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8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贾葭失踪10日复出 专家批“权力傲慢”

media 贾葭3月15日突然失踪,3月25日获释。 Amnesty International

3月15日“被失踪”的资深媒体人贾葭周五获释。贾葭突然失踪,被认为与一份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匿名信有关。贾葭获释的同日,另一媒体人温云超的家人在广东被抓,也与这封信有关。时评家长平指当局随意抓人完全出于“权力的傲慢”。

贾葭周五获自由后通过微信报平安:“感谢大家,铭感五内,不敢或忘”。3月17日,贾葭应邀去香港城市大学做演讲。3月15日晚,他准备乘飞机从北京赴香港时失去联系。其家人表示,3月15日晚8时左右,贾葭致电家人说已经过了海关,但十几分钟之后,家人打过去的电话已不能拨通。

贾葭如此这般失踪,舆论大哗。法律学者萧瀚3月18日写文诘问:“显然,这不会是一般意义上的黑社会干的,只有超级黑社会才能办到,他们进出海关只需要掏出工作证晃一下,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超级黑社会才有这样的能耐?这只能是国家队的。”

不少人指贾葭失联可能与北京两会期间网上一封『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有关。社交网络引述知情人披露,贾葭看到这封公开信后告诉了原来的同事『无界』的老总欧阳洪亮。无界刊出的这封公开信很快被删除了,贾葭却失踪了。

这封以共产党人名义写的公开信发表在『无界新闻』,批评习近平损害一国两制,纵容个人崇拜,出于对党的事业以及国家和民族前途考虑,要求习近平辞职。此信公开后很快被删除,但引起当局震怒,“辞职信事件”目前仍在扩大,资深媒体人,在美国的温云超的家人也在广东遭到控制,据指当局认为温云超是这封信的制造者。但温云超对本台发表谈话表示,他与此信毫无关系,要求释放家人。

贾葭失踪前留下的文字被认为似有将遭遇失踪的预感。他为其新书『我的双城记』写的序结尾说:“请你们等着我,我会回来”。

3月12日,脸书上出现他写的这样一段话:““文学必须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文学为止。艺术必须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艺术为止。新闻必须干预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预新闻为止。

35岁的贾葭是中国多家媒体时事评论员﹐曾任腾讯『大家』主编、香港『阳光时务周刊』及『端传媒』政经评论部主编。

贾葭失踪后,受到广泛关注,作家、诗人唯色3月22日写诗关怀,其中有这样的诗句:“希望这个消失不会太久/某个半夜,又会看见你手快地点赞/我则会心一笑/觉得我们都是故意不睡觉的人”,这首诗在今天看来,也许透出朋友会失而复得的预感,也许是一种信念。

贾葭被失踪十日后,一如他自己的许愿,“我会回来”。但是,贾葭失踪十日的遭遇细节还不清楚,贾葭获释有无条件无从知道,贾葭今后还能那么活跃和自由么?不少人很担心。一个刚刚发生的例子,让不少人心寒,温云超(北风)被当局当作要求习近平辞职公开信的疑似作者,家人已被抓了起来。温云超否认是“倒习信”的作者,但广东当局指温云超帮助传播公开信,至少知道公开信的来源。

公开信事件如何收场,为什么抓的人越来越多?时评家长平在本台记者夏榕提问时表示:当局扩大调查范围至少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希望得到更多线索,另一个是要给上面一个交代。为了给有关当局一个交代,不惜“明知故犯,甚至冤枉一些人”。习近平本人不能容忍这样一个反对的形式,他不能容忍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来反对他。至于外界有分析称,公开信事件是一种内斗的反映。长平认为:“与其说是内斗让习感到火烧眉毛,不如说是权力的傲慢,就是,不管这封信有没有威胁到他的统治,他都不能容忍任何反对的声音”。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