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费良勇:六四大屠杀比南京大屠杀更加残暴、更加反人类、更不应忘记

作者
费良勇:六四大屠杀比南京大屠杀更加残暴、更加反人类、更不应忘记
 

在中国现代史上,“六月四日”将永远成为一个难以磨灭的日子。今年,“六四”迎来27周年,尽管目前,中国年轻一代人中,许多人并不知道、也不关心〝六四屠杀〞或者〝天安门事件〞的缘由,但是,海外的人权活动人士却像往年一样,执着地举办各类纪念活动,希望这段历史能够成为中国社会转型的催化剂。在迎来“六四”之际,旅居德国的 «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 »<民主论坛>理事长费良勇先生向本台介绍了与六四话题相关的情况。

法广:“六四”之际,全球多座城市举办纪念活动。首先请介绍一下今年六四纪念活动的情况。与往年相比,今年的纪念活动是否有更多的新意?

费良勇:今年的六四纪念活动,我们有一个全球多个城市的连线。法兰克福和美国的华盛顿会同步地进行一个重要的启动活动。这就是关于六四大屠杀的申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六四屠杀申请做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事件。共产党始终把六四话作为一个敏感话题,禁止讨论、禁止举办悼念活动。虽然已经27年过去了,共产党一到六四就高度紧张。我觉得这是极不正常的。我们老是说不要忘记南京大屠杀,那我认为:我们更不应忘记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是战争时间,异国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的屠杀。北京大屠杀是中共专制统治者动用党军对自己的人们百姓进行屠杀。而且是在和平时代,是在进入二十世纪尾声了,二战以后几十年了还发生这样惨烈的屠杀事件。我认为,六四大屠杀比南京大屠杀更加残暴、更加反人类、更不应该忘记。所以我们今年的活动就是要启动这个项目,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去申请把六四作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事件。

今年我们在法兰克福有好几个活动。一个是申遗活动的启动,一个是中国共和党将在法兰克福召开2016年的年会,同时成立共和党的德国分部。另外就是我们在中国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的前面,有一个抗议六四屠杀、反对专制暴政的活动。同时我们会向中国人大、政协和国务院发一封公开信,要求他们正视六四事件问题。我们六月四号下午在法兰克福的市中心,有一个六四的图片展和公众演讲活动。今年欧洲很多国家的朋友都会到法兰克福来聚会。实际上法兰克福是今年欧洲六四纪念活动的中心平台。

法广:“六四”天安门事件已经过去27年了,至今,这一话题在中国鲜有提及。年轻一代似乎也并不了解这一历史事件。这样的情况下,海外举办的各种纪念活动意义何在?

费良勇:
这个还是有意义的。海外的那些留学生和华侨,还是知道我们在纪念六四的。他们也知道六四。只不过由于国内专制统治在那里封锁,有些人不想太过问这些事情。华侨可能有些恐惧。海外的留学生,如果我们搞六四的纪念活动,他们不一定来参加,可是我们通过网络、通过媒体发布消息以后,他们还是知道这件事情。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真正坚持理念、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凤毛麟角的。绝大部分人能够了解一些事情、慢慢知道事情、始终不忘记它,就不错了。所以我认为还是有很大意义的。如果我们每一年都不搞六四纪念活动,真正就可能淡忘了。共产党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觉得它发展得好,就保住它的江山万万年了。但实际上,我们只要每年坚持纪念六四,通过网络、通过媒体,还是可以把很多消息传到国内的。国内也有很多人,他们也永远不会忘记六四。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有一部分人不忘记六四,那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全民族、甚至是全人类都不会忘记六四。

法广:您对中国目前的局势做何分析和评判?

费良勇:现在中国的经济已经遇到一个瓶颈。因为它大规模消耗能源和资源,已经导致了雾霾、导致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中国要持续的发展的话,现在遇到重大的问题。现在中国的国企已经走到死路一条。很多国企其实是破产的。中共拿人民的血汗为国企输血。但是最近又出现一个苗头,有些国企可能要宣布破产。它也要解雇些工人。但是共产党又担心解雇这些工人,又会引起社会上的动乱。所以它也很难处理这些问题。动不动几千万工人,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重大的社会问题。其实还是共产党怕它的专制统治受到威胁。我想,中国目前要保持经济上的发展,但是也不一定要这么高的速度。我认为,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它不可能长时期保持很高的增长率。从历史的长河来看,增长率高一点、低一点,其实根本不是很重要的问题。关键是你发展经济是为了什么?发展经济是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现在的中国,经济发展了,人民的住房是宽一点了,可是吃的是毒品、呼吸的空气不新鲜了。喝的水也是毒品、吃的食品也是毒品。连婴儿奶粉也是毒品。这样的发展,发展起来干什么?这样的发展就是破坏了人民的生活,是不足取的。所以我认为,中国一定要在高度重视环保的情况下来发展经济。中国必须把环保作为第一位。环境保护做得好,同时经济又有所发展,这样的官员才应该受到大家的尊重。

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首先要考虑到整个的国民生产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中国应该尽快建立起全民的、最基本的社会保障体系。例如: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险。这个社会才会稳定、持续地发展。人们说:有了社会福利,不再揭竿起义;有了社会保险,不再铤而走险。

在中国这种情况下,我们算是反对派,我们也不希望中国乱。我们也希望中国能够和平、持续发展。在政治改革方面,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深化政治改革,让中国能够和平、有序地、逐步过渡到民主社会。这对共产党、对全中国人民都是有巨大好处的。但是如果中国乱了,那对谁都没有好处。而且如果中国的环境这样恶化下去,那是非常糟糕的。说不定有朝一日出现一个大的动乱的话,那么中共高官马上就逃亡到海外,只剩下一个烂摊子,让13亿中国人民在这里受难。这种情况,我们一定要有所警示。

