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6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张博树:个人崇拜回潮显示中国正重走党国老路

作者
张博树:个人崇拜回潮显示中国正重走党国老路
 
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2014年11月17日封面,将习近平称为习皇帝 《时代》杂志网页

中国是否正重新出现对领导人的个人崇拜?在因特网打破传统国界的今天,个人崇拜为何仍然还能唤起民间的响应?提醒警惕强人政治背景下的个人崇拜风潮抬头是否有些危言耸听?中国旅美宪政学者张博树先生认为,个人崇拜确实有回潮的迹象,而这种回潮很可能更是由于习近平本人要实现党国中心、甚至是红色帝国崛起的需要。

习近平自2012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接任党总书记以后,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已经被西方媒体看作是中国自邓小平以来最为强势的领导人,不仅权力高度集中,而且作风强势。与此同时,中国的舆论中对习近平的颂扬与宣传也逐步升级。就官方媒体而言,根据香港大学传媒研究中心2014年7月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中共十八大以后的18个月内,习近平的名字在《人民日报》出现的次数,与历届领导人同期相比,频繁程度仅次于毛泽东。就民间舆论而言,“习大大”的称呼不胫而走,广泛流传。而近期,4名河南青年创作的歌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一朝登陆网络,5天之内点击量就突破了两千万,赞誉、热捧如潮而来。在中国各地的方言中,“大大”可以指父亲,也可能指大伯、叔叔,甚至是祖父。而“麻麻”一词则出处不甚明了,似乎是“妈妈”一词的谐音。

对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崇拜是集权体制的必然

法广:首先,自习近平全面掌握政权以来,短短两年的时间里,种种迹象显示,中国人已经一些淡忘的对领导人的个人崇拜迹象好像重新回头。您是否认为中国的确已经出现新的个人崇拜?这种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是否毛时代的个人崇拜的简单重复,还是有所不同?

张博树:首先我想证明您提到的问题确实存在。我每天都看新闻联播。现在的新闻联播对习近平的报道内容非常突出,时间也在加长,特别是关于他的外事活动报道,可以说是连篇累牍,完全不吝乎时间,新闻联播因此而有时候需要加长。我还注意到习近平最近的一些活动中,新华网、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的报道用了很多甚至让人有些肉麻的词句,所以,确实存在个人崇拜现象卷土重来的迹象。

至于这种个人崇拜与毛时代的个人崇拜有没有可比性,我认为,首先,这二者可以做比较。我们甚至可以把这种现象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来看,在二十世纪曾经出现的一些集权主义国家中,对领袖或独裁者的个人崇拜是一种普遍现象。比如红色苏联时期对斯大林的崇拜,第三帝国时期对希特勒的崇拜,后来又有朝鲜对金氏王朝的崇拜,在中国则有当年对毛泽东的崇拜。尽管这些个人崇拜的具体表现不完全一样,但他们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都出现在一个集权国家的集权政体,由官媒连篇累牍、铺天盖地地吹捧。这是集权政治学里的一个想象。

法广:也就是说,这是一种体制的必然?

张博树:对。是一种体制的必然,它通过官媒特意营造一种气氛,来达到某种政治上的目的。

具体来说,毛泽东时代的个人崇拜与今天我们看到的习近平时代的个人崇拜现象,这两者之间除了这些共性以外,还是有些区别。比如,毛泽东毕竟经历了共产党十多年的奋斗,向国民党夺取政权,就是说,这其中还有一些个人的领袖特质,也还有他在当年创建党、创建国家过程中的功绩等背景,有一段长期奋斗、所谓苦难辉煌的历史。从这个角度说,对于他的个人崇拜,除了现实的政治需要之外,还有这样的背景作为基础。但是,习近平在这一点上当然不能与毛泽东相比。他在十八大上正式成为新一届领导人之前,不过是一个地方上的负责人,说起来与其他地方官员没有什么不同,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政绩。当然,上台以后的这两年,他在执政风格上和内容上还是有很多地方不同于其前任,不同于胡温时期。比如,他的打“老虎”、反贪腐行动力度很大,在外交上,他也的确在营造一种新的格局,但这些都还不足以让他成为毛泽东式的新的人物。也就是说,目前对他的种种个人崇拜表现或者说是一种颂圣文化的宣泄,在很大程度上带着官媒刻意营造的特点。这不是一种正常现象。

个人崇拜是习近平要实现红色帝国崛起的需要

法广:那您如何解释官方媒体刻意营造这种气氛的必要呢?

