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12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韩美林巴黎个展: 推动全球治理变革的中国艺术

作者
韩美林巴黎个展: 推动全球治理变革的中国艺术
 

韩美林把当代中国的政治思维和1949年之后的中国新传统、21世纪的新常态、当下的人文焦点,要么用有寓意的造型演绎出来,要么结合进自己的抽象里,而且很自然、很民俗,巧夺天工,为社会大众喜闻乐见。美术馆的收藏和展示、教育功能在韩美林作品的文化价值建设上是卓有成效的,意义是长远的。衍生品市场茁壮成长的业绩作为考察社会文化价值取向的一个方面,体现出来的是: 大量中国消费者花钱参与了艺术审美自信、意识形态自信、文化价值自信、文化产业自信的建设,这正是社会集体共识里的中国文化自信的准确表达。当然,中国人的集体共识离世界性的集体共识是有距离的。如果中国人不参与国际艺术体系的价值制定,那么在全球化进程里,中国文化价值就会被动,中国政府推崇的的艺术杰作在国际市场上就拿不到被王健林购买的毕加索作品那样的硬通货币的地位。中国最高层决策者们从韩美林世界巡展的源头开始就支持作品里的政治信息、政治思想的艺术表现、艺术价值的国际拓展。韩美林这次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文化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同时举办个展,正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着手研究安置 《和平守望》 前场地的建筑和技术问题的时刻。

中国艺术家韩美林在今年三月和四月于巴黎同时举办两个重要的个展。一个在联合国教科文总部, 另一个在中国文化部旗下的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两个展览都取名 “爱与和平”。

韩美林在201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和平艺术家,巴黎是韩美林在80岁之后启动的世界巡展的第三站。

在艺术层面,这次展览反映出: 韩美林不甘于做一个俄罗斯列宾的追随者、西班牙毕加索的崇拜者、中国齐白石的临摹者。在文化自信的觉悟中,韩美林要在属于他的时代里创造自己的艺术神话,用作品说话,摸索着在国际上提升中国文化价值的集体共识。

在政治层面,巴黎的这两个展览传递出非常清晰的信号 : 在中国最高决策层的政治家们的支持下,中国文艺参与北京推动全球治理变革的努力。

在经济层面,我们看到: 韩美林和他的团队开创了生机勃勃的艺术衍生品市场。这是一个让市场通过消费来分享政治信仰和艺术信仰的文化产业。

 

韩美林的艺术是民俗的,有灵性的,高贵的,但更重要的是有感情的

 

先谈艺术。巴黎的两个展览給我们比较突出的印象有几点。

韩美林从中国民俗造型和地方色彩出发,吸收19世纪末以来西洋绘画和雕塑名作中的现代性,博采众长。他給高级工艺发挥的余地,从纸本到陶瓷,从青铜、珍稀木材到丝绸面料,涉略各种材质,手段快速、灵活、大胆,随心所欲。他用临摹、变形、混搭、夸张将纹饰、图腾、机理洋为中用、古为今用;把地区的风情、个人的感情在一个恰当的效果里为他需要的语境和寓意服务。

在布展上,巴黎的这两个展览,无论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展场还是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展场,都侧重象博物馆的永久陈列一样强调韩美林的艺术工作里材料和手段的丰富性、多样性。策展牺牲了让不同的作品在一幕有主题、有情节、有高潮的大戏里扮演不可替代的角色的可能, 突出韩美林作品与教科文组织里永久收藏的名作在材料上的共同语言,讲究局部的细节。在艺术种类上,追求百科全书式的完整。

也因为这种策展上的取舍、这种艺术形态上的完整,我们有机会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视角来重新策展,通过对不同作品的选择和组合,把作品与世界美术史里的经典联系起来,放进我们自己的经验里,象电影分镜头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观察来自中国的、经过艺术家个性化的因势利导与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的艺术创作;研究它的根据,发展和引申。

韩美林的艺术是民俗的,是有灵性的,是高贵的,但更重要的是有感情的。他从一个长得好看的年轻人,走进受法国艺术影响的中国学府, 到在文革的洗礼中被大浪淘沙,人生中最深刻的感触应该是孤独和爱。

他爱女人,爱异想天开天就开的优越感,爱在感动中过日子。他虔诚,在共产党的高级政治生活里左右逢源。他有信仰,菩提树是他和平的信物。

他也能象毕加索一样的信手拈来,把一个很普通的玩意儿瞬间魔幻成要让人膜拜的艺术品。他可以把中国的物质崇拜不动声色地装置给你看,在木匠跟前指点乾坤,木刻临摹漆刻,把浸润在江水里几千年的成了精的娑婆朽木升华成旷世奇珍,可“欲”不可求。这和著名商人陈丽华推紫檀异曲同工, 阿弥陀佛,博物馆见 !

