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10月17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1018 法广中文第1次播音 北京时间10月18日6-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毛用工作组问题摧垮刘少奇的党政系统

 毛用工作组问题摧垮刘少奇的党政系统
 
毛泽东与刘少奇(资料照片)

代替《二月提纲》的《五一六通知》已经点明了毛的主要目标。人们通常以《五一六通知》为文革的进军号,这是有道理的。而且毛亲笔在这个通知中加上了一段话,已经指明那个中国的赫鲁晓夫就是“正在培养的接班人”。这个接班人就是刘少奇。
 

问:上一次我们讲到毛利用《二月提纲》发难,把彭真拉下了马。现在我们知道,彭真远不是他的主要目标。请你再分析一下毛是如何实现他的主要目的的。

答:有一个很说明问题的小插曲。毛曾请陶铸和他夫人曾志吃饭。席间大谈中央出修正主义的问题。两人出来后猜毛这是指谁说的,心里有点猜测是指刘少奇,却又马上否定,认为不可能。为什么呢?我想可能和高岗事件有关。当时,我们可以断定,毛授意高岗整刘少奇,甚至让高岗去查敌伪档案,搜集刘少奇的历史问题。可最后翻手打倒的是高岗。所以共产党高层的人都有个忌讳。不过我们可以断定,毛对刘一直不放心,所谓让他当接班人也是欲擒故纵之计。现在看刘少奇坐大,手里有整套的党政系统,毛断定自己大权旁落,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这次一定要打倒刘,可刘是国家主席,多年经营,盘根错节,要打倒他就意味着要让全套党政系统瘫痪,另用一批人掌权。要实现这个目的有一定难度,难在要找到一种力量,它能避开旧有的党政系统,独为毛所用。毛成立中央文革小组,这里完全是他的力量,可以在上层呼风唤雨,但还要有社会力量与之配合。他从聂元梓的大字报中看到这个力量,因为聂元梓大字报的核心就是号召踢开旧有党政系统,“打破修正主义的种种控制”来闹革命,这正合毛的心思,一定要让中国天下大乱,在大乱中他才能重新独掌大权。

问:所以他立即下令人民日报全文刊发聂的大字报,还说这是二十世纪北京公社宣言,意义超过巴黎公社。

答:一点不错,只是他把巴黎公社的乌托邦理想变成了歹托邦(Dystopia) 的现实。这个词是乌托邦的反义词,意为人间地狱。耶鲁大学的康正果先生将它译为歹托邦,真是妙译,既谐音又达意。这张大字报一播,立即天下大乱。各大专院校,甚至党政机关都纷纷造反,大字报铺天盖地而来。正如毛所愿,党政系统开始瘫痪。我们要知道,《五一六通知》一发,毛就离京去杭州了。这是他一贯的伎俩,放了火,人一走,留你们救火,我在远处看着你们救火时会出的错,再揪住倒打一耙。而这次他一走,把留京处理文革的事交给了刘少奇。这实际上把准备吊死刘少奇的绳子交到他手上,让他自己打结套圈。果然,在京处理日常工作的一线老班底没新招,面对乱局,又使用共产党搞运动的老法子,派工作组上前线。但这次情况险恶,他们几乎事事请示毛。5月30日,留京的刘、邓、周联名致信毛,请示派陈伯达率工作组去人民日报领导运动。毛批示“同意这样做”。新北京市委派工作组进北大,新华社要发消息,电稿也是请示毛,毛也同意。几次试探,看毛无异议,就开始大派工作组来领导文革。但刘邓周对毛的态度还是吃不准,六月九日一起飞杭州,想向毛当面讨个说法。可在会议期间,毛只是云山雾罩地大谈历史,对具体问题不置可否。刘少奇抓个空问毛关于派工作组问题,毛的回答是“可以派也可以不派”。大家请毛回京主持工作,毛说先不回,文革的事你们相机处理吧。这话看似给了在京一线的这些人授权,其实为将来翻脸不认账打了伏笔。

