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4月26日法广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04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4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年4月26日法广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作者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Song Yongi, works with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文革爆发五十周年之际,我们邀请旅美文革研究学者宋永毅先生向大家介绍一下海内外文革研究的现状。在种种迹象显示文革回潮的背景下,我们也借宋永毅先生主持编纂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中展现的广西文革记录,回首那段将文明带回野蛮的时代。

文革动乱让他从毛泽东的满腔热忱的拥护者变成了冷静思考的反毛者。五年的莫名牢狱促使他在此后的生命中不遗余力地投入到了文革以及中国当代政治史料的收集与整理的浩大工程。二十年来,目前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任职的宋永毅教授已经陆续完成了《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4)》的整理编纂,与《中国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运动资料库:从土地改革到公私合营》一道,汇编成《中国当代政治史数据库》,总计三万多份文件,三亿多字。今年6月他还将与明镜出版社合作,出版有36卷之多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编辑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系列电子书的庞大计划也已经提上日程。

文革研究的双重困境

法广:您多年收集、整理、研究文革史料以及当代中国直到70年代末这段时间各种政治运动的资料。是否可以介绍一下海内外文革研究的现状?国内的文革学者是否可以获得您和您的团队这些年整理而成的资料?

宋永毅:我简单介绍一下现在的文革研究发展的趋势和情况。这当然是个人的一些见解。

我想用两句话来概括文革研究的发展。第一,困难重重。困难主要来自几个方面。就国内来说,当然首先是执政者的阻挠。我一直认为中国的执政者面对文革有一种不正常的阿Q心态。实际上,有人说如果全面否定文革,就会动摇执政党执政的合法基础。这不是事实,因为1981年的《决议》(全称:《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执政党通过的,它已经全面否定了文革。在《阿Q正传》中,阿Q知道自己头上有块疤,他也时时摸摸这块疤,但是,旁边的一个小弟有一次说:阿Q,你头上有块疤!阿Q就浑身不自在,恼羞成怒,对小弟饱以一顿老拳……阿Q的心态是什么呢?是:我自己轻描淡写的说说、摸摸是可以的,但你说老实话、说我头上有疤,那是不行的。这实际上表示:我认错是被迫的。你要指责我的错,是不行的。我觉得是这种阿Q 心态阻挠了国内的文革研究。国内文革研究没有办法冲破禁区,没有办法在官方的媒体、在官方的学术杂志上展开严肃的讨论,只能根据1981年的决议,现在甚至连决议都没有办法执行了,这些可能都与此有关。这是国内文革研究的困难重重。

海外文革研究也是困难重重,我主要是想说文革毕竟已经不再是显学了。文革爆发的时候,以及爆发以后,也就是粉碎“四人帮”以后那一段时间,西方学者对研究文革都有很大兴趣:英文著作有上百本,法文的肯定也有,还有德文的,日文的,都有。但是,文革过去五十年,在欧美学界看来,文革已经是一个历史问题,是一个纯学术问题,它(文革研究)的地位就和以前的土改研究、反右研究差不多了,变成了一个学术问题,一个历史课题。当前欧美学界的主要精力是研究当前的中国,比如经济发展,这绝对是一个大课题。中国在世界格局中的政治作用、经济作用,这些都是大课题,大量的人力,大量的资金基本上都集中在这些方面(的研究)。

刚才提到的国内文革研究的困难,那是人为的,是人为地让文革研究发生困难;在海外来说,这是一种自然的趋势,就是说,如果继续把文革看作是一个政治问题,恐怕除了中国的执政党以外,海外学界会觉得是个笑话。我们举个例子,当年古巴问题的那些档案,现在都可以在美国的国家档案馆里看到。而且,奥巴马公开去古巴,不是要说古巴的共产主义是对的,而是说:我们那么多年采取的方法无效,那我们就改。奥巴马是否因为这样说了,他的总统地位就崩盘了呢、白宫就倒台了呢?没有!所以我说,这是一种阿Q心态。反过来,当文革研究变成一个学术问题的时候,它必然会被淹没在很多学术问题中,没有办法和研究当代中国的学术问题来竞争资源,竞争人力。所以,从中国人的角度,从像我这样的华裔学者的角度来讲,会觉得文革这个课题太大了,但是,西方学界恐怕不是这么看。

研究文革,“我们责无旁贷”

法广:在这样的双重困难之下,您这二十多年坚持收集、整理这方面的资料,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否有些徒劳呢?

