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8年4月21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4月21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风险,毛左派不满

作者
陈破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风险,毛左派不满
 

美朝两国的紧张关系再次吸引世人目光。美国传出航母打击群驶往朝鲜半岛之际,朝鲜籍“太阳节”之日,举行了大规模的阅兵,并在阅兵后的翌日,进行了一次新的导弹试验。尽管这又是一次失败的试验,却不乏为一次向美国挑衅的行为。朝鲜弹道试验失败后,美国再次警告平壤,绝不会容忍朝鲜进一步导弹发射或核试活动。整个东北亚地区呈现紧张态势。这场较量将何去何从?中国将发挥怎样的作用?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看法。

法广:近天来,关于美国航母群驶往朝鲜半岛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但又有消息说,美国航母群并没有驶向朝鲜半岛。无论如何,各方猜测一场战争可能无法避免。您怎样解读当前的这样一种局势?

陈破空:我想美国方面否认航空母舰战斗群“卡尔文森”号驶向朝鲜半岛,说是辟谣,我想这是美国方面的一个做法。有可能显示朝鲜方面有示软的表现。美国要给平壤一个台阶下。因为现在中国和美国两个超级大国都对朝鲜做了最后通牒式的和平劝告,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方面也有很多辟谣,美国方面也有辟谣。中国方面,有报道说中国增兵中朝边境,当局后来辟谣说,那里本来就有15万军队;有报道说中国国航停飞平壤,当局后来辟谣说是因为本身就没有生意;大连环保局发了一个防止核试爆的通知,连黑子红章都有 后来却辟谣说是网上的假消息。中美都忙于辟谣,可能是给朝鲜的一个台阶下。毕竟金正恩要面子,要给他个台阶下。那就说可能是朝鲜方面有示软的迹象。

我们不能低估一个独裁者生存术,金正恩是独裁者,他很会跳高。但是他怎么跳高,到了最后的生死关头,他还是要保他的命、保他的政权。因此不排除最后的一刻他示软的表现。金正恩已经发出某些示软的信息,比如,恢复设立最高外交委员会,在四月份最高人民会议上,他只字不提韩国和美国。然后用阅兵式代替了核试爆。第二天,他发射的导弹,应该说是受到了美国技术性的摧毁:刚发射就爆炸。应该说是美国的网络战电子战起了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又大军压境(航母转向消息也可能是战略迷惑之计,兵不厌诈),我相信朝鲜可能暗中作出了示软的表示,但示软的表示,它要一个下台阶,要中美两国给它一些面子。所以说才出现了美国发出这样的信息。因为作为美国来说,不可能有这么长时间不说清楚航母战斗群驶向那里,到现在才来辟谣。这种可能性很小。应该是本身航母战斗群是驶向朝鲜半岛,但是由于朝鲜发出示软的信号,所以美国暂停、减速,或者给金正恩一个台阶下。

法广:面对全球第一大强国的威胁,金正恩似乎并不示弱,不仅大张旗鼓地举行阅兵,还再次试射导弹。以其目前格外孤立的情况看,金正恩究竟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底气敢于挑战美国?

陈破空:我认为金正恩搞特大阅兵,他对外是示弱、对内是示强。因为4月15日那一天,是他祖父金日成的诞辰日,通常这一天,他要么搞核试爆、要么导弹试射。但是当天,他没有搞核试爆、也没有导弹试验,就这两个动作。他知道,他如果搞这两个动作,都可能遭受美国的军事打击。 因此他就换了一个方式,就是大阅兵。大阅兵,对内是示强,就是告诉朝鲜老百姓,他不怕,他很硬。对外,他示弱,因为对外,他换了一种方式,他邀请了西方记者几十名、或者上百名到场,到场的目的,一个是宣扬他所谓的军力,还有一个目的,是把西方记者当作人质,当作盾牌:如果有西方记者在场,他就料定,特朗普总统不会下令轰炸。虽然特朗普总统不见得会在那个时候会下令轰炸朝鲜,但独裁者金正恩神经过敏。金正恩前段时间神出鬼没,有躲藏的迹象,突然在超大阅兵上亮相,那是因为有西方记者在场。他知道,西方国家,只要有一个它的公民或国民在,就不可能发动突袭。所以他搞的超大型阅兵,对内是示强,对外是示弱。

另外,他第二天、过了24小时,他发射的导弹,但是导弹刚刚发射就失败,这并不是他的故意失败,有人以为他故意失败,其实,我认为更大的可能性是因为美国发挥了技术功能,把它摧毁了。用技术功能摧毁它,让金正恩感到了震撼。这种摧毁是非常有效的。导弹刚刚发射就爆炸了,不仅起不到威慑外界的作用,而且可能炸毁他们自己的发射架,及其周围的设施,如果地面上有人的话,可能当场就造成伤亡,所以这个,对金正恩心理震撼应该说很大,而事后,特朗普一言不发,只做不说,这是特朗普的作风。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相信,金正恩不仅失去了底气,而且感到害怕、显露胆怯了。

法广:特朗普为什么突然大张旗鼓地对朝鲜采取强硬立场,他的目的何在?这与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是否有关?

