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8年1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 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0117法广中文第二次播音 北京时间1月17日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8年1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 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作者
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四川建川博物馆群展出的由毛泽东像章组成的作品。摄于2016年5月13日。 Reuters/路透社

二十年来,目前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任职的宋永毅教授致力收集和整理文革以及中国当代政治史料。36卷之多、700万字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不日将由明镜出版社出版。这份档案以八十年代广西地方政府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调查档案为基础,展现出当年广西文革期间的暴力,更记录了那里令人难以想象的吃人事件,从侧面反映出那场动乱的疯狂与血腥、野蛮与残忍。

广西文革两大特点

法广:这份36卷之多的《广西文革机密调查档案资料》有什么特殊价值呢?

宋永毅 :这份档案有非常特殊的价值,我把它归纳成一句话:它是广西文革的活化石。这和广西文革的特殊性有关。广西在整个文革期间是重灾区,那里死人之多以及吃人事件,在全国恐怕都是唯一的。根据这份档案,有名有姓、得到查证的(死者),大概是八万五千。但这份档案的统计只到1985年,此后工作还在继续,到1988年的时候,参加这个中央调查组工作的晏乐斌(是中国公安部的一个高级干部他的工作笔记上是8.97万人,就是说接近9万。另外还有三万人失踪,还有两万人死者,无法落实身份,加在一起,大概有15万人左右。广西的民间调查说,当地非正常死亡人数有20万。这(样的数字)在全国基本上是处于榜首的。

大家知道的一个更可怕的事情是文革期间,广西发生了中国当代史上少有的人吃人事件,就是“革命群众”吃掉“阶级敌人”……

法广:您说的这些吃人事件是发生在此前的所谓“三年困难时期”?还是的确就是在文革期间……

宋永毅:如果是发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呢,也就不稀奇了,因为人吃人有两种情况。第一种类型是求生型吃人,也就是因为天灾、因为战争而长期被围困,或者换句话说,是因为饥饿吃人。虽然在人类进入文明以后,这样的行为也受到谴责,甚至这些被迫吃人的人自己也终生懊悔,但这毕竟是一种被迫的行为。第二种类型,就广西来说,我把它归纳成“革命吃人”。这个为“革命”吃人是可以打上引号的,这不是真的为革命吃人,而是在革命的旗帜下,吃掉所谓的阶级敌人,也就是把活人吃掉!最早揭发吃人事件的,应该说是作家郑义。郑义在1993年时出版了一本书—《红色纪念碑》,记录了1986年到1988年他在广西对吃人事件的调查。这本书后来译成英文,在当时很是震撼。但是,郑义当年足迹所至不过只有6、7个县,他毕竟是个人调查,不可能跑遍整个广西。

我刚才讲到这套档案的独特之处。在文革期间,广西有两点在全国是独特的:第一是广西第一书记韦国清至始至终没有倒过,文革期间从未倒过的省委书记就只有韦国清,其他省委领导全部倒了,或者曾经从新换人。第二就是只有广西发生了大规模的吃人事件。我们知道,哪里发生这样的事件,就说明哪里的体制发生问题、哪里的领导发生问题,这是绝对的,因为离开了国家机器的作用,不可能发生那么大规模的吃人事件……这份档案所披露的人数呢,我做了一个8页的表格,它透露的是 291个人次,有的时候,档案只提供一个简单的统计数字,比如武宣县,总共有75个被剖腹、取肝、被吃肉,但这75人的全部名单,档案未必提供,有些地方会很详细地说有哪些人被吃掉、怎么吃掉……所以,大概是291人次。但是,要知道,整份档案毕竟不是一份吃人记录,再说,这种事情对于人类来说,本来也是很恶心的事,所以,恐怕有意无意的遗漏是难免的。根据民间的调查,有421人(被吃),这些都是有名字,有地方,有原因,有经过的。这(两个数字)差距不太大。

从吃人事件的地理规模来说,整个这份档案中记录的有26个县和市;其他的一些调查,比如刚才提到的那个公安部的干部(晏乐斌)的笔记中提到的还有另外3个,共29个县;民间的调查是31个县。广西在文革中共有8个专区,3个直辖市,这一风潮波及到了7个专区、1个直辖市,占75%。就县级单位来说,也大概占了广西在文革期间的40%!这个地理规模就很大了。

就人数的规模来说,郑义当时在调查中有这样一个例子,武宣县曾在县里的集市上游斗反革命分子,然后将反革命分子当场剖出心和肝,肉被疯狂的民众割完了,就只剩下骨骼……郑义当时描述说,这是“万人吃人运动”!我想,恐怕没有万人(因为整个武宣县有22万人),但那个集市上有数千人是绝对可能的……这种规模在广西的历史上恐怕也是没有过的……

谁是吃人者?

