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7年3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3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第一节中文广播北京时间2017年3月23日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红歌会引发激辩 :谁在为文革发烧?

media 图为北京人民大会堂”在希望的田野上交响演唱会”现场 网络照片

今年是毛泽东发动的造成数千万中国人丧生的文革五十周年。临近五十周年前夕,权力象征之一的北京中国人民大会堂突然高调演唱“红歌”, 一曲崇拜毛泽东的 “大海航行靠舵手”,一句文革时期的“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到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让人震惊:“这好比柏林歌剧院推出希特勒的专场!”

一些人大声疾呼: “有人替文革招魂”! 反弹之强烈,可能是促成这一大合唱演出的人所始料不及的,马晓力等人微信留言:“今天的中国不是五十年前的中国,今天的中国人也决不允 许任何文革形式再来”。谁批准在人民大会堂这样的权力重地举行大规模演唱会,许多人怀疑没有中宣部介入几无可能。有些人直指这样的演出是故意将中共总书记 习近平“文革化”,此说是正说还是反说,反正相当有力量,网上传出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习近平亲信栗战书已作批示,要求中宣部和文化部调查此事,一些机构 也纷纷出面指责演出单位滥用其名。这些似乎都在急于摆脱责任,或者淡化事件,与对文革本身的认识毫无关系。

有人认为不能低估,这是一起极其惊人的事件。好比在德国,有人公然在柏林国家歌剧院推出纪念希特勒专场。毛泽东制造的血腥文革,为什么至今还有 人纪念,还能在首都演出,有人就认为恐怕仍在于当局始终也没有彻底清算文革,对毛泽东至今还是“三七开”,对文革采取假装没有发生的态度。为什么当局不愿 清算,因为人人都在其中的缘故。也有人指出,文革的毫无人性和嗜血的一面被淡化甚至被忘记,与人们对今天社会不公平的现实严重不满,致使文革中鼓吹的虚无 平均主义、草莽英雄造反有理那一套为毛泽东服务的意识反而获得某种正面的解读。

红歌大合唱事件已经过去数日,然而它所引起的争论铺天盖地,好像为文革发生五十周年拉响了序曲。

争论相当激烈的一个话题,就是为什么文革的鬼影总会以某种形式闪现?之前马晓力和罗点点一场有关文革的对话周一又被网友翻了出来,并附带不少先前的 评语。金楠街人认为:“这个政权对犯过的罪恶和错误心知肚明,但从不公开道歉和悔改,唯一的办法就是拖,让时间磨灭人的记忆,实在拖不过去就抓。对待三年 大饥荒如此,对待文革如此,对待八9陆4和赵胡也如此”。赣江一水也认为:“关健是执政党对当下的文革兴起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谢文质疑:“自己可以 不反思,但不能阻止别人反思,反思是权利,权力不能阻止权利的行使。”

不要把文革十年切割开来去看,有人把他与整个中共见证的历史联系起来。乔羽西认为:“文革之罪缘,不全在于文革这十年,而是始于之前二十多年的一系列运动。找寻初因,揭开真相,审判首恶。然后,才会有真的反思。”

不少人承认,几十年前发生的那场文革,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社会的文化结构。春风一片说:“十年文革,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从此,开启了中国大陆的全民 互害模式 ,文革虽然在1976年宣告结束,而这种在文革之中丧失了道德底线的互害模式却没有结束。而我们要反思文革就是要遏制住这丧失伦理没有人性堪称 为人世间正义人情社会和谐“黑洞”的“互害模式”!”王兆平表示他对文革的人士就是:“个人专制前无所有、践踏法制、愚民统治、煽动群众斗群众、毁坏中华 文化、民风恶化、破坏民生,摧残经济,是小人得志的社会,对中华遗害无穷。文革得志者,小人俱多,君子甚少,愚者俱多,智者隐遁……”

有人概括地揭露文革的残暴,署名历史爆料者的写到:“以革命的名义,纵容农民打死地主,工人打死厂长,学生打死老师。互相举报,夫妻反目,父子成仇,兄弟死敌。四十年过去,当年作恶者,作古的,斯人已去,活着的,却仍在逍遥,毫无罪恶感。清算文革, 让作恶者付出应得的惩罚,这个民族的灵魂得到洗礼! ” 有人则以自家在文革的悲惨经历来现身说法,贾樟柯写到:“文革开始时,我奶奶被勒令24小时内离开县城回乡下扫马路,因为她是地主婆。我大伯入狱八年,期 间自杀未遂,因为他是地主的儿子。我舅舅被村干部毒打后被发现死于一口井中,死因至今是迷。历史不会被遮蔽,了解文革,了解中国,让我们从了解自己的家庭 开始!”。

举世公认,文革是中国大地发生的一场空前暴行,死者无数,余毒未清,然而,站在反面立场看文革的也不少。司马南就说: “有些邪门的事儿很难理解,为什么那些人在文革中 左得出奇,后30年又右得要命?为什么他们自己“深情地”演唱《东方红》,有人还自任团长哩,却不容忍90后小女生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确,文革时期,无 数青少年被毛泽东推上前沿,痛定思痛,其中许多人后来对文革的反思也相当深刻。如果按司马南说法,当年唱过“东方红”的有原罪,只能永远左到底才对?另外一个环 时总编胡锡进左右出击,意欲一石两鸟?“有人批我分裂,说我拧巴,我得承认,我就是内心挺矛盾的。我总是惊叹,有些人觉得中国只要把美国或英国的法律引进来,中国立 马就美国英国了了;还有人对文 革崇尚的不得了,深信文革是伟大创举,这些人活的有多么单纯,理想主义,他们就像活在自我构筑的童话世界里。”北村评到, 这是“胡编的肺腑之言”。

有些人对文革的怀念正如之前不少学者指出,是因为对当下社会贫富不均的不满,文革居然成了他们的参照。承文革 说“ 不是要彻底否定文革吗?那你们 总得找到比文革更好的办法,如果你们能止住贪污腐败,能消灭黄赌毒,能压倒美、日反华浪潮……总之,你们得让老百姓满意,否则,你们没法说法民众,也就否 定不了文革!你们现在很多地方不如文革,所以,老姓才怀恋文革! ”

文革过去五十年,每次一提起,就会引起激烈的争论。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认为:“对文革评价,有着明显的分歧与对立。但要防止由此导致社会分裂。除了 很少的一些人可能借机想恢复过去那一套外,貌似对立 的观点也许隐含着一些可以相容的诉求。反思者担心的是文革那一套再次祸害中国社会,肯定文革者有许多 想表达的是对权贵和社会不公的不满。”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