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5月21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5月19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5 11h15 GMT
  • Emission mandarin 22h00 - 22h15 tu
    新闻节目 07/11 22h00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5月21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作者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数月来,多方信息显示,中国与梵蒂冈紧锣密鼓的建交谈判已近尾声,双方恢复1951年以来中断的外交关系在即。中梵建交意义何在?中国地下教会将在双方恢复外交关系后面临何种命运?罗马教皇方济各将如何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对此,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待中梵即将恢复外交关系一事?

茉莉: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是在1951年共产党占领了中国之后中断的。那个时候,他们把天主教的神父都赶走,(不是坐牢,就是被赶走)。到了2013年,新的教皇上任,这位教皇叫方济各,他是阿根廷人,来自南美洲。他有些左倾的倾向,他对北京有兴趣,想要关注中国多达1200万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的。新上任的教皇就对北京有所表示。到去年十月,中国领袖习近平就像教皇赠送礼物,双方这么一来一往,就有想要建交谈判的过程中。我觉得刚才说得很能理解,因为梵蒂冈教皇希望去关爱中国1200万的天主信徒,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盘,中国政府的算盘是,他们自己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超级大国,想要称雄世界;罗马教廷梵蒂冈是一个小国、宗教小国,它没有硬的势力,有软势力,它在世界上有10几亿的罗马的天主教徒,所以中国政府也希望得到罗马教廷的支持。

如何看待这两方面呢?每个人角度不同,看得不同。比如说在梵蒂冈的眼里,与中共握手言和,这是春暖花开,经过漫长的寒冬,他们要建交了,他们很高兴,觉得是很具意义的。但是在忠于梵蒂冈的中国地下教会,他们的眼里,这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它觉得梵蒂冈跟中国建交,错了。当然地上教会,就是中国的三自教会,他们还是会很高兴。所以这使双方产生了对立、十分的对立的分歧。香港的一位主教、已经退休的主教-陈日君,他是一位非常正直的老人,他悲哀地说,这是因为教皇对中国共产党的罪恶没有真正地了解。所以如何看待中国和梵蒂冈建交,是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看法。

法广:中梵建交将对中国的教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地下教会未来命运又将如何?

茉莉:我觉得对中国的天主教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我刚才说:地上的教会肯定很高兴,因为他们信天主教,但是他们信的天主教,教皇是没有教皇领导的。在天主教的教义中,教皇是个中介。在个人、教徒与上帝之间,教皇是横梗在中间的。教皇、教廷和主教,大主教,他不是像基督新教,新教是直接个人面对上帝,这个就比较简单,就是:我相信上帝,上帝看着我。但是天主教中间有很多中介。所以你要信了天主教,你就必须信教皇,必须信教廷和主教。

那么中国这么几十年以来,1951年,罗马教会被踢出中国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受到梵蒂冈的承认,因为如果坚持要忠于梵蒂冈的教徒,不是坐牢,就是被赶走。留下来的,要想在中共的统治之下,在1951年、1952年成立了三自教会,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很可笑。因为共产党是无神论,一个无神论政党怎么能够介入人家的宗教教体系呢?国内的地上教会的信徒会很高兴,他们也许有机会被梵蒂冈承认,也许有机会见到教皇,这是他们终身的愿望,是他们最大的幸福。但是,对中国地下教会来说,这就非常悲惨。因为他们坚守几十年的理想都给搞乱了。

中国的地下教会,几乎每个地下教会,在中共统治的这几十年间,都有一本血泪帐,不是被骚扰、被歧视、被剥夺自由、他们的教堂被没收、教堂被拆掉,这就是他们受到的迫害,还包括理念的冲突、信仰的冲突。就刚才说的,在天主教的信仰里认为,教会是普世的、唯一的,就是说:我只信任教会、教皇和上帝,这是一根线;但是共产党的三自教会,却强调一切宗教要爱国,要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在这个有神论的宗教里面,掺进无神论的人来领导你,还要你去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共产党。这不是把这个宗教搞混了吗?这个宗教还叫天主教吗?本来他们就说,地上教会长期以来就不能叫天主教,因为你不属于这个体系,改了名字,就是三自教会。那么对地下教会来说,你如果跟中共建交,就和它的基本信仰冲突了。他们一直在地下,不管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他们都死守着对罗马教廷的忠诚。现在你要放弃这个,如果教廷、教皇和中共建交,就等于说同意共产党参与天主教的领导。每一个主教都由中国共产党提名、任命,然后最后罗马教皇就被架空,那就是批一下就行了。这就是教廷和中共建立起来的另外一个东西,就不是原来的天主教了,你不是你自己了。所以这个情况是十分严重,对于地下教会来说,简直是不可以接受的。