韩美林最喜欢的是他的狗,不用文明,也不用文化,在最荒诞、最残忍的社会动荡里,小狗软软地趴在他的怀里,呼吸。小狗为了和他多待一会儿,被文革中的激进分子打死了。韩美林把这份记忆、这份感情放进了巴黎这次展览里。他希望世界和平。他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和平艺术家。

 

韩美林巴黎个展里的政治思路

 

韩美林坦率地承认,这次在法国的展览具有政治意义。他是中国立法咨询和协商机构全国政协的常委,政府给予他部长级待遇,他是中国最高级别的官方美术家。

韩美林给我们的印象是一直尝试把北京当下最核心的政治思路翻译为艺术语言,希望通过不断受艺术再教育的世界公众对艺术手段的迷恋和反思、对艺术家的追捧和崇拜,来创造现在进行时的中国逻辑的世界性信仰。

今年2月22日,习近平用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作为切入点,从中国要与盟友一起推动全球治理变革的角度,对到访北京的法国总理卡泽纳夫说,要捍卫全球治理成果。习近平不仅要加强中国在世界政治游戏规则的制定上的能见度和参与度,更希望起引导甚至主导作用。

通过维护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来推动全球治理变革,以点带面,这一思路在3月9日韩美林在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以“爱与和平”为题的个展开幕式上发表的讲话里得到接力传递。韩美林呼吁全球爱好和平,爱好艺术的人们重视全球气候暖化的问题,每个人从自身做起,联合起来,爱惜自然资源,善待动物,保护环境。

对韩美林的国际巡展传递习近平推动全球治理变革的思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中国常驻代表团的努力下不仅理会,而且还很主动地配合。副总干事恩吉达 Getachew Engida 在开幕式的讲话中引用韩美林过去的讲话说,“我们不应该轻视艺术创作,它有着改变世界的力量。如今,我们所居住的地球生态变得越来越不平衡。但是我们可以通过教育下一代来保护这个赖以生存的星球”。恩吉达认为韩美林在巴黎的这次展览完美诠释了这些话 。

韩美林这次在巴黎的展览是一个经过精心安排的世界巡展的第三站。时间点是在中国立法机构人大和政协年度性的两会期间,在中国共产党十九大之前,临近北京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时刻。

就在今年一月底,中国领导人刘延东、刘奇葆、许其亮、李源潮、马凯、贾庆林相继参观了巡展的起点,北京中国国家博物馆“韩美林八十大展”。刘奇葆说,韩美林的作品完美地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艺术形式。刘延东说韩美林是国家级的大艺术家,既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

中国最高层决策者们从巡展的源头开始就支持韩美林展览里的政治信息、政治思想的艺术表现、艺术价值的国际拓展。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延东在国际平台上定期组织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将文化与外交结合起来,通过中国艺术家的声音支持和推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全球治理变革思路。支持韩美林的世界巡展是中国文化外交框架里的一个具体内容。

 

文化自信从文化价值观开始打造

  

中国推动全球治理变革,实际上就是主张用中国的政治思维参与全球游戏规则的修订和改革,寻求世界的持久和平,共同繁荣。

用文化为中国的政治思维造势,起到教育作用,让中国人的道理在全球范围内深入人心,这不仅需要文化产品自身高超的造诣,还需要社会集体共识对文化价值的承认,甚至信仰。

这种集体共识,首先是中国人自己的共识。文化自信,就是中国人自己相信自己,自己认可自己。韩美林和他的团队按照现有的国际艺术价值创造体系的规律,结合中国国情,在国家收藏、机构收藏和艺术教育上已经打下文化自信的基础。

他们把作品大多捐赠给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公立美术馆,或者中国国家博物馆。部分作品作为国有资产,在中国领导人生活和工作的中南海和人民大会堂里收藏、展示,有时也作为国礼送给世界各地的政要。

同时他们通过教育让社会大众和青年学生学习、接受、赞赏、崇拜、传播韩美林的艺术审美、艺术的象征手段和艺术的政治意义。

如果用文化产业的市场反应作为参数之一来衡量韩美林作品的文化价值的话,我们可以看到:韩美林作品的衍生品业的年净利润达到6000万元人民币,衍生品平台的并购价值已经达到10亿元人民币。

