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1月1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2/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2/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1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廖天琪:刘晓波在狱中越久、影响力就越大

作者
廖天琪:刘晓波在狱中越久、影响力就越大
 
法广资料照片DR

《世界人权宣言》获得联合国大会通过近70年后的今天,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继续引发诸多关注。12月11日,在刚刚送走的又一个世界人权日的翌日,国际大赦在德国科隆举办中国人权活动,以各种文艺方式和对话形式纪念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五周年、却仍陷囹圄的中国维权异见人士刘晓波。参加了本次活动的德国科隆艺术学院/院士廖天琪女士就此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首先请您向我们介绍一下本次活动的组织情况和具体意义。

廖天琪:这一次的活动主要是由国际大赦举办的。一起连同参加的组织有很多,比如说,有一些民间的人权组织、科隆市的一些其他的非政府组织,还有我所在的科隆世界艺术学院。举办这样一个活动有什么意义呢?它并不是单纯地只是纪念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五周年,更重要的意义是:人们没有忘记一个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人,至今还在狱中。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因为从历史上来说,刘晓波只是第二个人,他是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还被关在狱中。第一位,我想大家都知道,1936德国的一个记者,他那个时候就跟刘晓波一样,他不能够亲自前来领奖。而今年又刚好是刘晓波60岁的生日。所以大家就提出来要举办这样的活动。

我觉得这次的活动反映了西方社会对于中国人权状况的持续关注。我们从来参加这一次活动的听众来看的话,就可以看出来一些动向。这次的听众大约有200人。那么相当大部份的听众都是年轻人。一个年轻的西方青年,他来参加这样的活动,代表什么?他为什么不去一个摇滚音乐会或者是做一些别的娱乐活动,而是来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我觉得这可以看出一些动向来。因为欧洲现在受到很大的难民冲击,大家都会关心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难民。发生这些事情的原因是什么?我们也知道,有不少的中国人也是抛弃自己的家园,到外国去。整个的事情,我们追溯它的原因,都是因为中国人在自己的家园里面感到不安全、感到不欢喜、感到委屈。其中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中国的人权受到践踏。而刘晓波和刘霞这一对文学夫妇,他们是最能够代表这一种受害者。

我们这次举办这一活动就是特别彰显这一点。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意义就是:科隆市与北京市有姐妹城市的关系。当年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科隆市就已向北京市发出呼吁说,请你们释放刘晓波,让他出来领奖。但是没有得到反应。那么我们在这次活动中,又利用这次机会,大声地呼吁,很多的个人、很多的组织同时在一个公开信上签名,要求西方政府和西方社会关注刘晓波的情况,同时向中国政府发出非常真诚的、非常坚决的一种呼吁。要求他们释放一个事实上只是关怀中国未来命运、只是希望走向民主化道路的作家。我觉得这个意义还是相当重要的。

法广: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已整整五年,他在铁窗后也度过了六个年头。自他入狱之日起,国际社会呼吁北京释放刘晓波的呼声就没有中断过。近些年来,中国的人权状况究竟有没有发生些许变化?

廖天琪:如您所说,如今这中间已经过去了五、六个年头。这中间,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没有变化?当然有的。如果我们回溯一下当初刘晓波为什么被抓的?被判刑是出于怎样的罪名?我们就明白一些事情。因为当初在中国国内,同时签名支持刘晓波参与、发起的零八宪章的人就有304个人。他们没有别的要求,他们不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权,而是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够走向更好的、更平和的、更平稳的一个民主道路。人权要得到尊重、法制要得到尊重。这些情况在以往的这六、七年中,有没有变化呢?我不能说完全没有变化。