宋永毅:我觉得,事情总要有人去做。每个人在历史中所站的位置、所用的角度不一样。我一直同来自大陆的学者,或者美国的学者说:文革研究归根结底应当是中国人的事,或者扩而大之地说,是包括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华裔学者在内的族群应当做的事。我们这个团队之所以这些年锲而不舍地从事这项工作,主要是一种历史的责任感和危机感。之所以有危机感,是因为我们这些人中大多数是文革的同代人,是文革的参与者,或者说是红卫兵那一代。文革中那么多复杂的政治运动,留下那么多的历史史料,如果不是我们这些经历者去梳理的话,后代人会有很大困难。但明摆着,在中国大陆,国家不可能利用国家资源和力量来梳理文革期间或者建国以来所有这些政治运动的史料。如果我们这些亲历者不下功夫梳理,历史的知情权就不知道哪一天才可以还给我们的百姓,还给学界,理论化地说,就是还给历史。这是我们的一种危机感。第二点,在我的心目中,文革既然是发生在中国,它带来的主要灾难也在中华民族,而这个民族又有历史研究的好传统,就是四个字:以史为鉴。那我们就是责无旁贷,我们应当来做这样的工作。

法广:在您的团队努力下,你们将在今年6月,和明镜集团合作推出《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这些档案是广西当局当年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绝密报告,总共有36卷。既然是绝密报告,你们又是怎么获得的呢?这份档案又有什么特殊的价值?

宋永毅:海外的以及国内的很多朋友经常问这个问题,觉得我们好像神通广大,怎么可以找到这些材料!其实这并不稀奇。我们这些材料都不是来自于国内,都是来自海外的图书馆。大家可能知道比如美国国会图书馆,比如哈佛大学的东亚图书馆,等等,他们长期以来都与中国国内有很多正常的交流。此外,在一些比较顶尖的图书馆,每天都有大量的访问学者,大量的官员来访,他们就得到了这些访问者的捐献。这些图书馆都是有特藏部的。这些特长部不是像所有读者开放。而我的文革研究成功,第一要感谢中国政府—这不是在开玩笑。因为,1999年我去中国收集材料,中国政府把我抓起来,结果,全世界数百家媒体,包括法国的报纸,全部报道这件事,结果是全世界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带领着一个团队,在收集文革资料,—当然这也是因为我在图书馆工作。这就使得这些特藏部的资料对我开放。我在征得他们同意后,在这家学校搜集一些,在那家学校搜集一些,总算收集齐了,这就是即将出版的这36卷文革绝密档案。

*****************

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即将由明镜集团出版。这份18册、36卷、700万字的档案资料有何特别之处?欢迎您在稍后的节目中,收听对宋永毅教授采访的第二部分: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同一主题

  • 要闻解说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想了解更多

  • 特别专题

    王友琴:不反省文革历史,如何规划未来?

    想了解更多

  • 特别专题

    徐友渔:毛思想回潮已没有经济与社会基础

    想了解更多

  • 陈破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风险,毛左派不满

    陈破空:习近平与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合作冒有一定政治风险,毛左派不满

    美朝两国的紧张关系再次吸引世人目光。美国传出航母打击群驶往朝鲜半岛之际,朝鲜籍“太阳节”之日,举行了大规模的阅兵,并在阅兵后的翌日,进行了一次新的导弹试验。尽管这又是一次失败的试验,却不乏为一次向美国挑衅的行为。朝鲜弹道试验失败后,美国再次警告平壤,绝不会容忍朝鲜进一步导弹发射或核试活动。整个东北亚地区呈现紧张态势。这场较量将何去何从?中国将发挥怎样的作用?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看法。

