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5月23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一党专制可能成为文革死灰复燃的土壤

作者
陈破空:一党专制可能成为文革死灰复燃的土壤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刚刚迎来50周年。50年后的今天,这段历史依然困扰着中国的几代人。主要原因大概应是至今,中国官方尚没有对这段历史做出系统的总结。文革似乎像一块碰不得的伤疤,在中国成为一个人们不愿谈及的禁忌。如何反思这段历史 ?这段历史对如今的中国是否还有着其影响以及怎样的影响?我们请旅居美国的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来谈谈相关看法。

法广:50年后的今天,中国官方为什么始终对文革这一话题讳莫如深?

陈破空:关于文革,我们知道,中共在1976年华国锋宣布文革结束,但事实上文革并没有完全结束。它是以不同形式存在,而且时不时在掀起小高潮。就好像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或者早些年邓小平反精神污染一样。所以最近几年有文革遗风。我想中国当局的做法是尽量低调、不提。文革虽然他们有文件,说彻底否定,但是他们尽量在公众场合中不提,也拒绝大家的反思和研讨。因为如果说去反思和研讨文革的话,等于是反思中共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罪恶。十年浩劫,对文物古迹的破坏。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宁愿捂住污浊的盖子,捂住真相,他觉得这个真相一旦揭开,可能会动摇共产党的统治基础。

法广:曾亲身经历了文革的几代人,许多已告别人世,其他人或已达到耄耋之年,或已年近古稀,再年轻一点的,也已近花甲或知天命。这些人中,有的曾积极参与、有的则为受害者。回避文革的话题,是否可成为消除他们记忆中伤痕的最好办法?

陈破空:文革是一个全民性的浩劫、长达十年。其中有受害者,也有加害者。受害者最突出的,就是当时毛泽东锁定的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他们是最大的受害群体。这个受害群体就跟纳粹人的受害群体-犹太群体一样。纳粹对犹太人采取的是种族灭绝的方式,在中国,共产党那里是群体灭绝,都是灭绝,都是反人类罪、犯人权罪。当时文化大革命的红八月,或者是之后的蔓延全国的暴力,对这种五类分子都是大开杀戒,可以任意宰杀、不要法律。像发生在北京大兴县的大屠杀;或者是发生在广西的人吃人的惨剧,所以这是一个受害群体。所以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说,文革受害,中国一亿人受到迫害。也就是说,受害者群体非常巨大。这一亿多受害者今天集体失声,或者是沉默、或者是无声、或者是年事已高、逐渐离开这个世界。这对中国历史和人类历史来说,都是一个巨大损失。因为我们知道,纳粹德国结束后,犹太人群体发声,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很多犹太人的纪念碑或纪念馆。纪念犹太人被屠杀和被迫害的历史。同时,犹太人也重新赢得了话语权,甚至他们复国,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人类历史翻过了那个惨痛而沉重的一页。

但是中国这一页历史却没有翻过。在于当权者捂着这个盖子,当权者不让文革全面反思。因为跟纳粹德国相比,纳粹德国被终结了,德国发生了制度变革,成为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所以这个国家可以反思、可以检讨,然后可以在反思的基础上前进。但是中国,那个制造文革的一党专政的制度还存在。而那个曾经作为加害者的党、那个执政党还在执政、高高在上,而且捂住真相。在这样的情况下,文革得不到真正的反思。而上行下效的结果,是文革遗风仍然弥漫于社会。而很多人,如果要去揭露真相的话,可能会受到当局的迫害。所以文革历史的真相,这些受害者的悲剧,仍然被埋在历史的沙土之中。

法广:中国现任主席习近平一家,曾为文革中的受害者。却在不同程度上接受了权利斗争的洗礼。您如何解读这一观点?

