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程晓农:因承受不起认错的代价,中共已不可能为六四平反

作者
程晓农:因承受不起认错的代价,中共已不可能为六四平反
 
特别专题

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遭到当局镇压距今已26年。26年来,中国的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还原六四真相、为死难者平反、追究责任及国家赔偿等各种诉求依然未能得到满足。尽管习近平掌权以来,发起了大规模的反腐运动,惩处了一些不同级别的官员,但是,中国政改的道路似乎仍很漫长。为六四正名的呼声可能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继续成为一代人渴望实现的期盼。每年六月四日这一天,各类纪念活动均会在全球各地展开。这些纪念活动对六四最终得到正名是否意义重大?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旅美政治评论家程晓农先生来谈谈看法。

法广:八九-六四民运迎来又一个纪念日。26年后的今天,回顾当时的这场学生运动,您有怎样的感触?

程晓农:现在看来,六四作为一场民主运动,它动员了不仅仅是学生,虽然由学生发起,却动员了整个社会。实际上确实是标志着中国历史进程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从此之后,一种和平的、理性的、由党内开明派主导的改革已经被彻底剿杀了。取而代之的,是以刺刀为后盾的、威权式的转型。在这种威权式的转型下,私有化也完成了,新无产阶级也出来了,就是农民工和被迫下岗的工人。然后,共产党也成为资产阶级了。从这个角度来讲,六四以后发生的变化是非常地大的。但是,它并没有给中国带来真正的长远的稳定。甚至共产党不仅是有腐败在内部影响了它的稳定,而且共产党的敌人也逐渐地扩大了。

现在不仅仅是追求自由民主的人、特别是思想界的知识分子是共产党的敌人,连大批的新无产阶级也是共产党的敌人。因为共产党变了。它过去号称代表无产阶级,所以它实行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但现在实际上共产党是资产阶级。所以真无产阶级对假无产阶级的任何不满,对共产党来讲都是威胁。而这个真无产阶级在中国有五、六亿人。所以它的长治久安、面对着真无产阶级的威胁,而这个假无产阶级、共产党的精英集团实际上是真资产阶级、假无产阶级。它的社会基础只是一小部分人。一小部分人面对这么多的敌人这样一个局面是前所未有的。

法广:26年来,无论是在经济领域、还是在政治领域,中国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在国际社会上越来越享有举足轻重的声望。在这样的背景下,举办纪念六四活动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否会在国际社会上得到广泛认同、同时敦促北京尽早在平反六四问题上作出决断?

程晓农:我觉得北京已经不可能平反六四了。那么现在国际社会也分化成了不同的群组。就是有专门围绕着利益和中国政府不断发展关系的人群。也有人坚持理念。坚持要关注六四和希望六四能平反,提出这样的呼吁;这样不同的人群并不会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而完全、就是这两个人群都会同时存在,不会说所有的人都一面倒。所以纪念六四活动,我相信还会继续存在,在很多国家还会有。但是中共已经不可能平反六四了。

法广:平反六四的最大障碍是什么?为什么六四不会得到平反呢?

程晓农:原因很简单:共产党不能再认错了,它错已经够多了。它现在承受不起认错的代价。它已经不是六四以前那个相对比较开明、有一定宽容、相当自信的一个执政党。现在这个执政党并没有自信。如果真有自信,就不会讲三个自信或几个自信这样的话。

法广:近年来,中国政府加紧对知识界的镇压力度, “八九民运”同样的结构性根源以及政治和社会张力似乎重现。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程晓农:具体讲就是从六四以后,共产党已经不再信任知识分子、也不信任大学生。它只觉得只能用物质利益去诱惑年轻一代。包括知识分子、让他们远离政治。那么最后的结果是,谁的、整个社会的追求经济利益的潮流,共产党自己也开始背离它所谓的党章了。我刚才在前面谈到了,就是最后中国的国有企业被私有化了。大部分的企业上市、也逐渐地私有化了。没有私有化的企业上市,通过这种方式部份地私有化,而大部分的原来的国有企业、工业企业、商业企业都私有化。那么结果呢就是这个私有化的过程是大部分的资产都落到了原来的管理层的口袋里。实际上就是说,共产党是把中国革命、把原来的有产者的资产剥夺了。夺到它自己的手里。说这是全民的。但是真正到最后,在经济市场化过程中,它又把全民的资产私有化到一小部分权贵兜里去了。所以出现了权贵私有化的概念。这个时候开始,中国社会就开始明显地分化了。分化成新的资产阶级和新的无产阶级。新的无产阶级指的是社会上永远有一批人,他不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这种情况已经不会再发生了。也就是说他们是永远的、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

最近国内有一篇文章专门谈这个问题,就叫做新无产阶级。指的是中国的几亿、农村出身的年轻一代农民工。这年轻一代和他们的父辈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其实已经是马克思讲的无产阶级化了。他们虽然家在农村,或者说他没办法在城市永久扎根,但是他们现在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工作改善自己的经济地位,他们变成了永久的、被雇佣的无产阶级。与此同时,前面我也谈过,社会紧张表现在他们看到了这个社会上有一批权贵,原来是共产党员、党的干部,现在通过市场化、私有化,摇身一变就变成资本家了。而雇用他们的很多人原来就是党员干部。现在可能仍然有党员、干部身份。所以这个时候,真正的社会紧张我觉得其实不是产生在普世价值问题上,因为普世价值并不排斥这样的现象。普世价值是讲在存在着所谓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情况下,怎么实现社会和谐、追求民主正义。

现在共产党的社会紧张,根源产生在马克思主义身上。因为共产党现在进行洗脑教育仍然是马克思主义,仍然在讲无产阶级团结起来推翻资产阶级,而它自己就是资产阶级。所以它现在既怕所谓的普世价值、它也怕马克思主义,它又不能不用马克思主义。社会紧张的根源就在于共产党早就走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反面,但是它还想用马克思主义洗脑。这个矛盾是它无法解决的。

法广:在今天的情势下,为六四正名是否还有什么真正的意义?

