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2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2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12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作者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数月来,多方信息显示,中国与梵蒂冈紧锣密鼓的建交谈判已近尾声,双方恢复1951年以来中断的外交关系在即。中梵建交意义何在?中国地下教会将在双方恢复外交关系后面临何种命运?罗马教皇方济各将如何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对此,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待中梵即将恢复外交关系一事?

茉莉: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是在1951年共产党占领了中国之后中断的。那个时候,他们把天主教的神父都赶走,(不是坐牢,就是被赶走)。到了2013年,新的教皇上任,这位教皇叫方济各,他是阿根廷人,来自南美洲。他有些左倾的倾向,他对北京有兴趣,想要关注中国多达1200万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的。新上任的教皇就对北京有所表示。到去年十月,中国领袖习近平就像教皇赠送礼物,双方这么一来一往,就有想要建交谈判的过程中。我觉得刚才说得很能理解,因为梵蒂冈教皇希望去关爱中国1200万的天主信徒,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盘,中国政府的算盘是,他们自己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超级大国,想要称雄世界;罗马教廷梵蒂冈是一个小国、宗教小国,它没有硬的势力,有软势力,它在世界上有10几亿的罗马的天主教徒,所以中国政府也希望得到罗马教廷的支持。

如何看待这两方面呢?每个人角度不同,看得不同。比如说在梵蒂冈的眼里,与中共握手言和,这是春暖花开,经过漫长的寒冬,他们要建交了,他们很高兴,觉得是很具意义的。但是在忠于梵蒂冈的中国地下教会,他们的眼里,这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它觉得梵蒂冈跟中国建交,错了。当然地上教会,就是中国的三自教会,他们还是会很高兴。所以这使双方产生了对立、十分的对立的分歧。香港的一位主教、已经退休的主教-陈日君,他是一位非常正直的老人,他悲哀地说,这是因为教皇对中国共产党的罪恶没有真正地了解。所以如何看待中国和梵蒂冈建交,是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看法。

法广:中梵建交将对中国的教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地下教会未来命运又将如何?

茉莉:我觉得对中国的天主教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我刚才说:地上的教会肯定很高兴,因为他们信天主教,但是他们信的天主教,教皇是没有教皇领导的。在天主教的教义中,教皇是个中介。在个人、教徒与上帝之间,教皇是横梗在中间的。教皇、教廷和主教,大主教,他不是像基督新教,新教是直接个人面对上帝,这个就比较简单,就是:我相信上帝,上帝看着我。但是天主教中间有很多中介。所以你要信了天主教,你就必须信教皇,必须信教廷和主教。

那么中国这么几十年以来,1951年,罗马教会被踢出中国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受到梵蒂冈的承认,因为如果坚持要忠于梵蒂冈的教徒,不是坐牢,就是被赶走。留下来的,要想在中共的统治之下,在1951年、1952年成立了三自教会,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很可笑。因为共产党是无神论,一个无神论政党怎么能够介入人家的宗教教体系呢?国内的地上教会的信徒会很高兴,他们也许有机会被梵蒂冈承认,也许有机会见到教皇,这是他们终身的愿望,是他们最大的幸福。但是,对中国地下教会来说,这就非常悲惨。因为他们坚守几十年的理想都给搞乱了。

中国的地下教会,几乎每个地下教会,在中共统治的这几十年间,都有一本血泪帐,不是被骚扰、被歧视、被剥夺自由、他们的教堂被没收、教堂被拆掉,这就是他们受到的迫害,还包括理念的冲突、信仰的冲突。就刚才说的,在天主教的信仰里认为,教会是普世的、唯一的,就是说:我只信任教会、教皇和上帝,这是一根线;但是共产党的三自教会,却强调一切宗教要爱国,要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在这个有神论的宗教里面,掺进无神论的人来领导你,还要你去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共产党。这不是把这个宗教搞混了吗?这个宗教还叫天主教吗?本来他们就说,地上教会长期以来就不能叫天主教,因为你不属于这个体系,改了名字,就是三自教会。那么对地下教会来说,你如果跟中共建交,就和它的基本信仰冲突了。他们一直在地下,不管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他们都死守着对罗马教廷的忠诚。现在你要放弃这个,如果教廷、教皇和中共建交,就等于说同意共产党参与天主教的领导。每一个主教都由中国共产党提名、任命,然后最后罗马教皇就被架空,那就是批一下就行了。这就是教廷和中共建立起来的另外一个东西,就不是原来的天主教了,你不是你自己了。所以这个情况是十分严重,对于地下教会来说,简直是不可以接受的。

最近,教廷、教皇接见了几个主教,现在中共的主教,国内的地下教会就有人自己称自己为主教,因为中共可以封主教,中共是无神论者,可以封主教,为什么我自己不能封呢?所以罗马教廷就会私自???这些自封主教的人,就像河北有一个主教叫董冠华,他被梵蒂冈视为不法之徒,他在自家的庭院里面顶着寒风,向农民教友传教,他就认为:既然中共的官方的主教、像苏州的主教徐宏根,都可以被教皇接见,无神论者封的主教,你愿意接见、你梵蒂冈愿意承认,那么我这里也封。所以地下教会也开始自己封主教,教皇就很生气。要他们小心,警告他们。所以地下教会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处境。

法广:中梵建交的前景引发人权卫士的忧虑,一些持反对立场的人士呼吁教会关注中国地下教会信徒及主教的处境。罗马教皇为何对此反应冷漠?

