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0819 法广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时间8月19日19-20点
RFI/Sébastien Bonijol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0819 法广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时间8月19日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8月19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作者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数月来,多方信息显示,中国与梵蒂冈紧锣密鼓的建交谈判已近尾声,双方恢复1951年以来中断的外交关系在即。中梵建交意义何在?中国地下教会将在双方恢复外交关系后面临何种命运?罗马教皇方济各将如何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对此,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待中梵即将恢复外交关系一事?

茉莉: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是在1951年共产党占领了中国之后中断的。那个时候,他们把天主教的神父都赶走,(不是坐牢,就是被赶走)。到了2013年,新的教皇上任,这位教皇叫方济各,他是阿根廷人,来自南美洲。他有些左倾的倾向,他对北京有兴趣,想要关注中国多达1200万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的。新上任的教皇就对北京有所表示。到去年十月,中国领袖习近平就像教皇赠送礼物,双方这么一来一往,就有想要建交谈判的过程中。我觉得刚才说得很能理解,因为梵蒂冈教皇希望去关爱中国1200万的天主信徒,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盘,中国政府的算盘是,他们自己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超级大国,想要称雄世界;罗马教廷梵蒂冈是一个小国、宗教小国,它没有硬的势力,有软势力,它在世界上有10几亿的罗马的天主教徒,所以中国政府也希望得到罗马教廷的支持。

如何看待这两方面呢?每个人角度不同,看得不同。比如说在梵蒂冈的眼里,与中共握手言和,这是春暖花开,经过漫长的寒冬,他们要建交了,他们很高兴,觉得是很具意义的。但是在忠于梵蒂冈的中国地下教会,他们的眼里,这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它觉得梵蒂冈跟中国建交,错了。当然地上教会,就是中国的三自教会,他们还是会很高兴。所以这使双方产生了对立、十分的对立的分歧。香港的一位主教、已经退休的主教-陈日君,他是一位非常正直的老人,他悲哀地说,这是因为教皇对中国共产党的罪恶没有真正地了解。所以如何看待中国和梵蒂冈建交,是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看法。

法广:中梵建交将对中国的教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地下教会未来命运又将如何?

茉莉:我觉得对中国的天主教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我刚才说:地上的教会肯定很高兴,因为他们信天主教,但是他们信的天主教,教皇是没有教皇领导的。在天主教的教义中,教皇是个中介。在个人、教徒与上帝之间,教皇是横梗在中间的。教皇、教廷和主教,大主教,他不是像基督新教,新教是直接个人面对上帝,这个就比较简单,就是:我相信上帝,上帝看着我。但是天主教中间有很多中介。所以你要信了天主教,你就必须信教皇,必须信教廷和主教。

那么中国这么几十年以来,1951年,罗马教会被踢出中国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受到梵蒂冈的承认,因为如果坚持要忠于梵蒂冈的教徒,不是坐牢,就是被赶走。留下来的,要想在中共的统治之下,在1951年、1952年成立了三自教会,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很可笑。因为共产党是无神论,一个无神论政党怎么能够介入人家的宗教教体系呢?国内的地上教会的信徒会很高兴,他们也许有机会被梵蒂冈承认,也许有机会见到教皇,这是他们终身的愿望,是他们最大的幸福。但是,对中国地下教会来说,这就非常悲惨。因为他们坚守几十年的理想都给搞乱了。

中国的地下教会,几乎每个地下教会,在中共统治的这几十年间,都有一本血泪帐,不是被骚扰、被歧视、被剥夺自由、他们的教堂被没收、教堂被拆掉,这就是他们受到的迫害,还包括理念的冲突、信仰的冲突。就刚才说的,在天主教的信仰里认为,教会是普世的、唯一的,就是说:我只信任教会、教皇和上帝,这是一根线;但是共产党的三自教会,却强调一切宗教要爱国,要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在这个有神论的宗教里面,掺进无神论的人来领导你,还要你去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共产党。这不是把这个宗教搞混了吗?这个宗教还叫天主教吗?本来他们就说,地上教会长期以来就不能叫天主教,因为你不属于这个体系,改了名字,就是三自教会。那么对地下教会来说,你如果跟中共建交,就和它的基本信仰冲突了。他们一直在地下,不管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他们都死守着对罗马教廷的忠诚。现在你要放弃这个,如果教廷、教皇和中共建交,就等于说同意共产党参与天主教的领导。每一个主教都由中国共产党提名、任命,然后最后罗马教皇就被架空,那就是批一下就行了。这就是教廷和中共建立起来的另外一个东西,就不是原来的天主教了,你不是你自己了。所以这个情况是十分严重,对于地下教会来说,简直是不可以接受的。

