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6月2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6月23日法广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作者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数月来,多方信息显示,中国与梵蒂冈紧锣密鼓的建交谈判已近尾声,双方恢复1951年以来中断的外交关系在即。中梵建交意义何在?中国地下教会将在双方恢复外交关系后面临何种命运?罗马教皇方济各将如何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对此,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如何看待中梵即将恢复外交关系一事?

茉莉: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是在1951年共产党占领了中国之后中断的。那个时候,他们把天主教的神父都赶走,(不是坐牢,就是被赶走)。到了2013年,新的教皇上任,这位教皇叫方济各,他是阿根廷人,来自南美洲。他有些左倾的倾向,他对北京有兴趣,想要关注中国多达1200万的天主教徒,包括地上和地下的。新上任的教皇就对北京有所表示。到去年十月,中国领袖习近平就像教皇赠送礼物,双方这么一来一往,就有想要建交谈判的过程中。我觉得刚才说得很能理解,因为梵蒂冈教皇希望去关爱中国1200万的天主信徒,北京也有自己的算盘,中国政府的算盘是,他们自己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超级大国,想要称雄世界;罗马教廷梵蒂冈是一个小国、宗教小国,它没有硬的势力,有软势力,它在世界上有10几亿的罗马的天主教徒,所以中国政府也希望得到罗马教廷的支持。

如何看待这两方面呢?每个人角度不同,看得不同。比如说在梵蒂冈的眼里,与中共握手言和,这是春暖花开,经过漫长的寒冬,他们要建交了,他们很高兴,觉得是很具意义的。但是在忠于梵蒂冈的中国地下教会,他们的眼里,这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它觉得梵蒂冈跟中国建交,错了。当然地上教会,就是中国的三自教会,他们还是会很高兴。所以这使双方产生了对立、十分的对立的分歧。香港的一位主教、已经退休的主教-陈日君,他是一位非常正直的老人,他悲哀地说,这是因为教皇对中国共产党的罪恶没有真正地了解。所以如何看待中国和梵蒂冈建交,是不同的角度,是不同的看法。

法广:中梵建交将对中国的教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地下教会未来命运又将如何?

茉莉:我觉得对中国的天主教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我刚才说:地上的教会肯定很高兴,因为他们信天主教,但是他们信的天主教,教皇是没有教皇领导的。在天主教的教义中,教皇是个中介。在个人、教徒与上帝之间,教皇是横梗在中间的。教皇、教廷和主教,大主教,他不是像基督新教,新教是直接个人面对上帝,这个就比较简单,就是:我相信上帝,上帝看着我。但是天主教中间有很多中介。所以你要信了天主教,你就必须信教皇,必须信教廷和主教。

那么中国这么几十年以来,1951年,罗马教会被踢出中国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受到梵蒂冈的承认,因为如果坚持要忠于梵蒂冈的教徒,不是坐牢,就是被赶走。留下来的,要想在中共的统治之下,在1951年、1952年成立了三自教会,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很可笑。因为共产党是无神论,一个无神论政党怎么能够介入人家的宗教教体系呢?国内的地上教会的信徒会很高兴,他们也许有机会被梵蒂冈承认,也许有机会见到教皇,这是他们终身的愿望,是他们最大的幸福。但是,对中国地下教会来说,这就非常悲惨。因为他们坚守几十年的理想都给搞乱了。

中国的地下教会,几乎每个地下教会,在中共统治的这几十年间,都有一本血泪帐,不是被骚扰、被歧视、被剥夺自由、他们的教堂被没收、教堂被拆掉,这就是他们受到的迫害,还包括理念的冲突、信仰的冲突。就刚才说的,在天主教的信仰里认为,教会是普世的、唯一的,就是说:我只信任教会、教皇和上帝,这是一根线;但是共产党的三自教会,却强调一切宗教要爱国,要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在这个有神论的宗教里面,掺进无神论的人来领导你,还要你去爱这个国家,爱这个共产党。这不是把这个宗教搞混了吗?这个宗教还叫天主教吗?本来他们就说,地上教会长期以来就不能叫天主教,因为你不属于这个体系,改了名字,就是三自教会。那么对地下教会来说,你如果跟中共建交,就和它的基本信仰冲突了。他们一直在地下,不管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他们都死守着对罗马教廷的忠诚。现在你要放弃这个,如果教廷、教皇和中共建交,就等于说同意共产党参与天主教的领导。每一个主教都由中国共产党提名、任命,然后最后罗马教皇就被架空,那就是批一下就行了。这就是教廷和中共建立起来的另外一个东西,就不是原来的天主教了,你不是你自己了。所以这个情况是十分严重,对于地下教会来说,简直是不可以接受的。