张博树:这首先是出于这一代领导人、尤其是习近平本人的需要。我的判断是,自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确实不同于此前的胡温,也不同于此前的江泽民,他有一种试图要去实现党国中心(的倾向),自25年前(1989年)那场危机以来,前几任领导人主要在努力摆脱危机、克服危机,内心里始终有一种忐忑不安。而到了习近平接班的时候,一方面中国经济在三十年的增长后已经崛起,另一方面,这(经济崛起)带来一种底气,他觉得现在的党已经从过去的低谷中走出来了。再加上习近平是红二代出身,和之前的江泽民、胡锦涛不太一样,他有一种不但是要维护红色江山,而且要让红色江山重新复兴起来的志向,因此,他的那种党国中心,甚至是红色帝国崛起的需要大概让他觉得树立个人权威是必要的,至少他本人认可这样的做法。这是一种可能。

其次的一个方面是,从中宣部到更下层等整个党的机器也在迎合最高领导人主观上的和客观上的需要,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这种颂圣文化的重新宣泄、个人崇拜之风的重新弥漫,大概都与这些背景有关。

中国社会仍然有深厚的臣民文化的基因

法广:有官方舆论营造个人崇拜的气氛,也需要有社会的某种响应。从最近出现的所谓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在网络上疯传来看,社会舆论似乎对这种个人崇拜风气回头并不反感。如何理解这种现象?文革这段历史并不遥远,而且,当今中国社会由于网络的发展也与当年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的模式不同,中国社会是否存在一种可以接受个人崇拜的基础?

张博树: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可以因此而把话题引向更深层次。这个问题确实存在,因为当政者主观营造这种气氛是一个方面,社会是否有基础来接受、迎合甚至与这样的气氛产生互动是另外一个层面,而这个层面更深刻地反应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政治的、文化的特质。我觉得,在中国这片土壤上,我们至今仍然有一种深厚的皇权时代的臣民文化基因,(这种基因)仍然在这个民族的精神深处存在。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这种现象)。习近平上台后确实开始为老百姓做些事情,也在强力反贪腐,这些都是老百姓所欢迎的,但是,按理说,在一个正常的民主体制国家里,这本来就是当政者应该做的事情,他做得好,大家可以鼓励,做得不好,大家要批评他,没有必要顶礼膜拜、感恩戴德。为什么在中国我们会看到这样的现象呢?这是我们的臣民文化源远流长的一种表现。中国人过去习惯于盼望一个好皇帝,一个好清官,好像有个好皇帝,大家就有靠山了,心里就有谱儿了。皇帝为老百姓做些好事,大家就感恩戴德,这种状态距离我们如今要建设的现代文明的民主国家,建设一个现代的、心灵开放的、拥有充分自主性的民族心理还差得很远。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外一方面,您刚才提到文革,按理说文革历史不远,2016年将是文革发动五十周年。我们这一代人也还算是经历过文革,尽管我们当时还小,但是,对文革中的那些“四个伟大”等我们现在还记忆犹新,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等等,说起来非常荒唐。文革结束后,邓小平时期曾经有意识地否定个人崇拜这种现象,认为,即便按照党的自身的纲领,这也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所以,邓小平在八十年代做过一些努力。假如说他在政治改革很多方面乏善可陈的话,有些方面他是做出过努力的,这就是废除党的领导干部终身制,他自己也曾压制个人崇拜。所以,从邓小平一直到江泽民时期和胡锦涛时期,这种对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崇拜现象,与毛泽东时代相比确实减少了很多。这本来是共产党的一个进步。但是现在却突然又出现了一种新的个人崇拜风潮,让我们回想到文革,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可怕也非常令人忧虑的现象,一方面,我们这个民族显得很不成熟,没有能记住历史上的教训,另一方面,从政治层面来讲,也就是我们前面谈到的,如果是当权者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而刻意营造个人崇拜的话,那这是非常危险的现象。

