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7年3月2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3月24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作者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Song Yongi, works with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文革爆发五十周年之际,我们邀请旅美文革研究学者宋永毅先生向大家介绍一下海内外文革研究的现状。在种种迹象显示文革回潮的背景下,我们也借宋永毅先生主持编纂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中展现的广西文革记录,回首那段将文明带回野蛮的时代。

文革动乱让他从毛泽东的满腔热忱的拥护者变成了冷静思考的反毛者。五年的莫名牢狱促使他在此后的生命中不遗余力地投入到了文革以及中国当代政治史料的收集与整理的浩大工程。二十年来,目前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任职的宋永毅教授已经陆续完成了《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4)》的整理编纂,与《中国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运动资料库:从土地改革到公私合营》一道,汇编成《中国当代政治史数据库》,总计三万多份文件,三亿多字。今年6月他还将与明镜出版社合作,出版有36卷之多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编辑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系列电子书的庞大计划也已经提上日程。

文革研究的双重困境

法广:您多年收集、整理、研究文革史料以及当代中国直到70年代末这段时间各种政治运动的资料。是否可以介绍一下海内外文革研究的现状?国内的文革学者是否可以获得您和您的团队这些年整理而成的资料?

宋永毅:我简单介绍一下现在的文革研究发展的趋势和情况。这当然是个人的一些见解。

我想用两句话来概括文革研究的发展。第一,困难重重。困难主要来自几个方面。就国内来说,当然首先是执政者的阻挠。我一直认为中国的执政者面对文革有一种不正常的阿Q心态。实际上,有人说如果全面否定文革,就会动摇执政党执政的合法基础。这不是事实,因为1981年的《决议》(全称:《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执政党通过的,它已经全面否定了文革。在《阿Q正传》中,阿Q知道自己头上有块疤,他也时时摸摸这块疤,但是,旁边的一个小弟有一次说:阿Q,你头上有块疤!阿Q就浑身不自在,恼羞成怒,对小弟饱以一顿老拳……阿Q的心态是什么呢?是:我自己轻描淡写的说说、摸摸是可以的,但你说老实话、说我头上有疤,那是不行的。这实际上表示:我认错是被迫的。你要指责我的错,是不行的。我觉得是这种阿Q 心态阻挠了国内的文革研究。国内文革研究没有办法冲破禁区,没有办法在官方的媒体、在官方的学术杂志上展开严肃的讨论,只能根据1981年的决议,现在甚至连决议都没有办法执行了,这些可能都与此有关。这是国内文革研究的困难重重。

海外文革研究也是困难重重,我主要是想说文革毕竟已经不再是显学了。文革爆发的时候,以及爆发以后,也就是粉碎“四人帮”以后那一段时间,西方学者对研究文革都有很大兴趣:英文著作有上百本,法文的肯定也有,还有德文的,日文的,都有。但是,文革过去五十年,在欧美学界看来,文革已经是一个历史问题,是一个纯学术问题,它(文革研究)的地位就和以前的土改研究、反右研究差不多了,变成了一个学术问题,一个历史课题。当前欧美学界的主要精力是研究当前的中国,比如经济发展,这绝对是一个大课题。中国在世界格局中的政治作用、经济作用,这些都是大课题,大量的人力,大量的资金基本上都集中在这些方面(的研究)。

刚才提到的国内文革研究的困难,那是人为的,是人为地让文革研究发生困难;在海外来说,这是一种自然的趋势,就是说,如果继续把文革看作是一个政治问题,恐怕除了中国的执政党以外,海外学界会觉得是个笑话。我们举个例子,当年古巴问题的那些档案,现在都可以在美国的国家档案馆里看到。而且,奥巴马公开去古巴,不是要说古巴的共产主义是对的,而是说:我们那么多年采取的方法无效,那我们就改。奥巴马是否因为这样说了,他的总统地位就崩盘了呢、白宫就倒台了呢?没有!所以我说,这是一种阿Q心态。反过来,当文革研究变成一个学术问题的时候,它必然会被淹没在很多学术问题中,没有办法和研究当代中国的学术问题来竞争资源,竞争人力。所以,从中国人的角度,从像我这样的华裔学者的角度来讲,会觉得文革这个课题太大了,但是,西方学界恐怕不是这么看。

研究文革,“我们责无旁贷”

法广:在这样的双重困难之下,您这二十多年坚持收集、整理这方面的资料,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否有些徒劳呢?

