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8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8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费良勇:六四大屠杀比南京大屠杀更加残暴、更加反人类、更不应忘记

作者
费良勇:六四大屠杀比南京大屠杀更加残暴、更加反人类、更不应忘记
 

在中国现代史上,“六月四日”将永远成为一个难以磨灭的日子。今年,“六四”迎来27周年,尽管目前,中国年轻一代人中,许多人并不知道、也不关心〝六四屠杀〞或者〝天安门事件〞的缘由,但是,海外的人权活动人士却像往年一样,执着地举办各类纪念活动,希望这段历史能够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催化剂。在迎来“六四”之际,旅居德国的 «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 »<民主论坛>理事长费良勇先生向本台介绍了与六四话题相关的情况。

法广:“六四”之际,全球多座城市举办纪念活动。首先请介绍一下今年六四纪念活动的情况。与往年相比,今年的纪念活动是否有更多的新意?

费良勇: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我们有一个全球多个城市的连线。法兰克福和美国的华盛顿会同步地进行一个重要的启动活动。这就是关于六四大屠杀的申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六四屠杀申请做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事件。共产党始终把六四话作为一个敏感话题,禁止讨论、禁止举办悼念活动。虽然已经27年过去了,共产党一到六四就高度紧张。我觉得这是极不正常的。我们老是说不要忘记南京大屠杀,那我认为:我们更不应忘记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是战争时间,异国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的屠杀。北京大屠杀是中共专制统治者动用党军对自己的人们百姓进行屠杀。而且是在和平时代,是在进入二十世纪尾声了,二战以后几十年了还发生这样惨烈的屠杀事件。我认为,六四大屠杀比南京大屠杀更加残暴、更加反人类、更不应该忘记。所以我们今年的活动就是要启动这个项目,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去申请把六四作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事件。

今年我们在法兰克福有好几个活动。一个是申遗活动的启动,一个是中国共和党将在法兰克福召开2016年的年会,同时成立共和党的德国分部。另外就是我们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的前面,有一个抗议六四屠杀、反对专制暴政的活动。同时我们会向中国人大、政协和国务院发一封公开信,要求他们正视六四事件问题。我们六月四号下午在法兰克福的市中心,有一个六四的图片展和公众演讲活动。今年欧洲很多国家的朋友都会到法兰克福来聚会。实际上法兰克福是今年欧洲六四纪念活动的中心平台。

法广:“六四”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27年了,至今,这一话题在中国鲜有提及。年轻一代似乎也并不了解这一历史事件。这样的情况下,海外举办的各种纪念活动意义何在?

费良勇:
这个还是有意义的。海外的那些留学生和华侨,还是知道我们在纪念六四的。他们也知道六四。只不过由于国内专制统治在那里封锁,有些人不想太过问这些事情。华侨可能有些恐惧。海外的留学生,如果我们搞六四的纪念活动,他们不一定来参加,可是我们通过网络、通过媒体发布消息以后,他们还是知道这件事情。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真正坚持理念、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凤毛麟角的。绝大部分人能够了解一些事情、慢慢知道事情、始终不忘记它,就不错了。所以我认为还是有很大意义的。如果我们每一年都不搞六四纪念活动,真正就可能淡忘了。共产党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觉得它发展得好,就保住它的江山万万年了。但实际上,我们只要每年坚持纪念六四,通过网络、通过媒体,还是可以把很多消息传到国内的。国内也有很多人,他们也永远不会忘记六四。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有一部分人不忘记六四,那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全民族、甚至是全人类都不会忘记六四。

法广:您对中国目前的局势做何分析和评判?

费良勇:现在中国的经济已经遇到一个瓶颈。因为它大规模消耗能源和资源,已经导致了雾霾、导致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中国要持续的发展的话,现在遇到重大的问题。现在中国的国企已经走到死路一条。很多国企其实是破产的。中共拿人民的血汗为国企输血。但是最近又出现一个苗头,有些国企可能要宣布破产。它也要解雇些工人。但是共产党又担心解雇这些工人,又会引起社会上的动乱。所以它也很难处理这些问题。动不动几千万工人,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社会问题。其实还是共产党怕它的专制统治受到威胁。我想,中国目前要保持经济上的发展,但是也不一定要这么高的速度。我认为,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它不可能长时期保持很高的增长率。从历史的长河来看,增长率高一点、低一点,其实根本不是很重要的问题。关键是你发展经济是为了什么?发展经济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现在的中国,经济发展了,人民的住房是宽一点了,可是吃的是毒品、呼吸的空气不新鲜了。喝的水也是毒品、吃的食品也是毒品。连婴儿奶粉也是毒品。这样的发展,发展起来干什么?这样的发展就是破坏了人民的生活,是不足取的。所以我认为,中国一定要在高度重视环保的情况下来发展经济。中国必须把环保作为第一位。环境保护做得好,同时经济又有所发展,这样的官员才应该受到大家的尊重。