陈破空:关于习近平家族,有两个说法。一个呢是:它是受害者。他的父亲是被毛泽东迫害的。实际上在文革前就已经入狱。他的父亲总共坐了六年大牢。在文革前,大概是在彭德怀落难前后,1962年,他的父亲就落难了。因为一部小说,《刘志丹》这部小说,说是反党,实际上就是说陕北是刘志丹和习仲勋他们创建的,不是毛泽东创建的。所以毛泽东大动肝火。因为这么一部小说,说是有人利用小说反党,把习仲勋打入大牢。文革中受到更深重的迫害,公开的批斗。习近平本人也受到连累。小时候被带到少管所,后来被下放农村,等等。但是另一个说法是,习家族一方面是文革的受害者,是毛泽东路线的受害者,但另一方面,他们对毛泽东或对共产党又有感恩戴德的一面。因为他的父亲,早年在陕北的时候,听说被极左路线、王明路线所迫害、放入大牢,毛泽东到了陕北,把他拯救了出来,他们认为有救命之恩。另外,习近平本人虽然经过文革的这些磨难,后来又被培养为第三梯队、甚至后来接任、成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因此他们又有理由来感恩,对毛泽东和共产党感恩。在这样矛盾心情下,我们看到习近平也出现一个矛盾的状态。一方面在说:后30年要像邓小平那样深化改革,但另一方面又说:后30年不能否定前30年,也就是说举毛泽东的旗帜。这样一个习近平给人的感觉,有点认贼作父的感觉。因为他的父亲是习仲勋,习仲勋曾经与毛泽东是不合的,路线上不合。跟邓小平也不合,因为习仲勋是反对六四屠杀的。但是,习近平却举毛旗、举邓旗。给人的感觉是他认毛泽东、认邓小平为他的父亲。所以我倒是真诚地劝告习近平,不要认贼作父,而认回自己的父亲,就是他那个相对开明的、温和的、心中还有一些人民的父亲-习仲勋。

 

 

法广:文革这段历史对如今的中国有着怎样的影响?

陈破空:这段历史对中国影响惨重。因为它虽然过去了50年,它的开始已经50年了,过去已经40年了,这半个世纪,但是中国人从来没有忘记。我想在社会上的影响、整个影响是社会风气。文革中那种同志出卖、亲情决绝;那种人性泯灭、兽性泛滥;给中国后来的社会道德沦丧带来了极大的恶劣的示范。那个时候,我们知道一个叫张宏斌的人出卖他母亲,到他的母亲遭枪杀;还有些除了子女检举父母,还有些兄弟姐妹互相残杀。这些例子枚不胜举。还有些加害者,刚才提的加害者,其实最早的加害者都是中共高官的子女。但是中共高官的子女后来并没有做出反思。他们是老红卫兵,是红卫兵头头,掀起了武斗,掀起了红八月,使很多人受害,甚至像老师被打死、校长被打死这些惨剧历历在目。但是这些人并没有做出真诚的忏悔和真诚的反思。像陈小鲁、陈毅的儿子,他虽然表示对八中、十分表示道歉,但是他现在是安邦公司的掌门人,安邦公司那么多钱,动不动就几十亿、几百亿美金地收买外国企业,包括美国的华尔道夫,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拿一笔钱出来,建立一个文革受难者基金,去帮助、救助、关怀那些文革的受害者。另外,还像宋彬彬,中共上将宋任穷的女儿。组织了第一批武斗,红八月,就是把卞仲耘、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活活地打死。用带铜扣的皮鞭、带钉的皮靴、活活折磨致死的这么一个惨重的案例。不管她当时有没有动手,她都是这个案件的主凶。她轻描淡写地做了一个所谓的道歉。我原来说过,像宋彬彬这样的人,她应该投案自首。如果中国公安机关不受理的话,她应该投案自首到国际法庭。让当年那些、文革那些凶杀案、一桩桩反人类、反人权的案例得到国际公纪的审判。但是她没有这么做。他们只是假装做了一个所谓的道歉,或者是轻微的忏悔的姿势。

这些加害者的作为,对社会有非常负面的示范。使这个社会觉得这些加害者是无所谓的,只要说一、两句轻描淡写的话,甚至推卸一下责任就行了。甚至于中共党内的一些受害者也做出了非常不好的示范,就像刘少奇家族。刘少奇当时是国家主席,党和国家第二号领导人,被毛泽东迫害惨死。但是他的夫人王光美也受到迫害和长期的监禁,还有凌辱。他的儿子刘源也受尽磨难。但是刘源居然后来说:毛泽东有错误,但也有功劳。而且说:文革只能算“渎职”,好像不算什么大错。中国古人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像刘源这样的人根本没有健全的人格,还有起码的一些风骨。他的母亲、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更是离谱,她宴请毛刘两家,说是“相逢一笑泯恩仇”。还到韶山毛泽东纪念馆去参观。说她是毛主席的学生。实际上她是什么学生呢?游泳池里的学生!因为她早年陪毛主席游泳。毛泽东让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陪他游泳。后来虽然刘少奇被打倒、刘少奇被毛泽东整死,但是对王光美刀下留人,王光美坐了12年大牢出来了,就感恩涕零。所以这些人,说的轻一点,是斯德哥尔摩症,说的重一点,是功利主义者。只要他们恢复他们的官职、恢复了他们的贵族待遇,他们对整个社会就不负责任了。

