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3月2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3月24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评法批儒运动的实质是毛试图重振文革的旗鼓

评法批儒运动的实质是毛试图重振文革的旗鼓
 
文革宣传画

[提要]评法批儒运动的实质,是毛试图重振文革的旗鼓。批林批孔的背后玄机是警告周恩来不要借批林而批左,翻文革的案。而评法批儒运动中,对儒法两家的评判,反映出毛对 中国传统思想的取舍。在毛的心目中,讲仁爱宽恕的儒家,是反动的,而讲强君弱民,以权术酷法治人的法家是先进的。天下苦秦久矣,而毛决心延续天下的苦难。

问:林彪事件之后,文革破产已成事实,连毛本人也被迫做过一些让步,放松了对老干部的进一步迫害,也默认周所做的一些补救工作。但随后又掀起评法批儒运动,当时观察到毛的意图的人,把这场运动的目的概括为“批林批孔批周公”。请你给听友们解释一下这背后的关系好吗?

答:我们前次讲过,林彪死后,周恩来大哭的事儿。当时纪登奎劝他,他说,“你们不懂,事儿还没完”。这件没有完的事儿,就是周知道今后他成了毛加意 防范整治的第一人了。1973年底,毛指使“四人帮”开会批周,对在中美和解中“功高震主”的周恩来极尽羞辱。批他“右倾投降主义”,“想当苏联人的儿皇 帝”。其实,周是一丝一毫也没这种心思,纯是毛的妄想狂、虐待狂大发作。周照例唾面自干,带着癌症的痛苦折磨检讨认罪。毛在周的治疗上设置障碍,他心里明 白周活不长久,但也知道周仍有利用价值。他扶邓小平起来制衡周,又留周在权力中心平衡邓。周在林彪事件后试图批左,来纠正文革的疯狂,这让毛认定,周是反 文革势力的总代表。毛除了组织上加强“四人帮”左派力量之外,在意识形态上也要找个突破口。73年春天,毛读郭沫若的《十批判书》,写了首打油诗给江青, 说是“郭老从柳退,不及柳宗元”。这是因为柳宗元在他的名文《封建论》中,赞扬秦,废分封制改郡县制。我们知道,毛是自诩为马克思加秦始皇,对秦始皇信奉 法家以暴力一统宇内,又焚书坑儒,是极为欣赏的。但占据中国传统思想中心的儒家,对秦始皇不施仁政,暴戾无道,一贯持谴责批判态度。贾谊《过秦论》中所谓 “仁义不施,攻守之势异也”,已成千年定论。林彪集团的“五七一工程纪要”痛斥毛是“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这触 了毛的痛处。所以他为暴秦正名,也是为自己的专制合法性正名。

问:那么评法批儒又如何成了批林批孔运动的中心内容呢?

答:评法批儒实际上反映了毛本人对中国传统思想的取舍。毛后来给郭沫若写了一首诗,亮了底牌。诗中说,“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魂死 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毛给毛远新讲解这首诗的时候说,“人家打着批极左的旗号主张回到刘少奇,反攻倒算呢!要批孔,反对倒退”。这个“人家”就是指 的周恩来。可见在毛心目中,周就是当代儒家代表。他听说林彪家里有些读孔子的笔记和条幅,立即让谢静宜去好好找找。他的打算是让周与林彪挂在一起,脱不了 干系。孔夫子成了文革初起时用来祭旗的海瑞。“四人帮”受毛指点,组织了批孔文章。他们给孔夫子扣上了几顶帽子,一是说,孔夫子的阶级立场是奴隶主阶层, 二是说,所谓仁者爱人是没有阶级性的,天下只有阶级斗争,没有博爱。三是说,孔子的“有教无类”是抹杀教育的阶级性,而共产党就是要抓紧教育大权,培养 “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四是说,孔子崇尚周礼,就是要复辟倒退,这就和党内有人要否定文革,复辟倒退挂上了钩。这些都不合毛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 革命”理论。而法家的那些主张,则合毛的心意。一是君权至尊,儒家孟子还讲暴君可诛可替,而法家韩非则认为“人主虽不肖,臣不敢侵”。无论君主如何昏庸残 暴,也不可反对。二是法家极其反智愚民,认为士人之议论,会不同于君心独断的方针,所以必须铲除。换成毛的语言,就是“如有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 裁”,也就是当下中共宣扬的不许妄议、媒体姓党。三是法家所用的那套法、术、势理论,把君主驭臣之术讲透了,是宫廷权斗的不二法门。毛对此领会极深,也用 得炉火纯青。

