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4月29日法广中文新闻(一小时)北京时间19点-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9/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9/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4月29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作者
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四川建川博物馆群展出的由毛泽东像章组成的作品。摄于2016年5月13日。 Reuters/路透社

二十年来,目前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任职的宋永毅教授致力收集和整理文革以及中国当代政治史料。36卷之多、700万字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不日将由明镜出版社出版。这份档案以八十年代广西地方政府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调查档案为基础,展现出当年广西文革期间的暴力,更记录了那里令人难以想象的吃人事件,从侧面反映出那场动乱的疯狂与血腥、野蛮与残忍。

广西文革两大特点

法广:这份36卷之多的《广西文革机密调查档案资料》有什么特殊价值呢?

宋永毅 :这份档案有非常特殊的价值,我把它归纳成一句话:它是广西文革的活化石。这和广西文革的特殊性有关。广西在整个文革期间是重灾区,那里死人之多以及吃人事件,在全国恐怕都是唯一的。根据这份档案,有名有姓、得到查证的(死者),大概是八万五千。但这份档案的统计只到1985年,此后工作还在继续,到1988年的时候,参加这个中央调查组工作的晏乐斌(是中国公安部的一个高级干部他的工作笔记上是8.97万人,就是说接近9万。另外还有三万人失踪,还有两万人死者,无法落实身份,加在一起,大概有15万人左右。广西的民间调查说,当地非正常死亡人数有20万。这(样的数字)在全国基本上是处于榜首的。

大家知道的一个更可怕的事情是文革期间,广西发生了中国当代史上少有的人吃人事件,就是“革命群众”吃掉“阶级敌人”……

法广:您说的这些吃人事件是发生在此前的所谓“三年困难时期”?还是的确就是在文革期间……

宋永毅:如果是发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呢,也就不稀奇了,因为人吃人有两种情况。第一种类型是求生型吃人,也就是因为天灾、因为战争而长期被围困,或者换句话说,是因为饥饿吃人。虽然在人类进入文明以后,这样的行为也受到谴责,甚至这些被迫吃人的人自己也终生懊悔,但这毕竟是一种被迫的行为。第二种类型,就广西来说,我把它归纳成“革命吃人”。这个为“革命”吃人是可以打上引号的,这不是真的为革命吃人,而是在革命的旗帜下,吃掉所谓的阶级敌人,也就是把活人吃掉!最早揭发吃人事件的,应该说是作家郑义。郑义在1993年时出版了一本书—《红色纪念碑》,记录了1986年到1988年他在广西对吃人事件的调查。这本书后来译成英文,在当时很是震撼。但是,郑义当年足迹所至不过只有6、7个县,他毕竟是个人调查,不可能跑遍整个广西。

我刚才讲到这套档案的独特之处。在文革期间,广西有两点在全国是独特的:第一是广西第一书记韦国清至始至终没有倒过,文革期间从未倒过的省委书记就只有韦国清,其他省委领导全部倒了,或者曾经从新换人。第二就是只有广西发生了大规模的吃人事件。我们知道,哪里发生这样的事件,就说明哪里的体制发生问题、哪里的领导发生问题,这是绝对的,因为离开了国家机器的作用,不可能发生那么大规模的吃人事件……这份档案所披露的人数呢,我做了一个8页的表格,它透露的是 291个人次,有的时候,档案只提供一个简单的统计数字,比如武宣县,总共有75个被剖腹、取肝、被吃肉,但这75人的全部名单,档案未必提供,有些地方会很详细地说有哪些人被吃掉、怎么吃掉……所以,大概是291人次。但是,要知道,整份档案毕竟不是一份吃人记录,再说,这种事情对于人类来说,本来也是很恶心的事,所以,恐怕有意无意的遗漏是难免的。根据民间的调查,有421人(被吃),这些都是有名字,有地方,有原因,有经过的。这(两个数字)差距不太大。

从吃人事件的地理规模来说,整个这份档案中记录的有26个县和市;其他的一些调查,比如刚才提到的那个公安部的干部(晏乐斌)的笔记中提到的还有另外3个,共29个县;民间的调查是31个县。广西在文革中共有8个专区,3个直辖市,这一风潮波及到了7个专区、1个直辖市,占75%。就县级单位来说,也大概占了广西在文革期间的40%!这个地理规模就很大了。

就人数的规模来说,郑义当时在调查中有这样一个例子,武宣县曾在县里的集市上游斗反革命分子,然后将反革命分子当场剖出心和肝,肉被疯狂的民众割完了,就只剩下骨骼……郑义当时描述说,这是“万人吃人运动”!我想,恐怕没有万人(因为整个武宣县有22万人),但那个集市上有数千人是绝对可能的……这种规模在广西的历史上恐怕也是没有过的……

谁是吃人者?