  • 夏明:中美关系将朝向具有建设性、而非对抗性方向发展

    夏明:中美关系将朝向具有建设性、而非对抗性方向发展

    四月初,中国主席习近平对美国进行的访问吸引了广泛关注。至今,习近平与特朗普的会见继续引发热议。中美两国领导人在两天的会晤中涉及的话题一直受到各方猜测。种种迹象显示,特朗普对习近平似乎并未表现出当选以来传递的强势立场。如何看待中美两国今后的外交走向?这次会晤将给两国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对此,我们采访了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 2017大选年看法国华人社群的政治参与

    2017大选年看法国华人社群的政治参与

    2017年是法国大选年,四月底的总统选举之后,还有立法选举,不仅有政府的更迭,也有立法机关国民议会的换届。几个月来,各路政党不遗余力竞选拉票,不同社会族群、不同社会团体也竞相以各自方式表达诉求,以期或多或少地影响未来政策的制定与执行。在这样的背景下,华人社团如何自处呢?近些年来,一向低调的华人社团因为治安问题接连发起大规模集会抗议活动,吸引法国舆论日益广泛的关注。如果说观察人士和媒体均肯定华人社团这一融入主流社会的表现的话,在法国每五年一次的政治大动员中,华人社群在何种程度上切身参与呢?社会融入努力是否也表现在选举活动所代表的政治参与层面?近年来法国亚裔社群的反歧视抗议集会与法国社会传统的反歧视运动有怎样的交集?我们电话采访了巴黎第四大学社会学博士、目前在斯特拉斯堡大学任教的庄雅涵女士。

  •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谈李明哲事件

    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谈李明哲事件

    台湾非政府组织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国境内失踪引发各方关注。李明哲于3月19日从澳门入境广东后一直失联。李明哲失踪十天后的3月29日,中国有关方面负责人证实:李明哲因涉嫌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被扣查。此一信息传出后,李明哲的亲属非常担心,多家人权组织和民间机构也纷纷呼吁,要求台湾当局出面、对其公民的人身自由受到侵犯做出回应。李明哲在中国受到扣查的事件说明了什么?等待着他的又将可能是怎样的命运?对此,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马岳:2017特首选举对选举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坏

    马岳:2017特首选举对选举制度公信力造成更大破坏

    2017香港特首选举遵循2014年港人轰轰烈烈的雨伞运动坚决抵制的方式落下帷幕。如果说这次并无悬念的选举只是备受港人诟病的小圈子选举的延续的话,同是体制内代表的曾俊华虽然落选,但他在竞选后期在民间赢得的广泛支持,也使得这次选举不同于往年。如何理解曾俊华广泛的民意支持?虽有北京鼎力背书却缺少民意基础的新当选特首林郑月娥在何种程度上可以兑现承诺,弥合香港社会的裂痕?我们电话采访了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马岳先生。

  •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旅法学者刘学伟谈法国总统大选

    法国总统大选日益逼近。今年的竞选扑朔迷离,不断爆料,令原本较为平静、应该按部就班进行的选举活动步骤大乱。时至今日,并不被绝大多数法国人看好的极右翼政党领导人玛琳娜-勒庞居然在民调中居首,有望在首轮选举中获得较多选票,进入第二轮的争夺战。如何看待本次法国大选?各路候选人的优势何在?选举最终将鹿死谁手?旅法学者、历史学博士刘学伟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近来,朝鲜半岛局势颇为引人关注。美韩两国开始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朝鲜当局则以发射导弹的行径不断挑衅国际社会。中国则受到萨德事件与朝鲜核武问题的困扰。中韩两国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北京明确表态,威胁美韩两国将为萨德反飞弹系统引发的后果负责,中国民间也掀起反韩声浪。然而,面对朝鲜,北京似乎更为宽容,主张美朝对话以化解危机。面对两个朝鲜,中国为什么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立场?中国对韩国采取的一系列行动能否奏效?中国与美国、韩国及朝鲜的关系将朝向何处发展?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