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6月2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7年6月28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8/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8/06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7年6月2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作者
章立凡:要反思文革,因为暴力基因还在周期性发作
 
四川建川博物馆群展出的一副毛泽东画像。摄于2016年5月13日。 路透社

50年前的今天,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五一六通知》,提出要实行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包括在各个文化领域的专政,并宣布成立新的文化革命小组,这项通知被看作是文化大革命的起点。当年8月,北京红卫兵的造反运动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致使至少上千人无辜丧命,成为这场持续十年的运动的残酷特点的一个血腥符号。如果说中国官方始终没有文革期间死于非命者的令人信服的数字的话,这十年间,全中国各个阶层,几乎每一个家庭都经历了这场运动的残酷冲击。1981年,中共中央决议文件宣布文革为“领导人错误发动”的一场“浩劫”,要彻底否定文革。但五十年后的今天,这场被官方彻底否定的运动却成为公共讨论的禁区,民间要求反思文革的呼声长期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制。

为什么我们不能满足于中共中央彻底否定文革这样一个结论,为什么必须对文革反思?北京历史学者,时事评论员章立凡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章立凡:当初(虽然)否定文革,但是中共中央并没有就此承认这是党犯的一个错误,也没有因此向全国的老百姓道歉,好像错误只是毛泽东、四人帮、林彪的,党还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一直要求日本就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赔礼道歉,但是,我觉得,中共欠老百姓一个道歉,因为文革这场内乱造成生命财产的损失,不亚于一场国际战争。这是我觉得(必须反思文革的)第一个理由。

第二个理由,虽然彻底否定了文革,但是没有清算毛泽东的罪恶。所以,如果今天中国要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话,我觉得,首先就要清算毛泽东,因为毛泽东实际上是中国宪法的敌人,是宪法的最大的破坏者。通过发动文革,他不仅推翻了经过宪法程序选出的国家主席—这其实就是一场政变,而且,大量的人民的公民权利——生命权和财产权,遭到侵害,这也是对宪法的蹂躏。所以,要想依宪治国、依法治国,就必须清算毛泽东的罪恶。我觉得,这一点也是做得不够的。

第三个理由,更深层次的理由是我觉得我们这个民族要反思。我们这个民族暴力的基因周期性的会发作,现在我们又听到了文革的脚步声。当然,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但是,中共体制内这种文革的基因并没有死亡,文革的病毒还会周期性地发作。比如,像今年,我们看到了所谓“十日文革”这样的一种周期性发作的症状……

法广:那在您看来,目前这种文革回潮的驱动力是什么?

章立凡:它实际上是来自执政党这种暴力团体的暴力基因。为什么在文革结束以后,在八十年代会对文革有彻底的否定,甚至有一定程度的清算,但是,在1989年以后,文革话题又被限制:文革的研究也好,文革的探讨也好,都受到压制。这主要是(因为)文革话题和六•四话题一样,涉及到执政党的合法性,反思文革,或者反思六•四,都会涉及到中共作为一个暴力团体,在夺取政权以后的一系列作为,这就涉及到它的合法性问题,所以,在这一点上是非常有忌讳的。

实际上到今天为止,中共并没有完成习总所讲的“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转型”,我觉得,这种转型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完成。而且,由于它的这种红色基因,文革病毒还在不断的发作。

法广:您是否担心中国再发生一次文革,或者类似文革那样的运动呢?

章立凡:我觉得,大规模的、像毛式的那种文革已经不太可能再次来临,因为毛时代是一个完全封闭的时代,信息封闭,一切资讯完全被官方垄断,资源也被垄断,思想也被垄断。但是,(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多元化的互联网和大数据的时代。毛时代封闭的环境下,容易造神成功,但是,在互联网时代想要造神几乎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资讯太丰富了。任何造神的企图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脱下底裤……

法广:但是,最近一段时期以来,我们还是不断看到有个人崇拜的这种表现形式出现……

章立凡:这实际上说明这些人落伍,说明他们的思想已经远远落后于这个时代。所谓:群众已经过河,领导还在河里摸石头吧。他们现在就是一群摸石头的傻瓜,所以才会有这种文革式的思维。

法广:您身在北京,是否注意到官方媒体这几天对五十周年有什么报道?