问:看来评法批儒完全不是个理论问题,而是个现实问题。

答:当然,毛对某些理论有兴趣时,一定是他有现实的需要。儒法两家理论上的区别,反映了他在现实中的理论取舍。法家这套强君弱民、揽权驭臣,在政治 斗争中没有道德底线,以取胜夺权为唯一目的的理论,适合他的需要,也符合他的治国方略。而儒家那套仁义礼智信,对他的肆意妄为,会有约束和妨碍。他当然不 取。若党内的人身上有儒者之风,他是不能忍受的。在他心目中,周恩来就有儒家的味道。所以借评法批儒整他,是个很好的借口。有趣儿的是,他在国内这么一 闹,海外华人世界反应很大。当时身居香港的新儒家代表人物唐君毅先生就是痛心疾首。在他看来,儒家代表中国传统思想的主流,代表着中华民族的精神源头。中 国走向世界文明,实现民主自由,一定不能离开这个基础。他当时连续发表文章,捍卫孔子,捍卫儒学,表现出一位醇醇大儒的风骨。国内侯敏先生曾专门论述过唐 君毅先生对儒法两派基本区别的辨析。他指出,“唐君毅以为,儒家与法家的不同,表现在以下方面:一,在政治上法家主张集权于中央政府与君王,儒家则分权于 社会与地方政府。法家积财于政府,儒家藏富于民。儒家尊重隐者、逸民以及知识分子,法家施行苛政,对凡不受政府控制者,皆欲斩杀。二,在文化教育上,儒家 主张通古今之变,法家只重当今之实用。儒家在国家之外更有“家”和“天下”,法家只求强国与内政,不重家庭,控制言论,不求人心之开放。正因为法家以法术 权势为治本,在内心身处最怕贤才与智者,分去君权。故反对儒家尚贤与尊师,主张“以法为教”,“以吏为师”。儒家则以“无贤智无以成教化”为出发点,主张 唯有教化方能达于长治久安”。唐君毅先生总结说,儒家的政教,是为人民而存在,法家却是人民为君王而存在。唐先生是以君子之心看待评法批儒,但他不明白, 评法批儒不过是毛开展党内斗争的一个手段,更不明白毛的法家,是西方化了的法家,是马基雅维利主义通过列宁式的政党模式,掺上中国式的权谋。毛所谓的马克 思加秦始皇,其实就是这套东西。

  •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毛最后掀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说明他一意孤行,无视党心军心民心,以一己之妄念,对抗天下大势。这是他一生信奉的反潮流精神的体现。但问题在于,毛以专制独裁危害天下的逆流,对抗中国人民渴望休养生息,过平静自由生活的主流,这个反潮流实际上是倒行逆施。75年批邓,实际上已推行不动,终于在四五运动中,中国人勇敢地向毛的文革说“不”。

  •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1975年是文革中特别重要的一年。毛为了让邓出来主持中央工作,对文革左派暂时压了一下,要邓主持批一批四人帮,并且罕见地提出“要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但他最关心的事情是“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他的这三项指示给了邓以整顿中国社会问题的余地。但毛在旁边看着邓,看他怎样处理文革。

  •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在中共老人中,邓和毛的关系最为奇特。毛要打倒邓,却又保护他。在文革最疯狂的时候,毛却几次提到邓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难者。林彪事件后,毛把邓调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虑过由邓主持他身后大局?

  •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林彪垮台后,毛对所谓接班人问题有了新的考虑。他心里最提防的是周恩来,这反映了毛的农民心理,因为周在历史上有相当一段时间地位远高于毛,而且曾反对过毛的一些做法。毛的一生,始终有一种狭隘的农民意识,尤其在党内人事关系上,谁曾经反对过他,他是不会忘记的。重新考虑接班人,就是要防止位高权重又人望极高的周有机会上位。

  •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一个历史时期走到末路时,统治集团内部一定会出现种种乱象,像晚明时所谓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三大疑案,搞得明朝末年统治集团内一片乱象,为明朝的崩溃埋下了伏笔。文革后期,中国政坛上也出现了中共三位重要官员离奇死亡的事件。当时社会上传言纷纷,老百姓演绎出许多故事,这种现象其实反映的正是毛的文革已走入穷途末路。

  •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革地下读书运动中被广泛阅读的一些重要著作,激发了一些青年人的激烈讨论。吉拉斯的《新阶级》就是其中一本。当时一些青年就文革的性质和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与新阶级的关系进行了初步的反思。在他们看来,毛发动文革恰恰是为了新阶级独占统治权。

  •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2016年恰逢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50周年纪念, 在今年世界各地学者、文革亲历者和关心这一问题的中国百姓,通过多种形式对这个近代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页进行回顾和反思。然而就目前来说,在世界范围内因为种种困难和选择表达方式的不同,很少有人通过艺术的形式对文革中的历程进行纪念,因此法广请来了正在德国汉堡举办题为《眼见 “为实”》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