法广: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怎么可能在不是饥荒的状态下,发生这样的事件呢?

宋永毅:我们可以长话短说,在这里做个简单的探讨。广西文革的两个特点实际上是有内在联系的。第一个特点:省委书记至始至终没有倒,军区至始至终是他的支持者,军区所代表的县、区、公社的武装部这条线一直是他的支持者。第二个特点是吃人。这两个特点间的内在联系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从这份档案可以看出,吃人其实是国家机器的行为。我这么说并不是空泛的理论,而是说组织者、策划者、都是县一级、区一级、公社一级的武装部长:文革期间,由于民政、由于党的这条线受到冲击,各县基本上都是武装部长承担支柱,因为他们是现役军人—,他们很快就把公检法军管了。所以各级国家机器、政权,文革期间,三分之二的革命委员会主任都是军人。从整份档案中,我们可以看到:组织吃人的、推动吃人的、策划吃人的全部都是这些干部,都是武装部长等等。国家机器原本应当超乎于阶级和派别,要维持社会稳定,它就应当有一定的中立性,不论是民主还是专制的国家机器,它都应当是某种法制和社会秩序的维护者,这应当是一种共识。在二十世纪的文明世界,防止和制止人吃人罪恶的发生应当是一种共识,不管在专制政权下,还是在文明政权下,恐怕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会认为人吃人是合法的、杀人是合法的。但是,在当时广西的情况是,这非但是合法的,而且是直接被那些国家机器的代表所提倡、所积极倡导的。我概括成一句话:国家机器吃人,因为参与和组织、策划的县、区、公社的武装部的领导—包括现役军人,为数甚多.!

(从这份档案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武装部长们在吃人风潮中的作用,第一,他们是直接的策划者、组织者、煽动者,第二,他们本身也是吃人者,第三,他们还是吃人的直接教唆者和暴力胁迫者 —有一句老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既然这些国家的代表人物身体力行,不遗余力地推动吃人,那些暴民怎么会不争先恐后地响应呢!不要以为人发展到一定的文明程度,就不会发生这类事情。为什么?人和兽之间的区别没有绝对不可逾越的界限,人来自于兽。只不过我们受到两方面的制约,一方面是文明的制约,就是文化的制约,另一方面是法律的制约。如果法律被推翻,认为(吃人)不犯法,文化的制约就很容易被冲破了。

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三年自然灾害时的吃人与文革时的吃人有什么不同?我们可以注意到,文革时吃人,主要目的不是吃肉,不是饥饿,不是蛋白质的需要;他们吃的是人的心、人的肝、人的生殖器!那些武装部长、民兵说出的理论是:这些东西可以养生治病,可以壮阴补阳—这不是饥饿引起的,它是有选择的,这种选择是出于一种变态的私欲。这也不是革命理想主义,而完全是功利性的,是有中国特色的,就是说吃人是为自己能长寿,吃人是为了自己的养生。所以,你可以看到,这种恐怖的事情主要是国家机器在组织。那么,老百姓为什么会跟着走呢?我们长话短说,当国家机器积极引导、煽动的时候,人性中恶的方面就得到大释放。如果国家机器继续这样倡导,继续制造这样的混乱的、无法治的局面,中国大陆再发生吃人事件、甚至大规模吃人事件仍然有可能。

* * * * * * * * * * * *
这份《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记录的不仅是一场政治斗争中的残酷与血腥,更是文明向野蛮的倒退。文革结束不过区区四十年,但这场曾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受难的运动似乎正以不同形式死灰复燃。了解这段历史的真相,才可能避免那场浩劫重演。这正是出版《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的意义所在。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同一主题

