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8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8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次播音2017年8月22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决定刘少奇命运的一棵稻草

决定刘少奇命运的一棵稻草
 
“第二历史”:左图摄于1959年,毛泽东与当选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在中南海接见人大代表。右图发表于1978年《毛泽东主席照片选集》,刘少奇与朱德均被删抹。 (图片:张大力)

  问:从文化大革命的发展过程来看,毛对刘少奇下狠手,开始于66年底。这是文化革命的一个关节点,请你给我们的听友网友谈谈这方面的情况。

答:首先,我们应该记住,文革是毛处心积虑、孤注一掷的行动。所以,我们一定要对毛这个人的性格有个基本的判断。第一,他是一个心机极深的权谋大师。采取任何行动都会有两三步后手。第二,他要动手从来是不达目的绝不收手。林彪对此点极有体会,他说毛要整人,一定要整到底。第三,毛是一个报复心极重的人,多少年前你得罪过他,几十年后他也要报复。第四,他是完全没有道德感的人,只要能达到他的目的,他可以演极好的戏,翻云覆雨,出尔反尔,说过的话不认账。在他整刘少奇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些人格心理特征得到了充分表现。

问:众所周知,刘少奇一直是共产党内定的毛的接班人,毛甚至还向蒙哥马利(Bernard Law Montgomery)这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以成功掩护敦刻尔克大撤退而闻名于世的盟军杰出将领亲口说过。

答:对,但依毛的心理,他绝不会信任任何人。我甚至认为他在五十年代末所谓退居二线,让刘少奇在59年当了国家主席,都是他以退为进、老谋深算的设计。只有躲在暗处,看刘如何治理国家,才能断定刘到底是不是忠于他。这就是韩非子说的“权不欲见,素无为也”,“虚而待之,彼自以之”。毛对这套玩弄权术的要诀的把握是炉火纯青的。果然在62年,他就看出苗头了。那就是七千人大会。在这个会上,以刘少奇为首的政府官员对毛搞的大跃进三面红旗这套东西不满,原因很简单,饿死了几千万人哪!61年刘少奇亲自回乡调查,得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结论。结果七千人大会无形中有一股指向毛的怨气。逼得毛不得不作了几句不关痛痒的检讨。在七千人大会上,毛看明白了刘和他不一条心,对他的政治路线表面拥护实际上悄悄打了折扣,甚至想做些改变。

问:这么一说,要拿下刘少奇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之后就成定局了?

答:是的,这点毛泽东和江青在文革中都明明白白地说了。67年刘少奇垮台已成定局后,毛在会见阿尔巴尼亚的巴卢库时说:“62年七千人大会之后,我们就发现资产阶级已经在党内占了高位,要推翻我们了”,这话的意思就是,“刘少奇一伙人要夺我毛泽东的权了”。而你知道毛是嗜权如命的人。江青在文革中更几次说:“七千人大会上毛主席受了气,文化大革命就是要给毛主席出气”。

问:但是,从中共党史看,毛掌握中共的绝对权力,刘少奇是出了大力的。

答:对,所以后来中南海红卫兵批判刘少奇时,他大喊“毛泽东思想就是我第一个提出来的”。在延安时,毛和王明正斗得你死我活,刘少奇坚定地站在毛一边,猛烈攻击王明,甚至说他是“江湖上卖狗皮膏药的”。毛对刘极为欣赏,当时让他兼任了北方局和中原局两个大局的书记。刘投桃报李,把毛捧上了天。而且正是刘少奇提议,中共中央讨论的所有事情,只有毛有最后决定权。这等于让毛有了一票否决权。据说后来毛知道刘少奇已死,恶狠狠地撂了一句话“自作孽,不可活”。这倒是句实话。刘少奇万万想不到在他把毛捧上天的同时,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下地狱之路。

问:共产党的党内斗争简直是又残酷又无规则可言。

答:这就是列宁式政党的天生痼疾。我今天要讲一个小插曲,这事虽小,却是毛整刘时的一个关键。我先给你念一段:“这种人根本不懂马克思列宁主义,而只是胡诌一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术语,自以为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并且毫不知耻地要求我们的党员像尊重马克思、列宁那样去尊重他,拥护他为领袖……他自满,好为人师,好教训别人、指挥别人,总想爬在别人头上……他好名的孽根未除,他企图在共产主义事业中把自己打扮成为‘伟大人物’和‘英雄’,甚至为了满足他的这种欲望而不择手段”。你听这些话,有什么感觉?

问:感觉像在影射攻击毛呗,因为只有毛才是中共的马克思、列宁啊,是不是?

答:确实如此,我当年读这话也有这种联想,但错了。这是1938年刘少奇所做的报告《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中的话,文革中称这书为“黑修养”,而且这话是当时为了帮助毛而针对王明所发。因为那会儿,王明从苏联回来号称带来了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当时对这部书很是欣赏,说了不少好话。1962年9月9日,我的恩师、北京大学哲学系的周辅成教授在上海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希腊伦理思想的来源与发展线索”。周先生是中国老一辈学人中专攻西方伦理学的,曾任北大哲学系伦理学教研室主任、中国伦理学协会主席。他的这篇文章分四节,一,伦理学来源于社会矛盾,二,为奴隶制所决定的社会特点,三,围绕“中庸”“和谐”为中心的表现形式,四,争论的问题与流派。周先生从纯学术的角度讲古希腊伦理学,讲梭伦变法和亚里士多德的中庸之道。谁知文章见报六天之后,毛泽东读了周先生的文章,更调诡的是,他立即把这篇文章批转给刘少奇看,毛泽东的批示说:“所谓伦理学,或道德学,是社会科学的一个部门,是讨论社会各个阶级各不相同的道德标准的,是阶级斗争的一种工具。统治阶级以为善者,被统治阶级必以为恶,反之亦然。就在我们的社会也是如此”。