最近,教廷、教皇接见了几个主教,现在中共的主教,国内的地下教会就有人自己称自己为主教,因为中共可以封主教,中共是无神论者,可以封主教,为什么我自己不能封呢?所以罗马教廷就会私自???这些自封主教的人,就像河北有一个主教叫董冠华,他被梵蒂冈视为不法之徒,他在自家的庭院里面顶着寒风,向农民教友传教,他就认为:既然中共的官方的主教、像苏州的主教徐宏根,都可以被教皇接见,无神论者封的主教,你愿意接见、你梵蒂冈愿意承认,那么我这里也封。所以地下教会也开始自己封主教,教皇就很生气。要他们小心,警告他们。所以地下教会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处境。

法广:中梵建交的前景引发人权卫士的忧虑,一些持反对立场的人士呼吁教会关注中国地下教会信徒及主教的处境。罗马教皇为何对此反应冷漠?

茉莉:现在对教皇有各种指责,因为现在人权问题很大。国际人权组织有各种数字和证据证明,习近平上台以后,加强了对基督教的控制,拆毁了众多教堂的十字架。有一些地下教徒受迫害,遭到羞辱或者被监禁。而且就在2016年9月,他们又搞了一个宗教事务条例修改草案。强化了国家对宗教的压制和迫害,践踏了中国人的信仰权利。为什么教皇没有重视呢?因为这个教皇,我刚才讲了,他自嘲有点“天真”,他是个左派教皇,他出自南美洲。他关心世界,被称为“穷人的教皇”,他关心世界的贫穷问题。但是,他对社会公民的政治权利,不是很关心、不太懂。他完全不提人权,他只关心经济上的平等,贫富差距问题,而且他对中国很无知。

这个教皇出身于耶稣会,耶稣会有一个很著名的人士,我们中国人熟悉的利玛窦,这个意大利的神父利玛窦在明朝万历年间, 到中国开拓了天主教之途,后来到清朝康熙时被禁止,因为“礼仪”之争。现在的教皇因为崇拜在中国开辟这条传教之路的利玛窦,所以向往崇拜那一位前辈,所以他也想重新走上中国,因为中国有那么多信徒。他以为跟中共打交道只是一个礼仪的问题,他不知道这是一个中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言论自由的问题,这是一个扼杀宗教自由的问题。他看不到这一点,这是他思想上的短板,没有办法。所以现在我们这么多人的批评也没有用。

法广:有消息披露,梵蒂冈方面在两国的建交谈判中做出了一些让步,您认为,梵蒂冈为什么要让步?它寻求与中国建交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茉莉:刚才讲的让步,就是让中国共产党参与对主教的任命。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主教完全是共产党承认的人。实际上就是让无神论者介入了有神论的宗教。梵蒂冈为什么要让步?刚才讲了,宗教也是一个市场。我们在世界上看,我们以为宗教是很超自然的东西,虚无缥缈的,其实不是。在现实世界中,各种宗教都在激烈地争夺市场。中国也是一块大肥肉。这么多教徒,教皇很想要。上千万的教徒,他很想去关照。所以这个信仰市场,教皇也想抢回来。这是他的目的。梵蒂冈现在认识不到专制政权的本质,没有政治自由。在一个国家里,如果没有民主、没有宗教自由,他间接会产生什么后果?他等于放弃天主教最基本的教义,就是违背自己,背叛耶稣基督,就像陈日君说的:背叛耶稣基督。

  • 陈破空谈新书:中美冲突,战争还是交易?

    陈破空谈新书:中美冲突,战争还是交易?