事实上,有良心,对文革有深刻的反思的话,利用他们的权利、地位和影响,他们完全可以去推动这个制度变革,推动一个中国民主化。因为产生文革的基础,是这个一党专政的制度。而这个一党专政的制度不消除,文革死灰复燃的土壤和气候和基础还是存在的。但是这些人对这一点毫无反思。因此给中国社会带来遗害至今的这么一个专制的阴影,阴魂不散。

法广:可是中国方面强调,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绝不会重演。50年后的今天,您认为应对这段历史做出什么样的反思?

陈破空:我们看到前两天在中国的人民日报、环球时报“深夜发文”,重申“否定文革”、重申1981年中国共产党所做出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文革。虽然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有这么一个决议,虽然今天他们有重申,今天这个重申实际上是非常被动的。是在海内外强大的压力下被迫做出的。因为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是一个信息时代。各国都在举行文革50周年的反思和纪念。中国的网络上也有强大的纪念和反思。

但是官方一直沉默不语、默不作声,企图低调、企图蒙混过关,甚至是最好让人们不要提、忘记那一页。但事实上人们不会忘记。中国五千年的文明被毁灭,中国那么多的文物古迹、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文物古迹被销毁、被毁灭。连祖宗寺庙、孔庙、皇帝陵都被夷为平地。这样的历史惨痛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大劫难、五千年的大劫难,也就是这一次,就是这十年。所以说,中国社会和整个人类社会都不会忘记。中共如果说只是否定,说文革不会重演,口头上的表示根本不能够说明什么。因为要反思过去沉重的一页,就像人类反思一战、反思二战、反思犹太人的悲剧一样。必须做出一个行动上的反思。比如:建纪念馆、建博物馆,对受害者做出赔偿、做出追思;对加害者绳之以法,对整个社会进行彻底的改造,对产生那样的悲剧的制度进行彻底的变革和修正。这才是一个杜绝惨剧和悲剧重演的方式,才可能杜绝文革重演。但事实上官方的做法完全相反。不仅压制对文革的研究,对文革的反思,

现在广东有一个叫文革博物馆,当地文革博物馆已经存在很久了,那里边有文革的遗物、雕塑、还有图片展。但是最近被当局封杀。用一些标签把这些文物、这些图片全部封掉。据说那些标签上写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这些标签、这些横幅把文革博物馆从里到外完全给遮盖起来。这是什么行为?说的轻一点,这是掩盖,是对博物馆一种极大的侮辱和挑战;说的重一点,就是文革复辟,就是文革翻船、就是一次小文革,就是一个文革遗风的重演。用封条把这些东西封起来,也就是用另一批口号来代替,也就是说:文革不值得反思,文革不值得展现;而要展现的是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而这个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就是独裁加腐败,所谓的中国模式。

  • 独立纪录片导演闻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独立纪录片导演闻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中国独立纪录片《凶年之畔》2017年初起陆续在鹿特丹、巴黎、布鲁塞尔等欧洲不同城市放映。这部长达三小时的影片以广州番禺利得鞋厂和深圳奇利田高尔夫用品公司工人维权事件为核心,纪录了中国农民工权利意识觉醒的过程,而影片与欧洲观众见面的时刻也正是这些农民工维权活动在日益严酷的打压中陷入低潮的转折。观众可以从中了解这些为中国跃身世界经济强国做出巨大贡献却常常无法保证自身基本权利的农民工的抗争,以及他们面对的严酷打压,导演闻海则更在拍摄的过程中意识到这些身处社会最底层的人在中国社会变革中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2017年3月底,影片来巴黎参加第39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放映时,闻海接受了法广的采访。

