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 第二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6月24日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6月25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北京人民大会堂发出的信号

作者
北京人民大会堂发出的信号
 
中国全国人大会场,3月15日。 路透社

从现在起推测中共的高层人事变化也许尚早,但已有大至清晰的走向。一年一度的中国人大“在雄壮的国歌声中结束”,会议本身十分乏味,但是透视出的信号不可忽视。因为这是中共十九大前最后一次会议,一次为十九大铺路的回忆。

不少观察者都说今年的两会好沉闷乏味,本来人们的期待值不低:这是秋季19大召开之前最后一次两会。不过,稍微熟知中国内情的人则看出,这次的两会,表面平静,内里并不平静。

上次磨刀霍霍 这次平淡乏味

说乏味,是因为人们往往拿18大前2012年那次的两会来比较。那次的两会可说是磨刀霍霍,高潮迭出,非常的戏剧性。

那是习李准备全面接班的前夕,当时叫“习李”,有点沿袭“胡温”,现在大约很少有人会说“习李”,因为并不存在,代之的是一个“习核心”。习近平当时虽然是被确定的接班人,但是觊觎大位者,至少想“入常”的大有人在,被称之为“平西王”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就是一个,还有暗中助力的周永康,令计划,以及一帮军内大佬。当时被看好的还有一个站在另一条线上的前重庆市委书记,在广东省委书记任上的汪洋。汪洋遭遇“乌坎事件”,乌坎以重新选举村委会成员收场,成为罕见的民间胜利,汪洋由此成为一个开明的明星级人物。汪洋有自己并不想张扬的乌坎,薄熙来则仗着“打黑”和“唱红歌”锋芒毕露。

关键时刻却发生了被形容为“扣动了中国的扳机”的王立军叛逃未果事件,王是薄熙来手下的大将,来者不善,人大会开幕时薄熙来强装镇定,甚至举行记者会反击“流言”,宣称自己的儿子是拿着奖学金在美国读书,自己的妻子谷开来是一个优秀的家庭主妇。没想到,两会结束时,当时的总理温家宝严声历辞批驳有些人想复辟文革,直接端出王立军事件,薄熙来被扣押在北京,谷开来被揭出是一位杀人犯。薄垮台,与他或远或近,大至常委周永康,后来数月一个个铃铛入狱。十八大与薄熙来绝缘,汪洋志得意满地进入政治局,担任国务院副总理,那时候,不少人预测下一届党代会汪洋入常无疑。

主席台上就座的秋天时还剩几位

时间过得飞快,十九大将要在秋季召开,这次的两会是19大前最后一次,观察者希望捕捉到有意思的迹象。新华社15日的大会闭幕消息前面有这样一句话:“闭幕会由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执行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主持。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和大会主席团成员在主席台就座。”

不少观察者问,到了秋天开19大的时候,这些名字还有多少会重新出现?熟悉中共政坛的人总是把19大前的这场两会跟2012年那场做比,不仅仅是前者充满戏剧性。

一个最大的区别是当时“九皇帝”鼎立,薄熙来有张扬的余地;现在“习核心”确立,大权在握。习况且兼任十几个组长,什么都管,无论哪一派,都异常小心,担心马失前蹄。

拍马拍到气贯长虹

本届大会特色不多,有意思的发言很少听见,但是不乏“表忠心”的声音,有些甚至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有些人对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在两会期间没有过分“表忠心”有点失望,其实,李鸿忠该说的都说尽了。比如他在两会开幕前两周在天津市委会议上称颂习近平讲话“纵贯古今、指引方向、气贯长虹”。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要敢于向西方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亮剑”也是逢迎之说。两人大约希望在两会前夕造足气氛,为秋天的19大“更上一层楼”打牢基础。辽宁省委书记李希在3月6日高谈“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是最大的政治!”有分析指出,中共十九大前夕的两会,维护习核心将成为最强音,在几分钟讲话中十几次提到习核心的,辽宁省委书记只是其中之一。

团派说话小心沉默是金

公开面对媒体时说话则很谨慎。比如曾被称之为第六代接班人的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所在的广东省代表团,吸引了大批媒体,但他在镜头前不发一言,由其他官员代替。另一位曾经也有同样的可能性的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面对媒体,几乎也是由其他官员代言,偶尔回答提问,也很谨慎。记者会散场时,有外媒记者大声发问“19大是否会入常”?孙一脸紧张,快速离去。

由此看来,两会如此平淡乏味,跟“习核心”地位确立有关,核心说了算,其余都平淡。大会闭幕,不少观察人士从本次两会的气氛却感到一种台面下的紧张的角力。故此,两会的平淡只是表面平淡而已。今年是中国政治大变动的一年。习近平秋天进入第二届任期,前面提到的那一串常委名单,其中五人面临退休。谁会在秋天“入常”?习近平的亲信王岐山是否留下?十九大是否如同17大,指定20大的接班人?有人分析,两会代表“沉默是金”,因为面临这么多不确定的问题。