宋永毅:我觉得,事情总要有人去做。每个人在历史中所站的位置、所用的角度不一样。我一直同来自大陆的学者,或者美国的学者说:文革研究归根结底应当是中国人的事,或者扩而大之地说,是包括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华裔学者在内的族群应当做的事。我们这个团队之所以这些年锲而不舍地从事这项工作,主要是一种历史的责任感和危机感。之所以有危机感,是因为我们这些人中大多数是文革的同代人,是文革的参与者,或者说是红卫兵那一代。文革中那么多复杂的政治运动,留下那么多的历史史料,如果不是我们这些经历者去梳理的话,后代人会有很大困难。但明摆着,在中国大陆,国家不可能利用国家资源和力量来梳理文革期间或者建国以来所有这些政治运动的史料。如果我们这些亲历者不下功夫梳理,历史的知情权就不知道哪一天才可以还给我们的百姓,还给学界,理论化地说,就是还给历史。这是我们的一种危机感。第二点,在我的心目中,文革既然是发生在中国,它带来的主要灾难也在中华民族,而这个民族又有历史研究的好传统,就是四个字:以史为鉴。那我们就是责无旁贷,我们应当来做这样的工作。

法广:在您的团队努力下,你们将在今年6月,和明镜集团合作推出《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这些档案是广西当局当年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绝密报告,总共有36卷。既然是绝密报告,你们又是怎么获得的呢?这份档案又有什么特殊的价值?

宋永毅:海外的以及国内的很多朋友经常问这个问题,觉得我们好像神通广大,怎么可以找到这些材料!其实这并不稀奇。我们这些材料都不是来自于国内,都是来自海外的图书馆。大家可能知道比如美国国会图书馆,比如哈佛大学的东亚图书馆,等等,他们长期以来都与中国国内有很多正常的交流。此外,在一些比较顶尖的图书馆,每天都有大量的访问学者,大量的官员来访,他们就得到了这些访问者的捐献。这些图书馆都是有特藏部的。这些特长部不是像所有读者开放。而我的文革研究成功,第一要感谢中国政府—这不是在开玩笑。因为,1999年我去中国收集材料,中国政府把我抓起来,结果,全世界数百家媒体,包括法国的报纸,全部报道这件事,结果是全世界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带领着一个团队,在收集文革资料,—当然这也是因为我在图书馆工作。这就使得这些特藏部的资料对我开放。我在征得他们同意后,在这家学校搜集一些,在那家学校搜集一些,总算收集齐了,这就是即将出版的这36卷文革绝密档案。

*****************

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即将由明镜集团出版。这份18册、36卷、700万字的档案资料有何特别之处?欢迎您在稍后的节目中,收听对宋永毅教授采访的第二部分: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同一主题

  • 要闻解说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想了解更多

  • 特别专题

    王友琴:不反省文革历史,如何规划未来?

    想了解更多

  • 特别专题

    徐友渔:毛思想回潮已没有经济与社会基础

    想了解更多

  •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陈破空:中国炒作韩国萨德,目的在于掩盖金正恩毒杀金正男的尴尬丑闻,转移视线

    近来,朝鲜半岛局势颇为引人关注。美韩两国开始部署萨德导弹防御系统,朝鲜当局则以发射导弹的行径不断挑衅国际社会。中国则受到萨德事件与朝鲜核武问题的困扰。中韩两国紧张关系不断升级。北京明确表态,威胁美韩两国将为萨德反飞弹系统引发的后果负责,中国民间也掀起反韩声浪。然而,面对朝鲜,北京似乎更为宽容,主张美朝对话以化解危机。面对两个朝鲜,中国为什么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立场?中国对韩国采取的一系列行动能否奏效?中国与美国、韩国及朝鲜的关系将朝向何处发展?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展封展后的故事

