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6月28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8/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8/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6月28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作者
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四川建川博物馆群展出的由毛泽东像章组成的作品。摄于2016年5月13日。 Reuters/路透社

二十年来,目前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任职的宋永毅教授致力收集和整理文革以及中国当代政治史料。36卷之多、700万字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不日将由明镜出版社出版。这份档案以八十年代广西地方政府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调查档案为基础,展现出当年广西文革期间的暴力,更记录了那里令人难以想象的吃人事件,从侧面反映出那场动乱的疯狂与血腥、野蛮与残忍。

广西文革两大特点

法广:这份36卷之多的《广西文革机密调查档案资料》有什么特殊价值呢?

宋永毅 :这份档案有非常特殊的价值,我把它归纳成一句话:它是广西文革的活化石。这和广西文革的特殊性有关。广西在整个文革期间是重灾区,那里死人之多以及吃人事件,在全国恐怕都是唯一的。根据这份档案,有名有姓、得到查证的(死者),大概是八万五千。但这份档案的统计只到1985年,此后工作还在继续,到1988年的时候,参加这个中央调查组工作的晏乐斌(是中国公安部的一个高级干部他的工作笔记上是8.97万人,就是说接近9万。另外还有三万人失踪,还有两万人死者,无法落实身份,加在一起,大概有15万人左右。广西的民间调查说,当地非正常死亡人数有20万。这(样的数字)在全国基本上是处于榜首的。

大家知道的一个更可怕的事情是文革期间,广西发生了中国当代史上少有的人吃人事件,就是“革命群众”吃掉“阶级敌人”……

法广:您说的这些吃人事件是发生在此前的所谓“三年困难时期”?还是的确就是在文革期间……

宋永毅:如果是发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呢,也就不稀奇了,因为人吃人有两种情况。第一种类型是求生型吃人,也就是因为天灾、因为战争而长期被围困,或者换句话说,是因为饥饿吃人。虽然在人类进入文明以后,这样的行为也受到谴责,甚至这些被迫吃人的人自己也终生懊悔,但这毕竟是一种被迫的行为。第二种类型,就广西来说,我把它归纳成“革命吃人”。这个为“革命”吃人是可以打上引号的,这不是真的为革命吃人,而是在革命的旗帜下,吃掉所谓的阶级敌人,也就是把活人吃掉!最早揭发吃人事件的,应该说是作家郑义。郑义在1993年时出版了一本书—《红色纪念碑》,记录了1986年到1988年他在广西对吃人事件的调查。这本书后来译成英文,在当时很是震撼。但是,郑义当年足迹所至不过只有6、7个县,他毕竟是个人调查,不可能跑遍整个广西。

我刚才讲到这套档案的独特之处。在文革期间,广西有两点在全国是独特的:第一是广西第一书记韦国清至始至终没有倒过,文革期间从未倒过的省委书记就只有韦国清,其他省委领导全部倒了,或者曾经从新换人。第二就是只有广西发生了大规模的吃人事件。我们知道,哪里发生这样的事件,就说明哪里的体制发生问题、哪里的领导发生问题,这是绝对的,因为离开了国家机器的作用,不可能发生那么大规模的吃人事件……这份档案所披露的人数呢,我做了一个8页的表格,它透露的是 291个人次,有的时候,档案只提供一个简单的统计数字,比如武宣县,总共有75个被剖腹、取肝、被吃肉,但这75人的全部名单,档案未必提供,有些地方会很详细地说有哪些人被吃掉、怎么吃掉……所以,大概是291人次。但是,要知道,整份档案毕竟不是一份吃人记录,再说,这种事情对于人类来说,本来也是很恶心的事,所以,恐怕有意无意的遗漏是难免的。根据民间的调查,有421人(被吃),这些都是有名字,有地方,有原因,有经过的。这(两个数字)差距不太大。

从吃人事件的地理规模来说,整个这份档案中记录的有26个县和市;其他的一些调查,比如刚才提到的那个公安部的干部(晏乐斌)的笔记中提到的还有另外3个,共29个县;民间的调查是31个县。广西在文革中共有8个专区,3个直辖市,这一风潮波及到了7个专区、1个直辖市,占75%。就县级单位来说,也大概占了广西在文革期间的40%!这个地理规模就很大了。

就人数的规模来说,郑义当时在调查中有这样一个例子,武宣县曾在县里的集市上游斗反革命分子,然后将反革命分子当场剖出心和肝,肉被疯狂的民众割完了,就只剩下骨骼……郑义当时描述说,这是“万人吃人运动”!我想,恐怕没有万人(因为整个武宣县有22万人),但那个集市上有数千人是绝对可能的……这种规模在广西的历史上恐怕也是没有过的……

谁是吃人者?