江派全面退场 太子党式微

有人分析,从现在的路数看,中共党内主要派系全面换代,江派人物将全面退出舞台。在现在的常委中,张高丽,张德江,刘云山,俞正声都被视为江时代的余绪,年龄也刚过期,正好全面出局。习近平的亲信应勇可能接替韩正担任上海市委书记,这样,江派人物从中央到地方将全面退出。

军队里在清除江派人物郭伯雄、徐才厚之后,习近平正在把目标对准控制军队的关键部门的红二代,有军中“二刘一张”之称的太子党将领张海阳、刘源、刘亚洲或退或被安排在人大担任闲职。

取消常委或者恢复党主席

习核心全面巩固,一些分析指出习近平将有可能向邓小平时代形成的制度全面挑战,这里有几个关键,一种说法指习近平可能要取消常委制,这样将更方便集权;另一种分析是他将修改党章,恢复党主席。由此,习近平将把常委会内部由一个“向核心看齐”的平等关系转换为上下关系,一人之上得到制度的保障。但这样做,就要打翻文革结束后中共党内建立的集体领导制,也许会有困难。最后一个是习近平可能继续留任王岐山,王岐山是习近平的盟友,两人在党内有着共同的敌人,需要互相扶持,建立联盟式的强人政治,如果是这样,习近平将打破常委六十八岁不任职的规则,这一点众多的分析人士似乎有共识,王岐山留任问题不大。

那么,根据现在的推断,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继续在19大后担任常务,谁为成为新的常委?有关这方面的分析几乎很少肯定,因为现在还看不出明显的人选。被视之为第六代接班人的胡春华和孙政才可能性似乎越来越小,因为他们不是习近平选定的第六代接班人,不是习的心腹。至于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最高院院长周强,逢迎拍马过分,如果入常会给外界留下小人重用的感觉,因此希望似乎也不大。有人认为习近平的另外一个亲信、现在担任书记处书记的栗战书希望不小,另外一个不倒翁,江胡时期已经担任智囊的王沪宁,但是受到了习近平的赏识,希望也有。18大曾经充满希望的汪洋,现在似乎也边缘化。有的分析称,在党内,光想靠能力上位不太可能。

 


同一主题

  • 蒙古总统大选:牧羊人 柔道冠军与风水先生之战

    蒙古总统大选:牧羊人 柔道冠军与风水先生之战

    告别前苏联卫星国差不多三十年后,蒙古国周一选举总统。蒙古人没有更多选择,“坏的里头挑一个比较不坏的”,全部三名总统候选人都卷入了贪腐丑闻。

  • 欧盟峰会:法德携手 英国准备分手

    欧盟峰会:法德携手 英国准备分手

    布鲁塞尔欧盟峰会有一个鲜明的对照,一方面是作为欧盟火车头的法德两国,显示联手推动欧盟前进的决心,另一方面则是英国在“收拾行李”,准备与欧盟分手。

  • 马克龙建“保护性欧洲”任重道远

    马克龙建“保护性欧洲”任重道远

    6月22-23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峰会,其背景是欧盟与英国正在举行的脱欧谈判,而其“前景”或“前台”上的人则是一个新明星,即首次与会的法国新总统马克龙。马克龙当选后曾经成为美国“纽约时报”的封面人物,不少媒体舆论称赞他是给欧盟以希望和信心,甚至是拯救欧盟的人。

  • 法国新政府不乏新面孔

    法国新政府不乏新面孔

    法国立法选举后的第三天经历了新的政府改组,本来被认为是一次小规模的技术性改组,却变成了一次相当大的政治性改组。新政府拥有20位部长和10位国务秘书,男女各占一半,其中有不少新面孔。

  • 美大学生死亡悲剧和中美高层对话

    美大学生死亡悲剧和中美高层对话

    中美高层对话将于6月21日在华盛顿举行,对话前夕,重点议题曝光,显示双方的优先重点不同。而被朝鲜释放回美的大学生突然死亡之悲剧,是否将对此次中美高层对话形成额外的冲击?并引发各界对中美对话的更大关注。

  • 后果不堪设想的未遂恐击

    后果不堪设想的未遂恐击

    6月19日周一下午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又发生一起所幸未遂的恐怖攻击,作案者死亡,无人受伤,但如果这辆在冲撞警车后着火爆炸的话,后果将是不堪设想。

  • 国会有绝对多数 马克龙改革无阻?

    国会有绝对多数 马克龙改革无阻?

    法国第二轮立法大选周日晚间落下帷幕,根据出口民调,马克龙的共和前进党获得议会绝对多数,超过350议席,这意味着马克龙可以放手实施他的改革纲领,除了面对或然的街头抗议及右翼控制的参议院有所阻拦,国民议会将没有任何反对党可以抗拒执政党。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