    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所著新书《川普对决习近平》于6月20日和7月20日先后在台湾和日本推出。在这部新书中,陈破空以其一贯犀利的笔触,揭示了中美两国的博弈、两国领导人的斗法,日本与台湾等亚太国家所受到的波及,并对整个世界格局的走向进行了分析和预测。我们请陈破空先生简要地介绍一下这部新书的主要内容。

  • 香港主权回归20周年青年访谈之一:自由表达的权利是香港繁荣的基石

    香港主权回归20周年青年访谈之一:自由表达的权利是香港繁荣的基石

    2017年是香港主权正式回归北京20周年。但官方庆典活动的隆重,与香港社会一再深化的撕裂现实形成难以掩饰的反差。从2003年的反国安条例23条的万人大游行、2012年的国民教育罢课风波,再到2014年香港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公民抗命运动,二十年的磨合似乎不仅没有拉近香港与北京的距离,反而扩大了双方的分歧,一国与两制似乎不再是一个可以共处的和谐整体,而是日显对立的两种认识,港人的中国人身分认同感在经历了2008年时的高峰后一再下滑,而2014年以青年人为主体的雨伞运动更凸显出几乎在主权已经回归北京的香港长大的青年对“两制”概念的执拗坚持。在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就邀请还在读书的香港年轻人Frankie …

  • 夏明:中印目前的较量和摩擦不致引发战争

    夏明:中印目前的较量和摩擦不致引发战争

    最近一个多月来,中印边境局势紧张,两国军队发生对峙、双方互不示弱,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作为全球两个经济崛起大国,中印双方关系紧张,自然引发各方密切关注。如何看待中印两国今次的军事对峙?两国是否可能爆发新的军事冲突?一场新的冲突将带来怎样的后果?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来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茉莉新书:反弹的弯枝与巨无霸

    茉莉新书:反弹的弯枝与巨无霸

    台湾雪域出版社最近出版了中国流亡作家茉莉的第二本西藏问题评论集。茉莉自1998年访问印度达兰萨拉流亡藏区以来,更加关注西藏的人权状况,常常以政治评论和文化随笔的方式发表感言,力图引发公众对西藏问题的关注。这部评论集集合了茉莉最近十年来在香港发表的涉藏文章。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里,请茉莉谈谈与这部评论集相关的话题。

  • 徐友渔:宪政民主与和平理性是刘晓波重要精神遗产

    徐友渔:宪政民主与和平理性是刘晓波重要精神遗产

    中国独立作家、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病英年早逝。刘晓波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被称作是中国文坛“黑马”,但1989年席卷全国的学生运动让他从此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艰难道路,从文学批评转向了对中国民主建设的政治思考,他因此而四次入狱。2010年10月,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将这一年的奖项颁发给他的时候,他正因为参与起草要求宪政改革的《零八宪章》而在狱中服刑。但他的政治理念不仅为中国政府所不容,被屏蔽在所有中国媒体平台之外,而且在中国海内外民主活动人士中也并非没有争议。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电话采访刘晓波夫妇的好友、原中国社科院哲学所教授、目前在纽约新学院大学作访问学者的徐友渔先生。徐友渔先生认为,刘晓波留给后人的最重要精神遗产,既是他的政治主张,也是他的和平理性精神气质。

  •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谈汉堡G20抗议活动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谈汉堡G20抗议活动

    7月7日和8日,20国集团峰会在德国的汉堡举行。作为一个直接影响未来世界政治和经济的重要平台,20国集团峰会吸引了各方的密切关注。峰会前夕及峰会期间,世界各地的抗议者陆续涌入汉堡,展开了各种形式的抗议活动。海外多个中国民运组织则在20国集团峰会前夕,在7月6日至7日,举行了“宪政民主,民族自治  2017年欧洲蒙、维、藏、汉汉堡研讨会”,并在随后的7日和8日,在汉堡举行示威抗议,以吸引国际社会对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关注。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组织并主持了本次抗议活动的费良勇先生,向我们介绍一下与本次活动相关的情况。

  • 廖天琪: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

    廖天琪:放行刘晓波是习近平晋身世界级领袖的契机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传出在狱中罹患肝癌的消息,引发国际社会关注。全球154位不同领域的诺贝尔奖得主联名发出公开信,多个民间团体和许多异见人士也纷纷呼吁,要求中国政府遵循人道主义原则,允许肝癌晚期的刘晓波和体弱多病的妻子刘霞到国外治疗。有消息显示,刘晓波本人也表示希望出国。刘晓波的最后愿望是否能够实现?等待着他的又将是怎样的前景?对此,旅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