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11月2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11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郭文贵爆习总要查王岐山王系传媒财新网反爆郭丑闻

media 有影响力的中国传媒集团财新传媒 网络图片

被视为王岐山嫡系的大陆传媒财新网20日刊登长文,大爆“绝非正常私营企业家”的郭文贵与国安和公安政法如何勾结致富的内幕,其中包括郭文贵在香港太古城为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购买了两套合计200多平方米的房产,以取得马建为他出面对付商业的竞争对手。马建和张越两人目前已经落马并先后遭到调查。

财新网的报道,基本上是根据马建在19日一段时长大约20分钟的公开视频中的招供,以及郭文贵当年的生意伙伴曲龙在2010年对郭的举报。马建自述了自己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干预,如何为郭文贵解决与合作伙伴曲龙的纠纷、如何帮助郭文贵违规低价收购民族证券、如何帮助郭文贵从网上删除并制止媒体的负面报道,如何从郭文贵处获得6000万元(人民币,下同)利益回报的部分过程。

在此之前,美国之音VOA电视部原本播放郭文贵的专访,但不知何故,节目突然中断,引起外界多番揣测。郭在访问中指称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要他调查中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与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家族,还说是中国主席习近平下的令。

但财新网20日的报道,却指控郭文贵通过非常规手段,依靠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马建多次以河北政法委、安全部的名义,或亲自出面,或派员持安全部公函,帮助郭文贵在一年内全面收购民族证券。

财新网指出,结交马建和张越,利用他们手中的特殊权力攫财,令郭无往而不胜;马建所代表的安全力量,张越所代表的公安政法权力,给郭文贵带来身份上的掩护。在马、张二人被查之前,境内公开资料不能查到郭文贵的照片,一度营造了郭文贵背景深厚、能量很大的神秘光环。

财新的报道指出,究其本质,郭文贵绝非正常的私营企业家,他从来信用全无、负债累累,一直利用特殊公权力游离于法律之上,并靠这种权钱交易同盟倾轧商业对手敛财,来填补自身的资金黑洞。

财新的报道详细介绍了郭文贵在马建和张越的出面下,在仅仅一年内全面收购民族证券。2009年12月,郭文贵的政泉置业以2.91亿元(人民币,下同)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6.81%的股份。石家庄商业银行当时是民族证券第四大股东,2009年12月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让上述股权。但在收购过程中,为避免正常收购竞争和溢价,郭文贵借助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力量,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由河北政法委协调河北银监局,将石家庄商业银行持有的民族证券股权以协议形式低价收归政泉置业。2010年6月13日,中国证监会批复了这一交易,政泉置业方浮出水面。

到了2011年1月13日,首都机场将61.25%的民族证券国有股权于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挂牌价为16亿元。这一价格被认为是“白菜价”。如按一年前政泉置业受让石家庄商业银行手中民族证券股权时的2.75倍市净率计算,首都机场手中的民族证券股权至少应该值30亿元以上。而首都机场所持民族证券的控股权,溢价本应更高。

报道引述一位熟悉民族证券的业内人士证实,在首都机场股权转让以及后续增资中,确实有安全部官员上门找到民族证券的主要股东,“称郭文贵的公司是他们的合作伙伴,希望关照,价格低一些,以后不会亏待你们这些股东”,2010年底至2011年初,收购方案上报中国证监会,但在最后关卡再次遇困,因并不符合投资控股证券公司的资质,证监会迟迟未批复。马建再次出面,派人以安全部名义前往证监会协商,最终获批。

报道指,以非常规手段取得民族证券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地位后,郭文贵将民族证券变成了提款机,截止2016年底,民族证券被郭文贵挪用的这20.5亿元,迄今仅追回3亿元。

郭在马建升任副部长的2006年与之相识。郭文贵格外重视维系与马建的关系,曾尝试给马建提供色情服务,不过马建有多名情妇,故不好此道,郭遂改为其他手段。例如马建喜好工艺品,出差在外时总会带一些回国,郭文贵就投其所好,积极为其买单;此外,他还给马建购买住房,并通过礼金、“借”给马建买房等方式行贿。

其中大宗权钱交易包括: 2011年前后,郭文贵在香港太古城给马建购买了两套合计200多平方米的房产;在北京,郭文贵曾两次以“借钱”的方式给马建及其亲属提供资金,先后购买了郭文贵开发的金泉家园6套住宅和金泉广场的10套写字楼物业,后又安排了回购,使得马建及其亲属净获利2000多万元。此外,郭文贵逢年过节给马建的礼金少则一二十万元多则六七十万,合计也达到300多万元;在马建国外出差时,郭文贵则提供外币给马购物或买单,他还给马建装修房屋、订做西装皮鞋、给马建留学美国的女儿交房租、安排马建家人旅游,可谓无微不至。

报道指,郭文贵在北京的主要建筑项目盘古大观和金泉广场,地块来自北京大屯乡华汇房地产公司,并从该公司借得10亿元前期建设的启动资金。但郭文贵一直没有还清借款,2011年左右,朝阳法院判决华汇房地产公司胜诉,冻结了郭文贵公司的账户以强制执行。在此期间,郭文贵公司工作人员因为一次误操作,将一笔两亿元资金汇入冻结账户里。

郭文贵再次找到马建出面。为此,马建派人持函向朝阳法院、银行和大屯乡说项遭拒后,便通过关系将北京大屯乡乡长和华汇房地产公司负责人的孙永华等人的账户冻结,与孙永华谈判,表示如果不退钱回来,孙永华也得不到,如若同意退钱,则可以获得部分赔偿。在给孙永华及其子施压后,孙永华只得退还了大部分的款项。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