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2019年6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维权律师浦志强获独立中文笔会 “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作者
维权律师浦志强获独立中文笔会 “刘晓波写作勇气奖”
 

今年,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爆发50周年、文革结束40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主办的“文革五十周年暨香港言论自由研讨会”于9月24日在香港城市大学举行。研讨会关注的话题主要围绕当前中国急剧恶化的言论自由状况以及香港新闻出版自由受到极大限制的问题展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本次研讨会的大致情况,与会的都有哪方人士、突出的重点是什么?

廖天琪:我们这次举办这个会议,除了刚才您所提到的这两个主题外,还有另外一项内容,就是颁奖典礼。我们笔会每年会发不同的奖给我们的作者。今年发的奖是刘晓波写作奖。我们今年将这一奖项发给两个人,一个是浦志强、一个是巴林的一位学者和作者阿勒辛加斯先生。他目前仍在监狱里面。这次由他29岁的女儿来代替父亲领奖。我们这次开会的意义是很明显的。因为中国大陆、香港等地的言论自由受到严重的打压。可是我们的会员还是冲破重重困难,有17个人从中国不同的地方来参加会议。从湖南、四川、广州、北京等地都有会员参加。有一些是我们常年的会员如:李永胜、李悔之、还有制片人杜斌、秦泳敏的前妻李金芳女士等等。这些会员来参加会议确实需要勇气,因为他们受到各种各样的阻拦。

除了我们本会大陆的会员以外,还有香港本地的许多会员参加,如:蔡咏梅女士、心语等。另外,这次主要的工作人员,包括我们理事张永攀先生,这是一位年轻的会员,但是他非常地能干。

参加会议的还有:香港的文化界和新闻界的一些人士。我们特别高兴地是请到了一些贵宾。他们也做了专题演讲。如: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女士,她做了一场演讲,也是谈论香港目前政局、社会、出版等方面的改变。另外还有城市大学的郑宇硕教授,他也发表了一篇专题的演讲。我们特别感到高兴地是,另外一位嘉宾即:前香港记者协会会长麦燕庭女士,她现在也在为法广工作。她特别做了一场专题演讲,是关于铜锣湾事件之后,香港在媒体方面、出版界方面以及互联网方面受到的冲击和恶化的影响。工运维权人士蔡崇国等嘉宾前来与会并做很精彩的主题发言。

另外还有来自美国的蔡楚和李洁夫妇,他们是《民主中国》网的负责人。笔会的副会长齐家贞也从澳洲墨尔本赶过来。

我们第一天晚间就举行了内部的讨论会,在香港本岛的政府大厦中的会议厅座谈。本来是要共同观赏艾晓明所拍的纪录片《夹边沟》,但是片子太长,而大家见面不易,都想相互交流,所以就省略了看纪录片的部分,直接进入相互介绍每个人当前的写作和生活的状况。

由于目前当局对言论的控制和打压激烈,大家却依然笔耕不挫,非常勤奋地写作。其中包括诗歌的创作、评论文章和记录影片的制作。高洪明曾经二度入狱,在牢里前后渡过10个春秋,他依然精神抖擞,言谈平和理性。李金芳作为受难者家属,深深体会个中的心酸痛苦,多年来一直从事写作并援助其他难属,受尽折磨的她,言辞温婉令人敬佩。这次会议是相当成功的。

法广:今年恰逢文革发动50周年、结束40周年。今次活动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举办,是否有着其特殊的意义?

廖天琪:我自己认为是有特殊的意义。其中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么一场人性的、文化的浩劫,居然始作俑者的中共政权还是对这场浩劫保持沉默,从来没有公开地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和政治上的错误,同时始作俑者的他们的毛泽东主席,也没有真正地为(此道歉),虽然他已经去世了。所有这些事情都没有人问责,没有当时的文化部长、当时的国家主席或党主席等等,(承认)由于他们的错误决定,发动了这么一场运动,造成了这么多人死亡,造成了这么多国民经济的损失,造成了整个文化的破坏等等。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有上千万人牺牲了生命,居然没有真正的一种检讨和反思。所以我觉得我们民间的文化人和普通的民众,更是应该参与这种反思的、纪念的行动。

我们作为笔会的这样一个团体,我们来举办这样一个活动,我觉得是非常恰当的。文革对于中国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家庭来说,都有家人被牵连,这是当代中国人心中之痛。我们的会员从年龄段来说,大部分人当年都在孩提或青少年时期,有些甚至尚未出生,但是听上辈的叙述,还都能感同身受。