  • 华人社团在2017法国总统选举中的选择

    华人社团在2017法国总统选举中的选择

    2017年法国总统选举终于尘埃落定。三年前才走入政坛的前进运动领导人马克龙超越传统的左右对立在11位候选人中胜出,成为法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如果说马克龙在政治角逐中异军突起显示出法国社会深层的某种活力的话,围绕这次选举活动的激烈争夺以及围绕极右翼政党势力壮大的争议更暴露出社会的严重分裂以及民众对未来前景的迷茫。这种分裂与迷茫也同样反映在一向低调的法国华裔社团。老一辈华人往往对法国的政治纷争避而远之,但随着华裔社团构成的变化以及社区治安问题困扰的推动,越来越多的华裔侨民不再对法国政治生活无动于衷,新一代侨民的政治参与尤其积极。在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邀请几位华裔侨民谈谈他们在本届法国总统选举中的选择。

  • 陈破空谈特朗普新政一百天

    陈破空谈特朗普新政一百天

    4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整整100天。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就曾提出颇具革命性的、恢复美国繁荣的百天计划,呼吁广大选民为他上任100天的施政计划投赞同票。如今,特朗普迎来执政百天,却创下了美国历任总统执政百天支持率最低的记录。相关记录说明了什么?在过去三个月的时间里,特拉普是否履行了许下的诺言?期间,最大的看点是什么?又在哪些问题上遭遇了挫折?对此,我们采访了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

  • 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龙不可掉以轻心

    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龙不可掉以轻心

    法国总统大选进入关键时刻。随着声称“非左也非右”的“前进党”领导人马克龙和极右翼党派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在第一轮选举中的胜出,法国传统党派争夺大选的态势遭到彻底颠覆。在第二轮争夺战紧锣密鼓地展开之际,多个政党的领军人物纷纷发出呼吁,无论是明确要求选民在第二轮投票中支持马克龙、还是抵制极右翼党派领导人玛琳娜-勒庞的呼声,纷纷传递了一个信息,即:共和国精神不容侵犯。如何展望法国大选前景?极右翼党派在本次选举中是否已大势已去?法国未来五年的政治版图将呈现怎样的局面?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风险,毛左派不满

    陈破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风险,毛左派不满

    美朝两国的紧张关系再次吸引世人目光。美国传出航母打击群驶往朝鲜半岛之际,朝鲜籍“太阳节”之日,举行了大规模的阅兵,并在阅兵后的翌日,进行了一次新的导弹试验。尽管这又是一次失败的试验,却不乏为一次向美国挑衅的行为。朝鲜弹道试验失败后,美国再次警告平壤,绝不会容忍朝鲜进一步导弹发射或核试活动。整个东北亚地区呈现紧张态势。这场较量将何去何从?中国将发挥怎样的作用?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看法。

  • 夏明:中美关系将朝向具有建设性、而非对抗性方向发展

    夏明:中美关系将朝向具有建设性、而非对抗性方向发展

    四月初,中国主席习近平对美国进行的访问吸引了广泛关注。至今,习近平与特朗普的会见继续引发热议。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两天的会晤中涉及的话题一直受到各方猜测。种种迹象显示,特朗普对习近平似乎并未表现出当选以来传递的强势立场。如何看待中美两国今后的外交走向?这次会晤将给两国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对此,我们采访了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2017大选年看法国华人社群的政治参与

    2017大选年看法国华人社群的政治参与

    2017年是法国大选年,四月底的总统选举之后,还有立法选举,不仅有政府的更迭,也有立法机关国民议会的换届。几个月来,各路政党不遗余力竞选拉票,不同社会族群、不同社会团体也竞相以各自方式表达诉求,以期或多或少地影响未来政策的制定与执行。在这样的背景下,华人社团如何自处呢?近些年来,一向低调的华人社团因为治安问题接连发起大规模集会抗议活动,吸引法国舆论日益广泛的关注。如果说观察人士和媒体均肯定华人社团这一融入主流社会的表现的话,在法国每五年一次的政治大动员中,华人社群在何种程度上切身参与呢?社会融入努力是否也表现在选举活动所代表的政治参与层面?近年来法国亚裔社群的反歧视抗议集会与法国社会传统的反歧视运动有怎样的交集?我们电话采访了巴黎第四大学社会学博士、目前在斯特拉斯堡大学任教的庄雅涵女士。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