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8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8月2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程晓农:因承受不起认错的代价,中共已不可能为六四平反

作者
程晓农:因承受不起认错的代价,中共已不可能为六四平反
 
特别专题

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遭到当局镇压距今已26年。26年来,中国的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还原六四真相、为死难者平反、追究责任及国家赔偿等各种诉求依然未能得到满足。尽管习近平掌权以来,发起了大规模的反腐运动,惩处了一些不同级别的官员,但是,中国政改的道路似乎仍很漫长。为六四正名的呼声可能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继续成为一代人渴望实现的期盼。每年六月四日这一天,各类纪念活动均会在全球各地展开。这些纪念活动对六四最终得到正名是否意义重大?我们在今天的本节目中,请旅美政治评论家程晓农先生来谈谈看法。

法广:八九-六四民运迎来又一个纪念日。26年后的今天,回顾当时的这场学生运动,您有怎样的感触?

程晓农:现在看来,六四作为一场民主运动,它动员了不仅仅是学生,虽然由学生发起,却动员了整个社会。实际上确实是标志着中国历史进程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从此之后,一种和平的、理性的、由党内开明派主导的改革已经被彻底剿杀了。取而代之的,是以刺刀为后盾的、威权式的转型。在这种威权式的转型下,私有化也完成了,新无产阶级也出来了,就是农民工和被迫下岗的工人。然后,共产党也成为资产阶级了。从这个角度来讲,六四以后发生的变化是非常地大的。但是,它并没有给中国带来真正的长远的稳定。甚至共产党不仅是有腐败在内部影响了它的稳定,而且共产党的敌人也逐渐地扩大了。

现在不仅仅是追求自由民主的人、特别是思想界的知识分子是共产党的敌人,连大批的新无产阶级也是共产党的敌人。因为共产党变了。它过去号称代表无产阶级,所以它实行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但现在实际上共产党是资产阶级。所以真无产阶级对假无产阶级的任何不满,对共产党来讲都是威胁。而这个真无产阶级在中国有五、六亿人。所以它的长治久安、面对着真无产阶级的威胁,而这个假无产阶级、共产党的精英集团实际上是真资产阶级、假无产阶级。它的社会基础只是一小部分人。一小部分人面对这么多的敌人这样一个局面是前所未有的。

法广:26年来,无论是在经济领域、还是在政治领域,中国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在国际社会上越来越享有举足轻重的声望。在这样的背景下,举办纪念六四活动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是否会在国际社会上得到广泛认同、同时敦促北京尽早在平反六四问题上作出决断?

程晓农:我觉得北京已经不可能平反六四了。那么现在国际社会也分化成了不同的群组。就是有专门围绕着利益和中国政府不断发展关系的人群。也有人坚持理念。坚持要关注六四和希望六四能平反,提出这样的呼吁;这样不同的人群并不会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而完全、就是这两个人群都会同时存在,不会说所有的人都一面倒。所以纪念六四活动,我相信还会继续存在,在很多国家还会有。但是中共已经不可能平反六四了。

法广:平反六四的最大障碍是什么?为什么六四不会得到平反呢?

程晓农:原因很简单:共产党不能再认错了,它错已经够多了。它现在承受不起认错的代价。它已经不是六四以前那个相对比较开明、有一定宽容、相当自信的一个执政党。现在这个执政党并没有自信。如果真有自信,就不会讲三个自信或几个自信这样的话。

法广:近年来,中国政府加紧对知识界的镇压力度, “八九民运”同样的结构性根源以及政治和社会张力似乎重现。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程晓农:具体讲就是从六四以后,共产党已经不再信任知识分子、也不信任大学生。它只觉得只能用物质利益去诱惑年轻一代。包括知识分子、让他们远离政治。那么最后的结果是,谁的、整个社会的追求经济利益的潮流,共产党自己也开始背离它所谓的党章了。我刚才在前面谈到了,就是最后中国的国有企业被私有化了。大部分的企业上市、也逐渐地私有化了。没有私有化的企业上市,通过这种方式部份地私有化,而大部分的原来的国有企业、工业企业、商业企业都私有化。那么结果呢就是这个私有化的过程是大部分的资产都落到了原来的管理层的口袋里。实际上就是说,共产党是把中国革命、把原来的有产者的资产剥夺了。夺到它自己的手里。说这是全民的。但是真正到最后,在经济市场化过程中,它又把全民的资产私有化到一小部分权贵兜里去了。所以出现了权贵私有化的概念。这个时候开始,中国社会就开始明显地分化了。分化成新的资产阶级和新的无产阶级。新的无产阶级指的是社会上永远有一批人,他不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提升自己的社会地位、改善自己的经济状况。这种情况已经不会再发生了。也就是说他们是永远的、马克思所说的无产阶级。

