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1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11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1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作者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2017年1月22日美国华盛顿特区妇女大游行中的华裔女权人士。图片取自王政相关文章。

如果说妇女节的存在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的话,女权运动显然在2017年获得了新的激励,2017年的三八节显然不同于往年。继1月21日的世界女权人士大游行活动之后,又有女权组织号召全世界女性在三八节这一天罢工一天,或一小时,哪怕是几分钟、几秒钟。但也就在女权人士酝酿新的行动的时候,中国新一代女权运动的平台之一,《女权之声》的微博2月20日突然被有关当局宣布封号。究其原因,竟有可能是该平台上报道了反特朗普女权活动的消息。这让人联想起2015年,中国女权行动派五姐妹在三八节前夜被捕的事件。世界女权运动目前处于怎样一种状态?中国新女权运动是否因为五姐妹被捕事件而落入消沉。我们电话采访了长期从事女权运动研究的美国密西根大学女权运动史学者王政女士。

特朗普当选代表着整个保守势力对进步势力的反弹

法广:我们首先来谈谈国际女权运动的大环境。能否简单介绍一下世界女权运动目前处于怎样一种状态?女权运动是否整体处于一种低潮期,或者说目前找不到更大的发展空间?

王政:实际上女权运动没有停止过,一直在发展。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后,他就职演说的第二天(2017年1月21日),妇女就组织了一次大游行,而且,这次游行最初就是由几个普通的妇女发出倡议,结果获得大家呼应,很快就变成了全世界的呼应,声势极其浩大,当时在华盛顿,当地的统计就显示有120万人参加游行,其他地方的统计不太准确,但是全世界肯定都不只三、四百万人。我们可以从中看出,男女平等这样的议题在世界各地都有非常高的敏感度。

这次妇女大游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朗普(川普)在竞选期间暴露出来的种种性骚扰言论,这些都是全球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主义者不能容忍的。同时,这样一个公开性骚扰的人能够当选,说明在美国社会,同样也在其他各个国家,还是有很多对妇女保持性别歧视、甚至是仇视、敌意的力量的存在,这也是这次妇女大游行的一个目标,就是说,我们看到了这种反动力量的存在,全世界争取男女平等的女权主义者都要表达一种呼声,表明我们会监督,不会让历史开倒车。

法广: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不是也正说明三八妇女节这个日子还是有存在的意义,可以起到一个警醒的作用,

王政:对,很有必要……

法广:因为我们常常可以听到有人说:妇女如今已经很解放了,也可以出去工作,三八节还有什么意义呢……

王政:对,说女人还要解放什么呢,不是都很解放了、都平等了么……其实说这种话的人就代表着很男权意识(的一群人),他们根本没有看到现实生活中很多的男女不平等。就以中国为例:全国妇联有妇女社会地位调查。90年代初的调查报告反映的是八十年代末中国的基本状况。我是1985年到美国来的。那时候,中国的男女收入差别是80:100, 也就是男人挣一块钱,女人挣八毛。而当时的美国不到60:100。所以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很居高临下,因为我们这些统计数字显示,不讲别的,我们的男女收入性别比比美国要好得多。但是几十年以后,我在美国三十多年了,美国现在的男女收入比接近80:100,上升了,而中国的男女收入比变成了60:100

法广:您怎么解释这种倒退呢?

王政:就这个问题,我写过很多文章。一个(原因)是八十年代以后,中国开始市场经济,进入全球资本主义的轨道以后,很多男女平等的政府机制被抛弃,难以为继了。市场经济以后,从当时国家企业的改革开始,下岗就是先从女工开始的。80年代到90年代的下岗潮中,明显就出现了巨大的性别歧视。比如,当时的女职工好像占全国就业比例的38%,而(女职工)下岗的比例占60%还多:偏差马上显现出来。一方面政府不再坚持这些平等政策,另一方面是市场经济,男女平等就业和平等就学问题就出现巨大的问题。因为制度上没有保障了,而整个社会还是一个男权社会,中国男权社会几千年的历史,不可能因为一百年的现代化和推广男女平等的努力就得到改正,没那么简单。男权的力量始终存在,可以说,在平等的事业上推进进展比较快、步子比较大的时候,尤其在男女平等问题上,那些保守势力、男权的力量必定要反弹。这次美国就证明了这一点。我们研究历史的人最清楚,历史不是直线上升的,总会有反复。这次特朗普(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代表的就是整个保守势力对进步势力的一个反弹。

女权主义如小草,无处不在,落地生根

法广:1995年在北京举行的世界妇女大会对中国女权运动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中国近几年也出现了新一轮女权运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女权行动派。但2015年三八妇女节的前夜,发生了女权行动派五姐妹被捕事件。两年之后,中国女权运动处于怎样一种状态?是否整体处于一种低潮状态?还是说女权运动仍在继续?

