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4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4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贾樟柯:创造电影网络观看的仪式感

作者
贾樟柯:创造电影网络观看的仪式感
 
贾樟柯推出“柯首映”短片平台 网络照片

贾樟柯十余年前首次参加嘎纳电影节的时候,国际影坛几乎很少有人熟悉他的名字。然而,他的写实主义风格,逼真的拍摄记录片的镜头和视角,断断续续从容不迫讲述故事的方式却蕴藏难以言述的诗情,一种淡淡的怀旧风格的写实却具有某种跨时代的抽象,故而呈现出一种全然不同的前卫风格。贾樟柯征服了嘎纳。今天,即使多媒体迅猛多变,贾樟柯仍然深信电影观看的仪式感不可取代,但他也在设法寻求网络观看的仪式感,让电影艺术常青。『柯首映』就是一个全新的尝试。

法广:您每次来嘎纳,大家都很期待,最早贾樟柯这个名字在中国还不太为人熟知的时候,在法国已经是名声大噪,为什么?

贾樟柯:我的确是从两千零三年,从第三部影片『任逍遥』开始,影片的首映很荣幸很多次被嘎纳电影节选入,同时这些影片也长期地在法国发行放映。我差不多是以每两年一个周期,也就是说,每两年推出一部影片,到目前为止,从九八年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我觉得法国观众对我的作品相对熟悉,我的工作得到法国观众了解,也经过了这样一个长时间的过程,一步一步的积累,然后获得了大家的关注。

法广:69届嘎纳电影节您没有带影片来参展,您是为全球青年导演担任电影工场导师,出任世界电影工场,青年电影人工作坊总导师和形象大使,帮助和支持青年导演完成处女作或者走得更远,做这件事对您意味着什么?您感觉我们急需新一代电影人,或者总要有新人出现?

贾樟柯:我觉得我们非常需要尽快地推动中国更年轻的导演走向国际舞台,进行国际合作,被世界各国的观众了解。我这次来嘎纳,主要的工作就是受法国外交部对外局的邀请,担任今年他们主办的嘎纳青年导演工作坊总导师。这个工作坊,向全世界的导演,特别是向第三世界的青年导演发出邀请,然后从众多的报名者中选拔,最后有十个导演或制片人,带着他们的第一部或者第二部长片的计划或者剧本来到嘎纳,进行为期十天的培训交流。我这次担任导师的工作,首先是读剧本,把每个导演的剧本熟读,读完之后我做了一些笔记。我们的交流包括一整天的圆桌会议,我跟年轻导演交流,听他们创作作品最初的想法,我来感受他们的思路。第二天又做了一个“大师讲堂”,是跟法国著名的影评家米歇尔傅东做对谈。谈我自己电影的创作过程,分享给青年导演我的一些电影观念、创作电影以及制作方面的经验。接下来就是我跟十位导演进行一对一长时间的交流。针对他们的影片,他们的剧本,我提出我的建议和我的困惑,然后我们共同把年轻导演的剧本做得更完善。这个工作坊今后还会请其他的导师,我今年是作为总导师来做这样的一个工作。很遗憾,今年电影工作坊没有中国导演入选,希望明年能有。

法广:其实您这次在嘎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像大家介绍您的多媒体影像产品“柯首映”。“柯首映”将通过微信平台等社交网络,于六月份上线,能不能给我们做一介绍?

贾樟柯:柯首映即将于六月上线,它是一个依托于微信公众号和其他网站社交媒体来进行运作的一个全球短片在中国内地首映的平台。做这样的一个首映平台是我很多年的一个愿望。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短片平台?一方面因媒体的改变,年轻人在国内移动互联网,手机、IPAD的用户已经达到将近九亿的人口,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按照去年的有关的统计,平均每个使用手机的人花费在上面的时间每天长达三点零八个小时,这就带来一个分享信息方法的一个巨大改变。比如说传统的报纸杂志电视台,甚至包括网站都有改变的趋势。观众都跑到了移动互联的终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在移动互联的终端特别是在手机和IPAD上建立一个平台,能很方便地把电影分享给观众,短片尤其适合。我们在手机上观看太长时间会累,但你看一个15分钟或者20分钟的短片,会感到赏心悦目。创立柯首映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就是创作的原因。我自己也长期关注短片,短片的世界其实充满了创意,充满了激荡、情感的感动。它的类型的丰富和创意的新鲜,能够启发我们电影工业有更良性的创作。目前在中国,差不多每年要生产1000部影片,但是整个电影工业起步比较晚,电影创意有点滞后,我希望这个平台一方面成为给年轻导演崭露头角的窗口,一方面也形成一个跟主流的电影工业在创意互动上一个很好的平台。所以,它一方面服务年轻导演,一方面服务电影工业。

