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0527 法广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时间5月27日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7/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7/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5月28日 法广中文第一次播音 北京时间6:00-7:00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金钟:挑战“一中神话”特朗普有胆识

作者
金钟:挑战“一中神话”特朗普有胆识
 
图为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 路透社照片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去年当选后曾明确表示,他认为现在是重现审视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外交关系的中心基础,即“一个中国”政策的时候了。众所周知,这个政策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美国据此断绝了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作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的一部分。但在去年12月初,特朗普成为了至少是自1979年以来,第一位与台湾领导人通话的总统或候任总统,令全球官员震惊。

特朗普进一步表示,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可以用来作为一些有争议的问题,比如中国操纵货币以及南海问题的筹码。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我们不能在贸易等其他事情上和中国达成协议,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必须受到‘一个中国’政策的约束。”

就此,纽约时报的分析指出,特朗普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利用台湾,击中了中国共产党最为敏感的所谓“核心利益”。如果华盛顿正式承认台湾,中国人应该会断绝中美外交关系。

果不其然,在台湾总统蔡英文赴中美洲四国访问上周末过境美国并与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会面之际,中共喉舌《环球时报》8日登出言辞激烈的评论,威胁说,如果美国侯任总统特朗普上台 后,有破坏“一中原则”的行为,北京为捍卫这一原则,“哪怕走到同美国断交那一步也会在所不惜”。

 《环球时报》评论声称,北京“根本就不用怕他们(特朗普与蔡英文)的挑衅,北京的反制浩然正气,坚定有力”。现在中国“夺回了主动权,美台或主动收敛,或者进一步吃亏后被迫克制”。评论先说,特朗普还在候任阶段,北京“不好与他一般见识,拿两国外交撒气”。评论随后重申,为了捍卫“一个中国”原则,北京“哪怕走到同美国断交那一步也会在所不惜”。环时还说,北京用不著“领特朗普不见蔡英文这个情”。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是中国对美国现任和候任领导人的“任性要求”,而是后者“维护中美关系、尊重亚太现有秩序的“一项义务””。评论声称,如果特朗普进入白宫后“挑衅一个中国原则”,“中国人民一定会强烈要求本国政府全力报复,让美国得不偿失”。

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最近发表的新年感言,提到2017年将是挑战一中红线的一年。为何有这种反思呢?本次节目特地邀请他来说明,金钟总编辑首先表示:2016年头号新闻就是川普当选美国总统,而他又大胆地提出要重新看待“一中原则”,这将直接影响到中美关系,令世人不能掉以轻心。

金钟接着说:这位大商家戏剧性的变身为政治家,将要领导一个世界头号强国,不由你喜不喜欢、看不看好,都是一个历史性的事件。川普即将上台已经摆开架势要颠覆白宫多年的陈规,和中国相关的”尼克松战略“必当其冲。敏感而有预测性的,凛然不可侵犯的“一中”神话遭到质疑。中国大陆和台湾因40年代的内战将一个中国分裂为二,迄今已67年。而“一个中国”的戒律,又是美国参与制造的。北京甚至违背九二共识的“一中各表”,只要“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专制大国和一个民主大国合谋一个几乎是国际性的政治公理,让一个实体国家沦为“孤儿”,这是20世纪罕见的“奇迹”。

然而,“奇”在哪儿呢?金钟指出,当基辛格发现“海峡两岸”可以成为有利用价值的外交字眼时,中国大陆正处于暗无天日的水深火热之中,数百上千万的无辜者挣扎在死亡在线,经济面临崩溃。而对岸则已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在自由和富裕的道路上前进。戴上一中紧箍咒后,台湾不断陷于孤立,来自北京的打压、欺凌被合理化、被通行无阻。基辛格尼克松外交战略的内涵,已经不是秘密——拉拢中共遏制苏联,所谓联中反苏是也。这个战略的迷惑性至今有效。我们开放杂志早就发表文章严厉批判这个对中国的正常发展极为有害的所谓地缘政治的策略。

