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5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文革时期有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宣传画

毛最后掀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说明他一意孤行,无视党心军心民心,以一己之妄念,对抗天下大势。这是他一生信奉的反潮流精神的体现。但问题在于,毛以专制独裁危害天下的逆流,对抗中国人民渴望休养生息,过平静自由生活的主流,这个反潮流实际上是倒行逆施。75年批邓,实际上已推行不动,终于在四五运动中,中国人勇敢地向毛的文革说“不”。

索菲:记得75年下半年,批邓开始之后,社会上不再像从前那样,对毛的指示闻风而动,而是反感抵制,批判会变成了牢骚会。

 赵越胜:你记得真清楚,批邓时有个话儿叫“转弯”,意思是你不理解为什么要批邓,但你要转过弯儿来,思想要跟上形势。当时全国的气氛在各个领域都表现出人们渴望变。我记得当时去看一位朋友,问他最近干什么呢?他回答说,我等着死人呢!批邓推行不下去,说明文革已走到末路。社会上有个共识,等着出事儿。76年1月8日周恩来去世,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从那时起老百姓设法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用四人帮的话,叫用死人压活人。实际上,老百姓对周逝世表现出来的情感,是一种抗议,抗议的矛头已悄悄对准了毛,因为四人帮极愚蠢地压抑老百姓宣泄自己的悲伤,很多人认为这是毛的意思。在周的追悼会上,是邓来致悼词,那天邓表现得极沉痛,这样他就在感情上和全国老百姓站在了一起。而江青在周的遗体前居然不摘帽,引起一致痛恨。老百姓对周的同情转移到了邓的身上,但是邓却在追悼会之后给毛写了一封信,公开声明自己不适合承担重任,要求解除他的主持中央工作的责任。我想他是吸取周在林彪死后立即成为毛的整治对象的教训。周去世后,邓立即请求交权,以解除毛的猜忌心。果然毛顺势就让邓靠边站了,毛让华国锋来主持中央工作,代理总理。

索菲:毛推华上台,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组织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看他在这个问题上站在哪边儿。

赵越胜:华这个人在中国历史上的作用,我看是被大大低估了。其实他是大智若愚,对中国的形势和党内的派系斗争心中有数。大家都忘了以武力解决四人帮是华首先想到了,而且是他一人推动的。所以他在主持批邓的会议时,基本上是只听四人帮说,自己却不发言。就在这次批邓会议进行的过程中,姚文元被人叫出去,回来后神色慌张,因为他接到了一个报告,南京有大规模群众上街,悼念周恩来。在游行队伍中,有人打出了攻击四人帮的标语,人民向四人帮宣战了。事情的起因就是后来被称之为“325文汇报事件”的一篇文章。在3月25日的上海文汇报上,发表了上海仪表局党委副书记的讲话,里面有这样一句话:“党内那个走资派,要把被打倒的、至今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扶上台”。老百姓往报社打电话、发信,问:你们说谁是党内那个走资派?你们这是污蔑、影射、攻击周总理。跟着就有一份“总理遗言”到处流传。我们在北京的朋友几乎都传抄过这份所谓遗嘱。遗嘱中并没有什么秘密,只有周对邓小平的赞扬,它表达了当时全国的民意。我们要特别注意这一点。在专制国家中,你在官方的媒体中永远见不到真正的民意,真正的民意往往表现在地下流传的谣言中。在中国,真相更要通过所谓谣言来传播,所以现在网络上有一句名言,说“谣言就是遥远的真理”。76年时,全国民意沸腾,你几乎在街上就能感受到。

索菲:在南京之后,北京人也立即行动起来了。

赵越胜:对,回顾四五运动,实际上就是回顾文革怎样遭到全国人民的唾弃。现在回想天安门广场上花圈如山、人潮如海的情况,心里仍然激动。那个时候,我们几乎就泡在广场上,你看到那些普通人激动的表情,你就会相信,中华民族是热爱自由的民族。他们和全世界民主国家的人民一样,渴望自尊、自由,渴望能表达出自己的意志。当时毛这尊神还在,但人们已经不畏惧,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像那首“欲悲闹鬼叫,我哭豺狼笑,洒酒祭雄杰,扬眉剑出鞘”,短短时间就被传抄到全市。有些话已经直指毛,比如“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社会一去不复返了”,广场上有人公开为邓小平叫好,其实四人帮都在大会堂里用望远镜看着广场。他们把邓叫到大会堂,张春桥当面骂邓小平是纳吉。当时毛远新向毛汇报天安门广场上发生的事儿,讲到出动了民兵、军队,抓了人,毛批示,“士气大振,好,好,好!”这三个“好”字说明毛和全国民意是完全敌对的。邓小平因四五事件,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彻底下台。

索菲:那么毛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对文革有没有过反思?