柯首映计划一年播出104部短片,每周播出两部,每部影片有三天的节目,第一天是预告日,影片导演讲解他要向观众传达的意念,第二天是正式的放映日,首映日,第三天是评论日,评论分两部分,专家的评论和观众自发的评论。这样形成一个网络电影节,用聚光灯的效应来让观众欣赏,从海量的视频节目中关注到这些作品。

法广:电影艺术发展到今天,到底什么是真正的电影艺术?您的片子刚出来的时候,也引起过争论,有人说这不太像电影,很白话,更像纪录片;有人却说很有诗意,很真实、简洁有力,很前卫。您今天怎么看电影艺术,什么样的电影抓住了人心?

贾樟柯:这次在世界电影工厂跟年轻导演交流的时候,我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我说,事实上我们作为导演,必须有两个方面的努力,一个方面的努力是对自我的观察,对社会的观察,对人的观察,对人性的观察,这种洞察力是电影的一个非常需要的一个能力;另外一方面是保持对电影这个媒介的新鲜感,对电影这种媒介创造性的开拓。说通俗一点,一方面是内容方面,一方面是形式方面,就好象一个人的左右手,要保持电影的高水准的这种制作的程度,那这两方面的努力是缺一不可的。

法广:今年华人影片缺席嘎纳电影大赛,没有侯孝贤,也没有贾樟柯,新一代影人还没有登场,对此,您怎么看?

贾樟柯:我觉得一方面可能客观上有制作的偶然性,因为可能有很多导演,他们的作品正在后期制作,还没有完成。那就是赶巧了,两岸三地,都没有拿出作品来进入任何一个环节,这种偶然性是存在的。我觉得两岸三地的创作者,大家持续的创作努力,这些年还是能看到的,比如说去年的情况就比较好,有两部参加竞赛,有候导的『聂隐娘』,有我的『山河故人』;但另外一方面也的确很让人忧虑的是,似乎来来去去就是这些已经去过嘎纳的导演。像我,从零二年开始到现在。之后,我们更年轻一代的导演,进到嘎纳,特别是进到主竞赛单元视野里面的就比较少,这可能反映了一个国内创作情况的一种改变。我觉得现在在国内有一个问题就是制作的条件太两极,艺术电影、包括独立电影制作条件事实上有点受到限制和下降,资本都涌入到大制作里面。而大制作的制作条件却越来越好,这两个中间存在一个空白,存在一个中间地带的空隙,如果中国电影能够更多元,特别是工业体系,电影院放电影能够更加细化,让各种电影都得以发展的话,可能我们这种培养人才的机制才能够更完善。

法广:
法国有一位很有名的随笔作家阿达立最近评论说,在今天这个时代,其实我们的烦恼,痛苦,喜怒,爱情,很多都是通过电影才表达了出来。你同意这样的说法吗?

贾樟柯:我始终认为电影是最好的表现人类情感跟生活的方法。你看电影长久不衰,甚至包括像柯首映这样的网络平台都出来了。传统观看电影的方法其实改变得很厉害,包括电视观看,包括电脑观看,但是你看,电影院,它基本上没有衰落,还是非常好的一种分享情感的方法,因为我觉得它不可取代的在于电影自身的那种集体观看的那种仪式感。包括你是自己观看,哪怕你是五十个人一百个人集体观看的时候,所形成的情感上的一种交流和共识,这种交流和共识不光是观众跟银幕的交流,也有观众跟观众之间的交流。比如说大家一起笑,一起哭,一起叹息,这个是只有电影能给我们带来的一种情感分享的一种体验,这个是无法取代的。其实在过去视频网站刚刚崛起的时候,我有点怀疑,在手机和网络上看电影是不是合适,因为这样的话,仪式感可能会受到破坏。但是事实证明,新媒体发展到现在,在中国内地来说,观看电影的人次增长得非常迅速,它并没有取代传统电影的观看方法,反而是到网络的终端,比如说我们要做的柯首映的手机或者IPAD的终端,我们会寻找方法,创造网络观看的仪式感,来形成一种新的观影体验。
 


