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 2017年10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19:00点-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20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欧非政府组织推出创建国际生态文明大学计划

作者
中欧非政府组织推出创建国际生态文明大学计划
 
国际生态文明大学注册图标 法广RFI

12月中旬在摩洛哥马拉喀什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协议签约国第22届 大会上,中国公益研究会与中欧社会论坛等组织在会上介绍了创建国际生态文明大学的计划,这一大胆的设想引发了与会者的兴趣。计划筹办方在会上介绍了他们的思路。

他们认为,人类在继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之后,正在经历着一场新的生态文明,生态文明将从根本上扭转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向地球无限索取的格局。2015年全球195个国家共同签署的《巴黎协定》为全世界共建生态文明奠定了基础,但是,如何将《巴黎协定》转化为具体地行动?这就是创办国际生态文明大学的意义所在。

国际生态文明大学筹办协会主席,法国雷恩环境学院校长裴雅客(Jacques Brégeon)先生是气候变化领域的先行者,他是世界上最先意识到气候变化将改变人类生产以及生存模式的学者之一,他曾经是法国前总统萨科齐2007年推动的环境大变革方案的主要策划者,也曾经为多位法国政界人物提供气候,环境方面的培训。

他向本台介绍了筹办国际生态文明大学的初衷:“首先第一个目标,就是要使全世界的决策者们真正地意识到气候变化议题的重要性,因为虽然气候变化并不是一个新的议题,但是,即使在当今世界的决策阶层依然有许多人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甚至对此持有怀疑的立场。其次,是为了在全球范围内培养应对气候变化领域的人才,他们可以切实地推动落实应对气候变化的具体政策。第22届气候峰会的主要目的就是具体地落实巴黎协定,会议达成了一系列协议,并且决定要采取一系列的措施,而这些措施就必须有人来具体的落实。但是,要具体行动还必须人才,这些人才必须具有多方面的学识与才能,他们最好已经拥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年龄在35岁至40岁 之间,他们必须是既懂得金融管理,又了解能源与技术的跨领域,跨文化的人才,而这些人才,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还必须经过专业的学校来培训。这就是我们创办生态大学的出发点。我们的初步设想是首先从法国布列塔尼以及卢瓦河边开始,先在法国设立一个生态文明大学,然后,再在摩洛哥,再之后在中国。逐渐建立一个国际生态文明大学网络,在全球范围 内共同创建生态文明。”

法国著名的气候冰川学家,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席朱泽尔(Jean Jouzel)先生是国际生态文明大学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他向本台表达了他对此一项目的看法:“我 们面对的是一个全球性的环境遭受破坏以及气候升温的严峻的现实,在这样的背景下,必须在全世界范围内发动保护环境的各类活动,而我们看到,在目前的条件 下,要在环境气候领域培训专业人才,并非易事。这就是为什么有必要创办一个国际生态文明大学,而且该计划从一开始就与中国有着紧密的联系,因为它是由中欧社会论坛提出,同时又受到中国企业家的支持。确实,我们都注意到,中国企业已经充分意识到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毫无疑问,中国将在应对气候变化的领域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因为,中国本身就是全球第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在美国政坛目前出现反复的背景下,欧盟期待能够在气候领域同中国一道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共建生态文明这是我们今后几十年内的发展目标。”

的确,欧盟与中国应该在气候领域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这也是法国罗瓦河大西洋大区参议员,法国参议院可持续发展经济委员会的委员 鲁南•唐戴克(Ronan Dantec)先生的观点,唐戴克先生也是国际生态文明大学顾问委员会成员。唐戴克先生向本台表示,作为南特地区的议员,他十分支持在南特地区创建首个国际生态大学,因为,他认为中国与欧盟应该在气候领域拥有一个共同探索,共同思考的园地。

香港理工大学教授于硕也是国际生态文明大学筹委会的成员之一,她认为创办生态大学的计划带有创造性,他超越了传统大学的教学模式。

她表示:“生态大学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计划,它的基本的思想依据其实是重返自然家园,它超越了国家,领土的概念,它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生态大学,而是一大整体的设计。他是对传统大学的一大革新。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但也面对着十分严峻的挑战。他的起因是在南特地区的有一个企业主叫Bernard Bremond,他把自己的有七十多公顷面积的庄园贡献出来,开发创办这么一座生态大学。这事件本身就十分有意义,用法文来说,就是de abstrait au concret, de territoire au terroire, 中文可以说是从抽象到具体,从国土到沃土,也就是说,原先我们是从国家的尺度来衡量,从领土的范围内来思考一些抽象的概念,而生态文明大学是超越了国家的机制,成为中欧共同创建回到本土的设想。所以,它不是一个单纯的学院,而是一个整体的哲学,历史的设计。这一计划的落实需要大家的努力,需要大家在观念上的认同。现在虽然已经有了地方,有了合作单位,布列塔尼大学,法国大学联合会,中国方面有一些基金会,比如说,阿拉善基金会,一直以来从事环境方面的工作。也在推动公民思维,自己建设自己家园的运动。但是,这一包含着教授知识的传授,新思想,新观念,走出传统的大学,能否成功?面临着挑战。大家都清楚,我们不能够象以前那样生活下去,有学者写过一本书,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明天,没有生物多样性,人类如何生活? 我们当然不可能重返家园,因为自然已经被人类变坏了,甚至都出现了一个新的概念,叫做,Anthropocene, 人类纪,这是一个新的地质期,地质学家要在今年年底之前将此一词作为一个新的地质概念收入人类词典,也就是说,人类正在以不可捏转的方式改变着地球,所以,我们不能够如此继续下去,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 生态大学,就是要告诉我们今后应该怎么办,应该如何去教育我们的下一代?”