我们请了几位专家做了特别的报道,如蔡楚先生就描述了四川一位画家,将当年一位造反派头头被打死,掏心剖肺的场景,以一个躺在椅子上的呈人字形的男人为画面,他的胸膛开口,身体淌血,一个受难者的形象,这副画是对文革的另类诠释,非常动人。当时,在中国几乎(所有)大城市、大中小城市里面的绝大部分的家庭、个人都卷进了这个运动,而且都有人死去,或者是受到极大的冲击。我相信,几十年、甚至于百年之后,中国人都应该继续去检讨、追思、纪念这场运动。文革这样的人道浩劫,造成数千万同胞的死亡,这种反人类罪的历史灾难有着深远的文化、政治和社会的背景,但是时过半世纪,始作俑者的中国共产党,目前依然掌权,既不对这场灾难进行调查问责,也不允许民间自发的深度讨论和研究,因此笔会将本次会议的主题定于此是非常必要的。

法广:本次会议为两名维权人士颁发了“刘晓波写作勇气奖”,他们分别是:巴林人权活动家、博客作者阿勒辛加斯博士,和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強。会议打算通过对这两位人士的选择传达怎样的信息?

廖天琪:在一个不自由的极权国家,政府打压言论自由和异议人士的手段,他们的做法是非常非常相似的。浦志强律师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位维权律师,他直接受到709事件的影响,当然他是2014年5月间和一些朋友们在私人的家庭里面纪念六四的活动的时候被逮捕的。但是我们也知道,后来不久有将近300名维权律师受到拘捕,甚至到今天还有一些人没有被释放。浦志强先生很多年以来就在做维护人权、主持正义的工作,这方面贡献非常大。所以他是一位大家公认的、值得推崇的一位得奖人。笔会将“刘晓波写作勇气奖”颁发给他是为了替勇者和智者张目,表示对一切以和平、正义及遵循法律手段来争取言论自由和人性尊严者的敬意和声援。

另外一位是巴林的作家、就是海湾地区的小国-巴林。这位阿勒辛加斯博士事实上是一位学者、也是一位博客的博主。他用非常平和的语言来推动自己国家的民主化、提倡人权、维护人权。结果他从2009年以来,三次被逮捕、三次被判刑。到最后一次2011年,他被判为无期徒刑,监禁终身。这是一件令国际社会非常愤怒的事情。国际社会掀起了很大的、广泛的救援运动。特别是国际笔会,因为我们是以维护言论自由为最主要宗旨的一个组织,所以国际笔会非常重视这件事情。我们独立中文笔会就把这位先生作为“刘晓波写作勇气奖”的第二名得主。他的女儿在我们的会场上介绍了很多关于她的父亲的状况,同时也告诉我们,他们的家庭、她的母亲和她的两个哥哥、一个妹妹也受到牵连。这种连做法事实上是跟中国政府所犯下的罪行、所做的蔑视法律的做法是一样的。比如说,这位博士教授他自己被判监禁终身,他的弟弟也被判刑,他的儿子也被判刑七年,现在正在监狱里面服刑。其他子女随时遭到人身威胁,痛苦万分。所以我们把两个极权国家的法制的状况来做一个比较之后,就是彼此得到了很多类似的信息,对我们未来的工作都非常有意义。极权政府践踏人权的手段何其残酷,何其相似也。

法广:针对香港新闻出版自由及言论自由状况恶化的现实,会议准备如何应对?

廖天琪:我们会继续维护因言获罪的人,同时我们会联系国际组织,共同来推动这样的事业,像我们这次,我们的得奖人其实跟我们平常没有太多直接联系的一位巴林的作家,授予他这个奖,就表示我们的决心和我们未来的方针。我们会联合全世界各地的各个笔会和其他人权组织来继续维护言论自由,因为言论自由是一个社会民主化的必由之途。如果没有言论自由,一个专制政权可以为所欲为,人民发不出声音来。所以我们会继续朝这个方向努力。

另外,香港的写作和媒体界人士参加我们的会议,记者协会的麦燕庭对香港在铜锣湾事件之后,出版界、书业、营销以及网络等方面所受到的沉重打击做了详尽的报道和分析,业界人士深感受到严厉的钳制,市场一片萧条。书商租不到仓库,堆积的书籍没有存放的地方,很多书店的原本热销的书籍都堆积如山,大陆的来客人数锐减。笔会在港开完本次会议后,我本人将同其他4位笔会会员同赴西班牙参加国际笔会的年会,并应邀在会上做对于铜锣湾事件的报道,让国际社会进一步对此事件打击言论自由所造成的严重后果。香港新成立的英文笔会也将派人参加西班牙的年会,我们将共同发声,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陈破空:百万大抗争,香港如灯塔,照亮黑暗中国

    六月份,为反对政府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爆发了主权移交后22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抗议,从六月九日的百万人上街,到六月十六日的两百万人的抗议,在警方催泪瓦斯的威胁打击下,反对声浪不减反增,凸显了香港民众的勇气,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迫于巨大压力,港府终于决定让步。特首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如何看待香港本次大抗争活动?这场抗争为13亿中国人民带来了怎样的启迪?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