换句话说,韩美林把当代中国的政治思维和1949年之后的中国新传统、21世纪的新常态、当下的人文焦点,要么用有寓意的造型演绎出来,要么结合进自己的抽象里,而且很自然、很民俗,巧夺天工,为社会大众喜闻乐见。这一点受到了人民的肯定。14亿中国人,平均下来,有超过70%的人愿意花一块钱来买韩美林作品的宣传品,或者大众版海量复制品。他们不仅买了韩美林的审美,也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和平艺术家传递的政治信息。

美术馆的收藏和展示、教育功能在韩美林作品的文化价值建设上是卓有成效的,意义是长远的。衍生品市场茁壮成长的业绩作为考察社会文化价值取向的一个方面,体现出来的是: 大量中国消费者花钱参与了艺术审美自信、意识形态自信、文化价值自信、文化产业自信的建设,这正是社会集体共识里的中国文化自信的准确表达。

当然,中国人的集体共识离世界性的集体共识是有距离的。中国的文化自信在国际文化价值观,在世界艺术价值认定中的角色和份量,中国的文化产业在世界艺术品市场里的地位,这些都是需要研讨的课题。

从文化产业的方面来看,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国际艺术投资家用西方当代的审美,在西方主流意识形态里,选择了能够见证一段中国历史、激发社会思潮、参与社会涌动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他们通过举办展览、兴建美术馆、高价拍卖、国际艺评、金融参与等系统的方法让同一件作品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梦幻般地升值。有经验的资本阶层参与到狂热的附加值建设里,等作品的身价被捧到百倍千倍的时侯再卖給一夜暴富的新兴资产阶级,一方面套取大量热钱,另一方面让生机勃勃的新富接力,以自身暴富的神话继续作品价值暴涨的传奇。

这种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连环也把中国政府推崇的文化价值观放在了一个受到强烈对比的处境里。 人民大会堂和中南海收藏的艺术作品传递出来的世界观、政治理念、地区特点、人文品格不仅在国际间没有得到与中国的文化自信旗鼓相当的价值认同,连在初步接触国际当代艺术的中国新兴资本的幸运儿那里,在他们的财富所引导的有高端经济社会地位阶层性特点的本土社会集体共识那里,也不一定被心服口服地接受。因为对载体、对艺术品的价值认同,国际的取向要比孤立的地区取向强大。国际艺术投资家的教育工作做在了前面。

无论是意识形态方面的还是审美方面,国际间的艺术投资家、收藏家和艺术机构是从他们自身的、当下的价值取向出发,通过资本的力量,通过艺术的感染力、传播力和历史定位影响 ,争取到包括中国富豪在内的国际财富精英的认同,然后由他们再次传播,影响普罗大众,芸芸众生。

在中国国内打造艺术价值、营造文化自信的过程中积累了经验的韩美林和他的团队一定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中国人不参与国际艺术体系的价值制定,那么在全球化进程里,中国文化价值就会被动,中国政府推崇的的艺术杰作在国际市场上就拿不到被王健林购买的毕加索作品那样的硬通货币的地位。

韩美林希望把他的大型雕塑作品 《和平守望》 捐赠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与上个世纪的毕加索和贾科梅蒂的作品一样, 被这一具有深刻的文化价值观教育意义的联合国机构永久收藏推广。2015年6月,李克强总理在访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时侯就先把韩美林的《和平守望》的小样送给博科娃总干事。韩美林这次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文化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同时举办个展,正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着手研究安置 《和平守望》 前场地的建筑和技术问题的时刻。

展览期间,国际艺术市场传来十九世纪的法国画家高更的作品《你什么时侯结婚 ?》以接近3亿美院的价格成交的消息。大家在猜:买主可能是卡塔尔王室的公主, 因为她在2011年已经花了将近2 亿6千万美元买了另一位十九世纪的法国画家塞尚的作品《玩纸牌的人 》。

阿拉伯公主之前常年在西方接受教育,教育的作用非常强大。她的教育让她确信花翻倍的剧额资本买西方教育肯定的历史作品是很正确、很理性的事。 反过来,3亿美元可以支付300位月薪3000美元的教育工作者30年的薪水。高更的画、塞尚的画没有变,但画价在300位教育工作者坚持不懈地教导下还能变。

在国家收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展览的推动下,在价值观教育的代代相传中,也许会有一天轮到美国总统的后代,象卡塔尔公主买塞尚和高更作品一样,以半壁江山的代价自信地把韩美林的作品买回家。这一幕将是在中国文化产业羽翼般的带动下,中国的文化自信在全球范围的出神入化,也是全球治理变革中文化版的中国梦。
 


