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3月2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3月24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文革后期三大疑案之一: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一个历史时期走到末路时,统治集团内部一定会出现种种乱象,像晚明时所谓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三大疑案,搞得明朝末年统治集团内一片乱象,为明朝的崩溃埋下了伏笔。文革后期,中国政坛上也出现了中共三位重要官员离奇死亡的事件。当时社会上传言纷纷,老百姓演绎出许多故事,这种现象其实反映的正是毛的文革已走入穷途末路。

问:历史常有巧合之处,今天的题目容易让人想起历史上朝代更替的乱象。不过还是请你先给听友们介绍一下所谓明末宫廷三大疑案吧。

答:好,稍微扯得有点远。但中国历史上的一些现象总不断地和现实联系在一起。案件本身的原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象征意义。尤其是中国社会结构中,有许多前现代的要素,更容易让人产生历史联想。像76年周朱毛三巨头辞世,你一定还记得吉林陨石雨,驻马店水库溃堤,唐山大地震吧。汉代谶纬学专门从天人感应的角度解释自然现象和社会人事的关系,中国的这个传统可谓源远流长。明末三大疑案,第一是疯汉张差闯入太子宫,持棍乱打皇太子朱常洛。这疯子是怎么进了禁宫找到太子乱打,始终是个迷。它牵涉到当时太子存废的宫廷争斗,黑幕重重。其二就是红丸案,太子朱常洛继位后,身体不适,服用太医所配红药丸,服后甚感舒服,再服一丸后却暴毙,这也引起宫廷内的大风波。其三是崇祯帝继位前,大臣坚决要求李选侍迁出乾清宫,以防她控制崇祯,也闹得鸡飞狗跳。这三大案之后,崇祯成了末代皇帝,明朝灭亡。

问:看起来真巧合,历史学家们都认为这三大案标志着明末的纷乱和衰亡的开始。那文革中的三大案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答:这第一桩是昆明军区政委、云南省革委会主任谭甫仁被刺身亡。他是在戒备森严的军区大院自己家中被刺杀的,他当时身中两枪,一枪打在肚子上,一枪打在头上,他夫人也同时遇难。谭是林彪的嫡系,出身红一军团、红四军,一直到四野,全在林彪手下。案子发生后一直严格保密。我那时正在工厂里,两周才回一次北京,结果到了北京就有人悄悄告诉我这个消息。当时传闻更邪乎,说是有人要暗杀周恩来,让谭动手,他不敢,别人就杀了他灭口。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周恩来亲自过问此案,调查的结果是,军区保卫科副科长王自正动手杀人,原因是文革中层层揭发,人人站队。王在这个揭发运动中遭人检举,说他出身富农有人命在身。谭甫仁批准要对他进行隔离审查。谁知王这个人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他在日记中记到:“这下儿完了,不是死刑也要终身劳改,我的老婆孩子也得受牵连。我不能这样死,要死也要杀几个人”。结果他就盗取手枪杀了谭。那个时候,谭在云南积极推行极左路线,造成大批冤假错案。他主持清理阶级队伍,全省立了100多万人的案,抄家揪斗毒打,积下了大量仇恨。所以当时很多人不同情他,说是冤冤相报,孽债难逃。

问:是啊,现在大陆上不断发生命案,也是有些人被逼得走投无路,索性一命换一命,或者一命换几命,这种报复社会的行为,反映了社会内在的暴戾的气氛。

答:再一个疑案是公安部部长李震命案。李震这个人是个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66年调到北京,一直在谢富治手下工作,谢很欣赏他。谢富治是老干部中追随四人帮的人,李震在他手下也是左得不得了。谢富治后来得了癌症,李震就掌了公安部的大权。林彪事件后,公安部的一些老人批评李震紧跟极左路线,制造冤假错案。李作检讨却不受谅解。周恩来曾经很严厉地批评他肃清极左思潮不力。当时中央正追查林彪余党,有些材料牵涉到李。结果73年10月22号,人们发现李半跪在公安部的供暖管道中间,脖子上有绳子,人已经死了。这个案子周恩来很重视,他当时认定李震没有自杀的理由,一定是他杀。这下子就往他杀的方向上去追,抓了不少人。有意思的是,当周向毛汇报李震的案子时,毛倒是问,为什么要杀他?并且给周讲我们刚才讲过的明末三大疑案。这样才朝自杀方面去考虑。经反复试验检验,最终判定李是自杀,而且原因也清楚了,李是追随谢富治和文革小组太紧,在公安部制造了大量冤案,林彪垮台后他一直心存畏惧,而公安部的另一派老干部如于桑等人对他穷追猛打不放松,他才决定一死了之。这是陷入党内斗争不能自拔的案例。可当时也是传言满天,什么苏联特务谋杀的,什么林彪有文件在他手上,林彪余党要杀人灭口。