  • 法国报纸摘要

    北京对文革的强迫沉默

    想了解更多

  • 中国/文革爆发五十周年

    官媒凌晨称不会重演文革 评论指未改不反思心态

    想了解更多

  • 要闻解说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想了解更多

  • 夏明教授点评2017中国大事件

    夏明教授点评2017中国大事件

    我们刚刚送走了2017年。应该说,对中国社会而言,2017年并不是平凡的一年。这一年里发生的多个重大事件将对未来造成不可忽略的影响。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几件大事做一下点评。

  • 学者王友琴:文革摧毁了中国人的日记

    学者王友琴:文革摧毁了中国人的日记

    2017年12月,57岁的黄帅在北京去世。当今中国年轻人对这个名字已经十分陌生,但早在文革中的70年代,她曾经被看作是反潮流“革命小闯将”,闻名全国,是那个颠倒是非的年代的一个标志性符号。事件的起因是她的一篇对班主任老师表达不满的日记…… 因为几篇日记而一夜成为家喻户晓的所谓反潮流英雄也许并非这个当年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所愿,这段情非所愿的短暂辉煌也在此后的日子成为她的一个难以卸掉的包袱,但文革中因为一本日记而被投入监狱、甚至家破人亡者可以说不计其数。目前在美国芝加哥大学任教的王友琴女士在她多年的文革受难者历史收录整理的过程中,注意到了文革中,日记给无数中国人带来的灾难。她于是开始书写《摧毁日记的革命》,收录文革受难者的日记故事。在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中,我们就电话采访王友琴女士,谈谈她对文革与中国人的日记的关系的观察与分析。

  • 朝鲜核武器会否反向威胁中国国土安全?

    朝鲜核武器会否反向威胁中国国土安全?

    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随着金正恩政权接二连三的导弹试射和核试验而不断升级,美国总统特朗普偏重军事解决方案的倾向更使得发生冲突的危险与日俱增。中俄两国虽然一再坚决表态,反对对朝动武,但却显然也未能阻止金正恩政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联合国一次比一次严厉的国际制裁措施同样于事无补。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愿景如今不得不面对朝鲜拥有核武器的既成事实。亚洲因此成为全球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最集中的地区,而中国正位于这个地区的核心。作为平壤当局的重要盟友或昔日盟友,中俄两国利益考量是否一致?这两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朝鲜危机中是否能有所作为?随着中朝关系降温,北京又在何种程度上还能影响平壤当局的决策?我们电话采访了中国清华大学、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先生。

  •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种违反社会规律、非常荒谬且悲剧性的概念

    夏明:“低端人口”是一种违反社会规律、非常荒谬且悲剧性的概念

    2017年11月18日,北京市大兴区新建村一场大火,毁灭了千千万万个农民工寻求幸福之路的美梦。随着这场大火,北京展开了大清理行动,受到驱赶的则是那些被称为“低端人口”的社会最底层人士。如何看待此一事件,我们就此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1917-2017:俄罗斯面对十月革命遗产的纠结

    2017年是俄罗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这场革命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共产主义政权,颠覆了二十世纪的国际关系。但百年后的今天,这次革命的起源地却没有任何大张旗鼓的纪念活动。恰恰相反,俄罗斯人对于百年纪念应该纪念什么显然并无共识。有人强调“十月革命”百年,但也有人只笼统地提及“俄罗斯革命”百年。命名的区别掩饰着俄罗斯人面对1917年的动荡历史的不同解读。今天的公民论坛节目邀请法国高等社会科学院俄罗斯及中欧国家研究负责人Françoise …

  •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廖天琪:独立中文笔会年会尤为关注狱中作家命运

    11月24日,香港又一次举办了一年一度的中文笔会年会。出席本次会议的,除香港本地政治活动人士及两岸三地的知名作家以外,中国国内的多名笔会成员也得以赴港与会,这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现象。我们请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来向我们介绍一下有关本次年会的情况。

  • 夏明:担心习近平承袭毛邓时代的所有悲剧

    夏明:担心习近平承袭毛邓时代的所有悲剧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至今已一月有余,中国主席习近平进一步确立了其新的领导地位。随着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有关习近平比肩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说法便不胫而走。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形成将开启怎样的未来?中共领导层人事布局遵守了怎样的规则?如何解读习近平倡导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等话题始终成为各方热议的焦点。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此阐述一下他的观点。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