保外就医”只是“保外就医”,并不代表他被释放了。

所以我就写信请大家做两件事情,一个是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刘晓波。第二允许刘晓波自己选择到什么地方就医和如何就医的要求。当时其实我已经知道刘晓波是绝对不愿意留在中国了,处于多种原因他曾被转述:“即使死,也要死在西方”。就我的理解,他是希望作为一个自由人而逝去。

法广:您是否能证实之前通过廖亦武先生透露出来的关于刘晓波和他的夫人刘霞希望到西方,特别是德国进行就医的消息呢?

廖天琪:对,这个消息是我可以证实的。因为我们不只看到由廖亦武发出来的这两封由刘霞手写的字条。一份是她向中国政府申请刘晓波要出国。另一个是她有点像诗一样短的几行字,不仅表到了来自她自己和刘晓波共同出国的愿望,这还有包括刘霞的弟弟刘晖的请求。这个消息现在不仅有我知道,大家都知道了,所以我们现在在极力地推动这一点。

网络上流传的疑似“刘霞亲笔信”

我在第一时间就写了信向各国的笔会求救。他们马上就回信告诉我已经开始行动了。接着后来我收到了越来越多的回复,包括来自加拿大,瑞典还有法国笔会等方面的回应。事实上不光只有笔会,国际社会上其他的一些组织和比较有分量的人士,都向他们的政府提出了这个要求。

我们现在还有一些活动,也许各位都知道中国政府在之前已经打出了所谓的“熊猫外交”。现在习近平政府送了两只小熊猫给德国。正式的交接仪式是将在7月5号在柏林动物园举行。中国人的组织,民运组织和德国的一些人权组织我们决定联合在一起,要举行一个比较大的示威游行。我们要求应该出于人道和各种各样的原因,立即释放刘晓波同时让他出国就医。

另外因为我住在科隆,科隆这个城市是和北京有友好协定的,我会向我们的女市长提出应向北京方面做出同样的要求。

法广:您认为不论是在德国还是其他西方国家就医,能对改善刘晓波先生和家人的现况起到那哪些实质性的帮助?

廖天琪:我们现在外界不知道他的病情严重到怎样的地步。但是我们从可以看到的照片上看到他人已经显得非常的消瘦。同时刘霞也放出消息来说:“目前刘晓波不能动手术,不能够进行化疗”。那这样就表示他的病情目前是相当、相当的严重。我认为刘晓波的病不只是一个身体上的病,也是精神上真心受到的这种压迫和担心刘霞这么多年来造成的这样一个病。

所以我认为,如果中国政府能对他放行人让到国外来,他的病会有一个好转。而且我们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都显示,他在国外可以得到可以说是世界顶级的医疗救治救助。同样我们不只是要求刘晓波出来,我们还要求他的夫人刘霞同行。但她也需要人照顾,所以希望她的弟弟刘晖也能一起出国对他们进行照顾。

如果他们能出国就医,并在国外看到世界上原来有这么多不认识的人对他们这样的关心,对他们倾尽全力伸出援助的手。我相信这种精神和道德的力量能带给他们巨大的帮助。因此我认为如果他们能出国,会对他全家都有非常、非常重要和良好的作用。

法广:之前也有消息传出中国当局因为刘晓波拒不认罪和其身体目前不适出境的理由,对呼吁他接受治疗的请求予以回绝。您怎么看这一回应?