  • 法国向联大提交《世界环境公约》加强与中国合作

    法国向联大提交《世界环境公约》加强与中国合作

    法国总统马克龙9月19日首次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议程发表演讲,重申巴黎气候协定的重要性。法国继续行动推动《巴黎协定》,并且首次在联合国推出《世界环境公约》。美国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表示将积极参与全球环境治理进程。另外,法国与中国加紧在环保领域的合作。

  • 浅谈自贸协议的环境与社会影响

    浅谈自贸协议的环境与社会影响

    听众朋友们或许还记得,几年前,每当世贸组织召开贸易谈判试图达成全球性的多边贸易协议时,无论会议在何处举行,会场周围都会汇聚着大量来自全球各地的非政府组织成员以及当地的抗议民众。如今世贸谈判已经告一段落,全球化这一概念的含义似乎也在人们心目中逐渐从褒义转向贬义。各国于是在世贸组织的框架之外展开双边贸易谈判。这些双边贸易谈判也同样遭到来自农业,畜牧业等產业以及非政府组织方面的强力抗议。

  • 法国试图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

    法国试图全面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

    法国政府9月底宣布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出于保护法国人健康考虑,法国全面禁止在本土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包括禁止农民在农业生产中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及其衍生品。但是,法国农民对此表示不满,说如果法国政府单边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只会导致不公平竞争,让其他有更高含量的草甘膦除草剂的产品进入法国。草甘膦除草剂是美国农药商孟山都公司(Mons全球销售量最广的除草剂在年年春中的活性成份,多于转基因农作物一起使用。此前,世界卫生组织与美国加州等皆已认定草甘膦除草剂是致癌物质。

  • 塑料微粒污染自来水! 怎么办?

    塑料微粒污染自来水! 怎么办?

    法国当代天才作家鲍里斯·维昂(Boris Vian)在他最著名的小说《岁月的泡沫》 (L'écume des jours)中,曾经描述了这么一个画面,主人公高倫 (Colin)打开家里的水龙头时,里面流出的是竟是滑溜溜的泥鳅。如果说泥鳅可以被做成美味佳肴的话,今天从你我家中水龙头里流出的却不是泥鳅,而是可以无孔不入地渗透到你身体的每一个最微小的部件的塑料微粒。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总部设在美国的一家名叫Ormedia的新调查媒体机构本月初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令人不寒而栗.

  • 超强飓风侵扰频繁 气候变暖环境全球灾难增多?

    超强飓风侵扰频繁 气候变暖环境全球灾难增多?

    在继8月底飓风“哈维”登陆美国,造成多人死亡之后,飓风“艾尔玛”又在9月3日又席卷加勒比海地区,包括法国在内的法属安的列斯群岛受到飓风袭击,造成人员和物资重大损失。随后“艾尔玛”飓风还在9月9日周末登陆美国南部海岸,席卷美国佛罗里达。虽然飓风的形成与气候变化之间的直接联系还有待进一步证明,但是气候变化,造成极端气候现象频频出现,这的确威胁地球生态和人类生活的环境。

  • 中法舆论看反增长与环境保护

    中法舆论看反增长与环境保护

    就在中国政府推动一带一路发展计划以图消费国内多余产能,维持中国经济增长之际,就在美欧等西方国家政府对中国的将近百分之七的经济增长不乏嫉妒的同时,西方舆论越来越关注经济增长与可持续发展之间是否相溶的问题,担忧地球有限的资源是否能够承担全球经济的无限制的增长,也就是说,所谓的可持续发展是否真的有可能持续?于是,反增长Decroissance,这一最早出现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概念近期频频出现在公众舆论平台上,原先被认为是极端消极无政府主义者的口号反增长正在获得主流舆论的接受。

  • 刘宁谈中国当代建筑与地方气候和文化特质

    刘宁谈中国当代建筑与地方气候和文化特质

    法国媒体近日都报道了中国广西柳州聘请意大利建筑师修建全球规模最大的森林城市的计划,这一将于2020年建成的森林城市计划在居民住房以及医院等公共建筑的楼层种植树木,将住房建筑隐藏于森林之中,使城市居民感觉自己生活在鸟语花香的大森林之中。除了环境舒适宜人之外,树林可以净化空气,吸收二氧化碳,减低温室气体排放。这一大胆的建筑模式在欧洲已有先例并且正在获得深受雾霾危害的中国民众的青睐,被中国舆论评论为是中国城市建筑的未来。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