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5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5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作者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2017年1月22日美国华盛顿特区妇女大游行中的华裔女权人士。图片取自王政相关文章。

如果说妇女节的存在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的话,女权运动显然在2017年获得了新的激励,2017年的三八节显然不同于往年。继1月21日的世界女权人士大游行活动之后,又有女权组织号召全世界女性在三八节这一天罢工一天,或一小时,哪怕是几分钟、几秒钟。但也就在女权人士酝酿新的行动的时候,中国新一代女权运动的平台之一,《女权之声》的微博2月20日突然被有关当局宣布封号。究其原因,竟有可能是该平台上报道了反特朗普女权活动的消息。这让人联想起2015年,中国女权行动派五姐妹在三八节前夜被捕的事件。世界女权运动目前处于怎样一种状态?中国新女权运动是否因为五姐妹被捕事件而落入消沉。我们电话采访了长期从事女权运动研究的美国密西根大学女权运动史学者王政女士。

特朗普当选代表着整个保守势力对进步势力的反弹

法广:我们首先来谈谈国际女权运动的大环境。能否简单介绍一下世界女权运动目前处于怎样一种状态?女权运动是否整体处于一种低潮期,或者说目前找不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王政:实际上女权运动没有停止过,一直在发展。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他就职演说的第二天(2017年1月21日),妇女就组织了一次大游行,而且,这次游行最初就是由几个普通的妇女发出倡议,结果获得大家呼应,很快就变成了全世界的呼应,声势极其浩大,当时在华盛顿,当地的统计就显示有120万人参加游行,其他地方的统计不太准确,但是全世界肯定都不只三、四百万人。我们可以从中看出,男女平等这样的议题在世界各地都有非常高的敏感度。

这次妇女大游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朗普(川普)在竞选期间暴露出来的种种性骚扰言论,这些都是全球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主义者不能容忍的。同时,这样一个公开性骚扰的人能够当选,说明在美国社会,同样也在其他各个国家,还是有很多对妇女保持性别歧视、甚至是仇视、敌意的力量的存在,这也是这次妇女大游行的一个目标,就是说,我们看到了这种反动力量的存在,全世界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主义者都要表达一种呼声,表明我们会监督,不会让历史开倒车。

法广: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不是也正说明三八妇女节这个日子还是有存在的意义,可以起到一个警醒的作用,

王政:对,很有必要……

法广:因为我们常常可以听到有人说:妇女如今已经很解放了,也可以出去工作,三八节还有什么意义呢……

王政:对,说女人还要解放什么呢,不是都很解放了、都平等了么……其实说这种话的人就代表着很男权意识(的一群人),他们根本没有看到现实生活中很多的男女不平等。就以中国为例:全国妇联有妇女社会地位调查。90年代初的调查报告反映的是八十年代末中国的基本状况。我是1985年到美国来的。那时候,中国的男女收入差别是80:100, 也就是男人挣一块钱,女人挣八毛。而当时的美国不到60:100。所以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很居高临下,因为我们这些统计数字显示,不讲别的,我们的男女收入性别比比美国要好得多。但是几十年以后,我在美国三十多年了,美国现在的男女收入比接近80:100,上升了,而中国的男女收入比变成了60:100

法广:您怎么解释这种倒退呢?

王政:就这个问题,我写过很多文章。一个(原因)是八十年代以后,中国开始市场经济,进入全球资本主义的轨道以后,很多男女平等的政府机制被抛弃,难以为继了。市场经济以后,从当时国家企业的改革开始,下岗就是先从女工开始的。80年代到90年代的下岗潮中,明显就出现了巨大的性别歧视。比如,当时的女职工好像占全国就业比例的38%,而(女职工)下岗的比例占60%还多:偏差马上显现出来。一方面政府不再坚持这些平等政策,另一方面是市场经济,男女平等就业和平等就学问题就出现巨大的问题。因为制度上没有保障了,而整个社会还是一个男权社会,中国男权社会几千年的历史,不可能因为一百年的现代化和推广男女平等的努力就得到改正,没那么简单。男权的力量始终存在,可以说,在平等的事业上推进进展比较快、步子比较大的时候,尤其在男女平等问题上,那些保守势力、男权的力量必定要反弹。这次美国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研究历史的人最清楚,历史不是直线上升的,总会有反复。这次特朗普(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代表的就是整个保守势力对进步势力的一个反弹。

女权主义如小草,无处不在,落地生根

法广:1995年在北京举行的世界妇女大会对中国女权运动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中国近几年也出现了新一轮女权运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女权行动派。但2015年三八妇女节的前夜,发生了女权行动派五姐妹被捕事件。两年之后,中国女权运动处于怎样一种状态?是否整体处于一种低潮状态?还是说女权运动仍在继续?

