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6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9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9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9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9月26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作者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网络照片

近来,朝鲜半岛局势颇为引人关注。美韩两国开始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朝鲜当局则以发射导弹的行径不断挑衅国际社会。中国则受到萨德事件与朝鲜核武问题的困扰。中韩两国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北京明确表态,威胁美韩两国将为萨德反飞弹系统引发的后果负责,中国民间也掀起反韩声浪。然而,面对朝鲜,北京似乎更为宽容,主张美朝对话以化解危机。面对两个朝鲜,中国为什么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立场?中国对韩国采取的一系列行动能否奏效?中国与美国、韩国及朝鲜的关系将朝向何处发展?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韩国部署“萨德”反飞弹系统的真正目的何在?萨德系统的部署将在何种程度上对中国构成威胁?

陈破空:韩国部署萨德,完全是一种自卫的手段。因为有因有果,原因是朝鲜发展核弹、发射导弹,对韩国构成了直接威胁。而当韩国需要中国给北韩施压、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习近平当时连韩国总统朴槿惠打给他的热线电话都不接,显示毫无诚意。前两年,韩国本来跟中国亲善,希望通过中国来解决北韩威胁。但是后来发现中国并无诚意。在这样的情况下,韩国被迫重新考虑延拖了十年的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所以这个事情情况很清楚,北韩的导弹和核弹是进攻性的,韩国的萨德是防御性的,是自卫手段。而事态发展,北韩核弹导弹是原因,韩国部署萨德是后果。北韩挑衅在先、韩国防卫在后。所以谈不上韩国的萨德防御系统对中国构成什么威胁。最多只是说,韩国的萨德系统的探测范围,覆盖朝鲜,也可以监测到一些中国的导弹运行。*

但是中国在东北边境地区部署东风41洲际导弹,另外在东北部署长程导弹,事实上反过来对韩国也构成威胁。如果说朝鲜有战事的话,中国这些导弹对韩国构成直接威胁。如果说韩国的防御系统也一定程度地覆盖中国的范围,我想也是韩国的防御型措施。因为萨德导弹系统是高空、末端拦截技术,它并不能管住中国的导弹往那里发射,但是如果落向韩国,韩国是可以在末端进行拦截的。所以韩国是被迫而为,而且是自卫手段,对中国不存在构成威胁的问题。如果中国压制北韩,北韩撤出核弹或者导弹,停止核弹、导弹发射,我想南韩不致于部署这一系统,或者中国在东北撤出自己相应的一些针对韩国或其他国家的导弹系统的话,韩国也不会部署这一系统。所以解铃还需系铃人,问题在平壤,问题在北京。

法广:美国将在“萨德”的部署中获得怎样的利益?日本为什么也对“萨德”计划持支持立场?

陈破空:我们知道,美国跟韩国和日本都是盟国,北韩的导弹危机直接给韩国和日本构成威胁。韩国就不用说了,北韩对韩国是充满敌意的,随时都想吞并,把独裁扩大到南韩。1950年的战争,是北韩发动的。1950年6月25号,金日成下令人民军越过三八线,去攻打南韩。十多年前,我去三八线参观,两次去中朝两韩交界的三八线,我看见,北韩挖有十几条隧道,企图进攻韩国;但是韩国这边,从来没有挖地道、或者有侵犯北韩的意图。所以北韩的侵犯意图是明显的,针对韩国。同时北韩不断地发射导弹和核弹,而不少导弹落入日本海。最近,四枚导弹有三枚落入日本的经济专属区,侵犯了日本的主权。因此对韩国和日本构成了直接的威胁。而北京在背后支持北韩,这个意图很明显。

美国作为日本和韩国的盟国,有责任、有义务保护韩国和日本。如果美国不提供这种保护,或者不提供核保护伞的话,韩国和日本完全可以发展自己的核武器,那到时候在朝鲜半岛,就是以核对核、以核制核。而日本一旦发展核武器,我想北京、或者中国政府就只有跳脚的份。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对美国来说,谈不上整体利益、谈不上本身的利益,谈的是全球利益、地区安全。如果没有美国这个力量的存在,东北亚、或者亚洲,只会陷入冲突和战乱。中国未必是这场冲突和战乱的赢家。而北韩就更不用说了。

法广:面对朝鲜发射导弹的行动,中国为什么采取了不同于国际社会的立场,较为宽容的主张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朝鲜危机?这种主张能否被美朝两国所认同?