同一主题

  • 文化艺术

    决策的一言九鼎与利和同均的中国梦 - 从中国精品业看权威与慈悲

    想了解更多

  • “用一条钢索连接世界”的台湾艺术家康木祥

    “用一条钢索连接世界”的台湾艺术家康木祥

    “用一条钢索连接世界”是台湾艺术家康木祥2016年开始启动的大型展览项目。这条钢索是台北101大楼废弃的电梯钢缆,一堆沾满机械油,被淘汰的钢索经过艺术家的构思,创作,被赋予了第二次生命,成为钢雕艺术。既有对资源再利用的环保意义,也通过让监狱的犯人参与清洗的过程赋予它更深刻的浪子回头,找到新的人生意义的涵义。

  • 比尔·维奥拉的艺术线索

    比尔·维奥拉的艺术线索

    艺术家比尔·维奥拉在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美术馆的回顾展将于11月9日落下帷幕。比尔·维奥拉的创作在形式上很突出的地方就在于他用古典写实绘画的审美来创作影像,用会动的三维影像来模仿平面绘画的画面。阿南达∙库马拉斯瓦米的书《艺术中自然的形态变化》里面的观点对比尔·维奥拉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库马拉斯瓦米认为,所有的艺术再现的是非视觉的东西。策展人洛佩兹说,这次展览的目的是回顾比尔·维奥拉的创作生涯。比尔·维奥拉谈的是生命的轮回。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结合策展人洛佩兹的话和过去比尔·维奥拉在各种场合的访谈片断,尝试找到比尔·维奥拉的一些艺术线索。

  • 创新 : 风情万种的法国视角邂逅问题主导的中国选择

    创新 : 风情万种的法国视角邂逅问题主导的中国选择

    法国人的创新观扎根法兰西文化,天马行空。当中国的政治创新成为世界观察和议论的焦点时,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为法国人提供了舞台,请他们以自身的文化特点来尝试与当代中国政治文化的兼容并蓄,来解读和介绍中国的创新思想。

  • 在乱世中发掘美好

    在乱世中发掘美好

    宁岱在文学上的精到将作品里的社会意义升华到了一个可以让世界读者在享受中思考发生在中国,却在不同的国家、年代和背景里轮回的普世议题:怎么样在乱世里发掘人性的美,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小说《托管班》让我们在这种关切里走进二十世纪70年代的中国,也让我们期待观察电影《县委书记谷文昌》中50年代60年代的中国。在高超的艺术造诣里,从中国的场景出发,讨论世界性的议题,这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启发。在21世纪全球性财富垄断造成的乱世里,我们可以从中国文艺作品中找到一些依据,摸索到一些借鉴,从而更深刻地理解在不同地区、不同文化里天各一方的大家各自的处境。

  • 孙靖林在巴黎的画展《耕》中的境界

    孙靖林在巴黎的画展《耕》中的境界

    位于巴黎圣日耳曼区的liusa wang画廊最近为中国艺术家孙靖林最近在里举办了一个小型展览“耕”,年轻的艺术家用清冷旧色在木板上勾勒出的日常场景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肃穆和仪式感。

  • 崔保仲谈“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崔保仲谈“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法国作为艺术之都一直吸引着全世界的艺术青年,法国和中国之间的艺术交流曾经也造就着一批又一批优秀艺术家。从上世纪第一批留法的中国艺术家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从带有政治色彩,以“报国图强”为目的的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和潘玉良等艺术家,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上一代的教育中已经对西方艺术有深刻理解,到法国进修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程抱一等在法国取得巨大的成就艺术家,再进一步跨越到今天,70或80后的中国留法艺术家各自呈现出时代的风采。

  • 谈二十世纪50-80年代中国钧瓷的价值

    谈二十世纪50-80年代中国钧瓷的价值

    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警告世界百分之一的人口控制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会对世界稳定造成威胁时,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共和国钧瓷展告诉人们:那么难得的,专属性、象征性那么强的帝王将相们享受的好东西,在政治智慧的运筹帷幄下,能够批量生产,不仅让老百姓分享审美,也让老百姓分享更人道、更合理、更安全的财富分配的和平理念。在世界各地社会的中坚力量、年轻人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社会分工受到严重威胁的金融吸金游戏至上的时代,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这次展览不正是端端正正地用文化艺术来回应国际上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贼喊捉贼的民粹弄臣吗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