最近,教廷、教皇接见了几个主教,现在中共的主教,国内的地下教会就有人自己称自己为主教,因为中共可以封主教,中共是无神论者,可以封主教,为什么我自己不能封呢?所以罗马教廷就会私自???这些自封主教的人,就像河北有一个主教叫董冠华,他被梵蒂冈视为不法之徒,他在自家的庭院里面顶着寒风,向农民教友传教,他就认为:既然中共的官方的主教、像苏州的主教徐宏根,都可以被教皇接见,无神论者封的主教,你愿意接见、你梵蒂冈愿意承认,那么我这里也封。所以地下教会也开始自己封主教,教皇就很生气。要他们小心,警告他们。所以地下教会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处境。

法广:中梵建交的前景引发人权卫士的忧虑,一些持反对立场的人士呼吁教会关注中国地下教会信徒及主教的处境。罗马教皇为何对此反应冷漠?

茉莉:现在对教皇有各种指责,因为现在人权问题很大。国际人权组织有各种数字和证据证明,习近平上台以后,加强了对基督教的控制,拆毁了众多教堂的十字架。有一些地下教徒受迫害,遭到羞辱或者被监禁。而且就在2016年9月,他们又搞了一个宗教事务条例修改草案。强化了国家对宗教的压制和迫害,践踏了中国人的信仰权利。为什么教皇没有重视呢?因为这个教皇,我刚才讲了,他自嘲有点“天真”,他是个左派教皇,他出自南美洲。他关心世界,被称为“穷人的教皇”,他关心世界的贫穷问题。但是,他对社会公民的政治权利,不是很关心、不太懂。他完全不提人权,他只关心经济上的平等,贫富差距问题,而且他对中国很无知。

这个教皇出身于耶稣会,耶稣会有一个很著名的人士,我们中国人熟悉的利玛窦,这个意大利的神父利玛窦在明朝万历年间, 到中国开拓了天主教之途,后来到清朝康熙时被禁止,因为“礼仪”之争。现在的教皇因为崇拜在中国开辟这条传教之路的利玛窦,所以向往崇拜那一位前辈,所以他也想重新走上中国,因为中国有那么多信徒。他以为跟中共打交道只是一个礼仪的问题,他不知道这是一个中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言论自由的问题,这是一个扼杀宗教自由的问题。他看不到这一点,这是他思想上的短板,没有办法。所以现在我们这么多人的批评也没有用。

法广:有消息披露,梵蒂冈方面在两国的建交谈判中做出了一些让步,您认为,梵蒂冈为什么要让步?它寻求与中国建交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茉莉:刚才讲的让步,就是让中国共产党参与对主教的任命。这是非常重要的,就是主教完全是共产党承认的人。实际上就是让无神论者介入了有神论的宗教。梵蒂冈为什么要让步?刚才讲了,宗教也是一个市场。我们在世界上看,我们以为宗教是很超自然的东西,虚无缥缈的,其实不是。在现实世界中,各种宗教都在激烈地争夺市场。中国也是一块大肥肉。这么多教徒,教皇很想要。上千万的教徒,他很想去关照。所以这个信仰市场,教皇也想抢回来。这是他的目的。梵蒂冈现在认识不到专制政权的本质,没有政治自由。在一个国家里,如果没有民主、没有宗教自由,他间接会产生什么后果?他等于放弃天主教最基本的教义,就是违背自己,背叛耶稣基督,就像陈日君说的:背叛耶稣基督。

  • 陈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明智选择

    陈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明智选择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退出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也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美国退出的决定,似乎将中国推上了前台。中国随即表明立场,重申了对气候协议的承诺,并与欧盟发表共同声明,表示要加强合作、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将为全球气候变迁的关注带来怎样的影响?是否将冲击美国绿能产业的发展?会否损及美中及美欧之间的关系?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谈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

