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10月17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17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蒋介石传》作者Alain Roux:蒋介石错过了成为伟人的机会

作者
《蒋介石传》作者Alain  Roux:蒋介石错过了成为伟人的机会
 
法文《蒋介石传》封面 @法国Payot出版社

“残酷,专制,易怒,自负,固执,奢侈,嫉妒,嚣张。爱炫耀和吹嘘自己的财富。”如果将这些个性放在一个中国近代史上重要人物身上,您会想到谁呢?可能符合这些描述的人不止一个。但你可能想不到这是曾经担任过中华民国总统的蒋介石的自画像。蒋介石一生坚持每天写日记,而在目前存放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1万6千页的蒋介石日记中,这位曾经叱诧中国历史的人物在31岁时给自己做出了这样的评价。

蒋介石1949年在国共战争失败后逃到台湾,直到去世都没有实现他重返大陆的梦想,而在大陆,他的敌人毛泽东也彻底改变了中国的面貌。这两位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领导人的个性和作为显然在今天海峡两岸留下抹不去的历史痕迹,也成为历史学家们喜欢研究的课题。法国著名的汉学家,历史学家Alain Roux在2009年出版了毛泽东的传记《猴子和老虎,毛,一个中国的命运后》 (Le Singe et le Tigre, Mao, un destin chinois, Éditions Larousse出版)又于2016年推出蒋介石的传记,题目就是“蒋介石,毛的大对手“( Chiang Kaï-Shek. Le grand rival de Mao , Rivage Payot出版社)

蒋介石到底个性如何?他为何会在败给毛泽东?历史学家又是如何评价他?今天的专题节目有幸请到Alain Roux先生来就这些问题一一解答。

法广:您在书中说蒋介石并不是一个伟大的领袖,他错过了成为二十世纪主要领导人之一的机会,但在您出版了毛泽东的传记后,还是写了这本蒋介石传,为什么花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个并不是”伟人“的领导人身上呢?

Alain Roux:应该说作为历史学家,有些时候实际上别无选择。当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撰写毛泽东的传记时,经常会遇到蒋介石。从1925,26年开始,蒋介石在国民党中的地位日益稳定时,毛泽东是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当时他俩关系不错,可能互相需要对方。当共产党从26年7月开始被赶出国民党的领导层后,毛泽东还是保留了一定的权力,这就说明蒋介石当时还需要他,也许是希望他在动员农民的工作上扮演一定的角色等等。

所以,他们两人互相认识,命运和经历经常交错,同时也有他们没有见面但却打交道的机会,比如1936年12月的”西安事变“期间,蒋介石被不满他抗日政策的张学良,杨虎城囚禁在西安时,如果当时和张学良有联系的共产党为审判蒋介石并处以极刑开绿灯的话,蒋介石就完了,如果蒋介石最终得到释放的话,应该说部分是毛泽东的干预,当时没有直接联络,但是有间接联系,

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在重庆他们再次有了直接联系,蒋介石也请毛泽东到重庆去谈判,这就是很有名的两人在重庆举杯共庆的场面。

毛泽东老年得知蒋介石去世的消息后,据说他放了一整天唐朝诗人 张元干的诗改编的歌曲,诗的内容是一个受冤屈而遭流放诗人的悲情,这当然是毛泽东向蒋介石致哀的方式。而且,当时海峡两岸都拒绝两个中国的局面,并就此达成共识,据说双方通过中间人就此进行了一些接触,周恩来一直亲自过问,拒绝所有可能导致出现两个中国局面的建议,北京和台北都不希望出现这样的结果。

因此,毛泽东和蒋介石是打过仗的敌人,他们互相痛恨,但也有十分频繁的接触。

法广:关于蒋介石这个人物有很多评价,比如在大陆,他是一个很负面的人,有他很腐败,抗战很无能等等官方的宣传,而您在书中对蒋介石的评价很有意思,说他既不是红的,也不是黑的,而是灰色的,您认为蒋介石是一个没有个性的人是吗?

