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5月28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7:00-8: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8/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8/05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5月29日 法广中文第一次播音 北京时间6:00-7:00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女子永无岛奇遇:ISOLA女主角杨宜霖访谈

作者
中国女子永无岛奇遇:ISOLA女主角杨宜霖访谈
 
法国影片永无岛主角杨宜霖在片中扮演黛依

被独立影评人协会ACID选中,在嘎纳展出的法国影片Isola (永无岛)开场就扣人心弦:一位童年遭遇一场大地震,从中国大陆来的女子,挺着大肚子在地中海海岸边焦急地等待丈夫渡海,远处忽然山摇地动:故事好像跟欧洲汹涌的难民潮相扣,难民登陆的场景极其真实;故事又远不至于此,似乎有点现代版的彼得潘。现实与梦幻交织,真实与想象混合。

空寂的大海,孤岛,怒海余生的难民,然后是一位怀孕五月的华裔女子在一个无人听得懂她的语言的世界不停地追问:“我的丈夫震,他说他也会在船上,你看见他了吗,你看见他了吗”。对方茫然地摇头。贯穿全片的中文问句:“你看见他了吗?”祈求还是咒语,纠缠着你不放。

电影介绍写到:“在夹在两个世界之间的偏僻小岛上, 一名年轻的中国女子, 孤单地蜗居在一个洞穴里, 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大起来. 她的名字叫黛依. 小岛忙碌的港口每天都有载着数百名难民的船抵达, 黛依在纷乱的人群中, 搜寻每一张可能是她挚爱丈夫的脸孔。某天晚上, 小岛隆隆作响, 黛依的愿望也许终于要实现”。

主角的扮演者是来自台湾的杨宜霖女士。年轻的华人面孔出现在法国影视舞台,而且担纲领衔,十分罕见。本次嘎纳电影节,她和『永无岛』的导演Fabianny Deschamps一起来到嘎纳,向观众和各国影片发行人介绍这部极具特色的影片。这位目前活跃于法国影剧两栖的演员向我们介绍了影片的拍摄过程和她个人的一些经历:

ISOLA
黛依在大海边岩石下昼夜苦等心中的“震”

杨宜霖:片名Isola是意大利文,岛的意思,这只是一个缩写。全句翻译成法文的意思是L’île du jamais jamais。中文暂名“永无岛”,典故来自故事彼得潘。一开始,导演想保留全文做片名,可是如果用这个片名在法国播映,观众可能难以记忆,就叫Isola,比较简洁有力,而中文就保留L’île du jamais jamais的意思:永无岛。关于女主角黛依和另外一个男主角的故事,有一个部分的灵感来源也跟彼得潘有关。我扮演的角色黛依,童年生活在中国,亲历了一场大地震。在这次大地震中,她丧失了自己的家人。有些人童年经历一些巨大的伤痛,有时会有点走不出来。所以,对主角黛依来说,虽然她是成人,但是她的某些部分,似乎还没有走出她的童年。在片中她是一个很孤单的角色,她一直想要建立自己的家庭。

法广:那位名叫“震”的男人,她期盼渡海而来的丈夫,地震的“震”,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吗?

杨宜霖:在剧中,黛依要找的丈夫是震,震用地震的意思,当然也因为她童年所经历的那个伤痛。她找丈夫,她在剧中是怀孕的,她说她跟孩子在等丈夫。但是事实上可能不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

法广:这有点像梦幻,她到底有没有丈夫,到底是谁,像一场梦,很不确定?

杨宜霖:对。这正是片子故事的一个重点,我们留给观众一个很大的想象空间。

法广:我看完这部影片,觉得这既是一部如幻似梦的影片,同时也是一部很现实主义的影片。就是故事本身与目前席卷欧洲的难民潮有点紧扣?您在考虑出演这部片子的时候,您是什么想法,演完以后,又是什么感受?

杨宜霖:故事一开始像意大利兰佩杜萨(lambadouza)岛发生的事情。最早,我们是讨论到欧洲发生的难民潮。我当初听到许多难民偷渡到意大利南部西西里这座很小很小的海岛的事情,很震撼。很长时间,每次在新闻里听到又有难民上到岛上的消息,心里都很有感触。我觉得现代人很难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免于灾难的,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永远能够得到上天的庇护。那时,我好像觉得大家对这件事情有点漠不关心,反正不是自己遭遇了灾难。但是如果今天是我们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们是这些难民,我们会怎么面对这个问题?所以lambadouza这个议题其实已经存在了很多年,我在新闻报道看到后,很震撼,然后我把这个事情同导演提过,他觉得蛮有意思,自己也开始做一些研究。结果反而是他,马上很明确地给我一个具体的故事大纲,我喜欢这个故事大纲,然后就着手来拍这部电影。当然,故事不只是在讲述欧洲的难民潮,难民潮只是故事的一个灵感的起源。片中有不少现实的场景:在西西里岛一些小港跟拍难民登陆,比方说奥古斯塔港,很多难民就是在那里登陆的。说老实话,从新闻里看到的片段,和实际看到难民登陆的情形,我完全没办法想象! 比方说新闻里报道的很多是比较伤痛的事情,但我实际在难民登陆现场,看到一些让我非常惊讶的事。那些成功存活下来,能够踏上欧洲土地的难民,他们是非常的开心。我们看到他们非常开心,感触很难言喻。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接下来的路有多艰辛。我可以说拍摄的时候百感交集吧,因为我自己,现实生活中我是怀孕五个月,所以拍这些场景时要非常控制自己的情绪。