个人崇拜回潮显示中国正重走党国老路

张博树:中国目前所面临的仍然是一个十字路口,未来的方向,无非是两种选择。一种是响应世界大形势、走向宪政民主,中国民间已经呼吁了很多年,在习近平上台之前,很多人都习近平也抱有希望,希望他能顺应民间的呼声,顺应历史潮流,带领中国走向一个宪政民主的明天。但是,另外一种可能是他不选择这条路,把这条路说成是邪路,一定要走红色江山这条路。很不幸,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他在走这第二条路,也就是要进一步巩固现存的党国体制,他即便在经济领域做一些改革的举措,但最终是为了强化,而不是改变这个体制,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中国来说,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的未来,我们今天讨论的最近两年以来愈演愈烈的个人崇拜现象,实际上是中国重新走上党国老路,而且要实现党国中心的背景下发生的现象,对这种现象,我觉得,第一,我们要抱持足够的警惕,第二,应该说话,应该指出来这种现象不仅仅是不健康,而且是危险的,对我们这个民族的未来是没有好处的。

《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这首歌曲出现以后,当局严厉控制下的中国网络上充斥着赞扬与热捧,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调侃和质疑的声音。

新浪微博上认证帐号为“报人老罗”的网友写道:“严重怀疑广电总局这是特意针对习大大彭麻麻滴……”

网友“好猫喵喵”则以调侃的语气提议,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工作会议上,将通过决议,将‘大麻’定为中国的国花,以充分表达人民群众对习大大和彭麻麻的热爱与崇敬”。

网友‘@如何逼疯你老公’面对对官方媒体上的领导人家庭秀,感觉“新闻联播分分钟变偶像剧”。

也有些网友的评论写得直白。帐号为“@不做学生感觉真好”的网友写道:“那首网络神曲习大大彭麻麻什么的,让人反感、恶心的不仅仅是其对领导人的谄媚,更有歌词里类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字眼。说了那么长时间的‘把权立关进笼子’了,有人竟然还在期待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天不怕地不怕。毛就是典型的天不怕地不怕,结果呢,中国被毁成了什么样?民粹,有时让人不寒而栗。”

@y-Four的评论显得有些痛心疾首:”彭麻麻,习大大,给我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吧,中国让我心碎。”

中国内地网络上此类评论并不多见,而且往往也在网上存活时间不长,长篇评论更是少而又少。倒是“红歌网”上发表了一篇署名“鹤龄”的文章,认为“大肆炒作‘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很不可取”。该文作者浏览网络上的种种评论后注意到,虽然网友评论绝对多数是点赞,但“无论版主还是作者,都在刻意对‘神曲’炒作。”考虑到网络删帖的事实,作者得出结论:“我们绝不可以把‘5天时间,视频点击量突破2000万人次’太当回事。这个数据并不表示2000万人赞。其中既有赞也有弹。”这篇文章写道:“当我们都弄懂了习大大就是习爸爸,彭麻麻就是彭妈妈以后,也就弄懂了《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就是《习爸爸爱着彭妈妈》。试想,当全中国都在唱着《习爸爸爱着彭妈妈》的时候,那像什么话!全世界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们中国人啊?”

凯迪社区的“猫眼看人”平台也有一篇较长的评论。作者显然小心翼翼,在文章开头就注明:“此文写得小心翼翼,竭尽委婉,深恐触犯天颜。如有不当,老夫奉旨投案。”新的网络神曲显然让作者联想到了当年曾唱遍中国的《东方红》:“歌词第一句便是‘中国出了个习大大’,与《东方红》之‘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开宗明义异曲同工,顿时令人傻眼。”文章继续写道:“更有甚者,如果男人都学习大大,皆欲问鼎九五,说一不二,这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宝座?事实上,野心家阴谋家薄熙来先生就是想学习大大,其老婆亦想做彭麻麻, 无奈天不作美,偏偏遇到个不惜鱼死网破的丽君同志,最后功亏一篑,含恨成囚。因此,歌声虽好,却不能当真,万万不可如《东方红》一样,奉为一个时代的主旋 律。顺便一提,假如薄熙来成功上位,估计同样会有类似神曲风靡,天朝从来不缺这方面的人才。”