Alain Roux:目前在中国大陆有一个很明显的要为蒋介石负面形象 ”平反 “的趋势,江西庐山上有一座蒋介石和宋美龄夫妇曾经常光顾的别墅 ,后来毛泽东和江青也常去,这里面举办了一个图片展,我去年三月份曾经去看过。有意思的是,这个展览上有两个同样重要的部分,一边是蒋氏夫妇,以及他们在庐山居住期间的系列照片,也包括国民党要员,另一边是毛泽东和江青,以及共产党的要员们开会的照片。而两边规模几乎达到平衡,这样的布局令人十分奇怪,我和一个像是馆长的人交谈时,他说的话就更让人惊讶,他说:”蒋介石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但用人不当,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革命家,但在晚年犯了很多错误”。

当然他的话并不代表官方,但还是有一定的代表性。我觉得这句话说得非常好。

法广;蒋介石在抗战中是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他,抗战就不会胜利吗?

Alain Roux :是的,在这一点上绝对不能编造谎言。如果我们客观地,仔细看看历史真相,就会发现九成的抗日战役,以及中方的人员伤亡都是在国民党一方,而当时共产党和国民党立场一致,1937年也签署了有关协定,形成共同抗日的统一阵线,尽管双方关系很紧张,红军还是成为抗战主力,新四军也是国家的军队,与国民党并肩抗日,如果仔细研究细节就会发现,主要的战争还是由国民党的军队承担。

但应该说,1937年秋天那场可怕的上海战役,让国民党军队痛失三分之一训练有素,勇敢的主力军,损失可谓巨大。而且也不要忘记,国民党内部有反战派,但是,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蒋介石挺住了,应该说这是蒋介石十分勇敢的态度。
他当时一定是逆流而上,一边是反对抗战,主张投降派,另一边是中国的空军完全被摧毁,首都南京也将经历残酷的烧杀抢掠,一大部分中国都被占领了的现实。

在1938年秋天,另一个重要城市武汉也失守后,国民党可能会和日本人谈判讲和,但是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坚持抗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是单独面对日本侵略者,没有任何外援。一直到1941年12月珍珠港事件引发太平洋战争局势才改变。

现在我们有很多战争史料可以参考,就会发现中国军队和日本军队的人员伤亡比例是十五比一,这是非常可怕的局面。所以,我认为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应该意识到的一点是,在中国面对日本非常不利的条件下,蒋介石挺住了,他有胆量。

但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战事频频失败,比如1944年,日军向国民党军队发动反攻时,国民党军队的表现不够好,造成了日军的胜利,但应该承认的是,在面对日军的侵略时,蒋介石表现出了顽强的抗战精神。这一点是肯定的。

法广:有一种说法认为,如果国民党的军队没有经过抗战的大损失,共产党夺取政权的机会就很小,你如何看?

Alain Roux: 至少有一个人是这么认为的,这个人就是毛泽东。他在文革前,大约是1964年,接待一个日本青年共产党代表团时就说过,请你们回去时告诉你们的领导人,我们感谢日本在中国内战期间为我们提供的帮助。

法广:既然在日本人面前没有低头,蒋介石为什么会败给共产党呢?除了兵力在抗战期间受到大损外,是否真的如大陆宣传所讲,国民党由于腐败,治国无方而大失民心,也就是说共产党夺取政权是民心所向的结果?

Alain Roux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西安事变前后,蒋介石非常得民心,他代表抗击日本的力量,结束了军阀混战,虽然有共产党的问题,但也属边缘化的,当时共产党首都在偏远的延安,可能蒋介石估计他们也不会长久。蒋介石在抗战期间一直很有民心,但他犯下的第一个错误可能就是在安徽大举消灭了共产党的新四军军队,那时1941年1月份,这次行动有很多疑点,当时抗战非常艰难,国民党罕见的一次胜利是针对共产党的这个事实可能让他的形象大受争议。

第二,当他1943年出席开罗会议时也很得民心,因为他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领导人,是当时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四个领导人之一,中国也列入了世界强国之列,因此蒋介石获得很多民众的支持。但随后出现了一系列对他不利的事件,包括1944年抗日军事上的失利,而且中国在抗战结束时也并不是以胜利者的身份出现,而是在美国的帮助下取得了胜利,因此中国没有被邀请参加雅尔塔会议,讨论太平洋战后局势时,并没有征求中国的意见,也就是说中国失去了很多地位。

另外,就是十分严峻的经济局势,通货膨胀十分严重,还有中国收复被日本占领土地的方式,中国所有富裕的地区,江南,长江三角洲,上海等地在日本投降后,重新被国民政府控制时,从大后方重庆回来的人以 “捕食者 ”的姿势出现,中央储备银行券 和法币之间的汇率非常低,这对当地拥有中储券的人来说是灾难性的局面,当时腐败很严重,加上通货膨胀,内战爆发等因素让民众感到厌倦,共产党通过很机智的宣传让人们相信是国民党引发了内战,而国民党方面则是错误百出。