陈破空: 我想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完全改变了前任的、和前几任美国总统的政策。特朗普政府已经下了一个结论,就是美国对朝政策失败。这个对朝政策就是所谓的谈判、援助和等待。也就是说战略耐心阶段已经结束了。副总统和国防部长、国务卿都说了这些话。我们知道,奥巴马总统卸任前,非常郑重其事地给特朗普交代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要注意朝鲜核武器的发展。认为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它的洲际导弹能带核弹头打到美国本土。这是奥巴马当了八年总统之后,在交接前,给了特朗普最郑重其事地、唯一的嘱托。所以特朗普上来以后,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他知道这件事情的根源是中国。朝鲜之所以有底气,是因为中国在背后支持它,中国没有执行联合国决议,继续跟朝鲜做生意,没有进行经济制裁,而且中国的公司还在背后支持朝鲜的核计划,提供核原件和核材料,如中国鸿祥公司。

在这样的情况下,特朗普采取了特别高明的一招,就是拿中国来入手。就是拿中美关系来威胁中国解决中朝关系。他采取的措施首先是拿一中问题来做文章。如果你习近平打朝鲜牌,我特朗普就打台湾牌。一打台湾牌,动摇一中政策,中国那边就慌了,这是第一招。另外一招,就是拿贸易问题来打中国。如果你不解决朝鲜问题的话,那对不起,贸易问题我就要采取措施。这一次,应该说习近平政府在最后的关头,是为了挽救中美关系,绝不能让中美关系的大船翻掉。中共虽然在国内大搞反美宣传,但暗地里,他们一直把中美关系作为外交关系中的重中之重。所以,究竟是中美关系重要,还是中朝关系重要?经过这种权衡之后,习近平决定牺牲中朝关系,放弃金正恩,尤其放弃金正恩。而且特朗普还有一招,就是采取了决心。当中国的反韩示威达到了高峰,当朝鲜再一次试射导弹的时候,特朗普立即下令在韩国部署了萨德反导系统。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看到了美国的决心,习近平看到了特朗普不一样,是说到做到,因此习近平采取了挽救中美关系的措施:一个是沟通,要进行一次中美首脑会晤,在佛罗里达庄园上,在这之前已经有承诺,在这个庄园上,正式达成了中方放弃金正恩,中方同意美方采取措施、或者单独采取措施,只要金正恩不就范,美国可以采取措施。中方给美方开了绿灯。

所以特朗普总统这次就做好了准备,无论中国合作或不合作,他都要采取行动。而特朗普给了习近平一个回报:那就是马上宣布,不定中国为货币操纵国家。另外在贸易问题上,给了100天的时间,百日计划,双方来谈判,如何逐行业、逐项地解决贸易逆差问题。给了中国一个缓冲的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媒体上也出现了质疑中朝关系的文章,调子也转向了。目标就是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而且表示了不会对朝鲜提供任何方面的支持。中美两个超级大国形成了这样一致的态势,对朝鲜的压力是空前的。金正恩就要盘算一下,他究竟还要不要他的命?还要不要他的政权?因此我相信,金正恩最后服软的可能性仍然存在。戏剧性地转折仍然存在。但是他的这种服软,美国放过他的话,也不排除他将来死灰复燃,重新搞核计划。所以我觉得金正恩不服软、而特朗普采取行动,反而有利。当然我们要看事态的发展。

法广:作为朝鲜传统老大哥,中国在解决朝鲜问题中的作用被普遍视为“不可或缺”。在今次的对立中,中国将起怎样的作用?

陈破空:中国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如果说习近平没有跟特朗普达成这样的共识,那特朗普对朝鲜问题采取行动会有很大的风险。我上面说道,中国经过权衡之后,它不仅要挽救美中关系,而且它对中韩关系也有一个反思。我们看到它反对萨德并没有收到成效。因为萨德的部署是防御性的。它的原因是朝鲜有核弹。可以说朝鲜的核武器被解除、朝鲜解除核武装的话,我想韩国撤除萨德也是可能的。也就是说,解决问题要找到原因,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先解决朝鲜核威胁问题,才能解决韩国萨德问题,对中国来说,这也是顺理成章的。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反韩的调子也降低了。中国的作用表现在:一方面,习近平跟特朗普已经有了承诺,愿意解决朝鲜问题;但是另一方面,在国内,他们还是做和平宣传,表示自己在做最大的和平努力。

因为习近平与特朗普合作,让过去几十年的中朝关系逆转,这样的政策在国内冒有政治风险,尤其是在十九大召开前。他的对立派系会拿来做文章。我想国内的毛左派已经针对了习近平,比如说,有三个军事网站,都是毛左派、极端民族主义者活跃的网站,一贯是挺朝鲜、一贯是反美的,但是最近被取缔了。有的是被整顿、关门整顿,有的是被取缔,有的是不能登陆,这三个著名的军事网站被取缔显示:习近平对毛左派动手了。而有些毛左派的代表人物发言,暗示对习近平不满,对现在的政策不满,还在力挺朝鲜。所以习近平在国内是冒有一定的政治风险。