王政:九五世妇会是中国妇女运动史上的一个大突破,就是说,(中国女权运动)终于和国际接轨了。这是中国政府承办的最大规模的国际会议。这次会议当时有两个部分,一个是政府(级别)的会议,另一个是非政府组织论坛,这就把中国自80年代就出现的各种各样的民间组织(活动)重新带入高潮,各种组织的女权运动都行动起来。在这之后,体制内外的女权主义者一起推动,将男女平等列入了基本国策。

我觉得,我们在看中国女权运动发展的时候,需要考虑它比较复杂的框架,不能简单说比如:中国政府在打压女权,等等。中国政府不是铁板一块的统一体,我们往往可以看到左手去打右脸的事,自相矛盾的事很多很多。比如《环球时报》近期有篇文章说:中国政府从来不打压女权,一直都在支持男女平等……结果没过几天,网信办就把《女权之声》(微博号)封了:这真是自己给自己打脸的行动。类似这样完全违背(男女平等)基本国策的做法总是存在。

我想谈谈年轻一代的女权主义者。其实正是跟世界妇女大会召开之后,体制内外的女权主义者,那一代女权主义者在各个方面做了大量的(女权)普及工作:联合国的两个文件(《北京宣言》和《行动纲领》),社会性别主流化、男女平等基本国策在各个领域实施,如何在各个领域解释男女不平等、性别歧视实际存在的问题并向这些行为和现象作斗争,等等,这些理念已经传播得很广很广,所以,年轻的女权主义者是在这样一个国际女权运动高涨的大环境下,在中国男女平等成为基本国策的话语里成长起来,再加上女权主义批判性学术,我们当时介绍了大量女权主义学术很前沿的批判性理论:如何剖析社会性别制度,如何剖析性别歧视的表现,等等,这些都使得新一代女权主义者的起点就很高。另外我还想强调两个正面因素。一是独生子女政策虽然有很多负面影响,包括很多对妇女的不人道的摧残,但是,这个政策在不经意之间也产生了一个正面效果,那就是在中国产生了一大批小公主——独生女儿。有些中国家庭不能望子成龙的时候,就希望能望女成凤。不能生儿子,那就好好培养女儿。所以中国史无前例地出现了一大批从出生就受到两方面家庭的全部资源投入的很好的教育的小关注,同时,中国高等教育大发展,而其中女生比例,好像在2010年时,就超过了50%,这在中国历史上是重要的大事件,要知道1949的时候,中国女性90%都是文盲。而且高等教育群体人数每年都在增加。这两大因素造成了中国有一大批非常优秀的女青年。要知道,在家庭里,父母对独生女儿都是望女成凤,希望她们有很好的发展。但一踏入社会,各种歧视扑面而来:职场求职,她们被告知只要男性,不要女性;甚至从高中报考好学校开始就有学校以女生太多为由,对女生要求更高考分,……处处都有歧视,更不用说职场的性骚扰、高校里的教师性骚扰……男权反攻倒算到这样一种程度,使得歧视行为无所不在。所以矛盾十分尖锐,年轻女权行动派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背景和社会变化中出现的,这毫不奇怪,也是非常正面的,因为她们是非常有觉悟、有公民意识的一代人。

法广:那在女权行动派五姐妹被捕事件之后的女权运动处于怎样一种状况呢?

王政:我的观察是打压之后,运动更高涨了。我在国内授课时就看到,甚至有些高中女生也(对女权运动)感兴趣了。如果没有打压,很多人还不知道(女权运动),一打压,大家都开始关注了。就像这次封《女权之声》微博号一样,一下子大家又非常关注……有些政府部门不协调,不知道大的环境、大的话语,也不知道后果是什么,也不去想这些后果,以为只要威胁一下就可以了。这些威胁的背后原因,我觉得很复杂。有可能是具体执行部门要维稳,因为现在维稳最重要,他们要保自己的官位。至于为什么要打压女权,我刚才说过,男权意识根深蒂固,无所不在,社会上存在,政府部门里就不存在么?有些人甚至是从心里憎恨这些要求男女平等的女权人士;另外一种分析是,我觉得党内权力斗争很激烈,不排除这是一种高级黑动作。打压女权最容易,尤其是习近平主席两年前在联合国与中国联合举办的妇女峰会,也就是女权主义的最高会议上表态了,承诺了中国政府对男女平等事业的支持……其中原因可能很复杂,但是有一点我需要强调:不管动机如何,这种做法非常愚蠢,因为女权运动不是一个政党组织,只要抓住头儿、毁了这个组织就可以了,女权主义是一种世界性思潮,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成为女权主义者,都可以表达自己的女权主义见解,而且我刚才提到了,这批受过高等教育的独生子女群体是女权主义巨大的基本社会力量,只要有男权意识对她们的压抑,她们就会起来到处发声,打压几个人就想把她们吓倒(是不可能的),她们的声音是压不下去的,她们就像小草一样,无处不在,落地就能生根。这不是一个组织。封一个公众号,抓几个人等等都是很愚蠢的做法,只会激发更多的有觉悟的女青年起来反抗。


