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第69届戛纳电影节为什么没有中国影片?

media 许多影星向往到嘎纳走红毯 路透社

刚刚落幕的第6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除了一部短片之外,没有任何中国影片参展。周三出版的法国讽刺周报《绑鸭报》就此发表报道文章,引述法国电影联盟(Unifrance) 驻京代表Isabelle Glachant指出,中国制片人为国内市场制作大片,但没有制作任何作者电影。他们对外部世界那些他们认为“无聊”的电影不感兴趣,别人对他们因此也不感兴趣。即使是在香港,电影水平出现下降。今年的电影节上,那三、四个得以来到戛纳的中国导演,都没有带来任何已经完成的作品。

刚刚落幕的第69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除了一部短片之外,没有任何中国影片参展。25日出版的法国讽刺周报《绑鸭报》就此发表报道文章,引述法国电影联盟(Unifrance) 驻京代表Isabelle Glachant指出,中国制片人为国内市场制作大片,但没有制作任何作者电影。他们对外部世界那些他们认为“无聊”的电影不感兴趣,别人对他们因此也不感兴趣。即使是在香港,电影水平出现下降。今年的电影节上,那三、四个得以来到戛纳的中国导演,都没有带来任何已经完成的作品。

这篇文章写道,这并不影响中国媒体蜂拥而来,四千多报名记者中,中国记者有数百名之多。中国媒体重点关注的是来这里露脸的中国明星走红地毯,这些明星有时会有高价购得贵宾券的新富陪伴。极有象征意义的是5月13日,法国文化部长在海滩上一间小会场签署一项协议,而其他人都在为一场给中国制片人与欧洲制片人牵线搭桥的洽谈会忙碌。中国之夜活动红灯闪烁,香槟四溢,餐饮丰盛,只是,尽管中法两国在2010年签署了合作制片协议,但独立电影迟迟难以面世,台湾导演蔡明亮的制片人解释说,因为奇怪的是,在法国获准发行一部影片,并获得法国国家电影中心的资助,还必须有中国审查部门的同意。

真有审查么?把“狼图腾”搬上银幕的法国导演Jean Jacques Arnaud 5月15日参加一次讨论活动时表示,没有。他说,在法国听起来好像不可能,但他在拍摄这部影片时完全自由。只有一个将小狼上抛的镜头受到干涉,但他解释了,那是蒙古人的习俗。但电影制片人XavierCastano 的观点似乎不同,他说,拍摄这部影片不很顺利,和中国电影公司谈判了7年,电影的经费80%由中方承担,他还提到了另外两个审查的例子。

这篇文章写到,中国导演贾樟柯在另一个活动场合“勇敢”地解释了他自第一部影片开始就经历的审查,“天注定”等三部影片在中国都被禁演。他提到,自2001年起,数字化大潮意外地松懈了审查,因为当局不可能监控一切。不过,他也表示,要想改变这种局面,就要继续和当局对话,就像打太极拳,要让自己的手配合对方的手的动作。这篇文章就此写道,贾樟柯应当把他的方法教给健忘的Jean-Jacques Annaud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