问:所以这些人从杭州回京后立即全面大派工作组。

答:这正是毛的用意。他知道只要有工作组面临一线,势必和造反心切的学生发生冲突,战线会在冲突中明朗化。他就会知道自己的基本力量是谁,而中央一线维持工作的刘邓则非犯错误不可。这是典型的“诱人作案”手法。果然,各地、各学校、各单位在工作组问题上立即分成两派,打得你死我活。典型的是北大“六一八事件”,那天上午九点,北大一批积极造反的学生在三十八楼前设了打鬼台,随意揪人上台批斗、戴高帽,脸上涂墨汁,身上贴大字报,揪头发,逼人下跪,动手打人,拉人游街,场面惨不忍睹。那天的这群歹徒就是中共建政以来精心培养的“共产主义新人”。驻北大的工作组面对这乱象当然不能放手不管。结果北大工作组长张承先做了广播讲话,提出要重建秩序,建立纠察队,清查胡乱揪人、斗人、打人的这些人。这显然不是毛心里所想的那种“革命”,也就是说,没乱起来。可刘少奇却对北大工作组的作法相当满意,他下令把关于此次事件的9号简报转发全国。更愚蠢的是,他还派他老婆王光美去清华,做工作组的顾问,自己往枪口上撞。这一个多月,形成一个以刘邓为首的党政系统试图用工作组来规范引导文化大革命,而激进的造反派要赶走工作组,自己闹革命的冲突局面。正在这个关键时刻,红卫兵出现了。

问:请你介绍一下红卫兵出现的历史好吗?

答:红卫兵诞生的具体时间是年5月29日,当时清华附中的几个学生在圆明园遗址聚会,讨论文革形势。这些年轻人都是一腔热血忠于毛的狂热分子,他们对本校的运动进展不满意,所以要自己组织起来,以自己的方式干革命。他们给这个组织命名为红卫兵。这个名字是张承志曾经用过的一个笔名。结果这些年轻人组织起来的第一件事是给毛写信,指出学校领导的二十条错误。6月2日,一张署名“红卫兵”的大字报慷慨激昂的宣称“我们是保卫红色政权的卫兵,党中央、毛主席是我们的靠山,解放全人类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毛泽东思想是我们一切行动的最高指示。我们宣誓,为保卫党中央,为保卫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我们坚决洒尽最后一滴血”。我摘引的这段话很重要,它集中体现了当时被毛煽动起来的这些喝了一辈子狼奶的青年人的心声。6月24日,清华附中红卫兵又贴出一张大字报“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这片文章深得毛的精神之三昧。它说:“革命就是造反,毛泽东思想的灵魂就是造反,我们就是要抡大棒、显神通、施法力,把旧世界打个天翻地覆,打个人仰马翻,打个落花流水,打得乱乱的,越乱越好”。其中有一句话和毛不谋而合,他们要“搞一场无产阶级的大闹天宫”。毛则随后就称赞这些红卫兵是“孙悟空”。毛一下子抓住了这些热血青年,他知道这些天不怕地不怕又愚蠢的青年人是他打碎刘少奇党政系统的杀手锏和基本力量。不过别忘了,他也只是把这帮傻孩子当工具,用完就扔了,但今天就不谈了。