    夏明谈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

    台湾总统蔡英文掌权已一年有余,蔡英文曾在总结一年以来的政绩时指出:台湾各项经济指标都有进步;在备受关注的两岸关系问题上,台湾总统则表示:依旧维持其上任之初的主张: “维持现状”。实际上,一年多来,两岸关系是否如蔡英文所言,得以保持 “现状”?蔡英文掌权后,力图开拓更大国际生存空间的打算是否实现?两岸关系有没有变化?目前又处在怎样一种状态?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导演文海与他的中国独立纪录片见证:《放逐的凝视》

    导演文海与他的中国独立纪录片见证:《放逐的凝视》

    在上一次的公民论坛节目中 ,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向大家介绍了他在作品《凶年之畔》拍摄过程中,对中国农民工权利意识的觉醒以及他们的维权行动的社会意义的再认识。如果说《凶年之畔》以写实的影像方式纪录了身处中国社会底层的农民工从边缘人到自觉公民的成长过程的话,文海在同一时期完成的书著《放逐的凝视》则以文字的形式,纪录了中国独立纪录片最近20年间,在狭窄而又充满种种不确定性的环境下走过的道路。从不时受到警方骚扰的家庭放映,到蹒跚成型的本土独立影像节,从国际电影节获得的光环,到本土独立影像节的陆续夭折,文海以自身的独特经历,见证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内心对自由表达的执著追求与官方舆论导向机器间的博弈,也同时反思自己在这十几年真实纪录中国社会现实过程中的个人成长。2017年3月底,文海来巴黎参加第39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期间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 《1989的女孩们》导演杨雨谈拍摄感受

    《1989的女孩们》导演杨雨谈拍摄感受

    八九-六四天安门运动刚刚送走了第28个年头。去年底,在迎来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的前夕,旅美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杨雨先生推出了《1989的女孩们》这部影片。杨雨透过三个女孩在美国的平凡生活故事,透视出中国近28年的历史,从而将“八九的孩子”这个隐秘而敏感的群体展现在世人的眼前。在“天安门事件”迎来又一个纪念日之际,我们有幸采访到杨雨先生,请他来谈谈这部影片的意义。

  • 程晓农:六四这段历史不会永远地忘却

    程晓农:六四这段历史不会永远地忘却

    6月4日,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是一个颇为敏感的日子。 “八九”天安门事件在2017年6月4日,迎来第28个年头。28年来,随着社会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大大提升了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已然跃为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对六四话题解禁的期待尚没有成为现实。今天重新回顾这段历史,人们在认知上是否有所改变?它对现代人有着怎样的启迪?这段历史能否最终从人们的记忆中抹掉?我们请旅美政治评论家程晓农先生来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夏明:一带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务于中共的两个“百年”

    夏明:一带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务于中共的两个“百年”

    中国主办的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聚集了来自上百个国家的代表,共有29个国家元首与会。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迈入贸易保护主义道路之际,中国主席习近平却再次下定决心,进一步确立其“新丝绸之路”的主张。习近平在2013年掌权伊始,就提出“一带一路”计划。随着时间的流逝,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一带一路”的思路也在很大程度上更为具体化。“一带一路”的主张自提出以来是否取得成效?它今后将朝着怎样的方向继续发展?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谈谈相关话题的看法。

  • 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中国独立纪录片《凶年之畔》2017年初起陆续在鹿特丹、巴黎、布鲁塞尔等欧洲不同城市放映。这部长达三小时的影片以广州番禺利得鞋厂和深圳奇利田高尔夫用品公司工人维权事件为核心,纪录了中国农民工权利意识觉醒的过程,而影片与欧洲观众见面的时刻也正是这些农民工维权活动在日益严酷的打压中陷入低潮的转折。观众可以从中了解这些为中国跃身世界经济强国做出巨大贡献却常常无法保证自身基本权利的农民工的抗争,以及他们面对的严酷打压,导演文海则更在拍摄的过程中意识到这些身处社会最底层的人在中国社会变革中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2017年3月底,影片来巴黎参加第39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放映时,文海接受了法广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