邓小平对台的战争威胁失灵

金钟在他的反思中续道:有昧于如此严重的历史是非,而在毛共焦头烂额、众叛亲离之际,尼克松屈尊朝拜一个在林彪事件后奄奄一息的暴君,其后果安在?除了为毛输血打气,就是拿台湾做祭品,牺牲台湾的主体尊严,给中共“以大吃小”壮胆。有人夸张中美对话是“改革开放”的起点,违背事实。政治局批斗周恩来办对美外交是投降主义,证明绝无向西方开放之意。毛从来不为国计民生着想,却不避嫌拉头号帝国做虎皮,反苏有面子,满足帝王的虚荣心。美国拉中共也未必增强冷战实力,莫斯科自信十足,对毛的这套权谋洞若观火,视文革为离经叛道。真正的恶果是在中国内部,以残害自己人为能事的毛,有了美国这样的反苏盟友,自然会强化其政治路线,从而延长毛专制统治的肆虐。我们从邓小平复出支持赤柬、攻打越南,将反苏策略延续到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可见其轨迹。但“一中”却在逆境中一泻千里到今天。邓复出上台曾大言炎炎,八十年代解决台湾问题,并制定和平统一、一国两制规范。但是到1989老戈来访时就泄了气:“我这生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台湾问题,恐怕看不到解决的时候了。”

那问题何在?金钟认为:时人动辄以中共武力犯台说事。台湾当局作为战败者的谈共色变,以1994年《1995闰八月》的出版事件最为搞笑。一名记者的天花乱坠,竟获得人手一本的畅销佳绩。开放杂志特地以专题予以辩驳,指出中共1995年攻台绝无可能。后来我们在一个座谈会上又从资深记者秦家骢(前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口中获悉,1979年在北京,乔冠华特地向他透露:“我们永远不会打台湾。” 乔曾是毛周的外事亲信,这句话显然不是他个人的意见。老邓1984年对台重要宣示,也往往为人所略过,邓说,不放弃用非和平方式统一台湾,是因为“承诺和平统一是唯一方式,中国将永不能统一。” 邓交代后代,不要忘记这个“战略考虑”。

中共妄图不战而胜收归台湾

金钟直陈:这话说了三十年,后人已经三代,为了统战,他们不愿做恶人放恶言,只在一中上纠缠。相信他们明白老邓的话只是一种“战争威胁”的心理战,中南海谋士们难道不明白真枪实弹一场对台战争,无论从道义、政治、军事、外交、经济……各方面言,其风险和代价是值得去承受的吗?选择必然是“不战而屈人之兵”为上策。这是一中舌战经久不衰的原因。换言之,用非战方式谋求台湾称臣归顺,攫取1949年战场上没有得到的战果,何乐而不为!但是,中共面对的现实非常严峻:台湾统派势力的衰落,和本土派的不断壮大与中国渐行渐远的大趋势。可以想见失去台湾人的认同,是邓小平到习近平的谋台之路越走越坎坷而挥之不去的心理障碍。也是川普敢于挑战一中红线的心理秉持。凡此种种,介入一中博弈的各方,都将受到不同的约束,很难将事态推到战争的边缘。

并总结出:川普出招,北京还在观望,一副筹码在握的傲慢。那位堕落为食利者的外交家,再次飞向北京101次,谅已失当年风流。今日暴发户的酒色霸气,终不同于1972年山大王的颟顸蛮横。2017——美中港几场大戏连台。一中摊牌是最难逆料的事。毋庸讳言,冲破一中的禁锢,就是遏止大中国主义的扩张图谋。给亚洲以和平、给台湾以一个正常国家的平等地位,并非鼓动“台湾独立”,而是诉诸于一个更高价值层面,那就是维护台湾在惊涛骇浪中自强不息,已经实现的六次大选三次政党轮替的伟大成就。这是中国五千年未见的划时代大跃进,是无数仁人志士的梦想成真。在博爱、自由、民主的范畴内,2300万人的台湾已是一个世界级的大国,她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与呵护。

(附注:采访时金钟总编使用美国惯用译名“川普”来称这位美国新当选总统)

  • 奥朗德五年任期留下了什么?

    奥朗德五年任期留下了什么?

    奥朗德周日在与现任总统马克龙进行权利交接后离开了爱丽舍宫,结束了五年的任期。他在随后前往法国社会党总部发表讲话时说,他留下的法国比2012年接手时要好得多。情况究竟如何?