法广: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怎么可能在不是饥荒的状态下,发生这样的事件呢?

宋永毅:我们可以长话短说,在这里做个简单的探讨。广西文革的两个特点实际上是有内在联系的。第一个特点:省委书记至始至终没有倒,军区至始至终是他的支持者,军区所代表的县、区、公社的武装部这条线一直是他的支持者。第二个特点是吃人。这两个特点间的内在联系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从这份档案可以看出,吃人其实是国家机器的行为。我这么说并不是空泛的理论,而是说组织者、策划者、都是县一级、区一级、公社一级的武装部长:文革期间,由于民政、由于党的这条线受到冲击,各县基本上都是武装部长承担支柱,因为他们是现役军人—,他们很快就把公检法军管了。所以各级国家机器、政权,文革期间,三分之二的革命委员会主任都是军人。从整份档案中,我们可以看到:组织吃人的、推动吃人的、策划吃人的全部都是这些干部,都是武装部长等等。国家机器原本应当超乎于阶级和派别,要维持社会稳定,它就应当有一定的中立性,不论是民主还是专制的国家机器,它都应当是某种法制和社会秩序的维护者,这应当是一种共识。在二十世纪的文明世界,防止和制止人吃人罪恶的发生应当是一种共识,不管在专制政权下,还是在文明政权下,恐怕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会认为人吃人是合法的、杀人是合法的。但是,在当时广西的情况是,这非但是合法的,而且是直接被那些国家机器的代表所提倡、所积极倡导的。我概括成一句话:国家机器吃人,因为参与和组织、策划的县、区、公社的武装部的领导—包括现役军人,为数甚多.!

(从这份档案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武装部长们在吃人风潮中的作用,第一,他们是直接的策划者、组织者、煽动者,第二,他们本身也是吃人者,第三,他们还是吃人的直接教唆者和暴力胁迫者 —有一句老话: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既然这些国家的代表人物身体力行,不遗余力地推动吃人,那些暴民怎么会不争先恐后地响应呢!不要以为人发展到一定的文明程度,就不会发生这类事情。为什么?人和兽之间的区别没有绝对不可逾越的界限,人来自于兽。只不过我们受到两方面的制约,一方面是文明的制约,就是文化的制约,另一方面是法律的制约。如果法律被推翻,认为(吃人)不犯法,文化的制约就很容易被冲破了。

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三年自然灾害时的吃人与文革时的吃人有什么不同?我们可以注意到,文革时吃人,主要目的不是吃肉,不是饥饿,不是蛋白质的需要;他们吃的是人的心、人的肝、人的生殖器!那些武装部长、民兵说出的理论是:这些东西可以养生治病,可以壮阴补阳—这不是饥饿引起的,它是有选择的,这种选择是出于一种变态的私欲。这也不是革命理想主义,而完全是功利性的,是有中国特色的,就是说吃人是为自己能长寿,吃人是为了自己的养生。所以,你可以看到,这种恐怖的事情主要是国家机器在组织。那么,老百姓为什么会跟着走呢?我们长话短说,当国家机器积极引导、煽动的时候,人性中恶的方面就得到大释放。如果国家机器继续这样倡导,继续制造这样的混乱的、无法治的局面,中国大陆再发生吃人事件、甚至大规模吃人事件仍然有可能。

* * * * * * * * * * * *
这份《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记录的不仅是一场政治斗争中的残酷与血腥,更是文明向野蛮的倒退。文革结束不过区区四十年,但这场曾导致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受难的运动似乎正以不同形式死灰复燃。了解这段历史的真相,才可能避免那场浩劫重演。这正是出版《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的意义所在。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同一主题

  • 法国报纸摘要

    北京对文革的强迫沉默

    想了解更多

  • 中国/文革爆发五十周年

    官媒凌晨称不会重演文革 评论指未改不反思心态

    想了解更多

  • 要闻解说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想了解更多

  • 陈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明智选择

    陈破空: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是明智选择

    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退出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也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美国退出的决定,似乎将中国推上了前台。中国随即表明立场,重申了对气候协议的承诺,并与欧盟发表共同声明,表示要加强合作、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将为全球气候变迁的关注带来怎样的影响?是否将冲击美国绿能产业的发展?会否损及美中及美欧之间的关系?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夏明谈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