程晓农:我想主要作用是提醒国际社会和国内的一部份民众,中国的六四镇压、对历史的血案并没有被官方承认。到现在为止,很多真相仍然被掩盖起来。比方讲,最近有媒体公布了前美国驻北京大使李杰明当时提供给美国国务院的、美国大使馆外交官在北京观察到的六四镇压的真实情况。比方讲,包括军队是如何在天安门广场开枪的。从天安门朝天安门广场人民纪念碑那里成千上万的示威者开枪,等等、等等。完全打破了官方捏造的所谓天安门广场没有开枪的谎言。

法广:26年后的今天,您认为应该如何反思这段历史?

程晓农:我想明天纪念活动本身是一种对六四真相的披露。同时我们也知道海外有不少人、包括比方讲当年从天安门广场逃出来的封从德先生,一直在努力地通过他建立的网站和收集的资料,尽量地还原当年六四的屠杀真相。他的网站叫天安门档案。像这样的宝贵的文献网站一直为全社会提供了随时可以查阅的详细资料。而且他的资料还在不断地更新和补充的过程当中。

  • 六四纪念系列:王军涛谈胡耀邦去世为何引发89年北京之春

    六四纪念系列:王军涛谈胡耀邦去世为何引发89年北京之春

    30年前,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因心脏病突然与世长辞,许多北京大学生与市民在天安门广场举办的悼念活动立即得到全国大学生的相应,胡耀邦的灵堂被设置在了各地的大学校园内。随后悼念的活动转向要求政府控制通货膨胀、处理失业问题、解决官员贪腐、政府问责、新闻自由、民主政治与结社自由等民主诉求,进而发展为5月13号起在天安门广场上静坐和绝食……

  • 洛桑尼玛回应北京西藏白皮书:中共在西藏实施“党奴制”

    洛桑尼玛回应北京西藏白皮书:中共在西藏实施“党奴制”

    中国国务院3月27号发表了题为《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白皮书,除了前言和结束语外,主要内容包括十个部分,涵盖历史、社会、政治、宗教和生态等主题。中国官媒称,白皮书通过数据和事实,系统阐述民主改革60年来,西藏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但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中央政府官员反驳白皮书说,中共对西藏实施殖民专制双重压迫,认为“中国政府用‘民主改革’这样一个名词来混淆视听,其实就是“集体化运动”,这些运动让西藏民族经历了巨大的苦难。

  •  视频: 法专家谈欧洲对一带一路计划应持何立场

    视频: 法专家谈欧洲对一带一路计划应持何立场

    中国主席习近平访问欧洲将一带一路计划推向欧洲舆论的风口浪尖,意大利作为七强国家中率先与北京签署合作备忘录受到欧洲舆论侧目,观察家注意到某些意大利政府官员似乎并不十分自在。与意大利政府关系紧绷的法国政府更是借此机会高调呼吁必须谨慎对待一带一路,要提防北京的霸权野心,要协调一致共同应对中国,而不要使一带一路成为分裂欧盟的金苹果。那么,欧洲在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问题上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立场?如何评论一带一路计划实施五年多来的结果?我们请法国知名学者,法国国际关系学院(IFRI)亚洲中心研究员迪-羅謝女士 …

  •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又是春天,又是读书季。法国最大的图书沙龙巴黎书展从3月15到18号在南部的凡尔赛门国际展览中心举行,这个每年一度的图书盛会在四天的时间里有望吸引近20万读者。

  •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号,成千上万西藏拉萨民众为了阻止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前去观看军区的文艺演出,包围了他暂时居住的罗布林卡,民众认为这是中共要诱骗劫持达赖喇嘛的骗局,类似“达赖已经被带走”的谣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罗卜卡林内的三位噶伦,并在街上贴海报,喊口号,要求共产党离开,这个突发事件最后演变成了大规模起义。解放军随后实施的镇压行动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数据根据不同的来源说法也不同,最终导致达赖喇嘛决定出走印度达兰萨拉,组成流亡政府。这个事件被北京定性为“暴乱”,藏人称其为“起义”,无论何种称呼,不可否认的是,它改变了达赖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运,也完全改写了西藏的历史进程。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来自中国广东,学习艺术和管理,随后来到巴黎继续深造。李子薇于2005年在巴黎六区的开设A2Z的画廊并且从事当代艺术策展,15年来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当代艺术家,也展出了如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来自中国和亚洲的艺术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妇女节的专访,与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为女性策展人的经历。请听法广专访。

  •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195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为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为保护西藏的文化奔波劳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后,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专心弘法。那么六十年前达赖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对藏人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别节目中,请到了达兰萨拉藏人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主任、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代表达瓦才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