与此同时,蒋介石居然疯狂地在东北向共产党发动进攻,这是一个十分错误的战略部署,共产党在那里可以获得苏维埃的援助。而在内战开始的时候,国民党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他们甚至夺取了延安,一直到1947年夏天,国民党都占上风,他们在地方上也取得了被共产党的土地改革夺取了土地的地主们的支持,他们将土地还给了地主,这简直是历史倒退。
蒋介石失去了很多次成为另一个领导人的机会,但历史不能重演,也就是说如果抓不住到来的机会就意味着失败。蒋介石错过了很多别的领导人一定会抓住的机会。

法广:蒋介石1949年逃到了台湾,他走的时候一定是希望可以再回来的,但是他有可能不走吗,如果他没有走会发生什么呢?

Alain Roux: 蒋介石当然是到最后一刻才被迫走的,现在可能会有人认为知道现在还对台湾社会产生重要影响的“二.二八"镇压事件是在为蒋介石未来的撤退做准备,但实际情况绝不是这样的,因为当时的情况还是对国民党有利,他坚持到了最后,当解放军进入成都的时候他也还在城内,他到最后时刻才乘飞机离开。蒋介石坚持到了最后,但却被他的将军抛弃了,这些人要么开始和共产党合作,要么已经投降。所以,说他逃到台湾是为了避免战争持续的说法并不成立,他实际上坚持到了最后,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逃走的,他当时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应付共产党了。这一点我认为很清楚。

法广:在写了蒋介石和毛泽东的传记后,您如何评价这两个人?

Alain Roux:这很难说,我很欣赏一个著名的美国学者,斯图尔特•施拉姆(Stuart R. Schram) ,他生前曾经致力于翻译毛泽东的所有著作,很遗憾他没有翻译完,他不仅翻译成英文,同时也加以评论,这是一项非常好的工作,书名叫《毛泽东的权力之路》,毫无疑问,他可以说是一个研究毛泽东的专家,就在他去世前不久,在一个关于毛泽东的座谈会议上就有人也问了他这个问题,他当时十分缓慢的回答说,”great man ,small man“。”Great man“就是毛泽东,”small man“是蒋介石。这种说法有些恶意,但并不完全错误。

毛泽东一出现就占据所有的空间,气场非常强大,他颠覆了一切,当然给中国人带来了灾难和痛苦,但他用一种不可挽回的方式颠覆了整个中国,从这一点上说,他是一个占据第一线的重要人物,人们可以恨他或者喜欢他,但这一点无可否认。如果写毛泽东的传记就会发现,从1949年开始,毛的传记就是中国的历史,但在写蒋介石的传记时就显然不一样了,他占据不了空间,他试图充当世界的弄潮儿,但开始的时候有些才能,但是最后却被浪冲走了。他没有达到自己命运的高度。

毛泽东和蒋介石属于不同的两类人。

法广:”伟人“和”小人“这种说法有一定的局限性,因为毛泽东独裁决定一切,他也通过几十年的运动和革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很多很多苦难。那么最后,您如何看待台湾的未来?

Alain Roux : 我认为现在进入了一个很危险的时期,中国大陆领导人很可能试探美国的态度,在台海制造一些紧张局势,看看第七舰队是否会采取行动,如何行动。当南海局势紧张时,美国派出了军舰到中国宣称有主权的海域,这是挑衅行为,这是美国在试探中国的态度,所以也可以想象中国领导人也会采取类似的行动,所以可能会有一段局势不确定的时期,这一点令人担心。

但是话虽这么说,我想中国人还是很清楚美国人的武力更占上风这个事实,因此不会在这条路上走很远。我想美国人也会很快就意识到不应该加剧这个地区的紧张局势,因为他们和亚洲尤其是日本之间的商业贸易十分重要,当然也包括中国,所以太平洋从某种程度上说决定着美国的部分未来,所以如果这个地区爆发冲突的话,对美国也毫无益处。所以我个人认为,可能会有一些紧张,有些困难时期,但最后智慧还是会占上风,维持现状。