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首先要考虑到整个的国民生产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中国应该尽快建立起全民的、最基本的社会保障体系。例如: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这个社会才会稳定、持续地发展。人们说:有了社会福利,不再揭竿起义;有了社会保险,不再铤而走险。

在中国这种情况下,我们算是反对派,我们也不希望中国乱。我们也希望中国能够和平、持续发展。在政治改革方面,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深化政治改革,让中国能够和平、有序地、逐步过渡到民主社会。这对共产党、对全中国人民都是有巨大好处的。但是如果中国乱了,那对谁都没有好处。而且如果中国的环境这样恶化下去,那是非常糟糕的。说不定有朝一日出现一个大的动乱的话,那么中共高官马上就逃亡到海外,只剩下一个烂摊子,让13亿中国人民在这里受难。这种情况,我们一定要有所警示。

清朝末年时候的郑孝胥说过三个预言,即“三共论预言”: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共产亡于共管。前两个预言已经实现了。第三个预言,我认为正在实现当中。什么叫共管?郑孝胥本人说的是世界上的列强共管,现在可以叫联合国,或叫列强共管。那种情况出现,那就是中国非常糟糕的了。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些民主人士、人权人士的奋斗目标,就是应该让中国直接实现人民共管。也就是民主制度,避免出现联合国共管的状况。所以联合国共管,就是中国大乱一场,真正兑现了另外一个预言了,就是“黄祸”预言,大量中国人逃亡世界各地。大家看一看,一个小小的叙利亚烂了以后,整个欧洲到处是难民。如果中国出现这样重大的灾难性情况,那真正是“黄祸”。中国难民铺天盖地涌向全球。我们这些人应该坚持奋斗,让中国和平、有序地转型,避免出现重大的社会动乱。

法广:您认为,是否能够以及怎样才能促成将“六四”这段历史变为中国社会转型的催化剂?

费良勇:这个事情,说老实话,光靠反对派是不够的。这应该是朝野双方,首先是共产党自己要认识这个问题。他们是叫“平反六四”。“平反”这个词,我是不太喜欢用的。我觉得共产党要公布六四的真相,让人民来重新评价六四。当然,作为一个中间目标,或者说作为一个步骤,中共宣布平反六四也是可以的。但不能说平反六四以后,你共产党还是搞一党专政、还是这么腐败下去。那是不行的。你平反了六四,你就得把它作为一个契机真正进行政治改革。第一步,要允许人们自由地谈论六四、讨论六四,在网络上、媒体上公开地讨论六四。要打开六四的禁忌。中国社会的政治气氛就会越来越宽松。言论自由是所有自由的基础,有了言论自由以后,一个社会才可能和谐。共产党老讲要建立和谐社会,如果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当中,怎么可能有和谐社会?

  • 夏明:_香港青年冲在抗争第一线,是为了捍卫法治和现有的生活方式

    夏明:_香港青年冲在抗争第一线,是为了捍卫法治和现有的生活方式

    最近两个多月来,香港局势吸引了全球媒体及各方人士的极大关注。8月18日这个周末,香港反送中运动进入第十一周,大批港民再次走上街头。这场规模空前的“反送中”运动,曾陷入警民对峙、警民冲突的局面。随着局势的发展,北京不断提升调门,发出警告并调兵深圳,香港示威者却丝毫没有退却。

  • 廖天琪:港人的抗争必须具备长期性、理性和非暴力性方有望获胜

    廖天琪:港人的抗争必须具备长期性、理性和非暴力性方有望获胜

    香港“反送中”的抗争运动继续发酵,从百万人大游行、到公务员发起以《公仆仝人、与民同行》为主题的大规模集会,至8月5日全面展开的三罢运动,抗争规模愈加扩大,触及的社会范围也愈加广泛。民众的诉求已从最初的“反送中”法案扩至要求民主改革、特首下台、释放被捕示威者、永久撤回“逃犯条例”、实现普选等。随着警方的介入,这场最初以和平形式展开的运动,时常出现警民对峙以及暴力冲突局面。

