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23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作者
宋永毅:文革研究—华裔学者责无旁贷
 
Song Yongi, works with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文革爆发五十周年之际,我们邀请旅美文革研究学者宋永毅先生向大家介绍一下海内外文革研究的现状。在种种迹象显示文革回潮的背景下,我们也借宋永毅先生主持编纂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中展现的广西文革记录,回首那段将文明带回野蛮的时代。

文革动乱让他从毛泽东的满腔热忱的拥护者变成了冷静思考的反毛者。五年的莫名牢狱促使他在此后的生命中不遗余力地投入到了文革以及中国当代政治史料的收集与整理的浩大工程。二十年来,目前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洛杉矶分校图书馆任职的宋永毅教授已经陆续完成了《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中国反右运动数据库》、《中国大跃进—大饥荒数据库(1958-1964)》的整理编纂,与《中国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运动资料库:从土地改革到公私合营》一道,汇编成《中国当代政治史数据库》,总计三万多份文件,三亿多字。今年6月他还将与明镜出版社合作,出版有36卷之多的《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编辑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系列电子书的庞大计划也已经提上日程。

文革研究的双重困境

法广:您多年收集、整理、研究文革史料以及当代中国直到70年代末这段时间各种政治运动的资料。是否可以介绍一下海内外文革研究的现状?国内的文革学者是否可以获得您和您的团队这些年整理而成的资料?

宋永毅:我简单介绍一下现在的文革研究发展的趋势和情况。这当然是个人的一些见解。

我想用两句话来概括文革研究的发展。第一,困难重重。困难主要来自几个方面。就国内来说,当然首先是执政者的阻挠。我一直认为中国的执政者面对文革有一种不正常的阿Q心态。实际上,有人说如果全面否定文革,就会动摇执政党执政的合法基础。这不是事实,因为1981年的《决议》(全称:《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执政党通过的,它已经全面否定了文革。在《阿Q正传》中,阿Q知道自己头上有块疤,他也时时摸摸这块疤,但是,旁边的一个小弟有一次说:阿Q,你头上有块疤!阿Q就浑身不自在,恼羞成怒,对小弟饱以一顿老拳……阿Q的心态是什么呢?是:我自己轻描淡写的说说、摸摸是可以的,但你说老实话、说我头上有疤,那是不行的。这实际上表示:我认错是被迫的。你要指责我的错,是不行的。我觉得是这种阿Q 心态阻挠了国内的文革研究。国内文革研究没有办法冲破禁区,没有办法在官方的媒体、在官方的学术杂志上展开严肃的讨论,只能根据1981年的决议,现在甚至连决议都没有办法执行了,这些可能都与此有关。这是国内文革研究的困难重重。

海外文革研究也是困难重重,我主要是想说文革毕竟已经不再是显学了。文革爆发的时候,以及爆发以后,也就是粉碎“四人帮”以后那一段时间,西方学者对研究文革都有很大兴趣:英文著作有上百本,法文的肯定也有,还有德文的,日文的,都有。但是,文革过去五十年,在欧美学界看来,文革已经是一个历史问题,是一个纯学术问题,它(文革研究)的地位就和以前的土改研究、反右研究差不多了,变成了一个学术问题,一个历史课题。当前欧美学界的主要精力是研究当前的中国,比如经济发展,这绝对是一个大课题。中国在世界格局中的政治作用、经济作用,这些都是大课题,大量的人力,大量的资金基本上都集中在这些方面(的研究)。

刚才提到的国内文革研究的困难,那是人为的,是人为地让文革研究发生困难;在海外来说,这是一种自然的趋势,就是说,如果继续把文革看作是一个政治问题,恐怕除了中国的执政党以外,海外学界会觉得是个笑话。我们举个例子,当年古巴问题的那些档案,现在都可以在美国的国家档案馆里看到。而且,奥巴马公开去古巴,不是要说古巴的共产主义是对的,而是说:我们那么多年采取的方法无效,那我们就改。奥巴马是否因为这样说了,他的总统地位就崩盘了呢、白宫就倒台了呢?没有!所以我说,这是一种阿Q心态。反过来,当文革研究变成一个学术问题的时候,它必然会被淹没在很多学术问题中,没有办法和研究当代中国的学术问题来竞争资源,竞争人力。所以,从中国人的角度,从像我这样的华裔学者的角度来讲,会觉得文革这个课题太大了,但是,西方学界恐怕不是这么看。

研究文革,“我们责无旁贷”

法广:在这样的双重困难之下,您这二十多年坚持收集、整理这方面的资料,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否有些徒劳呢?