    “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展封展后的故事

    2017年3月,一批中国男女艺术家围绕针对女性的暴力主题的作品在法国巴黎女权天地(Espaces des Femmes)展出。展览取名:“姦——性别伤害的文化符号”文献展。如果说在三八国际妇女节这一天开办针对女性的暴力主题的艺术展是正逢其时的话,这次展览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借巴黎女性空间一方天地,再现一次两年前在北京被迫胎死腹中的一次展览。2015年,由北京艺术家崔广厦策划发起的《姦:性别暴力伤害的文化符号》艺术展原计划在11月25日联合国消除对女性的暴力行为国际日启动,但在开展前夜,展览被中国有关当局叫停。巴黎的这次展览因此定位为文献展,既是展出部分当年参展的作品,也是记录两年前同名展览在北京夭折的命运。

  •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王政:打压只会激发更多女权主义者反抗

    如果说妇女节的存在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的话,女权运动显然在2017年获得了新的激励,2017年的三八节显然不同于往年。继1月21日的世界女权人士大游行活动之后,又有女权组织号召全世界女性在三八节这一天罢工一天,或一小时,哪怕是几分钟、几秒钟。但也就在女权人士酝酿新的行动的时候,中国新一代女权运动的平台之一,《女权之声》的微博2月20日突然被有关当局宣布封号。究其原因,竟有可能是该平台上报道了反特朗普女权活动的消息。这让人联想起2015年,中国女权行动派五姐妹在三八节前夜被捕的事件。世界女权运动目前处于怎样一种状态?中国新女权运动是否因为五姐妹被捕事件而落入消沉。我们电话采访了长期从事女权运动研究的美国密西根大学女权运动史学者王政女士。

  • 夏明: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步出经济多元困境

    夏明:中国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步出经济多元困境

    随着中国一年一度全国人大、政协两会的召开,以及今年秋季将举行的中共十九大会议,对中国而言,2017年成为具有关键意义的一年。中共核心领导层如何换班,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走向。面对经济放缓及债务攀升局面,经济与发展成为中国政府当前所需要解决问题中的重中之重。只有创造了合适的经济氛围,才有可能保障政治大事。大概正基于此,北京政府最近在经济领导层层面,做出了较大的调整,几个关键部门均换了新面孔。如何看待中国目前的局势,中国金融体系将朝何处发展?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看法。

  • 旅美学者程晓农谈特朗普与中国

    旅美学者程晓农谈特朗普与中国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执政仅一月有余,他开始将已在竞选时期就曾引发争议的一些诺言付诸实践。这位美国总统无论是在移民政策,还是经济议题、乃至外交方面的主张,纷纷引发美国国内及全球的不安。特朗普关于中国的言论更令许多关心中国问题的资深政界人士为之愕然。作为全球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关系走向将直接影响全球大局。如何评价一个月来特朗普的所为?中美两国关系将如何发展?对此,我们采访了旅美学者程晓农先生。

  • 新书介绍:《新一代异见者》

    新书介绍:《新一代异见者》

    苏联的解体以及社会主义阵营的随之瓦解似乎开启了迈向民主的大门,然而,此后几年的民主过渡并非如人所愿,挑战政权的异议人士重新在世界各地出现。法国哲学学者米歇尔•艾尔查尼诺夫(Michel Eltchaninoff)2016年出版新书:《新一代异见者》( « Les nouveaux dissidents »)。从俄罗斯,到伊朗,从乌克兰到巴勒斯坦、以色列,从白俄罗斯到墨西哥,从香港、澳门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者用了两年半的时间,走访新一代异见者,了解他们与他们的前辈的共同之处以及新的特点。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就简单向大家介绍艾尔查尼诺夫在这本书中勾勒出的新时代异见者群像。

  •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茉莉:教廷有令,信徒有所不受

    最近数月来,多方信息显示,中国与梵蒂冈紧锣密鼓的建交谈判已近尾声,双方恢复1951年以来中断的外交关系在即。中梵建交意义何在?中国地下教会将在双方恢复外交关系后面临何种命运?罗马教皇方济各将如何面对中国的人权问题?对此,旅居瑞典的中国异见作家茉莉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