赵越胜:有。76年6月,毛心梗突发,抢救过来后,毛在床边召集华国锋、毛远新和王张江姚,讲了一通话,后来有人称之为毛的“政治遗嘱”,其中他讲到文革时说“这事儿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这话有两层意思,其一,他知道文革没有达到他的目的,因为没有什么人拥护。其二,他仍然不服输,这事儿没完,还要斗下去。正像他临死时说的“八亿人口,不斗行吗”?而且要斗得血雨腥风。但是他最亲近的这些人命运如何,他是不看好的。作为一个国家领袖,留给自己的人民的遗产,不是繁荣昌盛、和平自由,而是你争我斗,血雨腥风,这样的历史人物,不能获得积极正面的历史地位。

 

今年是文革50周年,感谢法广中文部给我机会,和听友们一起回顾这个惨痛的历史浩劫。请允许我最后简短地总结一下文革的性质。在政治上,文革把列宁式政党最恶劣的党内斗争模式发展到极端,在政治斗争中完全无视人的尊严和权利,把政治分歧当作从肉体上消灭对方的理由,使共产党的权力更迭极端劣质化、野蛮化。在社会上,把人分为三六九等,让一部分人拥有对另一部分人的生杀大权。只要你被归入阶级敌人的行列,你就不再是人,而成为没有任何权利的、被随意迫害和侮辱的另类。在道德上,它鼓励恶行,鄙弃善行,取消道德底线,用阶级斗争的口号为一切残忍行为开绿灯。它泯灭人的羞耻心、怜悯心、友爱心,制造仇恨,崇尚暴力。在经济上,它制造普遍贫穷,毁坏国民财富,摧毁国家经济命脉,让国民经济面临崩溃。在人类精神生活领域,它制造愚昧,扼杀人的创造力,摧残文化、艺术,让反智行为大行其道,阻止中国与人类文明相融合。它是民族的浩劫,也是民族的耻辱。它给中华民族肌体上留下了巨大的创伤,这个伤口至今没有愈合。文革的毒素仍然浸透在很多人的心中。所以文革的幽灵在大陆借尸还魂,有相当丰厚的基础。这才是一切有理智的中国人应该警惕的。

 

  •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1975年是文革中特别重要的一年。毛为了让邓出来主持中央工作,对文革左派暂时压了一下,要邓主持批一批四人帮,并且罕见地提出“要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但他最关心的事情是“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他的这三项指示给了邓以整顿中国社会问题的余地。但毛在旁边看着邓,看他怎样处理文革。

  •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在中共老人中,邓和毛的关系最为奇特。毛要打倒邓,却又保护他。在文革最疯狂的时候,毛却几次提到邓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难者。林彪事件后,毛把邓调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虑过由邓主持他身后大局?

  •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林彪垮台后,毛对所谓接班人问题有了新的考虑。他心里最提防的是周恩来,这反映了毛的农民心理,因为周在历史上有相当一段时间地位远高于毛,而且曾反对过毛的一些做法。毛的一生,始终有一种狭隘的农民意识,尤其在党内人事关系上,谁曾经反对过他,他是不会忘记的。重新考虑接班人,就是要防止位高权重又人望极高的周有机会上位。

  •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一个历史时期走到末路时,统治集团内部一定会出现种种乱象,像晚明时所谓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三大疑案,搞得明朝末年统治集团内一片乱象,为明朝的崩溃埋下了伏笔。文革后期,中国政坛上也出现了中共三位重要官员离奇死亡的事件。当时社会上传言纷纷,老百姓演绎出许多故事,这种现象其实反映的正是毛的文革已走入穷途末路。

  •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革地下读书运动中被广泛阅读的一些重要著作,激发了一些青年人的激烈讨论。吉拉斯的《新阶级》就是其中一本。当时一些青年就文革的性质和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与新阶级的关系进行了初步的反思。在他们看来,毛发动文革恰恰是为了新阶级独占统治权。

  •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2016年恰逢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50周年纪念, 在今年世界各地学者、文革亲历者和关心这一问题的中国百姓,通过多种形式对这个近代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页进行回顾和反思。然而就目前来说,在世界范围内因为种种困难和选择表达方式的不同,很少有人通过艺术的形式对文革中的历程进行纪念,因此法广请来了正在德国汉堡举办题为《眼见 “为实”》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