同一主题

  • 69届嘎纳电影节

    贾樟柯即将问世的短片平台“柯首映”

    想了解更多

  • 法国报纸摘要

    法媒评贾樟柯的《山河故人》

    想了解更多

  • 中国/环保

    难抵雾霾 名导演贾樟柯决避京

    想了解更多

  • 蔡博承谈缅怀父亲与思考人生的「浮花」

    蔡博承谈缅怀父亲与思考人生的「浮花」

    2016年,在外亚维侬艺术节中,博得好评的台湾新锐编舞家蔡博丞的「浮花」乙作,应法国普罗旺斯及蔚蓝海岸地区五家剧院邀请,再度于4月初至4月中旬赴法巡演。本台借此机缘采访了蔡博承来谈一谈他是如何培养出对舞蹈的热爱与发现自己在编舞上的才华,以及「浮花」这件作品的创作过程。

  • 在集思广益,群策群力中与时俱进

    在集思广益,群策群力中与时俱进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3月26日到3月30日期间举办移动学习周。这是国际组织面对数字新技术的革命性发展对当下的产业结构造成巨大的冲击带来的世界人口的就业和财富分配问题将引起的可预见的激烈矛盾面前,前瞻性地组织各国产业和政治决策界集思广益。这是善举,因为它的出发点是通过教育来帮助产业革命中的社会朝和平演变的方向前进,避免灾难性的冲突。

  • 灾民堆里的丁字裤衩 – 评中国国家画院巴黎水墨人物展

    灾民堆里的丁字裤衩 – 评中国国家画院巴黎水墨人物展

    正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的中国国家画院的水墨人物展給国际文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为中国官方美术的最高阶平台,中国国家画院在内容上没能提供有亮点、有说服力的作品。具体地讲, 在布展思路和作品呈现两方面, 这次展览都清楚准确地让观众观察到艺术手段上的老套、艺术理论上的空洞、艺术题材上对中国国情的冷淡,缺乏与国际上起主导作用的艺术体系面对面精彩思辨所必须具备的足够的表现力、感染力和理论能力。

  • 崔保仲访谈:从杰夫·昆斯“郁金香束”事件看欧美当代艺术

    崔保仲访谈:从杰夫·昆斯“郁金香束”事件看欧美当代艺术

    杰夫·昆斯是美国当代最有名,最具市场价值,但同时也是极具争议的艺术家之一。最近,由于他送给巴黎市纪念2015年恐怖袭击遇难者的名为“郁金香束”的作品而多次登上报刊的头版,艺术,文化甚至政界人士都纷纷出面,表达反对的意见和看法。这个礼物已经成为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夫人手中一只烫手的山芋,不知如何处理。

  • 王涵 : 用艺术与世界分享中国价值观

    王涵 : 用艺术与世界分享中国价值观

    中国公立艺术教育体系和中国国家艺术平台推崇的当代艺术怎么样才能在中外文化融合的进程里被国际艺术界喜欢、追逐、研讨和收藏,从而分享中国人自己要推介的当代中国精神,这是中国青年艺术家王涵在最近于巴黎举行的艺术财富沙龙 (Art Capital)上展出绘画作品“荷塘”带給我们的一个导向性的议题。

  • 严振全访谈 : "欢乐春节", 因地制宜、因势利导的文化融合

    严振全访谈 : "欢乐春节", 因地制宜、因势利导的文化融合

    2月8日,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百年海派旗袍展”。展览期间举办旗袍走秀表演和专题讲座。这是中国"欢乐春节"系列活动中很有看点的一个部分。

  • 陈其钢:创作就是按本心诚实地表现

    陈其钢:创作就是按本心诚实地表现

    春节前的周末,2月9日至11日,音乐之城-巴黎爱乐音乐厅重磅推出“中国周末”特别活动,为观众们带来一场中西合璧,融合戏剧,古典,现代,电影和舞台剧在内的文化盛宴迎接中国新年的到来。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