由于这种政治风险,因此他在国内的宣传调子与国外不一样。在国外,他已经与特朗普总统联手去解决朝鲜问题,但是在国内,他表现出还在做最后的和平努力,还一直在说:朝鲜问题要和平解决,或者不以“更迭政权”为目的,说美国也不以“更迭政权”为目的。事实上,不以“更迭政权”为目的,却可以以“更迭政权”为手段,达到朝鲜半岛无核化。也就是说,他们的目标可能是换一个人,把金正恩换下来,至于朝鲜政权内部的一党制,不一定变,只是换上温和派,对美韩无害,对中国仍然亲善,或者对中国无害,对美韩亲善这样的人,各方都可以接受。因此中国这一次是发挥了比较建设性的作用。尽管习近平在国内有政治风险,但是在国际上,跟美国采取了很务实的合作,这种合作如果成功,能够成功解决朝鲜问题,中美关系也能够回到一个正常发展的轨道。
 

  • 从中梵谈判争议看对中国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断

    从中梵谈判争议看对中国宗教自由的不同判断

    梵蒂冈教廷在与北京中断外交关系半个多世纪之后,似乎近期有望与北京谈判取得共识,并签署协议。教廷显然希望尽快改变中国教会一分为二、政府承认的爱国教会与忠实于罗马教皇的地下教会分庭抗礼的局面。但教廷与民间观察人士以及海外华人天主教会显然对中国目前的宗教自由状况有不同的观察与判断。罗马方面的最新立场引发很多不解和担忧。梵蒂冈为何如此迫切要与北京达成协议?梵蒂冈立场有何改变?协议达成之后教廷是否真能更好地保护中国国内的天主教徒?我们电话采访了巴黎外方传教会的沙百里神父。

  • 韩德立神父:党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韩德立神父:党对宗教事务的管理比以前更多了

    近期,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就中国主教任命问题的谈判有望很快达成共识的消息吸引舆论各方的关注。教廷也许希望尽快结束中国天主教会分裂为官方认可的爱国教会与坚持只忠于罗马教廷的地下教会的局面,但中国天主教信徒在1949年以后遭受的迫害与苦难,以及中国近年来对包括宗教信仰在内的公民社会空间收紧控制的现实也令一些舆论对教廷目前的选择多有异议。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邀请比利时鲁汶大学南怀仁研究中心主任韩德力神父谈谈他对这个问题的看法。鲁汶大学南怀仁研究中心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推动与中国大陆天主教会的往来,这其中既有官方承认的爱国教会,也有被中国当局排斥的地下教会。

  • 法前总统萨科齐利比亚政治献金疑案的特别之处

    法前总统萨科齐利比亚政治献金疑案的特别之处

    2018年3月,法国前总统尼古拉-萨科齐因涉嫌在2007年的总统竞选活动中接受前利比亚卡扎非政权资金而被起诉。指控罪名是:被动受贿、非法筹集竞选资金和窝藏利比亚被挪用公款。被起诉虽然并不等于司法审判,但表明调查人员已经掌握了足够严重而且彼此吻合的线索,将进一步调查。如果说前任一国之元首被警方拘押48小时足以构成众人瞩目的新闻事件的话,此案的特别之处远远超出了普通的非法收取政治献金调查。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试着梳理一下这可谓千头万绪的疑案的主要线索和相关人物。

  • 陈破空谈新书:《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

    陈破空谈新书:《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

    2018年年初,旅美中国作家陈破空先生的又一部新书在日本问世。作为一名对中国政局洞若观火的作家和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在这部新书中,揭示了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走向。在今天的本节目中,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针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 陈破空谈新书,兼论中国模式的末路狂奔

    陈破空谈新书,兼论中国模式的末路狂奔

    旅美政论作家陈破空先生2018年年初在日本出版新书《金钱、间谍和成龙现象》,突出了金钱在中共统治和中国社会发展中的畸形作用。特别强调了间谍和成龙现象。陈破空先生向我们介绍了他的写作思路。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美朝高峰会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美朝高峰会

    近年来,朝鲜半岛局势始终吸引着世人的目光。不过,紧张的半岛局势近来出现了转机。随着金正恩邀请特朗普举行高峰会的提议,长期处于冲突边缘的美朝两国关系明显缓解,令世人普遍舒了一口气。应该说,朝美峰会如能如期举行,将构成两国关系的一个重大突破。如何解读美朝高峰会?此一峰会最终能否实现?对此,旅居法国的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达赖喇嘛希望 “中间道路”的主张能够获得当局的回应

    夏明:达赖喇嘛希望 “中间道路”的主张能够获得当局的回应

    3月10日,对西藏藏人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59年前的这一天,藏人集会,几天后达赖喇嘛出走印度,开启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流亡生涯。西藏问题从此便受到世人的广泛关注。在迎来又一个3月10日之际,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针对西藏相关问题阐述了他的观点。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