  • 旅法博士庄雅涵:华裔普遍对马克龙当选态度正面

    旅法博士庄雅涵:华裔普遍对马克龙当选态度正面

    法国2017总统大选尘埃落定, 各方对大选的剖析关注、对年轻新当选总统的热议方兴未艾、远未散去,本次专题我们就从在法华裔及关注大选的两岸华人的视角,请在法从事移民融入研究的法国索邦大学社会学博士庄雅涵谈谈她的观察。

  • 法国作家媒体人奥利芙:投票维护共和国精神

    法国作家媒体人奥利芙:投票维护共和国精神

    法国总统大选投票结束。39岁的政治新人马克龙战胜对手马丽娜 勒庞,在5月7日进行第二轮投票中以66.1%的得票率当选。这位法国前经济部长,4年前还不为众人所知的马克龙当选,成为新一任法国总统,5月14日走马上任。法国新总统马克龙面临众多考验,如组建政府,面对6月18日的议会选举,另外,欧盟,打击恐怖主义,提升法国经济议题也备受关注。请听法广专访法国作家,媒体人纪尧姆·奥利芙(Guillaume …

  • 杜懋之:马克龙与勒庞在全球化的对立也将显于中法关系上

    杜懋之:马克龙与勒庞在全球化的对立也将显于中法关系上

    法广听友们,在上一集看法国大选进入决选的马克龙与勒庞两人的外交政策的特别节目中,欧洲智库ECFR担任亚洲和中国项目的副主任(Mathieu Duchâtel)杜懋之先生,跟我们谈了马克龙与勒庞两位总统候选人对欧盟截然不同的立场,以及在外交领域上,勒庞的主张是强调国家主权接近戴高乐主义与多极化世界,而马克龙的蓝图则比较属于传统的跨大西洋派,靠近美国与西方的阵线,如此两者将来在俄罗斯问题上的表现就会很不一样,在本次的节目里,我们与杜懋之先生继续探讨亲俄的勒庞与亲美的马克龙两人在处理国际议题尤其是同中国的关系又有何相异之处等问题。

  • 杜懋之:马克龙属跨大西洋派外交传统 勒庞近戴高乐主义又主多极化世界

    杜懋之:马克龙属跨大西洋派外交传统 勒庞近戴高乐主义又主多极化世界

    被称作法国第五共和以来形势最复杂最诡异的总统大选,首轮结果23日晚揭晓,前进党候选人马克龙与国民阵线党候选人勒庞进入第二轮,这种对决组合虽然没有像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让民调栽了跟斗,却仍然造成法国政坛板块的大地震,传统左右派两大党都遭选民背弃,共和党更是第一次被踢出局。如何解析这次首轮投票结果中信息?亲欧的马克龙与反欧的勒庞有何外交主张?这些问题在本次特别节目中,我们请到在欧洲独立智库—ECFR担任亚洲和中国项目的副主任(Mathieu …

  • MH370: 法国调查记者质疑官方版本

    MH370: 法国调查记者质疑官方版本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MH370航班神秘失踪已经超过三年,飞机上载有239名乘客以及机组人员,其中153名中国公民。三年来,围绕此一事件的传闻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起航空事故,法国一位惊险小说作家Marc Dugain 在事件发生一年之后,就发表文章,推理指出,马航飞机很可能飞向美国位于印度洋的军事基地迪高加西亚 (Diego Garcia) …

  • 习特会举行的时机与中美关系的走向

    习特会举行的时机与中美关系的走向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传闻已久的中美元首会晤终于4月6日在美国佛州的海湖庄举行。这是后冷战时期美国历届新政府上台之后举办时间最早的峰会之一。1992年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但是他和中国领导人江泽民直到1993年才在美国西雅图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第一次见面。小布什2001年入主白宫,他和江泽民的第一次会晤也是在当年10月上海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才实现。而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第一次会晤则是在2009年4月的20国金融峰会上。人们可以注意到中国领导人和美国新总统这三次“首晤”虽然在时间上有先后,但是都是在多边场合进行的。澳门大学以国际关系为专长领域的王建伟教授日前指出,在美国新总统当选之后一百天内专门安排两国元首双边会晤,这在中美关系史上如果不是绝无仅有,也是很少见的。这本身就别具意义。在今天的节目,我们特地邀请他来谈一谈其中的奥秘以及习特会是否如外界预期的为中美关系奠定了新的基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