法广: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怎么可能在不是饥荒的状态下,发生这样的事件呢?

宋永毅:我们可以长话短说,在这里做个简单的探讨。广西文革的两个特点实际上是有内在联系的。第一个特点:省委书记至始至终没有倒,军区至始至终是他的支持者,军区所代表的县、区、公社的武装部这条线一直是他的支持者。第二个特点是吃人。这两个特点间的内在联系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从这份档案可以看出,吃人其实是国家机器的行为。我这么说并不是空泛的理论,而是说组织者、策划者、都是县一级、区一级、公社一级的武装部长:文革期间,由于民政、由于党的这条线受到冲击,各县基本上都是武装部长承担支柱,因为他们是现役军人—,他们很快就把公检法军管了。所以各级国家机器、政权,文革期间,三分之二的革命委员会主任都是军人。从整份档案中,我们可以看到:组织吃人的、推动吃人的、策划吃人的全部都是这些干部,都是武装部长等等。国家机器原本应当超乎于阶级和派别,要维持社会稳定,它就应当有一定的中立性,不论是民主还是专制的国家机器,它都应当是某种法制和社会秩序的维护者,这应当是一种共识。在二十世纪的文明世界,防止和制止人吃人罪恶的发生应当是一种共识,不管在专制政权下,还是在文明政权下,恐怕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会认为人吃人是合法的、杀人是合法的。但是,在当时广西的情况是,这非但是合法的,而且是直接被那些国家机器的代表所提倡、所积极倡导的。我概括成一句话:国家机器吃人,因为参与和组织、策划的县、区、公社的武装部的领导—包括现役军人,为数甚多.!

(从这份档案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武装部长们在吃人风潮中的作用,第一,他们是直接的策划者、组织者、煽动者,第二,他们本身也是吃人者,第三,他们还是吃人的直接教唆者和暴力胁迫者 —有一句老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既然这些国家的代表人物身体力行,不遗余力地推动吃人,那些暴民怎么会不争先恐后地响应呢!不要以为人发展到一定的文明程度,就不会发生这类事情。为什么?人和兽之间的区别没有绝对不可逾越的界限,人来自于兽。只不过我们受到两方面的制约,一方面是文明的制约,就是文化的制约,另一方面是法律的制约。如果法律被推翻,认为(吃人)不犯法,文化的制约就很容易被冲破了。

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三年自然灾害时的吃人与文革时的吃人有什么不同?我们可以注意到,文革时吃人,主要目的不是吃肉,不是饥饿,不是蛋白质的需要;他们吃的是人的心、人的肝、人的生殖器!那些武装部长、民兵说出的理论是:这些东西可以养生治病,可以壮阴补阳—这不是饥饿引起的,它是有选择的,这种选择是出于一种变态的私欲。这也不是革命理想主义,而完全是功利性的,是有中国特色的,就是说吃人是为自己能长寿,吃人是为了自己的养生。所以,你可以看到,这种恐怖的事情主要是国家机器在组织。那么,老百姓为什么会跟着走呢?我们长话短说,当国家机器积极引导、煽动的时候,人性中恶的方面就得到大释放。如果国家机器继续这样倡导,继续制造这样的混乱的、无法治的局面,中国大陆再发生吃人事件、甚至大规模吃人事件仍然有可能。

* * * * * * * * * * * *
这份《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记录的不仅是一场政治斗争中的残酷与血腥,更是文明向野蛮的倒退。文革结束不过区区四十年,但这场曾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受难的运动似乎正以不同形式死灰复燃。了解这段历史的真相,才可能避免那场浩劫重演。这正是出版《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的意义所在。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同一主题