法广:影片里,您扮演的黛依,在海边,在码头边,在沙滩上,在悬崖上,老是在说:“他说他快到了,你们有没有看见他,我在等他”,像旋律一样从头到尾回荡,然后,最后好像是一场空,又好像不是。很悲情,却很有表现力,很有冲击力。

杨宜霖:导演想让观众自己发问,震真的存在吗?她救他的那一刻,真的是现实的存在吗?这是一个问号。这里给观众留下一个很大的想象,可能每个人看戏的感受不同。但是对我的角色来说,不管真实与否,我是非常深刻地相信,他的确存在。我是非常深刻地相信,我救起来的他,是活着的。

法广:是。您扮演的黛依在等丈夫,日复一日,肚子越来越大了,结果有一天,就在您在海边祈求上天,突然眼睛睁开,看到海水冲上来一个人,你去救他..

杨宜霖:是,我在沙滩上救到他。但是我救他的那一刻,他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是留给观众做想象的。其实,我们拍戏的时候拍了两个版本,一个版本是他救活了,另一个版本是他没有被救起来,冲上岸的时候已经过世。但是导演剪辑之后,这一部分就留下一个比较暧昧的空间,让观众可以去发挥他们的想象。但是,对我角色来说,我是深刻地相信,他是活着。这也就是像我们所说,梦醒之后,会这么难受。会有这么巨大的伤痛。就是当你发现,梦醒的时候,要继续面对活着所需要面对的孤单。

法广:把您从海边救起来的那位男子关在铁笼子里面锁起来,其实这个铁笼子就是黛依住的房间,然后,他醒来后,要出去,这是一场梦,还是现实?

杨宜霖:萨尔瓦多觉得她在偷她的丈夫,因为她把她的丈夫关在笼子里面。 这个部分的处理方式也是非常含糊,这是一场恶梦吗?他后来就说,不要留我一个人,不要留我一个人。他是做了一场恶梦,还是有人把他带走?这是一个问号。

法广:女子的肚子越来越大了,这时候给人的感觉好像黛依的梦在渐渐破灭了,她再次来到海边的时候,很愤怒,她的祈祷变成了诅咒,她说“你们都会死的,我要杀死你们”。这个心理变化是很大的?

杨宜霖:是的,她终于等到一个丈夫,然后,他又不见了。而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但是,无论如何,肚子里的孩子是真的。

法广:肚子里的生命是真实的?

杨宜霖:对。怎么说呢,这个角色她就是活在自己的想象世界。但是现实在她的身体里面有一个不可磨灭的真实,一天一天地长大。

法广:您是第一次参加嘎纳影展?

杨宜霖:我是第二次去。第一次是2014年的时候,也是同导演Fabianny Deschamps。他的第一部电影长片,叫『新界』New territories,也是入选ACID。那部片子是在香港和汕头拍摄的。

法广:您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跟香港、大陆、台湾的影界合作,拍摄影片?

杨宜霖:很想啊。2014年的时候,我去过两次中国。一次是参与拍摄法国制片的『中国之旅』,去四川和上海取景。第二次是演出一个法国的舞台剧,我们去四川巡回演出。在阆中和成都。要是有机会的话,经由这个影片可以在亚洲,在华语国家合作,当然是非常乐意。因为我是因缘际会,在法国变成一个演员。一开始,本来不是来这边演戏的。刚好是念书的时候,被一个舞台剧导演叫去演戏,从2005年开始,就一直工作,就留在了法国。

法广:这种情况很稀罕。

杨宜霖:是,运气很好。然后我的演员专业训练是在法国学习和完成的,所以演戏我是在法国学,我的演员之路也是从法国开始。要是有机会可以跟亚洲国家,尤其是跟华语国家合作的话,是会非常开心,因为毕竟血浓于水。
 


同一主题

  • 嘎纳电影节现场报道

    嘎纳电影节进入第九日谁夺大奖费猜测

    想了解更多

  • 69届嘎纳电影节

    『黄鸟』:一位中国女子新加坡的悲惨境遇

    想了解更多

  • 奥朗德五年任期留下了什么?