问:看来卷入政治斗争是很危险的。

答:那要看是何种政治斗争。在民主制度下,就很难出这种事儿。上周萨科齐初选失败,也就甘心退出政坛。克林顿败选,川普再混蛋她也只能接受。但在中国和前苏联的共产体制下就不行,那是没规矩可讲的,全靠权谋。比如苏联的基洛夫被杀案,现在基本上可以断定是斯大林干的,可他却因此抓了一大批人。基洛夫的死反倒成了大清洗的借口。中共党内争斗出人命的事儿不少,都是卷入了路线斗争,共产党内的权争总是伴随着血雨腥风。这第三大案,则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王良恩自杀。他的死更是一个典型的无辜者卷入党内斗争而遭毁灭的案例。他的遗书中说得明白:“九届二中全会,我是犯了严重方向路线错误,对党和人民有罪,但属于上当受骗范围,绝没有和他们死党有串通”。王的所谓过错,其实根本不是过错。当时批判他的罪名有这么几条,第一他印发了庐山会议上支持设国家主席的《六号简报》,实际上王作为中办副主任,印发简报本来就是他的责任,只是这期简报中,有汪东兴支持设国家主席的发言,汪想掩饰就怪罪到王良恩身上。第二,在庐山会议期间,许世友、韩先楚、杨得志几个老军人,给毛和林彪写信,要求免除张春桥的职务。其实,这本来是林彪自己的意思,而且这是毛暗示给他的,毛这是在试探林,但林上了圈套。王把三上将的信转给了周恩来,是周转给毛、林的。但林彪为了保护这几位将军,扣下了这些信,没有转给毛。林垮台后,从林彪住处查到了这些信,江青大怒,说她是林彪专案组成员,为什么没有看过这些信,一查是王良恩签发的。第三件事儿,是王把江青参与的揪军内一小撮的材料上交存档,结果江青大闹,说王良恩整她的黑材料,硬说王迫害她,是个野心家阴谋家,还说王良恩要危害党中央毛主席。这个女人疯狂之极,这些大帽子都是她随意扣上的,可王怎么受得了,只有死路一条。王的案子清楚地说明了,文革已经走投无路,党内派系横生,阵线混乱,下面做具体工作的人动辄得咎,你再小心也难逃别人的诬陷。当时江青一骂王,中办的不少人立刻落井下石,把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都暴露出来了。这就是共产党内斗的基本规律,以恶为价值取向。

 


同一主题

  •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毛最后掀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说明他一意孤行,无视党心军心民心,以一己之妄念,对抗天下大势。这是他一生信奉的反潮流精神的体现。但问题在于,毛以专制独裁危害天下的逆流,对抗中国人民渴望休养生息,过平静自由生活的主流,这个反潮流实际上是倒行逆施。75年批邓,实际上已推行不动,终于在四五运动中,中国人勇敢地向毛的文革说“不”。

  •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1975年是文革中特别重要的一年。毛为了让邓出来主持中央工作,对文革左派暂时压了一下,要邓主持批一批四人帮,并且罕见地提出“要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但他最关心的事情是“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他的这三项指示给了邓以整顿中国社会问题的余地。但毛在旁边看着邓,看他怎样处理文革。

  •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在中共老人中,邓和毛的关系最为奇特。毛要打倒邓,却又保护他。在文革最疯狂的时候,毛却几次提到邓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难者。林彪事件后,毛把邓调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虑过由邓主持他身后大局?

  •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林彪垮台后,毛对所谓接班人问题有了新的考虑。他心里最提防的是周恩来,这反映了毛的农民心理,因为周在历史上有相当一段时间地位远高于毛,而且曾反对过毛的一些做法。毛的一生,始终有一种狭隘的农民意识,尤其在党内人事关系上,谁曾经反对过他,他是不会忘记的。重新考虑接班人,就是要防止位高权重又人望极高的周有机会上位。

  •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革地下读书运动中被广泛阅读的一些重要著作,激发了一些青年人的激烈讨论。吉拉斯的《新阶级》就是其中一本。当时一些青年就文革的性质和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与新阶级的关系进行了初步的反思。在他们看来,毛发动文革恰恰是为了新阶级独占统治权。

  •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2016年恰逢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50周年纪念, 在今年世界各地学者、文革亲历者和关心这一问题的中国百姓,通过多种形式对这个近代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页进行回顾和反思。然而就目前来说,在世界范围内因为种种困难和选择表达方式的不同,很少有人通过艺术的形式对文革中的历程进行纪念,因此法广请来了正在德国汉堡举办题为《眼见 “为实”》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