章立凡:现在严禁大家发言,我本人已经不断地受到警告,让我不要就文革话题接受媒体采访。我回答他们说,第一,1981年有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为什么我不可以谈?为什么我作为一个历史学者不可以谈?第二,我是一个文革的亲历者,也是受害者,我谈自己的经历,为什么不可以?他们也无话可讲。

  • 王丹:历史一定会记住刘晓波

    王丹:历史一定会记住刘晓波

    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将当年的和平奖颁发给中国监狱中的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曾令中国政府尴尬恼怒。近8年之后,刘晓波在狱中罹患肝癌、并且已经到晚期的消息再次让中国政府面对国际压力。连日来,海内外关心中国民主进程的个人与团体发起全球联署活动,呼吁中国当局允许刘晓波与他长期处于软禁状态的妻子刘霞一道出国就医;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联席主席鲁比奥和史密斯、美国驻华大使也都先后发表声明,希望能帮助刘晓波夫妇出国治病。美欧各地民主人士也纷纷努力,推动这些国家的政府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借近日在巴黎访问的机会,会晤法国外交部人权事务大使Franois …

  • 莫少平:刘晓波肝癌晚期才救治 狱方无法卸责

    莫少平:刘晓波肝癌晚期才救治 狱方无法卸责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确诊患上肝癌且还是晚期,目前被批准保外就医在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治疗,这项消息传出后,震惊世人,刘晓波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先前对传媒表示,这次没有律师介入刘晓波保外就医,他接受本台采访提问时回答说,刘晓波的病情可能严重到沈阳监狱没法处理,而不得不将他送到医院救治。

  • 刘晓波肝癌晚期医院救治刘霞陪伴身侧 官方对保外就医缄默

    刘晓波肝癌晚期医院救治刘霞陪伴身侧 官方对保外就医缄默

    全球唯一一位仍在服刑的诺贝尔奖得主、《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据美国之音与香港多家媒体报导在狱中服刑期间罹患晚期肝癌。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尚宝军对美国之音透露,刘晓波已经办理保外就医,目前在沈阳中国医科大附属一院救治。

  • 朝鲜半岛无核化与中美韩三国的立场

    朝鲜半岛无核化与中美韩三国的立场

    听众朋友,朝鲜半岛局势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路透社周六报道说,北京与华盛顿均要求朝鲜半岛彻底无核化。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要求北京对朝鲜施加更大的经济、政治压力。美韩两国元首也将于本月29-30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高峰会谈,届时朝核问题将成为磋商的焦点。

  • 巴基斯坦连环恐怖爆炸 死亡人数已超过50

    巴基斯坦连环恐怖爆炸 死亡人数已超过50

    听众朋友,在伊斯兰开斋节来临前夕,巴基斯坦发生连环恐怖爆炸事件,共造成超过50人丧生、至少170人受伤,警方表示,死亡人数还可能升高。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严厉谴责这些恐怖袭击事件,希望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 万达、复星、安邦等巨头海外扩张或转投资引出“政治风险”

    万达、复星、安邦等巨头海外扩张或转投资引出“政治风险”

    中国首富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旗下的多只债券周四突然大跌,其中万达电影股价急跌逾9.87%。据悉,王健林在早盘两小时身家缩水近40亿人民币。万达随即紧急发布消息称“今日网上有人恶意炒作建行等银行下发通知抛售万达债券一事,经了解建行等行从未下发此类通知,网上炒作属于谣言”,声明中还强调“万达集团经营一切良好”。但对局外人来说,其实很难摸清中国大型综合企业的负债究竟有多高。

  • 特朗普政府同中国首次外交与安全对话老调各自弹

    特朗普政府同中国首次外交与安全对话老调各自弹

    中美双方当地时间21日上午在华盛顿举行特朗普上任总统后两国首次外交与安全对话。今次对话是中美两国元首习近平与特朗普在佛州海湖庄园会晤时的共识,并由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及防长马蒂斯共同主持。另外,中方代表还有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