廖天琪:我没有任何的手段可以证实这一消息的确切性。但是我想刘晓波病重的事情已经不是(此消息中所指的某中国司法部副部长)这个等级的人可以决定的,反而应该是由中国的最高层来拍板的。我认为如果中国现在到了一个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就是全世界对于美国的总统相当的失望和对他所做的一系列例如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的决定都很失望,而中国又野心这么大,包括习政权希望自己可以跻身于世界的领导地位。

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国家的领导人就应该拿出气魄和他的这种能力来审视读世,看全世界所有重要的领袖都在向他写信,要求释放刘晓波,不是说他们希望以此干涉中国的内政。但如果他们还是如此小气,说这是干涉中国内政的话,那就太可笑了。

在这种情形之下(中国政府)高层要表现大度,要表现自己的智慧和一种自信。我也相信各方面的要求都是出于人道的立场,没有任何其他的政治目的或阴谋。只要(政府高层)能把眼睛放大,耳朵仔细地听的话,就应该知道现在对于中国政府最好的决定,就是对刘晓波和他的家人放行。

法广:目前是否存在组织动员西方专家医疗小组前往中国,帮助医治刘先生的可能,您是否听说过在德国方面有关的消息?

廖天琪:我在德国没有直接听到类似消息,但是有这样间接的意向。从美国方面我至少直接知道,不是来自来政治方面的人士,而是从文化界一些人如此的表示。一位当地文化界先生给我写信,说只要刘晓波能够到美国,他们能够为他提供并负担最好的医疗治疗。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中国方面答应,由国外专家组成的的医疗小组到中国,对刘晓波帮助治疗是可行的。现在问题最关键的是对此习政府是否会点头同意。

法广:也请您能否介绍一下德国和欧盟方面现有来自政府和民间对帮助刘晓波先生的努力,当地民众是否对此知情?

廖天琪:我可以说,德国的大到中型以及小型的纸媒几乎都有关于刘晓波的报道。德国广播电视在新闻报道都有提及这一事件。民众应该知道此事,而且他们知道的是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被关起来,需要医治。德国的官方我刚才已经提到了,比我们更早就已经采取了行动,但我并没有对此直接参与只是对这一事件知情。

德国的文化界代表比如说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女士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和包括柏林国际文学节活动的主办人乌利奇·施莱堡(Ulrich Schreiber)先生,他们都是尽全力的写信,不仅是给政府,同时还有他们的同行的人,还有对刘晓波发出邀请。还有一个在汉堡的德国歌手沃尔夫·比尔曼(Wolf Biermann),他和默克尔总理同样来自东德,是相当熟识的朋友,也在尽全力从事救援刘晓波的工作。我说的这些都是我所知道或跟我有关的人,他们都在尽全力。

法广:刘晓波先生在狱中病重的事件,引发了来自世界的强烈关注和回应。您个人认为作为普通听众是否要对这一事件的进展进行关注,为什么?

刘晓波狱中视频图片截图

廖天琪:我想对任何一个普通的听众,在你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并不代表他的生命比普通人更为珍贵。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他把很多人心里的愿望,就是希望中国能变得更好、更公平、更自由和更民主。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愿望,他替大家说出了心里话,但是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

因此我们为他呼吁,为他做一点事情是理所当然的。而我也不只说刘晓波一个人,我知道在中国还有无数的为了大家共同更美好的未来,而奉献了自己的自由,甚至生命。所有的人都不应被我们忘记,但是我们眼前放着刘晓波的例子,所以我希望所有普通人只要能在你们的个人社交媒体上,都可以发表与此相关的意见。我想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法广:我们也看到在上周有海外渠道传出了关于刘晓波先生在狱中待遇和在生活的视频片段。不论上传该视频的背后是谁,它似乎在传递一个其本人曾在狱中受到人道待遇的信息,您认为如果目前仍在国内的刘先生病情短期不能出现好转,谁应对他目前的情况和未来可能造成的后果负责?

廖天琪:非常清楚,中国政府应该对此负责。第一,刘晓波根本就不应该被判刑,被抓和被关起来,因为他没有犯任何的罪行。到现在中国政府还对他不好,不放行的说他不肯认罪。但刘晓波为什么要认罪,他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他为什么要认罪?