    奥朗德五年任期留下了什么?

    奥朗德周日在与现任总统马克龙进行权利交接后离开了爱丽舍宫,结束了五年的任期。他在随后前往法国社会党总部发表讲话时说,他留下的法国比2012年接手时要好得多。情况究竟如何?

  • 旅法博士庄雅涵:华裔普遍对马克龙当选态度正面

    旅法博士庄雅涵:华裔普遍对马克龙当选态度正面

    法国2017总统大选尘埃落定, 各方对大选的剖析关注、对年轻新当选总统的热议方兴未艾、远未散去,本次专题我们就从在法华裔及关注大选的两岸华人的视角,请在法从事移民融入研究的法国索邦大学社会学博士庄雅涵谈谈她的观察。

  • 法国作家媒体人奥利芙:投票维护共和国精神

    法国作家媒体人奥利芙:投票维护共和国精神

    法国总统大选投票结束。39岁的政治新人马克龙战胜对手马丽娜 勒庞,在5月7日进行第二轮投票中以66.1%的得票率当选。这位法国前经济部长,4年前还不为众人所知的马克龙当选,成为新一任法国总统,5月14日走马上任。法国新总统马克龙面临众多考验,如组建政府,面对6月18日的议会选举,另外,欧盟,打击恐怖主义,提升法国经济议题也备受关注。请听法广专访法国作家,媒体人纪尧姆·奥利芙(Guillaume …

  • 杜懋之:马克龙与勒庞在全球化的对立也将显于中法关系上

    杜懋之:马克龙与勒庞在全球化的对立也将显于中法关系上

    法广听友们,在上一集看法国大选进入决选的马克龙与勒庞两人的外交政策的特别节目中,欧洲智库ECFR担任亚洲和中国项目的副主任(Mathieu Duchâtel)杜懋之先生,跟我们谈了马克龙与勒庞两位总统候选人对欧盟截然不同的立场,以及在外交领域上,勒庞的主张是强调国家主权接近戴高乐主义与多极化世界,而马克龙的蓝图则比较属于传统的跨大西洋派,靠近美国与西方的阵线,如此两者将来在俄罗斯问题上的表现就会很不一样,在本次的节目里,我们与杜懋之先生继续探讨亲俄的勒庞与亲美的马克龙两人在处理国际议题尤其是同中国的关系又有何相异之处等问题。

  • 杜懋之:马克龙属跨大西洋派外交传统 勒庞近戴高乐主义又主多极化世界

    杜懋之:马克龙属跨大西洋派外交传统 勒庞近戴高乐主义又主多极化世界

    被称作法国第五共和以来形势最复杂最诡异的总统大选,首轮结果23日晚揭晓,前进党候选人马克龙与国民阵线党候选人勒庞进入第二轮,这种对决组合虽然没有像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让民调栽了跟斗,却仍然造成法国政坛板块的大地震,传统左右派两大党都遭选民背弃,共和党更是第一次被踢出局。如何解析这次首轮投票结果中信息?亲欧的马克龙与反欧的勒庞有何外交主张?这些问题在本次特别节目中,我们请到在欧洲独立智库—ECFR担任亚洲和中国项目的副主任(Mathieu …

  • MH370: 法国调查记者质疑官方版本

    MH370: 法国调查记者质疑官方版本

    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MH370航班神秘失踪已经超过三年,飞机上载有239名乘客以及机组人员,其中153名中国公民。三年来,围绕此一事件的传闻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起航空事故,法国一位惊险小说作家Marc Dugain 在事件发生一年之后,就发表文章,推理指出,马航飞机很可能飞向美国位于印度洋的军事基地迪高加西亚 (Diego Garcia) …

  • 习特会举行的时机与中美关系的走向

    习特会举行的时机与中美关系的走向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传闻已久的中美元首会晤终于4月6日在美国佛州的海湖庄举行。这是后冷战时期美国历届新政府上台之后举办时间最早的峰会之一。1992年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但是他和中国领导人江泽民直到1993年才在美国西雅图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第一次见面。小布什2001年入主白宫,他和江泽民的第一次会晤也是在当年10月上海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才实现。而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第一次会晤则是在2009年4月的20国金融峰会上。人们可以注意到中国领导人和美国新总统这三次“首晤”虽然在时间上有先后,但是都是在多边场合进行的。澳门大学以国际关系为专长领域的王建伟教授日前指出,在美国新总统当选之后一百天内专门安排两国元首双边会晤,这在中美关系史上如果不是绝无仅有,也是很少见的。这本身就别具意义。在今天的节目,我们特地邀请他来谈一谈其中的奥秘以及习特会是否如外界预期的为中美关系奠定了新的基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