清朝末年时候的郑孝胥说过三个预言,即“三共论预言”: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共产亡于共管。前两个预言已经实现了。第三个预言,我认为正在实现当中。什么叫共管?郑孝胥本人说的是世界上的列强共管,现在可以叫联合国,或叫列强共管。那种情况出现,那就是中国非常糟糕的了。所以我认为,我们这些民主人士、人权人士的奋斗目标,就是应该让中国直接实现人民共管。也就是民主制度,避免出现联合国共管的状况。所以联合国共管,就是中国大乱一场,真正兑现了另外一个预言了,就是“黄祸”预言,大量中国人逃亡世界各地。大家看一看,一个小小的叙利亚烂了以后,整个欧洲到处是难民。如果中国出现这样重大的灾难性情况,那真正是“黄祸”。中国难民铺天盖地涌向全球。我们这些人应该坚持奋斗,让中国和平、有序地转型,避免出现重大的社会动乱。

法广:您认为,是否能够以及怎样才能促成将“六四”这段历史变为中国社会转型的催化剂?

费良勇:这个事情,说老实话,光靠反对派是不够的。这应该是朝野双方,首先是共产党自己要认识这个问题。他们是叫“平反六四”。“平反”这个词,我是不太喜欢用的。我觉得共产党要公布六四的真相,让人民来重新评价六四。当然,作为一个中间目标,或者说作为一个步骤,中共宣布平反六四也是可以的。但不能说平反六四以后,你共产党还是搞一党专政、还是这么腐败下去。那是不行的。你平反了六四,你就得把它作为一个契机真正进行政治改革。第一步,要允许人们自由地谈论六四、讨论六四,在网络上、媒体上公开地讨论六四。要打开六四的禁忌。中国社会的政治气氛就会越来越宽松。言论自由是所有自由的基础,有了言论自由以后,一个社会才可能和谐。共产党老讲要建立和谐社会,如果每个人都生活在恐惧当中,怎么可能有和谐社会?

  •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夏明:土耳其率先批评新疆人权状况,凸显其占居穆斯林世界领袖地位的愿望

    一年多来,中国在新疆建立“再教育营”的话题吸引了全球多方媒体的关注。不断有报道揭示: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规模巨大,可能关押着上百万维吾尔人。他们在那里接受强化教育、有时还会遭遇身心折磨。尽管国际社会持续关注新疆“再教育营”现象,却很难对中国展开有效施压。

  •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廖天琪:北京利用大数据全面监控社会,也对西方构成威胁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最近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天津法庭被判刑四年零六个月。作为“709”一案中,首批遭到关押、最后受到审判的维权人士,王全璋获刑再次引发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各方人士的担忧。近年来,中国的人权议题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

  •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中国性少数人群社会环境:诉求噤声才有的开放

    2019年1月中旬起,三辆红色货车先后在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巡游。红色货柜的侧面分别写着“为一种不存在的疾病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性指向障碍’”和“19年了,为什么?”。这个模仿美国影片《三块广告牌》而来的形式别致的为同性恋者呼吁权利的行动,吸引海内外舆论重新关注中国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生活环境与状况。在此之前,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在2018年4月更新的一份报告中,列举了一些中国同性恋团体活动被取消或受到阻挠的例子。那么,在中国正式将同性恋非罪化20余年、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18年之后,中国同性恋人群,或者更笼统地说性少数人群的社会环境究竟如何呢?国外观察与国内性少数人群的实地体验是否吻合呢?我们借第五届“巴黎中国同志周”活动的机会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黄马甲运动

    去年11月17日,为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措施,法国发起黄马甲运动。此后,此一运动一波接一波,每周六在全国各地展开,已连续举行了十次,对法国经济造成重创。为平息社会不满情绪,当局做出几项承诺并发起一场全国大讨论活动,以回应民众诉求。然而至今,黄马甲运动似乎没有出现偃旗息鼓之势。如何看待这场运动?总统发起的“全国大辩论”是否可以为步出危机寻得出路?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潘永忠:中国民运是一项伟大而艰巨的历史使命

    1978年的“北京之春”在中国开启了一场倡导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政治运动,被称为“中国民主运动”。随着1989、天安门“八九民运”受到打压,许多民运领袖流亡海外,形成了一股海外民运力量,这股力量一直坚持不懈地继续着争取人权、民主的斗争,在捍卫中国人权领域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

  •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习近平嫁接“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凸显逻辑漏洞

    刚刚踏入2019年,台海两岸情势再度陷入紧张,引发各方关注。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提及“九二共识”时强调:将推动“一国两制”实现统一,并表示不承诺放弃对台用武。又在随后两天进一步表示:要“在新的起点上做好军事斗争的准备”。中国主席的表述立即引发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响。

  •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夏明:中美建交对两国及世界和平均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中美两国在贸易大战的背景下,迎来建交40周年。从1971年7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秘密访华、到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北京之行,中美两国打破了相互隔绝的局面,终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从而结束了长期的对峙。这被视为是中国与西方关系突破的标志性大事。40年来,随着两国关系在各个领域的不断发展,对抗性竞争也逐渐形成。尤其是2018年以来,中美爆发贸易大战,致使两国关系发生微妙变化。如何评判美中关系?两国关系的变化将对全球局势产生怎样的影响?纽约市立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