那在视频中可以看到刘晓波似乎受到还不错的待遇,我们在中间也听过他在狱中的情况并不坏。但是,这个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不相信是在5月23号才检查出来他患有肝癌晚期的。他肝有问题是老早的问题,政府对此也都知道,为什么到了刘晓波病重的时候再发出这个消息,这是一个问题。

独立中文笔会现任会长廖天琪女士 廖天琪女士提供

第二,他们为什么要放出这个视频,就是因为心里有鬼,他们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分析这些事情你就知道中国政府做了坏事情,自己知道自己做错了,现在要洗白。我们也不要求他们要洗白,只要求一件事情,那就是放人。放人,放行。我本人其实不是信徒,不是佛教徒也不是基督徒,但是在这些天我心里一直在想,如果有这么一个超人的力量,如果是有上帝的话,请你保佑他和一切的受难者。

  • 王康:习近平和太子党是六四镇压直接受益者

    王康:习近平和太子党是六四镇压直接受益者

    在对八九六四民运镇压的过程中,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无疑是重要的决策者,这位从15岁开始到法国俄罗斯等地留学,在中共内部斗争中三起三落的的领导人为什么会下决心对民众进行武力镇压,给他一生留下抹不去的阴影。中国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有对六四持何种态度?

  • 从地缘政治看习近平出访朝鲜

    从地缘政治看习近平出访朝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四乘专机携夫人彭丽媛,在多位中国高级官员随同下抵达平壤展开两天的国事合作。习近平此行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访问朝鲜,也被称为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报道显示,朝鲜极为重视习近平的到访,接待规格前所未有,习近平也成为第一位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的外国领导人。

  •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专题节目的嘉宾是八九流亡报人安琪女士。安琪不仅谈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际的感想,也特别强调,目前纪念六四面对未来的关键问题是:政改与换人,谁指望谁?除了反抗专制集权对人的禁锢外,中国所有公民也都应该走出“感性良心价值观”的禁锢,做有人格价值和公民意识的公民。

  •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继6月12日香港民众再度大规模集会,抗议港府《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之后,香港街头目前暂告平静。但6月12日集会活动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郑月娥当日对集会活动的定性都进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经,新的抗议活动已在酝酿之中,而二十余名香港学界和文艺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时发起的接力绝食行动还在继续。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黎明女士是这次绝食行动参与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这次围绕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努力变现出的坚持与决心。

  • 张伦:我与法广

    张伦:我与法广

    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震惊世界的六四屠杀发生四天之后,全球的中文听众第一次从短波收听到了来自法国的中文广播,法广中文部(简称法广)就这样诞生了! 六月六日,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总裁Marie-Christine Saragosse,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Cécile Mégie主持庆祝法广中文部诞生三十周年活动,法广中文部总编索菲向来宾简介了本台创始经过。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社会学者张伦先生。多年来,张伦既是本台忠实的听众、读者,同时又是本台重要的合作者,一直热心地关注着法广的发展

  • 班农扬言:欧盟一体化已死 法国极右问题专家加缪为您解读

    班农扬言:欧盟一体化已死 法国极右问题专家加缪为您解读

    由于参与投票人数众多,各大党派相继全数动员,被认为是欧盟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欧洲议会投票在5月26日落下帷幕。极右翼政党在法国等多个国家取得胜利,怀疑欧盟主义进一步在欧洲议会壮大。被法国总统马克龙支持的“欧洲复兴”党一度指控是美国干预欧盟选举代表的,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在选后宣称,“一直以来的欧盟一体化进程在周日死去”,他的发言是否有理,此次大选又显露出欧盟内部中的何种关键问题?我们请来了法国和欧洲极右翼主义和政治问题研究专家、让-饶勒斯基金会(Fondation …

  • 严家其:纪念六四就是要寻求正义

    严家其:纪念六四就是要寻求正义

    今天的六四三十周年系列节目有幸请到的嘉宾是严家其先生。介绍“第二次新文化运动”,以及他对宪政民主以及他对中国前途的思考。他认为,中国的未来发展趋势应该通过和平的方式走向第三共和,纪念六四并不应局限在翻案不翻案上,而是要寻求正义。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