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23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1966年9月毛检阅红卫兵。右为刘少奇,中间林彪。

林彪垮台后,毛对所谓接班人问题有了新的考虑。他心里最提防的是周恩来,这反映了毛的农民心理,因为周在历史上有相当一段时间地位远高于毛,而且曾反对过毛的一些做法。毛的一生,始终有一种狭隘的农民意识,尤其在党内人事关系上,谁曾经反对过他,他是不会忘记的。重新考虑接班人,就是要防止位高权重又人望极高的周有机会上位。

问:接班人问题是毛永远挂在心上的问题,但似乎最终也没有让他满意的人选。

答:这是考察文革后期各种斗争的关键。毛不能把握他的生命,所以有种紧迫感。可以说接班人问题是他的软肋,也就是说他永远不放心他的身后事,不放心他费尽心力、搞得天怒人怨发动的文革,在他死后能否保存成果。你可以想象一下,若文革在他死后一风吹了,他最看重的自己的功业就几乎荡然无存。他几次讲他这一生只干了两件事,一是把蒋介石赶到了海岛上去,一是文革。但你仔细想想,前一件事他借助了外力,一是斯大林的指挥和援助,二是日本入侵。在打倒蒋介石,推翻民国政府这件事上,他的英明之处在于,1)不管他如何讨厌苏联人指手划脚,却基本上隐忍不发,听从斯大林的指示。你若仔细读读他和苏联,共产国际的来往电报,你就能察觉出他甘愿忍耐服从的心理。因为他知道,离开苏联的支持、援助,他没可能推翻民国政府。2)他一眼就看穿了日寇入侵对他的野心、企求是绝大的利好。虽然当时苏联指示他和蒋合作,对抗日寇,他表面上服从,却反复向他的党内朋友说明,一定不能和日本人真打,只需装装样子,而要抓紧一切可能暗中扩大自己的力量。别以为他这个说服工作容易。当时,朱德、周恩来、彭德怀都真心想和国民党合作,打击日本人,但毛还是最终说服了他们。所以他痛恨彭德怀搞什么百团大战,说彭是出风头。

问:在这点上,毛确实见识高于他的党内同志,而且看出了效果。那第二件事呢?

答:这第二件事,就是文革,可以说实实在在是他以一人之力发动并推行的。不但没有外部的太上皇,连他的革命对象都不是外敌而是曾经的党内同伙。所以,文革才是毛最上心,并倾全力要维护的东西。为此,接班人问题才成了心头大患。当时他找林彪当接班人,还有一个权谋上的考虑。他要借林彪在军队中的势力,为文革保驾护航。林彪表面上不抢上位,其实他内心早有谋算。62年七千人大会,他看准了毛在党内已引起强烈不满,刘邓都已成大气候,一个管国家建设,一个管党,林彪才发表那个讲话,实质上是救驾。随后又大捧毛,要把军队建成毛泽东思想大学校,活学活用毛的著作,搞四个第一,突出政治,搔到毛的痒处。毛当时已经暗自把刘少奇这个已获党内公认的接班人当作了清算对象。他心里认定刘少奇的路线和他想要搞的东西不是一回事,但他仍对外说刘少奇是他的接班人。64年,他对蒙哥马利说“我死之后就是刘接班”,这是欲擒故纵,放烟雾迷惑人。文革开始后,是江青忍不住说了出来,江说,62年毛主席在七千人大会上受了气,文化大革命就是给毛主席出气。毛自己也对巴卢库说,62年他就觉察出有坏人篡夺了领导权。其实他一直在拉拢林彪,林彪也是投桃报李。毛为了让林同意当接班人,甚至牺牲最忠于他的罗瑞卿,他心里其实知道罗是没有反对他的想法的。

问:以毛的猜疑性格,他对林彪就这么放心?

答:问得好。这个问题是需要仔细想想。我认为,毛从来对任何人都不放心。在历史上,专制独裁者最缺乏的东西就是对人的信任,谁越接近他,他就越提防谁。66年7月8日毛在江青的信中已经暗示他认为林彪是在利用他,所谓为了打鬼借助钟馗。但有一个细节我们不要忽略,这信他给周恩来看,看后销毁了,但周留了一个抄件。毛为什么这么做呢?那时他还想不到林彪最后会和他拼个鱼死网破。我猜想,他这是提醒周,林这个接班人并不是不可改变的,甚至是要让周明白他从未决定把身后大权交给谁。以周的聪明,他当然知道毛这是在警告他,谁也别想觊觎他的权力。这个敲打周是心领神会的,因为周有个心病。历史上,在1932年的宁都会议上,毛被剥夺了军权,让他完全靠边站,而周成了军事指挥的一把手。毛自己说那会儿他是“茅坑里的石头”,“连鬼都不上门”,毛由此过了两年多冷落的日子。这段经历成了他的心理强迫症,不时拿出来讲,让周永远战战兢兢,认为自己有罪。而林彪这个毛真真假假选定的接班人死后,周被形势推向了揽大权的地位。这个形势主要来自两方面,其一,对林彪事件的处理,他始终在第一线。虽然事事请示毛,向毛汇报,但毕竟与各个层次的人员亲自交往,以他的风度、干练、智慧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其二,在中美外交活动中,毛在背后,周在前台,外国人搞不懂中国人虚虚实实的那一套,认为周就是中国外交的掌舵人,所以世界上赞扬声一片,但这却让毛不舒服。毛身边的王海蓉、唐闻生受毛指使,到处搜集这些材料念给毛听,让毛感觉人家轻视了他。周对毛的心理活动是清楚的,他知道毛担心他自然而然成了接班人,所以才会有71年12月毛昏厥后经抢救苏醒,周握着毛的手流泪保证:“主席,主席,大权还在你手里”的事。但毛明白,就算他活着周不会反对他,但死后谁能知?