茉莉:现在对教皇有各种指责,因为现在人权问题很大。国际人权组织有各种数字和证据证明,习近平上台以后,加强了对基督教的控制,拆毁了众多教堂的十字架。有一些地下教徒受迫害,遭到羞辱或者被监禁。而且就在2016年9月,他们又搞了一个宗教事务条例修改草案。强化了国家对宗教的压制和迫害,践踏了中国人的信仰权利。为什么教皇没有重视呢?因为这个教皇,我刚才讲了,他自嘲有点“天真”,他是个左派教皇,他出自南美洲。他关心世界,被称为“穷人的教皇”,他关心世界的贫穷问题。但是,他对社会公民的政治权利,不是很关心、不太懂。他完全不提人权,他只关心经济上的平等,贫富差距问题,而且他对中国很无知。

这个教皇出身于耶稣会,耶稣会有一个很著名的人士,我们中国人熟悉的利玛窦,这个意大利的神父利玛窦在明朝万历年间, 到中国开拓了天主教之途,后来到清朝康熙时被禁止,因为“礼仪”之争。现在的教皇因为崇拜在中国开辟这条传教之路的利玛窦,所以向往崇拜那一位前辈,所以他也想重新走上中国,因为中国有那么多信徒。他以为跟中共打交道只是一个礼仪的问题,他不知道这是一个中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言论自由的问题,这是一个扼杀宗教自由的问题。他看不到这一点,这是他思想上的短板,没有办法。所以现在我们这么多人的批评也没有用。

法广:有消息披露,梵蒂冈方面在两国的建交谈判中做出了一些让步,您认为,梵蒂冈为什么要让步?它寻求与中国建交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茉莉:刚才讲的让步,就是让中国共产党参与对主教的任命。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主教完全是共产党承认的人。实际上就是让无神论者介入了有神论的宗教。梵蒂冈为什么要让步?刚才讲了,宗教也是一个市场。我们在世界上看,我们以为宗教是很超自然的东西,虚无缥缈的,其实不是。在现实世界中,各种宗教都在激烈地争夺市场。中国也是一块大肥肉。这么多教徒,教皇很想要。上千万的教徒,他很想去关照。所以这个信仰市场,教皇也想抢回来。这是他的目的。梵蒂冈现在认识不到专制政权的本质,没有政治自由。在一个国家里,如果没有民主、没有宗教自由,他间接会产生什么后果?他等于放弃天主教最基本的教义,就是违背自己,背叛耶稣基督,就像陈日君说的:背叛耶稣基督。

  •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种违反社会规律、非常荒谬且悲剧性的概念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种违反社会规律、非常荒谬且悲剧性的概念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市大兴区新建村一场大火,毁灭了千千万万个农民工寻求幸福之路的美梦。随着这场大火,北京展开了大清理行动,受到驱赶的则是那些被称为“低端人口”的社会最底层人士。如何看待此一事件,我们就此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2017年是俄罗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这场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颠覆了二十世纪的国际关系。但百年后的今天,这次革命的起源地却没有任何大张旗鼓的纪念活动。恰恰相反,俄罗斯人对于百年纪念应该纪念什么显然并无共识。有人强调“十月革命”百年,但也有人只笼统地提及“俄罗斯革命”百年。命名的区别掩饰着俄罗斯人面对1917年的动荡历史的不同解读。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邀请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俄罗斯及中欧国家研究负责人Françoise …

  •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11月24日,香港又一次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中文笔会年会。出席本次会议的,除香港本地政治活动人士及两岸三地的知名作家以外,中国国内的多名笔会成员也得以赴港与会,这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现象。我们请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有关本次年会的情况。

  • 夏明:担心习近平承袭毛邓时代的所有悲剧

    夏明:担心习近平承袭毛邓时代的所有悲剧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至今已一月有余,中国主席习近平进一步确立了其新的领导地位。随着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有关习近平比肩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说法便不胫而走。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形成将开启怎样的未来?中共领导层人事布局遵守了怎样的规则?如何解读习近平倡导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等话题始终成为各方热议的焦点。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此阐述一下他的观点。

  • 陈破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亚洲行取得空前成功

    陈破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亚洲行取得空前成功

    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结束了上任以来的首次亚洲行。本次为期十二天的出访,是自1991年以来,美国总统历时最长的亚洲之行。本次行程的重要一站当属中国。这是中共十九大落幕、习近平进一步强化了其领导地位之后,北京接待的第一位到访的国家元首。此外,随着中国近年来的强势崛起,世界格局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中美两极格局逐渐成型。当选一年后,在国内遭遇种种困境的美国总统本次亚洲行的主要目的何在?此行收获了怎样的成果?如何看待美中两国关系?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做出了解读。

  • 廖天琪:经济发展并不理所当然地带动人权民主进步

    廖天琪:经济发展并不理所当然地带动人权民主进步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主办的中国民运会议于10月月23日在德国的波茨坦举行。这是围绕中国现状与民主未来主题举办的第八届大会。本届会议召开之际,中共19大全国代表大会也正在北京举行。因此,会议格外关注中共19大以后的中国政局、台海两岸关系、香港民主现状及前景以及一带一路的效应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次会议的相关情况。

  • 张博树:十月革命是对俄罗斯现代文明进程的巨大扭曲

    张博树:十月革命是对俄罗斯现代文明进程的巨大扭曲

    1917年的俄历10月25日至26日夜间,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在俄罗斯当时的首都彼得格勒夺取政权,并在随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苏维埃政权,改写了俄罗斯帝国的历史进程,也在将苏维埃模式推向世界的同时,对二十世纪世界历史进程产生深远影响。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宪政学者张博树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他认为,十月革命推翻此前的二月革命政府是一次巨大的历史倒退,而布尔什维克得以夺取政权只是利用了当时的历史条件,并不带有必然性。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