王政:九五世妇会是中国妇女运动史上的一个大突破,就是说,(中国女权运动)终于和国际接轨了。这是中国政府承办的最大规模的国际会议。这次会议当时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政府(级别)的会议,另一个是非政府组织论坛,这就把中国自80年代就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民间组织(活动)重新带入高潮,各种组织的女权运动都行动起来。在这之后,体制内外的女权主义者一起推动,将男女平等列入了基本国策。

我觉得,我们在看中国女权运动发展的时候,需要考虑它比较复杂的框架,不能简单说比如:中国政府在打压女权,等等。中国政府不是铁板一块的统一体,我们往往可以看到左手去打右脸的事,自相矛盾的事很多很多。比如《环球时报》近期有篇文章说:中国政府从来不打压女权,一直都在支持男女平等……结果没过几天,网信办就把《女权之声》(微博号)封了:这真是自己给自己打脸的行动。类似这样完全违背(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做法总是存在。

我想谈谈年轻一代的女权主义者。其实正是跟世界妇女大会召开之后,体制内外的女权主义者,那一代女权主义者在各个方面做了大量的(女权)普及工作:联合国的两个文件(《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社会性别主流化、男女平等基本国策在各个领域实施,如何在各个领域解释男女不平等、性别歧视实际存在的问题并向这些行为和现象作斗争,等等,这些理念已经传播得很广很广,所以,年轻的女权主义者是在这样一个国际女权运动高涨的大环境下,在中国男女平等成为基本国策的话语里成长起来,再加上女权主义批判性学术,我们当时介绍了大量女权主义学术很前沿的批判性理论:如何剖析社会性别制度,如何剖析性别歧视的表现,等等,这些都使得新一代女权主义者的起点就很高。另外我还想强调两个正面因素。一是独生子女政策虽然有很多负面影响,包括很多对妇女的不人道的摧残,但是,这个政策在不经意之间也产生了一个正面效果,那就是在中国产生了一大批小公主——独生女儿。有些中国家庭不能望子成龙的时候,就希望能望女成凤。不能生儿子,那就好好培养女儿。所以中国史无前例地出现了一大批从出生就受到两方面家庭的全部资源投入的很好的教育的小关注,同时,中国高等教育大发展,而其中女生比例,好像在2010年时,就超过了50%,这在中国历史上是重要的大事件,要知道1949的时候,中国女性90%都是文盲。而且高等教育群体人数每年都在增加。这两大因素造成了中国有一大批非常优秀的女青年。要知道,在家庭里,父母对独生女儿都是望女成凤,希望她们有很好的发展。但一踏入社会,各种歧视扑面而来:职场求职,她们被告知只要男性,不要女性;甚至从高中报考好学校开始就有学校以女生太多为由,对女生要求更高考分,……处处都有歧视,更不用说职场的性骚扰、高校里的教师性骚扰……男权反攻倒算到这样一种程度,使得歧视行为无所不在。所以矛盾十分尖锐,年轻女权行动派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背景和社会变化中出现的,这毫不奇怪,也是非常正面的,因为她们是非常有觉悟、有公民意识的一代人。

法广:那在女权行动派五姐妹被捕事件之后的女权运动处于怎样一种状况呢?

王政:我的观察是打压之后,运动更高涨了。我在国内授课时就看到,甚至有些高中女生也(对女权运动)感兴趣了。如果没有打压,很多人还不知道(女权运动),一打压,大家都开始关注了。就像这次封《女权之声》微博号一样,一下子大家又非常关注……有些政府部门不协调,不知道大的环境、大的话语,也不知道后果是什么,也不去想这些后果,以为只要威胁一下就可以了。这些威胁的背后原因,我觉得很复杂。有可能是具体执行部门要维稳,因为现在维稳最重要,他们要保自己的官位。至于为什么要打压女权,我刚才说过,男权意识根深蒂固,无所不在,社会上存在,政府部门里就不存在么?有些人甚至是从心里憎恨这些要求男女平等的女权人士;另外一种分析是,我觉得党内权力斗争很激烈,不排除这是一种高级黑动作。打压女权最容易,尤其是习近平主席两年前在联合国与中国联合举办的妇女峰会,也就是女权主义的最高会议上表态了,承诺了中国政府对男女平等事业的支持……其中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点我需要强调:不管动机如何,这种做法非常愚蠢,因为女权运动不是一个政党组织,只要抓住头儿、毁了这个组织就可以了,女权主义是一种世界性思潮,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成为女权主义者,都可以表达自己的女权主义见解,而且我刚才提到了,这批受过高等教育的独生子女群体是女权主义巨大的基本社会力量,只要有男权意识对她们的压抑,她们就会起来到处发声,打压几个人就想把她们吓倒(是不可能的),她们的声音是压不下去的,她们就像小草一样,无处不在,落地就能生根。这不是一个组织。封一个公众号,抓几个人等等都是很愚蠢的做法,只会激发更多的有觉悟的女青年起来反抗。