宋永毅:我觉得,事情总要有人去做。每个人在历史中所站的位置、所用的角度不一样。我一直同来自大陆的学者,或者美国的学者说:文革研究归根结底应当是中国人的事,或者扩而大之地说,是包括我们这些在海外的华裔学者在内的族群应当做的事。我们这个团队之所以这些年锲而不舍地从事这项工作,主要是一种历史的责任感和危机感。之所以有危机感,是因为我们这些人中大多数是文革的同代人,是文革的参与者,或者说是红卫兵那一代。文革中那么多复杂的政治运动,留下那么多的历史史料,如果不是我们这些经历者去梳理的话,后代人会有很大困难。但明摆着,在中国大陆,国家不可能利用国家资源和力量来梳理文革期间或者建国以来所有这些政治运动的史料。如果我们这些亲历者不下功夫梳理,历史的知情权就不知道哪一天才可以还给我们的百姓,还给学界,理论化地说,就是还给历史。这是我们的一种危机感。第二点,在我的心目中,文革既然是发生在中国,它带来的主要灾难也在中华民族,而这个民族又有历史研究的好传统,就是四个字:以史为鉴。那我们就是责无旁贷,我们应当来做这样的工作。

法广:在您的团队努力下,你们将在今年6月,和明镜集团合作推出《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这些档案是广西当局当年处理文革遗留问题的绝密报告,总共有36卷。既然是绝密报告,你们又是怎么获得的呢?这份档案又有什么特殊的价值?

宋永毅:海外的以及国内的很多朋友经常问这个问题,觉得我们好像神通广大,怎么可以找到这些材料!其实这并不稀奇。我们这些材料都不是来自于国内,都是来自海外的图书馆。大家可能知道比如美国国会图书馆,比如哈佛大学的东亚图书馆,等等,他们长期以来都与中国国内有很多正常的交流。此外,在一些比较顶尖的图书馆,每天都有大量的访问学者,大量的官员来访,他们就得到了这些访问者的捐献。这些图书馆都是有特藏部的。这些特长部不是像所有读者开放。而我的文革研究成功,第一要感谢中国政府—这不是在开玩笑。因为,1999年我去中国收集材料,中国政府把我抓起来,结果,全世界数百家媒体,包括法国的报纸,全部报道这件事,结果是全世界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带领着一个团队,在收集文革资料,—当然这也是因为我在图书馆工作。这就使得这些特藏部的资料对我开放。我在征得他们同意后,在这家学校搜集一些,在那家学校搜集一些,总算收集齐了,这就是即将出版的这36卷文革绝密档案。

*****************

广西文革机密档案资料》即将由明镜集团出版。这份18册、36卷、700万字的档案资料有何特别之处?欢迎您在稍后的节目中,收听对宋永毅教授采访的第二部分:宋永毅谈广西文革:国家机器吃人


同一主题

  • 要闻解说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想了解更多

  • 特别专题

    王友琴:不反省文革历史,如何规划未来?