陈破空:大家都看到了,中国对北韩和韩国是一软一硬,而且是双重标准。北韩是搞进攻性的武器,但是中国是一再地包容、包庇、甚至是纵容。就像去年底,奥巴马政府在卸任前,发现中国鸿祥公司长期地向北朝鲜提供核原件、核燃料和核技术。中国的鸿祥公司是国营企业。在奥巴马政府的一再交涉下,中国政府被迫地关闭了这家公司。但是后来发现,类似于鸿祥公司的中国企业还有很多。它们长期地违反联合国决议,长期地向朝鲜提供核材料、核原件、核能源。也就是说,朝鲜的核计划事实上就是在中国的直接支持之下。中国这样的企图是两个:一个是打朝鲜牌,试图拿朝鲜向韩国和日本叫板,来形成中共一定的地缘战略的优势,来跟美国叫板。另外,中国之所以支持北朝鲜,因为北朝鲜政权是一党专制,在意识形态上趋同,而且北朝鲜政权更恶劣、更坏、更是坏事做尽。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中共政权是一个掩护。有更糟、更坏、更恶劣的一个政权垫底,中共政权就会显得看起来还好一点。

如果设想北朝鲜政权被更迭、或者金正恩被斩首,北朝鲜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的话,中共的一党专政在国际上就更显突出。所以它需要这样一个更面目狰狞的、更丑陋的形象存在,作为自己的垫背或者陪衬。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中共不仅暗中支持了北朝鲜的这个计划,而且面对国际社会、尤其是联合国的决议,一再违背。比如说去年,两次北韩发射核武器以后,中国是参加了联合国的决议,制裁朝鲜。但是中国对朝鲜的经济援助不减反增,甚至加倍了。所以一直到现在、今年,金正恩杀死了金正男,金正男是受中国保护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出于维护面子,才暂时宣布:暂停进口朝鲜的煤炭。但这只是第一个有象征性的一个制裁措施,为此,中方与朝鲜沟通,支付了违约金。但是对韩国,对韩国部署萨德,本来这是朝鲜和中国带来的问题,韩国、韩国的总统希望中国解决这个问题,韩国不至于部署萨德,但是,中国方面没有拿出诚意,因此,这个问题是中共造成的。最后当韩国部署的时候,为什么中国对韩国这么强硬呢?是因为要转移视线、要把韩国、萨德这个议题做大。其实在国际上,萨德、韩国这个议题非常小,几乎不构成新闻。但是,金正恩暗杀金正男这个话题是头版头条,是天大的新闻。但是中共觉得这个事情对中共来说是大丑闻,是非常丢脸的事情。所以要炒作韩国这个萨德事件,来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这起丑闻。还有朝鲜发射核弹、导弹也是大新闻。这样一个转移视线的做法,也使中共今天表现出双重标准:一软一硬这种诡异的姿态。

法广:韩朝两国目前的局势将对中国在东北亚地区博弈中的地位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陈破空:我想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一方面,北韩不断地发射核弹和导弹,韩国被迫地采取防御措施。这个防御措施不仅防御了北韩,也防御了中国,让中共很恼火。但是中共应该知道,始作俑者是谁。在南北韩问题上,始作俑者是北韩,只有解决北韩的问题,解决这个矛盾和冲突的源头,才能解决朝鲜半岛的问题。而北朝鲜问题的背后又是什么?是中国的支持。如果中共真的断掉对北韩的支持的话,北韩不至于像这么疯狂地跳高。朝鲜半岛也不至于这么对垒。所以很多问题,对一党专制的政权来说,他们善于制造问题,善于不断地制造危机,然后,要求其他方来解决问题、解决危机,借机讹诈,从中获利。这是一种诡诈术、这是一种厚黑学。我想,从平壤到北京的政权,都是如此。

为要让东北亚安静的话,最重要的是北朝鲜的政权更替,还有北京的改弦易张。否则,接下来招致的恐怕将是美韩采取突然的行动。以川普的性格,他要么是不作为、不理不睬,要么就采取突袭行动,对金正恩进行斩首行动,或者对北朝鲜的核设施进行定点清除。一旦发生这样的事的话,是中共不愿意看到的,但也是它不得不面对的可能的后果。

法广:中美关系将如何影响朝鲜半岛的局势发展?