同一主题

  • 中国/美国

    习近平昨主持联合国妇女权益全球领导人会议遭希拉里克林顿谴责

    想了解更多

  • 公民论坛

    赵思乐:女权行动—中国最活跃、最可见的社会运动

    想了解更多

  • 要闻分析

    从被捕到获释:五名中国女权人士的荒谬经历

    想了解更多

  • 要闻解说

    梁小军:打压女权运动的目的是打碎公民社会自组织化的连结

    想了解更多

  • 陈破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亚洲行取得空前成功

    陈破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亚洲行取得空前成功

    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结束了上任以来的首次亚洲行。本次为期十二天的出访,是自1991年以来,美国总统历时最长的亚洲之行。本次行程的重要一站当属中国。这是中共十九大落幕、习近平进一步强化了其领导地位之后,北京接待的第一位到访的国家元首。此外,随着中国近年来的强势崛起,世界格局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中美两极格局逐渐成型。当选一年后,在国内遭遇种种困境的美国总统本次亚洲行的主要目的何在?此行收获了怎样的成果?如何看待美中两国关系?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做出了解读。

  • 廖天琪:经济发展并不理所当然地带动人权民主进步

    廖天琪:经济发展并不理所当然地带动人权民主进步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主办的中国民运会议于10月月23日在德国的波茨坦举行。这是围绕中国现状与民主未来主题举办的第八届大会。本届会议召开之际,中共19大全国代表大会也正在北京举行。因此,会议格外关注中共19大以后的中国政局、台海两岸关系、香港民主现状及前景以及一带一路的效应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次会议的相关情况。

  • 张博树:十月革命是对俄罗斯现代文明进程的巨大扭曲

    张博树:十月革命是对俄罗斯现代文明进程的巨大扭曲

    1917年的俄历10月25日至26日夜间,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在俄罗斯当时的首都彼得格勒夺取政权,并在随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苏维埃政权,改写了俄罗斯帝国的历史进程,也在将苏维埃模式推向世界的同时,对二十世纪世界历史进程产生深远影响。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宪政学者张博树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他认为,十月革命推翻此前的二月革命政府是一次巨大的历史倒退,而布尔什维克得以夺取政权只是利用了当时的历史条件,并不带有必然性。

  • 文革历史言说的困窘—王友琴访谈(二)

    文革历史言说的困窘—王友琴访谈(二)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也就是原来的北师大女附中2017年9月初隆重举行百年校庆,吸引几十届新老校友与教师返校,共襄盛举。但在百年校庆日的欢歌笑语背后,一段难以言说的历史也萦绕着一些前来参加庆典的个人思绪。1966年8月5日,在这所位于北京闹市中心的精英女校,副校长卞仲耘被一群亢奋的红卫兵殴打致死,成为文革暴力的标志性事件。这种暴力远不止于北京师大女附中,但过于这段暴力历史的记录与讲述因为官方对文革话题的沉默甚至压制而陷入窘境。欢迎您收听对在美国芝加哥大学任教的、《文革受难者》一书的作者王友琴女士的采访的第二部分内容。

  • 原师大女附中百年校庆难以言说的历史—王友琴访谈(一)

    原师大女附中百年校庆难以言说的历史—王友琴访谈(一)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也就是原来的北师大女附中,2017年9月初隆重举行百年校庆,吸引几十届新老校友与教师返校,共襄盛举。如果说官方媒体新华社也特别报道了百年校庆日的欢歌笑语的话,一段无法见诸于官方媒体的难以言说的历史也萦绕着一些前来参加庆典的个人思绪。1966年8月5日,在这所位于北京闹市中心的精英女校,副校长卞仲耘被一群亢奋的红卫兵殴打致死,成为文革期间血腥的“红八月”的标志性事件。51年后卞仲耘之死的真相仍然无法大白于天下,百年校庆之隆重更淹没了这段官方不愿提及的历史。只是那些今人已经难以想象的暴力毕竟在那些过来人心中──无论是受害者,还是施暴者,都留下难以抹平的印记,有人在校友微信圈中致信,公开就当年的行为道歉,也有人以更加个人的方式向当年的同窗表达歉意,但这些为数不多的个人行为更凸现出官方舆论对这段血腥历史的缄默。在本次公民论坛专题节目中,我们就连线最早记录卞仲耘之死的王友琴女士,共同回顾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反思当年在这所精英学府更是在全中国大规模发生的暴力。目前在美国芝加哥大学任教的王友琴女士常年收集整理文革受难者资料,在2004年出版《文革受难者》一书,为那些在文革暴力中屈死的冤魂留下一份见证。

  •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全球性作家组织“国际笔会”第八十三届年会于9月17-21日在乌克兰西部的重要城镇利沃夫举行。与会的有来自69个国家的163名代表。追思已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是本次国际笔会的一个重要活动。另外,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倡议下,国际笔会对刘晓波夫人刘霞的命运深表关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次国际笔会的相关情况。

  •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舆论比防川更难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舆论比防川更难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普及和高速发展,信息的传播早已超越了时间和地域的局限,变得越来越轻松便捷。广泛的信息来源、快捷的传播速度,为现代人提供极大方便的同时,却也增添了一些当权者的烦恼。今年以来,中国国内不断传出新闻信息网站被关、被整顿的消息。9月初,中国网信办出台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似乎标志着中国针对网络信息监控的举措升级,再次引发广泛关注。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相关问题阐述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