  • 法国报纸摘要

    北京对文革的强迫沉默

    想了解更多

  • 中国/文革爆发五十周年

    官媒凌晨称不会重演文革 评论指未改不反思心态

    想了解更多

  • 要闻解说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想了解更多

  • 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龙不可掉以轻心

    刘学伟谈法国大选:马克龙不可掉以轻心

    法国总统大选进入关键时刻。随着声称“非左也非右”的“前进党”领导人马克龙和极右翼党派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在第一轮选举中的胜出,法国传统党派争夺大选的态势遭到彻底颠覆。在第二轮争夺战紧锣密鼓地展开之际,多个政党的领军人物纷纷发出呼吁,无论是明确要求选民在第二轮投票中支持马克龙、还是抵制极右翼党派领导人玛琳娜-勒庞的呼声,纷纷传递了一个信息,即:共和国精神不容侵犯。如何展望法国大选前景?极右翼党派在本次选举中是否已大势已去?法国未来五年的政治版图将呈现怎样的局面?对此,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风险,毛左派不满

    陈破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风险,毛左派不满

    美朝两国的紧张关系再次吸引世人目光。美国传出航母打击群驶往朝鲜半岛之际,朝鲜籍“太阳节”之日,举行了大规模的阅兵,并在阅兵后的翌日,进行了一次新的导弹试验。尽管这又是一次失败的试验,却不乏为一次向美国挑衅的行为。朝鲜弹道试验失败后,美国再次警告平壤,绝不会容忍朝鲜进一步导弹发射或核试活动。整个东北亚地区呈现紧张态势。这场较量将何去何从?中国将发挥怎样的作用?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看法。

  • 夏明:中美关系将朝向具有建设性、而非对抗性方向发展

    夏明:中美关系将朝向具有建设性、而非对抗性方向发展

    四月初,中国主席习近平对美国进行的访问吸引了广泛关注。至今,习近平与特朗普的会见继续引发热议。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两天的会晤中涉及的话题一直受到各方猜测。种种迹象显示,特朗普对习近平似乎并未表现出当选以来传递的强势立场。如何看待中美两国今后的外交走向?这次会晤将给两国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对此,我们采访了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2017大选年看法国华人社群的政治参与

    2017大选年看法国华人社群的政治参与

    2017年是法国大选年,四月底的总统选举之后,还有立法选举,不仅有政府的更迭,也有立法机关国民议会的换届。几个月来,各路政党不遗余力竞选拉票,不同社会族群、不同社会团体也竞相以各自方式表达诉求,以期或多或少地影响未来政策的制定与执行。在这样的背景下,华人社团如何自处呢?近些年来,一向低调的华人社团因为治安问题接连发起大规模集会抗议活动,吸引法国舆论日益广泛的关注。如果说观察人士和媒体均肯定华人社团这一融入主流社会的表现的话,在法国每五年一次的政治大动员中,华人社群在何种程度上切身参与呢?社会融入努力是否也表现在选举活动所代表的政治参与层面?近年来法国亚裔社群的反歧视抗议集会与法国社会传统的反歧视运动有怎样的交集?我们电话采访了巴黎第四大学社会学博士、目前在斯特拉斯堡大学任教的庄雅涵女士。

  •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谈李明哲事件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谈李明哲事件

    台湾非政府组织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国境内失踪引发各方关注。李明哲于3月19日从澳门入境广东后一直失联。李明哲失踪十天后的3月29日,中国有关方面负责人证实:李明哲因涉嫌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被扣查。此一信息传出后,李明哲的亲属非常担心,多家人权组织和民间机构也纷纷呼吁,要求台湾当局出面、对其公民的人身自由受到侵犯做出回应。李明哲在中国受到扣查的事件说明了什么?等待着他的又将可能是怎样的命运?对此,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马岳:2017特首选举对选举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坏

    马岳:2017特首选举对选举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坏

    2017香港特首选举遵循2014年港人轰轰烈烈的雨伞运动坚决抵制的方式落下帷幕。如果说这次并无悬念的选举只是备受港人诟病的小圈子选举的延续的话,同是体制内代表的曾俊华虽然落选,但他在竞选后期在民间赢得的广泛支持,也使得这次选举不同于往年。如何理解曾俊华广泛的民意支持?虽有北京鼎力背书却缺少民意基础的新当选特首林郑月娥在何种程度上可以兑现承诺,弥合香港社会的裂痕?我们电话采访了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马岳先生。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法国总统大选日益逼近。今年的竞选扑朔迷离,不断爆料,令原本较为平静、应该按部就班进行的选举活动步骤大乱。时至今日,并不被绝大多数法国人看好的极右翼政党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居然在民调中居首,有望在首轮选举中获得较多选票,进入第二轮的争夺战。如何看待本次法国大选?各路候选人的优势何在?选举最终将鹿死谁手?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