  •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茉莉:在时光河流上回望一九八九——读曹旭云《爱尔镇书生》有感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刚刚送走了第三十个年头。在历史的长河中,三十年虽然不算长,但也绝非是一个可以令人轻易忽略的数字。三十周年的前夕,许多回忆当年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的新书问世。其中,一部由曾亲自参与了天安门事件的当事人曹旭云所著《爱尔镇书生》一书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陈破空:蔡英文政府能够意识到:中国民主化是台湾安全的最大保障

    一支由八九民运参与者、幸存者及政治犯组成的中国民运代表团-“台湾民主人权参访团”,在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迎来三十周年的前夕抵达台湾访问。代表团得到台湾总统蔡英文等政要的会见。台湾方面向代表团介绍了台湾的民主化发展进程,同时期盼中国大陆尽早迈入民主化道路。代表团在台湾期间,还出席了在台湾举办的89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代表团名誉总顾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廖天琪:八九民运和六四屠杀直接间接地催生了中国的公民运动

    “八九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今年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虽然并不算十分漫长,但在人的一生中,三十年可谓不算短。当年投身这场运动的热血青年,如今已进入中年,许多人流落他乡,在期盼中度日,有些人承受着生活的压力,有些人经受着精神郁闷的煎熬,更有些人不堪流亡生涯的重压,英年早逝。他们渴望六四得到正名的美好愿望,一年年落空。

  •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朱耀明牧师与黄雀行动:港人做了一件很光荣的事

    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大规模青年学生争民主和平示威活动曾意外地成为团结海内外华人的一条特殊纽带。当时主权尚未正式回归北京的香港迅速卷入其中,从捐款、送帐篷等各种形式的声援活动,到5•21百万人大游行,港人始终满腔热情地关注和支持着这场自1949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街头民主运动。六四屠杀发生后,香港更成为众多被北京当局追捕的民运人士的逃生跳板。来自各界的不同人士迅速组成“地下通道”,成功地帮助不少处境危险的学运领袖由香港逃往海外。这也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黄雀行动”。2014年随香港争普选和平占领中环行动而重新站到民主前线的朱耀明牧师,当年就参与了地下通道的救援行动。他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介绍了他参与救援行动的经历,以及八九六四事件对香港社会的深远影响。

  •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2019年6月4日,八九天安门学运迎来三十周年。三十年前的这一天,大批中国学生与民众走上街头,发出反对腐败、要求民主的疾呼。这一大规模的民主运动最后以血腥镇压而告终。三十年来,为“六四”平反的呼声始终未断、期盼却年年落空;当年冲在运动最前列的年轻的学运领袖如今也已进入知天命之年。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仍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回。“六四”三十周年之际,当年的学运领袖人物之一王丹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廖天琪:科隆研讨会首次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

    以中国人权与民族问题为主题的2019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不久前在德国科隆落下帷幕。本届论坛为该组织举行的第九届研讨会议。中国民运敢于直接面对港台问题与民族问题,构成本届会议的特点。与会各方人士密切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以及台湾与香港面临“新殖民化”的局面。主持了论坛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了本届会议的情况。

  •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访王超华:五四百年纪念与八九学运新五四宣言之夭折

    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被看作是现代中国的一个重要起点,其意义远超出了其发起者当年所追寻的目标。1949年以后,五四运动成为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的一个图腾,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八幅巨大的汉白玉浮雕图案的主题之一,就是五四运动。然而,五四运动也逐渐脱离了历史、成为只有政府才有诠释权的空洞符号。1989年天安门广场上和平集会50多天的青年学生,有感于前辈的历史担当,也曾在5月4日那一天集会纪念,推出“新五四宣言”,希望继续五四运动尚未完成的使命,但他们的努力最终在血泊中夭折。目前流亡美国的独立学者王超华当年参加了这份“新五四宣言”的起草。她当时是中国社科院研究生,也是八九民运中北京高校学生自治联合会(高自联)常委会成员。六四屠杀发生后,她被列入当局首批通缉的21人名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