最近,教廷、教皇接见了几个主教,现在中共的主教,国内的地下教会就有人自己称自己为主教,因为中共可以封主教,中共是无神论者,可以封主教,为什么我自己不能封呢?所以罗马教廷就会私自???这些自封主教的人,就像河北有一个主教叫董冠华,他被梵蒂冈视为不法之徒,他在自家的庭院里面顶着寒风,向农民教友传教,他就认为:既然中共的官方的主教、像苏州的主教徐宏根,都可以被教皇接见,无神论者封的主教,你愿意接见、你梵蒂冈愿意承认,那么我这里也封。所以地下教会也开始自己封主教,教皇就很生气。要他们小心,警告他们。所以地下教会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处境。

法广:中梵建交的前景引发人权卫士的忧虑,一些持反对立场的人士呼吁教会关注中国地下教会信徒及主教的处境。罗马教皇为何对此反应冷漠?

茉莉:现在对教皇有各种指责,因为现在人权问题很大。国际人权组织有各种数字和证据证明,习近平上台以后,加强了对基督教的控制,拆毁了众多教堂的十字架。有一些地下教徒受迫害,遭到羞辱或者被监禁。而且就在2016年9月,他们又搞了一个宗教事务条例修改草案。强化了国家对宗教的压制和迫害,践踏了中国人的信仰权利。为什么教皇没有重视呢?因为这个教皇,我刚才讲了,他自嘲有点“天真”,他是个左派教皇,他出自南美洲。他关心世界,被称为“穷人的教皇”,他关心世界的贫穷问题。但是,他对社会公民的政治权利,不是很关心、不太懂。他完全不提人权,他只关心经济上的平等,贫富差距问题,而且他对中国很无知。

这个教皇出身于耶稣会,耶稣会有一个很著名的人士,我们中国人熟悉的利玛窦,这个意大利的神父利玛窦在明朝万历年间, 到中国开拓了天主教之途,后来到清朝康熙时被禁止,因为“礼仪”之争。现在的教皇因为崇拜在中国开辟这条传教之路的利玛窦,所以向往崇拜那一位前辈,所以他也想重新走上中国,因为中国有那么多信徒。他以为跟中共打交道只是一个礼仪的问题,他不知道这是一个中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言论自由的问题,这是一个扼杀宗教自由的问题。他看不到这一点,这是他思想上的短板,没有办法。所以现在我们这么多人的批评也没有用。

法广:有消息披露,梵蒂冈方面在两国的建交谈判中做出了一些让步,您认为,梵蒂冈为什么要让步?它寻求与中国建交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茉莉:刚才讲的让步,就是让中国共产党参与对主教的任命。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主教完全是共产党承认的人。实际上就是让无神论者介入了有神论的宗教。梵蒂冈为什么要让步?刚才讲了,宗教也是一个市场。我们在世界上看,我们以为宗教是很超自然的东西,虚无缥缈的,其实不是。在现实世界中,各种宗教都在激烈地争夺市场。中国也是一块大肥肉。这么多教徒,教皇很想要。上千万的教徒,他很想去关照。所以这个信仰市场,教皇也想抢回来。这是他的目的。梵蒂冈现在认识不到专制政权的本质,没有政治自由。在一个国家里,如果没有民主、没有宗教自由,他间接会产生什么后果?他等于放弃天主教最基本的教义,就是违背自己,背叛耶稣基督,就像陈日君说的:背叛耶稣基督。

  • 陈破空:无论美朝峰会如期举行与否,中共都在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陈破空:无论美朝峰会如期举行与否,中共都在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举世瞩目的美朝领导人高峰会预计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各方不免对峰会充满各种好奇、期待与猜测。然而,随着美韩两国年度军演的展开,峰会的如期举行似乎出现了变数。尽管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曾多次表示,对美韩军演持“理解”态度,然而,平壤却以美韩军演为由,不仅宣布取消原定5月16日举行的朝韩高级会谈,还威胁美国: 美朝峰会可能无法举行。我们请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相关问题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中国电影赶超好莱坞的路还有多远?