    夏明谈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

    台湾总统蔡英文掌权已一年有余,蔡英文曾在总结一年以来的政绩时指出:台湾各项经济指标都有进步;在备受关注的两岸关系问题上,台湾总统则表示:依旧维持其上任之初的主张: “维持现状”。实际上,一年多来,两岸关系是否如蔡英文所言,得以保持 “现状”?蔡英文掌权后,力图开拓更大国际生存空间的打算是否实现?两岸关系有没有变化?目前又处在怎样一种状态?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导演文海与他的中国独立纪录片见证:《放逐的凝视》

    导演文海与他的中国独立纪录片见证:《放逐的凝视》

    在上一次的公民论坛节目中 ,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向大家介绍了他在作品《凶年之畔》拍摄过程中,对中国农民工权利意识的觉醒以及他们的维权行动的社会意义的再认识。如果说《凶年之畔》以写实的影像方式纪录了身处中国社会底层的农民工从边缘人到自觉公民的成长过程的话,文海在同一时期完成的书著《放逐的凝视》则以文字的形式,纪录了中国独立纪录片最近20年间,在狭窄而又充满种种不确定性的环境下走过的道路。从不时受到警方骚扰的家庭放映,到蹒跚成型的本土独立影像节,从国际电影节获得的光环,到本土独立影像节的陆续夭折,文海以自身的独特经历,见证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内心对自由表达的执著追求与官方舆论导向机器间的博弈,也同时反思自己在这十几年真实纪录中国社会现实过程中的个人成长。2017年3月底,文海来巴黎参加第39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期间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 《1989的女孩们》导演杨雨谈拍摄感受

    《1989的女孩们》导演杨雨谈拍摄感受

    八九-六四天安门运动刚刚送走了第28个年头。去年底,在迎来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日子的前夕,旅美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杨雨先生推出了《1989的女孩们》这部影片。杨雨透过三个女孩在美国的平凡生活故事,透视出中国近28年的历史,从而将“八九的孩子”这个隐秘而敏感的群体展现在世人的眼前。在“天安门事件”迎来又一个纪念日之际,我们有幸采访到杨雨先生,请他来谈谈这部影片的意义。

  • 程晓农:六四这段历史不会永远地忘却

    程晓农:六四这段历史不会永远地忘却

    6月4日,在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是一个颇为敏感的日子。 “八九”天安门事件在2017年6月4日,迎来第28个年头。28年来,随着社会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大大提升了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已然跃为第二大经济体。然而,对六四话题解禁的期待尚没有成为现实。今天重新回顾这段历史,人们在认知上是否有所改变?它对现代人有着怎样的启迪?这段历史能否最终从人们的记忆中抹掉?我们请旅美政治评论家程晓农先生来阐述一下他的看法。

  • 夏明:一带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务于中共的两个“百年”

    夏明:一带一路的思路主要服务于中共的两个“百年”

    中国主办的2017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聚集了来自上百个国家的代表,共有29个国家元首与会。就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迈入贸易保护主义道路之际,中国主席习近平却再次下定决心,进一步确立其“新丝绸之路”的主张。习近平在2013年掌权伊始,就提出“一带一路”计划。随着时间的流逝,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一带一路”的思路也在很大程度上更为具体化。“一带一路”的主张自提出以来是否取得成效?它今后将朝着怎样的方向继续发展?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谈谈相关话题的看法。

  • 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独立纪录片导演文海:让我们彼此看见

    中国独立纪录片《凶年之畔》2017年初起陆续在鹿特丹、巴黎、布鲁塞尔等欧洲不同城市放映。这部长达三小时的影片以广州番禺利得鞋厂和深圳奇利田高尔夫用品公司工人维权事件为核心,纪录了中国农民工权利意识觉醒的过程,而影片与欧洲观众见面的时刻也正是这些农民工维权活动在日益严酷的打压中陷入低潮的转折。观众可以从中了解这些为中国跃身世界经济强国做出巨大贡献却常常无法保证自身基本权利的农民工的抗争,以及他们面对的严酷打压,导演文海则更在拍摄的过程中意识到这些身处社会最底层的人在中国社会变革中扮演了先行者的角色。2017年3月底,影片来巴黎参加第39届法国国际真实电影节放映时,文海接受了法广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