陈破空:中美关系从意识形态上是敌对的,地缘政治上也是对立的。由于现在川普强势上台,展现了一个新的姿态,所以中共现在看上去不得不有所妥协、有所让步,不敢向对奥巴马政权那么猖獗和无所顾忌。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也希望维持与美国的关系。历届中共领导人都把中美关系看作重中之重。如果要发展中美关系的话,双方都要拿出诚意。对美国来说很简单,如果中共在贸易、汇率、北朝鲜问题、南韩问题上收敛的话,不再采取那些违规的行为,我想美国对改善中美关系,没有问题。但是对中共来说,它顾及自己的政权,觉得这一政权需要民族主义,所以它需要这种扩张的态势,而且它需要意识形态,需要继续庇护像北韩这样的流氓政权。

但是对中共来说,时间不多。因为川普上台,有一个很明显的意图,就是试图改善美俄关系、美俄和解。而这个在国内受到很多阻力,受到民主党的阻力、受到美国左派的阻力。同时俄罗斯黑客入侵美国民主党网站,这个事情也构成美俄关系改善的困扰,但是如果川普能够突破这个障碍,实现美国和俄国关系的历史性改善,美国和俄国一旦联手,朝鲜问题,美国就不再依赖于中国。比如,如果说朝鲜有事,俄罗斯派出重装甲部队,阻隔在中朝边境,阻隔中国部队或者拖延中国军队进入朝鲜的时间,那美国和韩国完全可以联手对金正恩采取斩首行动,对核设施进行定点清除,中共到时候完全是眼看着大势已去、无可奈何。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将陷于完全的孤立和绝镜。这样的趋势正在发展之中。我想对中共的时间不多,对中共来说,它需要改弦易辙,改变它在中美关系上的敌对立场,尤其是改变它对北朝鲜流氓政权的庇护。因为这种庇护下去的话,最终将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仅可能导致北韩政权的覆灭,甚至危及中共政权本身。

  •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夏明:如果中期选举带来强烈信息,白宫运作有望改善

    特朗普执政两年后,美国将在11月初迎来中期选举。如何通过中期选举进一步巩固其执政基础,是美国总统下一步的主要目标。然而近来,特朗普在白宫内部的运作方式成为舆论热点。随着长期担任《华盛顿邮报》记者和编辑的伍德沃德所著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的出版,以及政府匿名高官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揭露特朗普遭遇政府官员抵制消息的曝光,美国总统的领导力及信誉受到严重质疑。

  •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潘永忠:习近平发动大规模反腐达到了立威立信的目的

    2012年中共第五代领导人习近平掌权,开启了中国的“新时代”,习近平大力提倡“中国梦”的价值观,并提出“中国式社会主义民主制”的新概念。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习近平时代进行了怎样的定位?当下的媒体又处于何种境地?潘永忠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陈破空:美朝已确立了两国关系改善的大趋势

    9月9日,朝鲜迎来建国70周年。像往年的国庆日一样,朝鲜举行了阅兵式。按照一般的推断,70周年是一个值得举办重要庆典的日子。但是,朝鲜今次的阅兵规模却不张扬,金正恩也采取了低调行事的做法。射程可以抵达美国的洲际导弹没有现身。有分析认为,平壤当局的做法是为了展示与美国举行和谈的良好意愿。对此,旅居美国的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冯崇义:中国的统战正削弱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

    冯崇义:中国的统战正削弱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

    2017年底,美国国际民主基金会发表报告:《锐实力:上升的威权主义影响》,提醒民主国家警惕专制国家的锐实力,认为俄罗斯与中国的海外投资发挥着“颠覆与破坏”作用,试图以此来操纵民主国家的民意走向。两家德国智库近期也发表研究报告,提醒欧洲领导人警惕中国在欧洲的扩展影响力战略。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政府近期为应对中国影响力渗透,推出新的反外国干涉法;一些美国智库及学者也陆续提醒警惕中国的影响力渗透……在软实力与硬实力概念之后,如何理解专指中国与俄罗斯的锐实力概念?它的具体表现形式如何?最终目的是什么?我们电话采访了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国际研究学院中国部主任冯崇义教授。

  •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事关中国民族生存的大事

    最近一个时期来,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采取的高压政策引发西方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媒体披露,当局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地”,数十万人受到扣留。被关押在这些营地的人员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九月初,香港10多个公民团体举行集会,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严酷打压。联合国人权专家最近也对新疆“再教育营”提出警告,呼吁中国立即释放那些被拘留的维吾尔人。我们就相关话题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潘永忠谈中国新闻媒体曾在胡耀邦时期一度复苏

    在经历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后,随着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中国展开了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文化领域也随之呈现新气象。无论是思想言论、自由写作,还是媒体宣传等方面,均一改过去死气沉沉的局面,纷纷显现改革开放的局面。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称此一时期为中国版的“文艺复兴时期”。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潘先生就此一时期的中国媒体状况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潘永忠 :警钟长鸣:防范“文革”恶梦重演

    1949年中国共产党掌权后,中国的新闻业便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一党控制下的新闻媒体丧失了自由度。1966年6月,《人民日报》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掀起了文化大革命的大潮。文革十年,中国的新闻媒体几近名存实亡,成为名副其实的宣传工具。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所著《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对中国新闻媒体在此一时期的地位以及中国文化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中的遭遇进行了详尽地描述。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