最近国内有一篇文章专门谈这个问题,就叫做新无产阶级。指的是中国的几亿、农村出身的年轻一代农民工。这年轻一代和他们的父辈不同的地方在于,他们其实已经是马克思讲的无产阶级化了。他们虽然家在农村,或者说他没办法在城市永久扎根,但是他们现在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工作改善自己的经济地位,他们变成了永久的、被雇佣的无产阶级。与此同时,前面我也谈过,社会紧张表现在他们看到了这个社会上有一批权贵,原来是共产党员、党的干部,现在通过市场化、私有化,摇身一变就变成资本家了。而雇用他们的很多人原来就是党员干部。现在可能仍然有党员、干部身份。所以这个时候,真正的社会紧张我觉得其实不是产生在普世价值问题上,因为普世价值并不排斥这样的现象。普世价值是讲在存在着所谓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情况下,怎么实现社会和谐、追求民主正义。

现在共产党的社会紧张,根源产生在马克思主义身上。因为共产党现在进行洗脑教育仍然是马克思主义,仍然在讲无产阶级团结起来推翻资产阶级,而它自己就是资产阶级。所以它现在既怕所谓的普世价值、它也怕马克思主义,它又不能不用马克思主义。社会紧张的根源就在于共产党早就走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反面,但是它还想用马克思主义洗脑。这个矛盾是它无法解决的。

法广:在今天的情势下,为六四正名是否还有什么真正的意义?

程晓农:我想主要作用是提醒国际社会和国内的一部份民众,中国的六四镇压、对历史的血案并没有被官方承认。到现在为止,很多真相仍然被掩盖起来。比方讲,最近有媒体公布了前美国驻北京大使李杰明当时提供给美国国务院的、美国大使馆外交官在北京观察到的六四镇压的真实情况。比方讲,包括军队是如何在天安门广场开枪的。从天安门朝天安门广场人民纪念碑那里成千上万的示威者开枪,等等、等等。完全打破了官方捏造的所谓天安门广场没有开枪的谎言。

法广:26年后的今天,您认为应该如何反思这段历史?

程晓农:我想明天纪念活动本身是一种对六四真相的披露。同时我们也知道海外有不少人、包括比方讲当年从天安门广场逃出来的封从德先生,一直在努力地通过他建立的网站和收集的资料,尽量地还原当年六四的屠杀真相。他的网站叫天安门档案。像这样的宝贵的文献网站一直为全社会提供了随时可以查阅的详细资料。而且他的资料还在不断地更新和补充的过程当中。

  • 阿波罗登月50周年:登月让人类能够探索更远的太空成为可能

    阿波罗登月50周年:登月让人类能够探索更远的太空成为可能

    50年前的7月美国成功发射阿波罗11号首次将人类送上月球,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为踏上月球第一人,随后阿尔德林跟随,在登月舱外采集标本。美国太空登月计划出于与苏联的太空竞争。那么美国阿波罗11号登月成功对现在人类探索太空产生了什么影响呢?中国积极寻求在太空的发展又会如何影响国际关系呢?就在美国阿波罗11号登月50周年纪念日当天,全球不少国家举行庆祝活动。

  • 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导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导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高敬文先生(Jean-Pierre Cabestan)是法国著名社会学家、政治学家和远东政治专家,现任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的系主任。他长期以来关注和研究中国政治和社会经济等问题,2018年出版了新著《中国的未来:民主或专制》,对中国政治体制及其走向进行深入探讨。

  • 个人一小步 人类一大步:阿波罗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组的回忆之光

    个人一小步 人类一大步:阿波罗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组的回忆之光

    1969年的7月16日,尼尔-阿姆斯特朗,巴兹-阿尔德林和米歇尔-柯林斯三名美国宇航员乘坐的阿波罗11号从地球的佛罗里达州启程。它飞向月球,其中阿姆斯特朗的左脚在7月21日踏上了月球表面,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足迹留在了月表。50年过去了,这“个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依旧在瀚海星辰的宇宙探索中,熠熠生辉。

  • 王康:习近平和太子党是六四镇压直接受益者

    王康:习近平和太子党是六四镇压直接受益者

    在对八九六四民运镇压的过程中,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无疑是重要的决策者,这位从15岁开始到法国俄罗斯等地留学,在中共内部斗争中三起三落的的领导人为什么会下决心对民众进行武力镇压,给他一生留下抹不去的阴影。中国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有对六四持何种态度?

  • 从地缘政治看习近平出访朝鲜

    从地缘政治看习近平出访朝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四乘专机携夫人彭丽媛,在多位中国高级官员随同下抵达平壤展开两天的国事合作。习近平此行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访问朝鲜,也被称为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报道显示,朝鲜极为重视习近平的到访,接待规格前所未有,习近平也成为第一位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的外国领导人。

  •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专题节目的嘉宾是八九流亡报人安琪女士。安琪不仅谈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际的感想,也特别强调,目前纪念六四面对未来的关键问题是:政改与换人,谁指望谁?除了反抗专制集权对人的禁锢外,中国所有公民也都应该走出“感性良心价值观”的禁锢,做有人格价值和公民意识的公民。

  •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继6月12日香港民众再度大规模集会,抗议港府《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之后,香港街头目前暂告平静。但6月12日集会活动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郑月娥当日对集会活动的定性都进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经,新的抗议活动已在酝酿之中,而二十余名香港学界和文艺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时发起的接力绝食行动还在继续。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黎明女士是这次绝食行动参与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这次围绕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努力变现出的坚持与决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