中国的民主化,其实道路还非常地长远。但是我们也知道,在法制上,也有一些改变。但是从个人的权利、从人身自由、人身的居住迁徙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还有集会结社的自由、出版的自由,这方面有没有什么进步呢?我觉得进步非常、非常地小。相反,在某一些案例上,我们认为中国的人权状况何言论自由的状况,事实上是更加地恶劣了。比如说,像71岁的记者高瑜,她曾经在九十年代已经坐过六年的牢。当初她被判的罪名就是泄露国家机密。结果她2014年5月份又被抓。现在又被判刑七年。最近这几个星期,又有新的变化,高瑜的七年刑期改为五年刑期,同时在监外执行。这究竟算是一个进步还是退步呢?抓她就不应该,判她就更不应该。现在的减刑,算是一个进步吗?当然也还不算是进步。还有浦志强,浦志强也是一个很特别的例子。他是一个律师,大家都知道。

我们回想一下:今年夏天的时候,有将近300多位律师被拘捕、而且都受到审问。现在还有二、三十人还在受审之中。浦志强在12月14号公开地被进行审判。就是说,像政府对于一些律师下这么重手,这个做法是非常、非常恶劣。这在其他的自由的国家、民主的国家是闻所未闻的。所以这也代表中国的人权在退化。因为很多这些律师是人权律师。他们替一些人权受到侵犯的人进行辩护。而他们又受到权利的压迫。还有更为可怕的就是,像伊利哈木这位维吾尔族的学者。他居然也被逮捕、被判刑、判无期徒刑。这些都是完全不能令人接受的一种发展。所以我认为,中国的人权事实上没有进步,而是退步了。

事实上我们在很多很多方面我们都能够观察到这种变化。最后我还要提一个案子,让人非常、非常惊讶,而且非常恐怖的就是:香港的出版人桂明海,他另外的一个名字叫阿海。他在香港出版一些书籍。阿海这个人一些个人的行为和做法是值得争议的。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他是一个出版人,我们认为,到目前各种迹象看来,阿海在11月份的时候就失踪了。而且他的三个工作人员也不见了。事实上大概也被逮捕了。这种做法是直接对言论、出版自由的攻击。我认为这是一种相当严重的趋势。

法广:作为“零八宪章”的主要起草人,以及中国大陆首位诺奖得主,如今身陷囹圄的刘晓波,对于关注中国民主的人士而言,有着怎样的象征意义?

廖天琪:刘晓波对于一切追求自由、民主的人有着极大的象征意义。因为刘晓波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已经投入一种跟权利、跟传统各方面进行了争抗。特别是从1989年以来,大家都知道他的经历。刘晓波总共进了四次监狱。最后一次就是2008年。从2000年开始一直到起草零八宪章,到再度被捕这八年时间,刘晓波写了很多很多政论性文章。按照我大约的估计,大概有八百、到一千篇文章。这些文章里面,每一篇都有一个非常清晰的思想和主题,既是分析、评论中国的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的状况,也是表达他的一种对于这些理念的追求、对于普世价值的追求和肯定。我觉得凡是有一点点能够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读了他的文章以后,都会受到他的影响。

在中国那样的社会里面,能够产生这样一个优秀的思想家、政论家、作家和诗人,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把这样的一个人投入监狱,代表了什么?刘晓波不仅是在青年学子的心目中、也在他的同行之间、在文化界和思想界,真的是一个领军人物。大家都非常非常尊敬他。那么,给他一个、我不能说是莫须有的罪名,因为他确实是参与、签署零八宪章。那么,因为这个原因把他投入监狱,实在是说不过去。就在他入狱之后,再过一年、2010年,他就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这整个的变化是相当有戏剧性的。

在这种强烈的对比、就是中国政府眼中的一个罪犯,获得了世界各个奖项中名誉最高的诺贝尔和平奖,这种对差是相当、相当重的。所以我想这种戏剧性的效果很强烈。它也能激发普通人的思考。有人说:刘晓波是中国第一个、真正的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的人。当然这之前,还有很多的科学家了。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被政府投入监狱,而且他的妻子也受到软禁。这种对比和对差是非常强烈的。因此它所造成的心理上的、社会上的矛盾和冲击也特别大。所以我认为刘晓波虽然还在监狱,但是,他在很多很多人的心目中,他依然具有相当高的、道德的、偶像的一种象征性意义是很大的。他的影响力一点都没有消失。正相反,他在监狱里面约久、他的影响力事实上越大。