  • 香港新移民Johnson: 反送中运动的影响将是历史性的

    香港新移民Johnson: 反送中运动的影响将是历史性的

    2019年春夏之交,香港政府努力推动的《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在香港社会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民间抗议浪潮。自6月初起,各种形式、规模不等的抗议活动持续不断,“遍地开花”。与2014年时的争普选雨伞运动不同,这次大规模反送中运动不仅几乎触动了香港社会各行各业、不同阶层的人群,而且也明确表达出港人对尚在“一国两制”框架下的独立司法体制被北京彻底侵蚀的担心,和他们对北京政府的极度不信任。面对这场搅动香港整个社会的运动,那些近年来自中国内地移居香港的新移民他们如何自处?他们是否仍能像在雨伞运动中那样置身事外?数据显示,自1997年以来,大约百万内地人移居香港。在这次反送中运动中,有人参加了支持港府、支持警方的示威活动,也有人直接与港人一道,走到了抗争的最前线。但更多的新移民,选择了低调。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邀请十年前移居香港的年轻人Johnson谈谈他对这次反送中运动的观察。

  • 前线召集人甄燊港谈香港的抗争运动

    前线召集人甄燊港谈香港的抗争运动

    香港反送中的大规模抗争活动愈演愈烈。从6月初开始到现在,这场抗争运动已令香港陷入严重的危机局势。街头民众的和平示威在警方的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中逐步演变为暴力冲突。香港民众为何不顾警方禁令、继续抗争?他们的诉求究竟何在?如何看待这场抗争运动?香港前线召集人甄燊港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这次访谈内容录制于7月28日)。

  •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廖天琪:刘晓波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刘晓波逝世2周年有感

    7月13日,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纪念日。刘晓波生前追求中国的宪政民主与社会的公正公平,虽然饱尝囹圄之苦,却不懈地坚持抗争,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2019年7月13日刘晓波逝世两周年之际,独立中文笔会在德国科隆举办祭奠与追忆刘晓波逝世两周年的纪念活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侍建宇:北京的反恐论述不符合新疆真实情况

    2019年是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10周年。2009年6月底,广东韶关某工厂发生的一起汉人与维吾尔人斗殴事件引发连锁反应,几天后演变成一场严重的族群暴力冲突。根据中国官方统计数字,这起事件共造成197人死亡,另有1721人受伤。此后十年,中央政府对新疆的监控日渐加强,封锁信息流通的同时,近年来更有国际媒体和人权团体披露,大批维吾尔人被非法关入一些再教育营。中国政府一度否认这些再教育营存在之后,承认在当地建立的是所谓职业培训中心。无论名称如何,这些封闭的中心关押的人数可能至少有上百万人。如此规模的非法拘押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十年前的七五事件对中央政府的新疆政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如何理解中国新疆政策十年来的演变?新疆境内的反恐形势是否如当局所说那样严峻?我们电话采访了一直关注新疆问题的台湾中亚学会秘书长、目前在香港珠海学院新闻系任教的侍建宇先生。

  •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朱耀明牧师:民主运动不是一次大型集会就可实现

    《公民论坛》节目此前曾邀请香港的朱耀明牧师,介绍他当年参加黄雀行动,营救被中国当局通缉追捕的八九民运领袖人物的经历。朱先生虽为牧师,但自80年代起,港人各项争民主运动中,常常有他的身影。2002年,他参与了“香港民主发展”网络的工作;2014年他又与戴耀庭教授和陈健民教授共同倡导“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行动,希望在香港实现名副其实的民主选举。2014年,轰轰烈烈的雨伞运动无果而终。2019年,30年前曾经帮助内地民运人士逃亡的朱牧师,如今无奈地目送因和平占领运动而被判刑的同伴戴耀庭教授和陈健民教授入狱服刑……朱牧师的经历可以说是港人自80年代起至今,争取民主努力的一个缩影。他们曾努力,也不断遭遇失败。但一度灰心之后,又总是重新踏上抗争的旅途,一次又一次。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争民主集会行动遭血腥镇压事件,刺激了港人对民主的渴望,但对八九六四是否会在香港重演的担忧,也始终是港人争民主抗争运动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