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3月23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特朗普上场 商业大战打响?

media 特朗普夫妇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 路透社

特朗普总统就职大典即将举行,有一个念头萦绕在经济界人士脑际不散,他上台后,会不会一如竞选时承诺,给中国进口产品加税百分之三十以上,给墨西哥进口产品课征重税,给外国出产的德国宝马车加税?从而打响一场谁也不知后果如何的商业大战?

这是达沃斯集聚的全世界经济界精英们几天来最关心的问题。特朗普疾言厉色,善于使用推特直抒胸臆,可以说未上任前已把胸中积压的想法几乎全都倾泻了出来:

中国廉价进口产品让数百万美国人失业,他说上台后要就此课征百分之三十以上的高税,他甚至威胁,如果中国不在特别是双边贸易等方面做出让步,他可以不受几十年不逾的“一中原则”束缚;特朗普甚至对德国宝马集团也发出了增税的警告...

美国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直截了当地认为,特朗普的相关言论是“宣战书”,尤其是对进口产品尤其是针对外国出产汽车课税的言论。

面对种种警告,特朗普至少目前毫无改变,周一接受德国『图片报』采访时,他重申对进口美国的墨西哥产品,包括在外国出产的宝马汽车一律课以高税。

此言一出,出席达沃斯论坛的经济界人士都有点激动不安。此地是一个为自由贸易自由经济大唱赞歌的圣地,保护主义是他们的天敌。

斯蒂格利茨认为,“商业战争,犹如一场真正的战争。和平对双方都有好处,战争摧毁的最终是双方”。这位诺贝尔经济奖得主担心被特朗普瞄准的国家也会反过来报复,从而损害美国出口。

在一场有关中国在全球化扮演的角色的讨论会上,另一位美国经济学家鲁里埃尔·鲁比尼承认,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变成保护主义国家的风险很高,以美国这样的规模,自然会引起潜在的经济紧张。而中国,正是即将上任的白宫新主人瞄准的主要目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知道风险不低,利用在达沃斯开幕式发言的机会表示:我们反对保护主义,支持自由贸易。

中国的企业主也是同样的声音,在美国拥有一家连锁院线、及好莱坞的一家电影制作公司的中国最富有的商人王健林恳请特朗普不要发动商业战争,否则娱乐产业将会被毁灭。

特朗普将来如何做尚不得而知,但是他的言论谁都无法装作听不见。达沃斯虽然没有特朗普的人影,但是他的名字不断地出现在与会者的嘴中。人人都在发警告,希望他上台后慎重行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拉加德以外交式语言不点名警告:“向全球化转身,这是一种错误的想法”。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干脆直接抨击,“这种民粹主义政治的受害者将会是低收入和中产人群”。这位前财长举例说,特朗普的言论导致墨西哥货币狂跌,致使墨西哥工人比美国工人更多了一层竞争力。他认为比索贬值是一把刺向俄亥俄州的短刀。恰恰是这个去工业化受害者的州,多数选票投给了共和党人。

如何面对美国重返保护主义?特朗普要做的第一件事可能是废除泛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鲁比尼认为这样做就会给中国在亚洲乃至在太平洋地区、一直扩及至墨西哥都赋予了更多的选择。

特朗普会不会打响商业战争仍然是一个问号,但是他对跨国集团领袖的威胁至少已部分奏效。他们前呼后拥,向特朗普表示美好的愿望,承诺将在美国开辟更多就业岗位。

这一极端进攻性的战略,赤裸裸的干预手段在一个把市场就是一切企业受到保护的国家非常罕见,但已经收到成效。通用汽车公司和沃尔玛也加入到一个长长的大集团名单,他们向反对向外国迁移工厂的特朗普投降。特朗普星期天推文写到:“汽车制造商以及其他,如果他们想在我们的国家做生意,必须重新开始在美国本土生产”。

福特汽车公司宣布放弃将在墨西哥开厂的计划,改为投资美国,菲亚特把外国生产的车型重返美国,宣布将开创2000个就业岗位。丰田公司也随之跟上,同样,一些诸如亚马逊一样的新技术产业也在效法,宣布将在美国开创10万就业岗位等等。其他没有宣布投资的厂家,也纷纷加入了特朗普团队的芭蕾,试图消除之前与未来总统的隔阂。

跨国集团害怕什么?害怕保护主义。进而言之,害怕发生一场商业大战。因此,有一个核心点有可能再次损害特朗普与跨国集团的关系,特朗普如果落实之前承诺,对墨西哥和中国产品课征高税,将会使美国大企业付出极其高昂的代价。

美国商会主席警告说,如果要招的工是美国人,就应该能够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我们的客户出售美国货,出售我们的服务,而这些客户并不生活在美国。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