  •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第三十一届会议于11月5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作为联合国近年来设立的一个人权问题新机制,普遍定期审议制度历届会议,自然以审议各成员国的人权纪录为焦点,主要目的则旨在改善各国的人权状况,并设法解决发生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侵犯人权事件。围绕此一主题,本台采访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

  •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即是对执政总统的一次测评,也被视为两年后举行的又一次大选的风向指标。特朗普当政两年来,常常不按规则出牌,可谓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随着选举日期的迫近,美国两党之争愈发激烈,暴力事件不断涌现。特朗普将在本次选举中收获什么?选举是否充满诸多变数?外来干预能否影响选举结果?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陈破空:中国在中美新冷战格局中相形孤立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美俄中导条约引发反响。针对特朗普的相关决定,各方评论也纷纷做出分析。美国总统的真实意图何在?特朗普如何通过此一决定将矛头瞄准中国?一场新的冷战是否已经打响?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孟宏伟事件意外成为中国人权现状新案例

    国际刑警组织当时中国籍的主席孟宏伟2018年9月底返回中国后失踪一时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中国当局在孟宏伟妻子在法国警局报案并向媒体披露丈夫失踪消息后,宣布孟宏伟涉嫌违法,正接受调查。国际刑警组织随后称接到了孟宏伟的辞职信。一个有着192个成员国的国际组织的高层领导人,在没有任何事先官方知会的情况下,被中国政府“留置”,可以说在国际舞台公开上演了一出近年来中国国内频繁发生的强迫失踪案。显示在中国现行政权下,任何人的基本人权,无论其身份如何,都缺乏保障。孟宏伟身为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可以说是中国碾压人权机器的一分子,而国际刑警组织也多次被国际人权组织和海外民运团体指责协助专制政权打压异己。孟宏伟没能免于他曾服务的专制机器的碾压,意外地成为中国人权现状的一个典型例证,激发人权组织的呼吁。

  •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夏明谈新疆:剥夺一个族裔的传统并摧残他们的文化,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种族屠杀

    近月来,新疆地区“再教育营”的话题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人权团体以及一些西方政府和美国议员纷纷予以抨击。新疆“再教育营”问题曝光后,北京一改过去数月的做法,首次确认了这些“再教育营”的存在。在不久前公布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中,这些“再教育营”被称作“职业培训中心”。这些中心的目的旨在消除滋生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环境和土壤。当局还发起一场大规模的“反清真运动”。

  •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郭育仁:美印太战略之发展,台湾难脱干系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多以来,美中关系已经迅速转向,最初的友好热络已经随关税大战不断升级,而日益显现为一种更为全面的紧张关系。特朗普政府频繁批评中国政府的贸易行为与政策走向的同时,提出了一项印太战略设想,希望联合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越南、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实力扩展。对于在北京步步紧逼的外交压力下的台湾来说,这项雏形中的战略设想似乎打开了一线走出孤立的空间,但其实也不乏风险。特朗普政府对台湾表现出的比其前任更加明确的支持是否只是中美较量背景下的一时之需?美国精英与决策层是否确实有调整对台政策的长远设想?我们在今天的节目时间里,邀请台湾国立中山大学中国-亚太区研究所教授郭育仁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 陈破空:孟宏伟事件背后的中国政治黑幕

    陈破空:孟宏伟事件背后的中国政治黑幕

    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失联数日后,在各方压力下,10月7日,中国中纪委网站发表声明披露,孟宏伟涉嫌违法,正在接受国家监委监察调查。惜字如金的表态,并不足以解开世人对孟宏伟遭遇提出的困惑。作为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竟然在返回中国时被瞬间失踪,引发西方舆论的强烈质疑。美国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此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