问:所以你认为林死后毛对接班人问题的考虑首先就是提防周?

答:对,我确实这样看,这从批周会议可以看出。周不是主管外交吗?毛就在外交上找周的毛病。73年6月28日,外交部内刊《新情况》登了一篇文章,谈美苏签定防止核战争协定之后,“美苏主宰世界的气氛”更浓。周认为“写得不错,值得研究”,毛却借题发挥,说是“放屁一通”,又气哼哼地说“凡是这类屁文章,我就照例不看,总理讲话也在内”,又说:“大事不讨论,小事天天送,此调不改正,势必出修正”,骂得周灰头土脸,忙写检讨。又因周在与基辛格会谈没有及时向毛汇报,而被认为“接受了核保护伞”。毛指示召开批周会,这个我们在前面的专题中已经讲过。今天那我们再讲点细节。江青上来就说这是林彪以后的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周恩来“迫不及待要取代毛主席”。许世友这种武夫甚至跳到椅子上骂周“要搞修正主义”。王海蓉还特地点出毛讲话中提到“贼船”就是指周。周只能流着泪检讨再检讨。会上周单独坐在一边,与会者围坐在他对面,就是个批斗会的架势。据记载,周因手抖,请乔冠华帮忙纪录,竟被唐闻生喝止。每次批斗完,周都面色灰白,走路不稳。你说毛把周整到这份上,他还怎么可能有“接班”的想法。把周整得半死不活之后,一次会见外宾,沙发不够坐,周恩来竟然自己坐在一把椅子上,让出沙发给王海蓉这些小翻译坐。毛看见了,指着王海蓉、唐闻生对外宾说:“总理可怜呀,让这些娘们整成这个样子”。从以上这些话可以看出毛的品性中的虐待狂的倾向。

 


同一主题

  •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毛最后掀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说明他一意孤行,无视党心军心民心,以一己之妄念,对抗天下大势。这是他一生信奉的反潮流精神的体现。但问题在于,毛以专制独裁危害天下的逆流,对抗中国人民渴望休养生息,过平静自由生活的主流,这个反潮流实际上是倒行逆施。75年批邓,实际上已推行不动,终于在四五运动中,中国人勇敢地向毛的文革说“不”。

  •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1975年是文革中特别重要的一年。毛为了让邓出来主持中央工作,对文革左派暂时压了一下,要邓主持批一批四人帮,并且罕见地提出“要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但他最关心的事情是“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他的这三项指示给了邓以整顿中国社会问题的余地。但毛在旁边看着邓,看他怎样处理文革。

  •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在中共老人中,邓和毛的关系最为奇特。毛要打倒邓,却又保护他。在文革最疯狂的时候,毛却几次提到邓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难者。林彪事件后,毛把邓调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虑过由邓主持他身后大局?

  •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一个历史时期走到末路时,统治集团内部一定会出现种种乱象,像晚明时所谓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三大疑案,搞得明朝末年统治集团内一片乱象,为明朝的崩溃埋下了伏笔。文革后期,中国政坛上也出现了中共三位重要官员离奇死亡的事件。当时社会上传言纷纷,老百姓演绎出许多故事,这种现象其实反映的正是毛的文革已走入穷途末路。

  •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革地下读书运动中被广泛阅读的一些重要著作,激发了一些青年人的激烈讨论。吉拉斯的《新阶级》就是其中一本。当时一些青年就文革的性质和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与新阶级的关系进行了初步的反思。在他们看来,毛发动文革恰恰是为了新阶级独占统治权。

  •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2016年恰逢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50周年纪念, 在今年世界各地学者、文革亲历者和关心这一问题的中国百姓,通过多种形式对这个近代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页进行回顾和反思。然而就目前来说,在世界范围内因为种种困难和选择表达方式的不同,很少有人通过艺术的形式对文革中的历程进行纪念,因此法广请来了正在德国汉堡举办题为《眼见 “为实”》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