问:毛为什么让刘少奇读周辅成先生的文章呢?他若不是有什么特殊用意,毛不大会关心二千多年前的古希腊伦理学。

答:没错,我们只要把毛作批示前后的几件事联系起来看,大致能有个推断。七千人大会在62年2月7日闭幕,随后又有西楼会议,刘少奇真有点拿自己当回事儿了,开始全面调动自己的人马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就在西楼会议,他说自己是“非常大总统”。毛这时已经南下,一走一个半月,但这些毛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若以玩弄权术而论,毛刘实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刘少奇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精心修改了《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于8月1日在红旗杂志上全文刊登。刚才我给你念的话竟然一字不改,照登。这不是找死吗?因为现在毛再读这话可就句句戳心窝了。而且,刘这本书广泛发行,党员干部人手一册,那会儿林彪还没弄出小红书来,毛的著作也没这么大规模发行过。而刘的这本书是讲共产党员的道德修养,明显属于伦理学范畴。我猜,毛这会儿最关注的就是讲道德的文章,周先生的文章这才入了他的法眼。还应该注意一个事实,毛让刘少奇读周先生的文章之后不到十天,他在和熊向晖谈话时忍不住大发牢骚,说“以前两个主席都姓毛,现在一个姓毛,一个姓刘,过一段时间,两个主席都姓刘”。而且你要仔细体会毛的批语,他强调的是伦理学是阶级斗争的工具,还特别指明“我们的社会也是如此”。这说明毛已经把他和刘划在不同的阶级阵营里了。

问:这些事件确实让人想到早在1962年毛就下了整刘的决心,而《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这本书真有可能是压垮刘少奇的那根稻草。

答:没错。1967年,红旗杂志发表王力戚本禹的两篇文章,批判刘少奇。其中王力那篇专批《修养》,毛泽东亲笔写到:“修养这本书是欺人之谈,脱离现实的阶级斗争,脱离革命,脱离政治斗争,闭口不谈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闭口不谈无产阶级专政问题,宣扬唯心主义的修养论,转弯抹角地提倡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提倡奴隶主义,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按照这本书去修养,只能是越养越修”。这段话才是毛当年把周辅成先生的文章批给刘少奇看的真实用意。


同一主题

  •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人民的反抗是文革失败的推动力

    毛最后掀起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说明他一意孤行,无视党心军心民心,以一己之妄念,对抗天下大势。这是他一生信奉的反潮流精神的体现。但问题在于,毛以专制独裁危害天下的逆流,对抗中国人民渴望休养生息,过平静自由生活的主流,这个反潮流实际上是倒行逆施。75年批邓,实际上已推行不动,终于在四五运动中,中国人勇敢地向毛的文革说“不”。

  •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邓的“全面整顿”是对文革的全面宣战

    1975年是文革中特别重要的一年。毛为了让邓出来主持中央工作,对文革左派暂时压了一下,要邓主持批一批四人帮,并且罕见地提出“要安定团结”和“把国民经济搞上去”。但他最关心的事情是“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他的这三项指示给了邓以整顿中国社会问题的余地。但毛在旁边看着邓,看他怎样处理文革。

  •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毛考虑过让邓小平当接班人吗?

    在中共老人中,邓和毛的关系最为奇特。毛要打倒邓,却又保护他。在文革最疯狂的时候,毛却几次提到邓和他本人都是受人整的落难者。林彪事件后,毛把邓调回北京,迅速委以重任。毛是否考虑过由邓主持他身后大局?

  •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毛如何考虑接班人问题

    林彪垮台后,毛对所谓接班人问题有了新的考虑。他心里最提防的是周恩来,这反映了毛的农民心理,因为周在历史上有相当一段时间地位远高于毛,而且曾反对过毛的一些做法。毛的一生,始终有一种狭隘的农民意识,尤其在党内人事关系上,谁曾经反对过他,他是不会忘记的。重新考虑接班人,就是要防止位高权重又人望极高的周有机会上位。

  •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文革后期的三大疑案

    一个历史时期走到末路时,统治集团内部一定会出现种种乱象,像晚明时所谓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三大疑案,搞得明朝末年统治集团内一片乱象,为明朝的崩溃埋下了伏笔。文革后期,中国政坛上也出现了中共三位重要官员离奇死亡的事件。当时社会上传言纷纷,老百姓演绎出许多故事,这种现象其实反映的正是毛的文革已走入穷途末路。

  •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化革命的目的与新阶级

    文革地下读书运动中被广泛阅读的一些重要著作,激发了一些青年人的激烈讨论。吉拉斯的《新阶级》就是其中一本。当时一些青年就文革的性质和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与新阶级的关系进行了初步的反思。在他们看来,毛发动文革恰恰是为了新阶级独占统治权。

  •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文革50周年印象记忆:《眼见 “为实”》 -文革五十周年艺术展项目专访

    2016年恰逢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50周年纪念, 在今年世界各地学者、文革亲历者和关心这一问题的中国百姓,通过多种形式对这个近代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页进行回顾和反思。然而就目前来说,在世界范围内因为种种困难和选择表达方式的不同,很少有人通过艺术的形式对文革中的历程进行纪念,因此法广请来了正在德国汉堡举办题为《眼见 “为实”》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