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2月1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4/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4/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控制警卫局便控制了高层,控制军队便控制了全国

作者
控制警卫局便控制了高层,控制军队便控制了全国
 
《新史記》第35期封面

中共已故总参谋长、军委秘书长罗瑞卿大将的小儿子罗宇,接受明镜集团总裁何频以明镜电视记者的身分对他的长时间采访,刊登在刚刚出版的《新史记》第35期上,讲述邓小平在文革后为掌控军权,起用他父亲的经过。今天我们请明镜集团总主笔高伐林来介绍这篇重头文章。

法广:高伐林先生,罗宇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高伐林:要说罗宇,先得说父亲罗瑞卿,他一度是中共高层担任实权职务最多的人之一,曾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央军委秘书长等要职,横跨党政军三界。很长时间里,他就是毛泽东的“大警卫员”,毛曾说过:天塌下来有罗长子顶着,但在文革前夕毛突然翻脸,把他打进“彭罗陆杨”反党集团,他愤而跳楼摔断了腿。这个儿子罗宇,在那段岁月政治上也受到排斥和歧视,后来由邓小平亲自批示才参了军。1988年罗宇被授予大校军衔,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部装备部航空装备处处长。1989年,罗宇在出席法国航空展时,因不满中共当局镇压学生和百姓,愤而辞职出走,现居美国。近年在海外出版了回忆录《告别总参谋部》。

法广:何频先生采访他,主要是探究什么问题呢?

高伐林:他们讨论的问题十分广泛,但中心就是一个:中共党和军队、党权与军权的关系,或者借用毛泽东的话说:是党和枪的关系,枪指挥党,还是党指挥枪?若没有枪杆子的支持,党的领袖是否玩得转?党的领袖又如何掌控枪杆子,让枪杆子能支持自己?罗宇讲述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这几代领导人对军队如何掌控。

法广:罗宇先生如何能得知这些情况呢?

高伐林:罗宇有两个有利条件,一个,邓小平时代,他在总参谋部担任中层干部多年,因为工作关系,与军委主席、副主席和总参、总后、总装备部主管都打过交道;第二个、也是更重要的一个,罗瑞卿的儿子嘛,少年和青年时期跟着父亲年年都到北戴河,与毛泽东等朝夕相处。尽管他介绍,父亲党性很强,军事机密和人事秘密对家人都守口如瓶,他甚至很少见到父亲,但是在这么一个家庭,耳濡目染,他了解的和悟出的中共军队内部信息,远远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而且文革结束之后,罗瑞卿复出,被任命为军委秘书长,刚开头手下一个秘书也没有,上面的指令和下面的请示汇报雪片一样飞来,罗宇不得不与母亲承担起秘书的职责。

法广:在《新史记》杂志刊登的这一部分中,他介绍了哪些人们会感兴趣的情况?

高伐林:那很多。例如,邓小平如何顶着汪东兴的反对,让罗瑞卿主管军委日常工作,开头他要安排罗瑞卿当总参谋长,汪东兴不同意;邓说,那就当总政主任,汪还是不同意;最后邓拍桌子,说:让他就当军委秘书长,“不行也得行!”再例如,海军司令员苏振华为了巴结华国锋,要将南海和东海舰队的主要战舰调到大连让华阅兵,罗瑞卿坚决不批;再如,邓小平有句名言:“牌桌上说的话都不算数”——罗宇说,邓小平说的任何话都不算数——他对毛说“永不翻桉”,对华国锋说“永远拥护华主席的领导”,“六四”前说“不流血”……都不算数!还有,中央军委怎么运作,军委主席、副主席与总参谋长怎样互动,通过哪几种方式来做出决策……

法广:罗瑞卿到德国去动手术不幸猝死,遗体回国时邓小平亲自到机场迎接,他对罗瑞卿痛惜不已吧?

高伐林:是啊,罗瑞卿去世之后,邓小平在军队频繁换马,先让耿飚管,很不得力;调来杨尚昆管,但杨尚昆提拔自己的弟弟杨白冰,逐渐形成“杨家将”势力,又让邓产生疑忌;1992年拿掉“杨家将”,把刘华清和张震推出来……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要么能力不行,要么资历和威望不够,要么人品遭人非议,都不如罗瑞卿既能放下心,又能镇得住。本来邓小平是要借重罗瑞卿在军队中的威望,尽快掌稳军权,但没有料到,罗瑞卿担任军委秘书长,只干了一年多就发生意外。

法广:在罗宇看来,罗瑞卿在文革结束后复出这一年多,做出了哪些贡献呢?