同一主题

  • 中国/美国

    习近平昨主持联合国妇女权益全球领导人会议遭希拉里克林顿谴责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赵思乐:女权行动—中国最活跃、最可见的社会运动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从被捕到获释:五名中国女权人士的荒谬经历

    想了解更多

  • 要闻解说

    梁小军:打压女权运动的目的是打碎公民社会自组织化的连结

    想了解更多

  • 陈破空:无论美朝峰会如期举行与否,中共都在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陈破空:无论美朝峰会如期举行与否,中共都在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举世瞩目的美朝领导人高峰会预计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各方不免对峰会充满各种好奇、期待与猜测。然而,随着美韩两国年度军演的展开,峰会的如期举行似乎出现了变数。尽管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曾多次表示,对美韩军演持“理解”态度,然而,平壤却以美韩军演为由,不仅宣布取消原定5月16日举行的朝韩高级会谈,还威胁美国: 美朝峰会可能无法举行。我们请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相关问题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2018年4月28日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达166公顷的东方影都在青岛 宣布竣工开业。也许,与五年前的奠基动工仪式明星荟萃的场面相比,开业典礼颇显低调,中国媒体的报道似乎也少了一些当年的热情,但其规模之大、投资之巨所彰显出的雄心吸引了国际舆论对这个“中国好莱坞”的关注。高科技的摄影棚、音效一流的大剧院已经落成,中国电影追赶、甚至超越美国好莱坞的路还远么?我们电话采访了中国电影史专家、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教师Luisa …

  • 夏明:中国的人祸与政府的政治腐败有关联-汶川地震10周年

    夏明:中国的人祸与政府的政治腐败有关联-汶川地震10周年

    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迎来十周年。这场发生在10年前的特大地震,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大地震,死亡人数仅次于1976年的唐山地震。更为引入注意的是,地震夺走了数万名学童的生灵。无数学校校舍的坍塌,引发了针对豆腐渣工程的质疑。有分析指:这场地震不仅是一场天灾,更是一起人祸。十年后的今天,关于豆腐渣工程的调查有了怎样的进展?相关的贪腐集团是否受到了应有的惩处?死难者亲属的诉求是否得到了满意回应?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 廖天琪: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铜像不是艺术品,是集权政府的宣传工具

    廖天琪: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铜像不是艺术品,是集权政府的宣传工具

    今年,德国著名哲学家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他的诞生地-特里尔市市政府接到了一份来自中国的礼物-马克思的青铜像。这个原本作为庆贺诞辰的一个礼物,却在德国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一尊青铜像为何引发质疑?200年后的今天,如何评价马克思主义?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茉莉谈贸易战的实质正义和程序正义

    茉莉谈贸易战的实质正义和程序正义

    最近一段时间,中美贸易战的话题成为受到世人关注的热门焦点。中美两国言辞激烈、互不示弱,一场贸易大战曾显一触即发之势。实际上,美国关于增加进口产品关税的打算也危及欧洲。在特朗普决定五月一日宣布对欧盟钢铁关税问题做出新的表述的前夕,德国、英国和法国三国首脑纷纷表示,要共同抵御美国贸易政策以捍卫欧盟利益。随着美国总统对欧盟钢铁关税豁免期延长一个月的决定,美欧双方剑拔弩张的局面似有所缓和。中美双方释出的信号似也有所转变,一场全面的贸易战趋势出现逆转。不过,有观点认为,无论如何,欧美贸易争端并没有真正得到解决;中美两国的金融战也会继续暗中角力。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旅居瑞典的中国学者茉莉女士来就相关问题阐述一下她的看法。

  • 廖天琪谈独立中文笔会换届选举

    廖天琪谈独立中文笔会换届选举

    独立中文笔会刚刚进行了换届选举。本次改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目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多名异见人士被纳入理事会,形成九名理事中的七人来自中国国内的全新格局。中国著名异见人士高瑜、何德普、王金波纷纷获选进入理事会。我们请再次获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与本次选举相关的情况以及对独立中文笔会未来任务的展望。

  • 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话题

    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话题

    一年一度的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议,于4月18日在斯洛文尼亚小镇布莱德举行。本次会议关注的焦点围绕“世界和平”的话题展开。和平,不仅是各国作家永远的追求和憧憬,也是各国百姓的不断渴求与期盼。然而,当今世界的和平景象却十分脆弱。本次国际笔会发出了“反对战争”的强烈呼声。我们利用本次节目,请于四月间连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介绍一下今年度国际笔会关注的焦点议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