感谢Alain Roux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同一主题

  • 当今世界

    仓惶辞庙——从《蒋介石日记》看蒋介石在大陆的最后日子

    想了解更多

  • 当今世界

    走进胡佛研究院重新解读蒋介石

    想了解更多

  • 香港传真

    中国大陆出现「蒋介石热」

    想了解更多

  • 在乱世中发掘美好

    在乱世中发掘美好

    宁岱在文学上的精到将作品里的社会意义升华到了一个可以让世界读者在享受中思考发生在中国,却在不同的国家、年代和背景里轮回的普世议题:怎么样在乱世里发掘人性的美,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小说《托管班》让我们在这种关切里走进二十世纪70年代的中国,也让我们期待观察电影《县委书记谷文昌》中50年代60年代的中国。在高超的艺术造诣里,从中国的场景出发,讨论世界性的议题,这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启发。在21世纪全球性财富垄断造成的乱世里,我们可以从中国文艺作品中找到一些依据,摸索到一些借鉴,从而更深刻地理解在不同地区、不同文化里天各一方的大家各自的处境。

  • 孙靖林在巴黎的画展《耕》中的境界

    孙靖林在巴黎的画展《耕》中的境界

    位于巴黎圣日耳曼区的liusa wang画廊最近为中国艺术家孙靖林最近在里举办了一个小型展览“耕”,年轻的艺术家用清冷旧色在木板上勾勒出的日常场景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肃穆和仪式感。

  • 崔保仲谈“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崔保仲谈“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法国作为艺术之都一直吸引着全世界的艺术青年,法国和中国之间的艺术交流曾经也造就着一批又一批优秀艺术家。从上世纪第一批留法的中国艺术家至今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从带有政治色彩,以“报国图强”为目的的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和潘玉良等艺术家,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上一代的教育中已经对西方艺术有深刻理解,到法国进修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程抱一等在法国取得巨大的成就艺术家,再进一步跨越到今天,70或80后的中国留法艺术家各自呈现出时代的风采。

  • 谈二十世纪50-80年代中国钧瓷的价值

    谈二十世纪50-80年代中国钧瓷的价值

    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警告世界百分之一的人口控制百分之九十九的财富会对世界稳定造成威胁时,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共和国钧瓷展告诉人们:那么难得的,专属性、象征性那么强的帝王将相们享受的好东西,在政治智慧的运筹帷幄下,能够批量生产,不仅让老百姓分享审美,也让老百姓分享更人道、更合理、更安全的财富分配的和平理念。在世界各地社会的中坚力量、年轻人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社会分工受到严重威胁的金融吸金游戏至上的时代,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的这次展览不正是端端正正地用文化艺术来回应国际上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贼喊捉贼的民粹弄臣吗 …

  • 画家吴可的丹青诗意在巴黎

    画家吴可的丹青诗意在巴黎

    金秋九月,来自上海的艺术家吴可刚刚在金秋的九月在巴黎的国家工业宫里成功举行了个展“丹青中的诗意”,展出的是30多幅以山水为主题的水墨作品。提到山水画,往往就会让人好奇艺术家如何突破宋元山水手法,又如何进行创新的问题,加入当代成分的话题,也是观众在看展时进行的思索。艺术家在熟练掌握了传统中国画的表现技巧后,又要力求摆脱“匠气”,每天面对纸墨,自然也会面如何将内心的感受用自己的手法表现出来等等是难题,当然,这个过程和探索都是艺术魅力所在。

  • 蓬皮杜收藏时刻,谈郝量的《由仙通鬼》

    蓬皮杜收藏时刻,谈郝量的《由仙通鬼》

    《由仙通鬼》这件作品是艺术家郝量在创作方法上探索中国文人画精神古为今用的重要的里程碑,标志着21世纪的中国艺术家鬼斧神工一般地激活了出现断层的古典中国艺术实践,任由观众的主观想像钦点,在他们关注的各种世界问题里,让这种实践活灵活现地仙起来。

  • Visa Pour l'Image展出卢广记实摄影《中国的污染》系列

    Visa Pour l'Image展出卢广记实摄影《中国的污染》系列

    第29届国际新闻摄影节VisaPourl’Image自9月2日起到17日为止在法国南部城市佩皮尼昂举行,两个星期内主办方将推出25个展览,向观众呈现去年至今出色的新闻摄影记者以及记实摄影师的精彩作品,并以这些珍贵的影像启发人们对时事的思考或反省。今年中国独立摄影家卢广的《中国的污染》专题系列获邀展出。本台特地电话采访了并非摄影专业出身的卢广,请教他是如何对摄影产生兴趣,为什么又会走上记实摄影这条路?记实摄影的最大挑战在哪里?中国记实摄影的未来发展等等问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