高伐林:他认为,父亲复出时间虽然不长,却有一个极为重要的贡献,这就是,将中央警卫团从汪东兴手里拿过来了。中央警卫团等于过去皇权时代的禁卫军,非同小可。谁掌管了禁卫军,最高权力者的性命就捏在了他的手心。汪东兴是晚年毛泽东最信任的人,他掌管禁卫军,毛泽东才能安心。毛泽东死后,汪东兴正是利用掌管中央警卫团的机会,一举拿下了“四人帮”。但汪东兴与邓小平政见不同,邓小平对他怎么能放心?弄不好,他再重演拿下“四人帮”的戏码怎么办?罗瑞卿上任后,首先将中央警卫团的隶属关系从中办转到中央军委,编到了总参警卫局,这就与汪东兴切割开来,为邓小平夺下军权、控制党权,最后推倒华国锋,扫除了一个大障碍,解除了后顾之忧。
不过罗宇认为,这也是华国锋、汪东兴他们自己自食苦果,怪不得别人。

法广:为什么罗宇这么说呢?

高伐林:罗宇认为,毛泽东去世前安排了一个“三足鼎立”的局,“一足”,是华国锋、汪东兴、陈锡联,这是掌握实权的;“一足”,是“四人帮”,再“一足”,是叶剑英、李先念。“三足鼎立”,左右制衡,华国锋才能立得住。但是华国锋和汪东兴没有得到毛的真传,毛走了没多久,就把“四人帮”打掉了,“一足”断了,他们又抵挡不了邓小平,毛泽东留下的这个“鼎”就倒了!

  • 习近平想成为什么样的皇帝?

    习近平想成为什么样的皇帝?

    习近平会不会让中国民主化?他的强国梦又是什么?在2018年11月26日的《明镜专访》节目中,明镜火拍主持人陈小平与新闻评论员何频,共同专访波士顿大学政治学教授傅士卓,分析习近平掌权过程中如何与共产党元老们周旋,以及掌权后想达到什么目标,并探讨未来中美之间的关系。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邱灵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场访谈。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第107期《明镜月刊》杂志中。

  • 重庆政审闹大,是要打陈敏尔给习近平看

    重庆政审闹大,是要打陈敏尔给习近平看

    作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不仅自己成为镁光灯焦点,连带他的家人也备受外界关注。明镜火拍《点点今天事》主讲人何频先生在2018年11月8日的节目中提到,关于中国第一千金习明泽在哈佛大学念心理系、彭丽媛的私下性格以及陈敏尔在重庆搞政审等话题。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火拍编辑邱灵女士,给大家介绍《点点今天事》精华片段,该节目完整文字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107期《明镜月刊》杂志中。

  • 2018年中国发生五件大事,另有一件有悬念

    2018年中国发生五件大事,另有一件有悬念

    2018年的中国大事迭出,修宪、中美贸易战和关于私有制地位的论战等事件接连发生。这些大事到底反映出了中国怎样的社会现状?又对中国未来走向会产生何种影响?今天的“明镜书刊”栏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明镜火拍第339期《明镜编辑部》节目,荣剑博士总结梳理2018年中国发生的大事  “5+1”。该节目完整文字稿收录在最新出版的第76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 中美对抗格局下欧洲如何选边站队?

    中美对抗格局下欧洲如何选边站队?

    在2018年10月29日的《明镜编辑部》节目中,明镜火拍主持人陈小平和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Cergy-Pontoise)的张伦教授讨论了中美对抗格局下欧洲如何选边站的问题。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次对谈。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内幕》杂志第83期中。

  • “捧邓贬习”是天真还是站队的权宜之计?

    “捧邓贬习”是天真还是站队的权宜之计?

    邓小平之子邓朴方先生在中国残联会议上的讲话,让“捧邓贬习”论更加引发热议,在2018年10月25日的《明镜编辑部》第333期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与前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程晓农博士,解读邓朴方谈改革开放的讲话,并分析“捧邓贬习”的现象。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邱灵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场採访。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外参》杂志第103期。

  • 中宣部渗透整个世代,美国这艘大船何时转向?

    中宣部渗透整个世代,美国这艘大船何时转向?

    中共对美国在意识型态方面的渗透,近日再度引发讨论,在2018年10月15日《明镜编辑部》第327期中,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採访龚小夏博士,剖析中共对美国意识型态的渗透问题。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邱灵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场讨论。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明镜月刊》杂志第106期。 法广:这一期,我们来谈谈中共对美国的意识型态的渗透,就从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讲话中直接切入,彭斯主要批评了哪些东西?

  • “改革开放”的结果是改革真的已经死了

    “改革开放”的结果是改革真的已经死了

    今年是十一届三中全会40周年,40年的改革开放到底改变了些什么?时至今日,改革是不是真的已死?改革开放到底是给中国带来希望,还是彻底扼杀了中国政治转型的希望?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杂志编辑贺兰若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中国研究院》第62次研讨会: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还是使中国更难改变?参加此次研讨会的有中共党史专家阮铭、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程晓农、独立智库学者张艾枚与新闻观察员何频,主持人《历史明镜》主持人高伐林。该节目完整文字整理稿收录在最新第75期《中国密报》杂志中。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