    2018年4月28日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占地面积达166公顷的东方影都在青岛 宣布竣工开业。也许,与五年前的奠基动工仪式明星荟萃的场面相比,开业典礼颇显低调,中国媒体的报道似乎也少了一些当年的热情,但其规模之大、投资之巨所彰显出的雄心吸引了国际舆论对这个“中国好莱坞”的关注。高科技的摄影棚、音效一流的大剧院已经落成,中国电影追赶、甚至超越美国好莱坞的路还远么?我们电话采访了中国电影史专家、在法国东方语言学院教师Luisa …

  • 夏明:中国的人祸与政府的政治腐败有关联-汶川地震10周年

    夏明:中国的人祸与政府的政治腐败有关联-汶川地震10周年

    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迎来十周年。这场发生在10年前的特大地震,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大地震,死亡人数仅次于1976年的唐山地震。更为引入注意的是,地震夺走了数万名学童的生灵。无数学校校舍的坍塌,引发了针对豆腐渣工程的质疑。有分析指:这场地震不仅是一场天灾,更是一起人祸。十年后的今天,关于豆腐渣工程的调查有了怎样的进展?相关的贪腐集团是否受到了应有的惩处?死难者亲属的诉求是否得到了满意回应?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 廖天琪: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铜像不是艺术品,是集权政府的宣传工具

    廖天琪: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铜像不是艺术品,是集权政府的宣传工具

    今年,德国著名哲学家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他的诞生地-特里尔市市政府接到了一份来自中国的礼物-马克思的青铜像。这个原本作为庆贺诞辰的一个礼物,却在德国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一尊青铜像为何引发质疑?200年后的今天,如何评价马克思主义?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茉莉谈贸易战的实质正义和程序正义

    茉莉谈贸易战的实质正义和程序正义

    最近一段时间,中美贸易战的话题成为受到世人关注的热门焦点。中美两国言辞激烈、互不示弱,一场贸易大战曾显一触即发之势。实际上,美国关于增加进口产品关税的打算也危及欧洲。在特朗普决定五月一日宣布对欧盟钢铁关税问题做出新的表述的前夕,德国、英国和法国三国首脑纷纷表示,要共同抵御美国贸易政策以捍卫欧盟利益。随着美国总统对欧盟钢铁关税豁免期延长一个月的决定,美欧双方剑拔弩张的局面似有所缓和。中美双方释出的信号似也有所转变,一场全面的贸易战趋势出现逆转。不过,有观点认为,无论如何,欧美贸易争端并没有真正得到解决;中美两国的金融战也会继续暗中角力。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旅居瑞典的中国学者茉莉女士来就相关问题阐述一下她的看法。

  • 廖天琪谈独立中文笔会换届选举

    廖天琪谈独立中文笔会换届选举

    独立中文笔会刚刚进行了换届选举。本次改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目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多名异见人士被纳入理事会,形成九名理事中的七人来自中国国内的全新格局。中国著名异见人士高瑜、何德普、王金波纷纷获选进入理事会。我们请再次获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与本次选举相关的情况以及对独立中文笔会未来任务的展望。

  • 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话题

    廖天琪:2018国际笔会年会聚焦“世界和平”话题

    一年一度的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会议,于4月18日在斯洛文尼亚小镇布莱德举行。本次会议关注的焦点围绕“世界和平”的话题展开。和平,不仅是各国作家永远的追求和憧憬,也是各国百姓的不断渴求与期盼。然而,当今世界的和平景象却十分脆弱。本次国际笔会发出了“反对战争”的强烈呼声。我们利用本次节目,请于四月间连选连任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介绍一下今年度国际笔会关注的焦点议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