    想了解更多

  • 特别专题

    徐友渔:毛思想回潮已没有经济与社会基础

    想了解更多

  •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廖天琪谈国际笔会第83届年会

    全球性作家组织“国际笔会”第八十三届年会于9月17-21日在乌克兰西部的重要城镇利沃夫举行。与会的有来自69个国家的163名代表。追思已故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是本次国际笔会的一个重要活动。另外,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的倡议下,国际笔会对刘晓波夫人刘霞的命运深表关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次国际笔会的相关情况。

  •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舆论比防川更难

    夏明:防民如防川,防公共舆论比防川更难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普及和高速发展,信息的传播早已超越了时间和地域的局限,变得越来越轻松便捷。广泛的信息来源、快捷的传播速度,为现代人提供极大方便的同时,却也增添了一些当权者的烦恼。今年以来,中国国内不断传出新闻信息网站被关、被整顿的消息。9月初,中国网信办出台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似乎标志着中国针对网络信息监控的举措升级,再次引发广泛关注。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就相关问题阐述他的看法。

  • 茉莉谈傅正明先生新书-狂慧诗僧

    茉莉谈傅正明先生新书-狂慧诗僧

    旅居瑞典的华人作家傅正明先 生所著新书《狂慧诗僧  邱阳创巴传奇三部曲》最近在台湾出版。《狂慧诗僧》是一部略带虚构色彩的文学传奇,向读者展现了一位藏传佛教狂惠大师。应该说,这是一部鲜有的题材创作,全书通过不同寻常的浪漫爱情、艺术创作和传法学佛的故事,谱写了东方文明的一曲讴歌。这样一部书籍的出版打破了世人对佛教僧人的传统看法,向我们敞开了这片神秘土地的一个新视角。为了更好地了解这部书籍,我们请旅居瑞典的中国流亡作家茉莉女士来做出她的解读。

  • 廖天琪: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旨在打造一个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廖天琪: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旨在打造一个新的多方位交流模式

    第一届“四笔会平台国际会议”于8月底在瑞典城市马尔默召开。这次会议的主办方分别为:瑞典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维吾尔笔会和藏人海外作家笔会。会议的宗旨是:寻求共识空间  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会议的主持者之一、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一下本次会议的相关情况。

  • 夏明:朝核危机必须通过美中俄三方协调来解决

    夏明:朝核危机必须通过美中俄三方协调来解决

    近年来,朝鲜危机不断升级,随着平壤频繁的挑衅,国际社会相继出台了制裁措施。不过,种种制裁却未能效地制约金正恩政府。今年以来,朝鲜频频传出发射导弹与核试的消息。9月3日,朝鲜宣称成功测试了一枚氢弹,这是朝鲜进行的第六次核试,也是一次空前的核试爆。国际社会应如何有效地 应对朝鲜的军事行动? 朝鲜获得核大国地位将对整个世界局势造成怎样的影响?如何有效地化解朝核危机?对此,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戴耀庭:香港实际上进入了半威权时代

    戴耀庭:香港实际上进入了半威权时代

    曾轰动世界的香港雨伞运动落幕近三年之后,2017年8月17日,这场运动的三名学生领袖: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重新面对法庭,并被改判入监6至8个月。而在2016年,三人已经在同一案件指控中,以非法集结及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罪名分别被判处社会服务令和缓刑,三人已经完成相关刑罚。但港府律政司认为这些刑罚过轻,提出了上诉。这项改判决定8月20日在香港引发雨伞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不少人认为这项判决更是一项政治判决,也有人担心会有更多人因为参加抗争行动而被加判重刑。最早倡议以和平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行动争取真普选的占中三子也将重新面对法庭。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是否在香港已经行不通?重压之下,香港社会民间抗议活动是否还有反弹空间?争民主力量是否还能凝聚力量?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最早发出公民抗命倡议的戴耀庭先生认为,在香港目前的半威权政府状态下,公民抗命也许需要调整方式,但香港人不会放弃民主理想。

  • 陈破空:中美对峙, 21世纪最大的一场战略对峙

    陈破空:中美对峙, 21世纪最大的一场战略对峙

    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来宣布调整对阿富汗的战略。8月21日晚间,特朗普发表讲话,阐述美国未来的阿富汗战略。尽管美国总统宣布调整,实际上美国对阿富汗的具体战略并没有实质上的改变。不过,有一点引入关注的是,特朗普在谈到关于阿富汗问题的整体战略时,首次要求亚洲大国印度发挥更大作用。有分析指:美国动用印度牌是为了遏制中国。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发表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