问:毛是7月18日回到北京,他似乎回到北京很不高兴,嫌北京冷冷清清。

答:当然,他手里掌握了红卫兵这个秘密武器,但他们还被工作组压着。于是毛开始动作。他先讲只有北洋军阀才镇压学生运动,暗指工作组和派工作组的人是北洋军阀。又讲,让学生组成革命委员会自己搞运动,又特别指出,照原来那样搞,搞不出名堂。他心里想的是,工作组仍在刘少奇的党政系统内,这样搞,动不了刘少奇的筋骨。他又几次严厉批工作组是捣乱、起坏作用。这时文革小组的陈伯达、康生推波助澜,坐实了刘邓派工作组是为了对抗毛的革命路线的罪名。刘邓只能连连检讨,终于在7月28日宣布撤销工作组。实际上这等于承认这场运动一开始他们就犯了错误。刘少奇无奈地说:“你们问我们革命怎么搞,我老实回答你们,我也不知道”。甚至话里有话地说:‘你们现在有饭吃,吃饱了也不上课。中央决定半年不上课。半年又吃饭又不上课干什么?干革命!” 毛趁刘少奇还没缓过神来,立即要开八届十一中全会,在会上毛亮了他的底牌,他痛斥工作组干尽坏事。刘少奇赶紧检讨,承担责任,毛不依不饶,说“你在北京专政得好啊!讲客气点是方向性错误,实际上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刘少奇还嘴硬,说无非是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毛甚至当着刘的面说:“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

问:就在当时,毛发出了“炮打司令部”的命令。

答:对。8月5日,毛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把矛头直接指向刘少奇。8月6日,让在大连养病的林彪回京参加会议。刘少奇的命运彻底改变。毛用工作组问题摧垮了刘少奇的党政系统,从那时起全国掀起一片血雨腥风,国家民族陷入了空前大灾难。
 


同一主题

  • 文革五十周年

    从“二月提纲”到“五一六通知”,毛的“引蛇出洞”

    想了解更多

  • 文革五十周年

    毛准备动手发动文革之前的一场表演 ——让彭德怀出北京

    想了解更多

  • 文革五十周年

    决定刘少奇命运的一棵稻草

    想了解更多

  •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毛最后掀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说明他一意孤行,无视党心军心民心,以一己之妄念,对抗天下大势。这是他一生信奉的反潮流精神的体现。但问题在于,毛以专制独裁危害天下的逆流,对抗中国人民渴望休养生息,过平静自由生活的主流,这个反潮流实际上是倒行逆施。75年批邓,实际上已推行不动,终于在四五运动中,中国人勇敢地向毛的文革说“不”。

  •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1975年是文革中特别重要的一年。毛为了让邓出来主持中央工作,对文革左派暂时压了一下,要邓主持批一批四人帮,并且罕见地提出“要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但他最关心的事情是“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他的这三项指示给了邓以整顿中国社会问题的余地。但毛在旁边看着邓,看他怎样处理文革。

  •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在中共老人中,邓和毛的关系最为奇特。毛要打倒邓,却又保护他。在文革最疯狂的时候,毛却几次提到邓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难者。林彪事件后,毛把邓调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虑过由邓主持他身后大局?

  •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林彪垮台后,毛对所谓接班人问题有了新的考虑。他心里最提防的是周恩来,这反映了毛的农民心理,因为周在历史上有相当一段时间地位远高于毛,而且曾反对过毛的一些做法。毛的一生,始终有一种狭隘的农民意识,尤其在党内人事关系上,谁曾经反对过他,他是不会忘记的。重新考虑接班人,就是要防止位高权重又人望极高的周有机会上位。

  •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一个历史时期走到末路时,统治集团内部一定会出现种种乱象,像晚明时所谓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三大疑案,搞得明朝末年统治集团内一片乱象,为明朝的崩溃埋下了伏笔。文革后期,中国政坛上也出现了中共三位重要官员离奇死亡的事件。当时社会上传言纷纷,老百姓演绎出许多故事,这种现象其实反映的正是毛的文革已走入穷途末路。

  •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革地下读书运动中被广泛阅读的一些重要著作,激发了一些青年人的激烈讨论。吉拉斯的《新阶级》就是其中一本。当时一些青年就文革的性质和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与新阶级的关系进行了初步的反思。在他们看来,毛发动文革恰恰是为了新阶级独占统治权。

  •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2016年恰逢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50周年纪念, 在今年世界各地学者、文革亲历者和关心这一问题的中国百姓,通过多种形式对这个近代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页进行回顾和反思。然而就目前来说,在世界范围内因为种种困难和选择表达方式的不同,很少有人通过艺术的形式对文革中的历程进行纪念,因此法广请来了正在德国汉堡举办题为《眼见 “为实”》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