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3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张博树:个人崇拜回潮显示中国正重走党国老路

作者
张博树:个人崇拜回潮显示中国正重走党国老路
 
美国《时代》杂志亚洲版2014年11月17日封面,将习近平称为习皇帝 《时代》杂志网页

中国是否正重新出现对领导人的个人崇拜?在因特网打破传统国界的今天,个人崇拜为何仍然还能唤起民间的响应?提醒警惕强人政治背景下的个人崇拜风潮抬头是否有些危言耸听?中国旅美宪政学者张博树先生认为,个人崇拜确实有回潮的迹象,而这种回潮很可能更是由于习近平本人要实现党国中心、甚至是红色帝国崛起的需要。

习近平自2012年11月在中共十八大接任党总书记以后,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已经被西方媒体看作是中国自邓小平以来最为强势的领导人,不仅权力高度集中,而且作风强势。与此同时,中国的舆论中对习近平的颂扬与宣传也逐步升级。就官方媒体而言,根据香港大学传媒研究中心2014年7月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中共十八大以后的18个月内,习近平的名字在《人民日报》出现的次数,与历届领导人同期相比,频繁程度仅次于毛泽东。就民间舆论而言,“习大大”的称呼不胫而走,广泛流传。而近期,4名河南青年创作的歌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一朝登陆网络,5天之内点击量就突破了两千万,赞誉、热捧如潮而来。在中国各地的方言中,“大大”可以指父亲,也可能指大伯、叔叔,甚至是祖父。而“麻麻”一词则出处不甚明了,似乎是“妈妈”一词的谐音。

对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崇拜是集权体制的必然

法广:首先,自习近平全面掌握政权以来,短短两年的时间里,种种迹象显示,中国人已经一些淡忘的对领导人的个人崇拜迹象好像重新回头。您是否认为中国的确已经出现新的个人崇拜?这种对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是否毛时代的个人崇拜的简单重复,还是有所不同?

张博树:首先我想证明您提到的问题确实存在。我每天都看新闻联播。现在的新闻联播对习近平的报道内容非常突出,时间也在加长,特别是关于他的外事活动报道,可以说是连篇累牍,完全不吝乎时间,新闻联播因此而有时候需要加长。我还注意到习近平最近的一些活动中,新华网、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的报道用了很多甚至让人有些肉麻的词句,所以,确实存在个人崇拜现象卷土重来的迹象。

至于这种个人崇拜与毛时代的个人崇拜有没有可比性,我认为,首先,这二者可以做比较。我们甚至可以把这种现象放在一个更大的背景下来看,在二十世纪曾经出现的一些集权主义国家中,对领袖或独裁者的个人崇拜是一种普遍现象。比如红色苏联时期对斯大林的崇拜,第三帝国时期对希特勒的崇拜,后来又有朝鲜对金氏王朝的崇拜,在中国则有当年对毛泽东的崇拜。尽管这些个人崇拜的具体表现不完全一样,但他们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都出现在一个集权国家的集权政体,由官媒连篇累牍、铺天盖地地吹捧。这是集权政治学里的一个想象。

法广:也就是说,这是一种体制的必然?

张博树:对。是一种体制的必然,它通过官媒特意营造一种气氛,来达到某种政治上的目的。

具体来说,毛泽东时代的个人崇拜与今天我们看到的习近平时代的个人崇拜现象,这两者之间除了这些共性以外,还是有些区别。比如,毛泽东毕竟经历了共产党十多年的奋斗,向国民党夺取政权,就是说,这其中还有一些个人的领袖特质,也还有他在当年创建党、创建国家过程中的功绩等背景,有一段长期奋斗、所谓苦难辉煌的历史。从这个角度说,对于他的个人崇拜,除了现实的政治需要之外,还有这样的背景作为基础。但是,习近平在这一点上当然不能与毛泽东相比。他在十八大上正式成为新一届领导人之前,不过是一个地方上的负责人,说起来与其他地方官员没有什么不同,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政绩。当然,上台以后的这两年,他在执政风格上和内容上还是有很多地方不同于其前任,不同于胡温时期。比如,他的打“老虎”、反贪腐行动力度很大,在外交上,他也的确在营造一种新的格局,但这些都还不足以让他成为毛泽东式的新的人物。也就是说,目前对他的种种个人崇拜表现或者说是一种颂圣文化的宣泄,在很大程度上带着官媒刻意营造的特点。这不是一种正常现象。

个人崇拜是习近平要实现红色帝国崛起的需要

法广:那您如何解释官方媒体刻意营造这种气氛的必要呢?

张博树:这首先是出于这一代领导人、尤其是习近平本人的需要。我的判断是,自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确实不同于此前的胡温,也不同于此前的江泽民,他有一种试图要去实现党国中心(的倾向),自25年前(1989年)那场危机以来,前几任领导人主要在努力摆脱危机、克服危机,内心里始终有一种忐忑不安。而到了习近平接班的时候,一方面中国经济在三十年的增长后已经崛起,另一方面,这(经济崛起)带来一种底气,他觉得现在的党已经从过去的低谷中走出来了。再加上习近平是红二代出身,和之前的江泽民、胡锦涛不太一样,他有一种不但是要维护红色江山,而且要让红色江山重新复兴起来的志向,因此,他的那种党国中心,甚至是红色帝国崛起的需要大概让他觉得树立个人权威是必要的,至少他本人认可这样的做法。这是一种可能。

其次的一个方面是,从中宣部到更下层等整个党的机器也在迎合最高领导人主观上的和客观上的需要,所以,今天我们看到的这种颂圣文化的重新宣泄、个人崇拜之风的重新弥漫,大概都与这些背景有关。

中国社会仍然有深厚的臣民文化的基因

法广:有官方舆论营造个人崇拜的气氛,也需要有社会的某种响应。从最近出现的所谓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在网络上疯传来看,社会舆论似乎对这种个人崇拜风气回头并不反感。如何理解这种现象?文革这段历史并不遥远,而且,当今中国社会由于网络的发展也与当年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的模式不同,中国社会是否存在一种可以接受个人崇拜的基础?

张博树: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可以因此而把话题引向更深层次。这个问题确实存在,因为当政者主观营造这种气氛是一个方面,社会是否有基础来接受、迎合甚至与这样的气氛产生互动是另外一个层面,而这个层面更深刻地反应着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政治的、文化的特质。我觉得,在中国这片土壤上,我们至今仍然有一种深厚的皇权时代的臣民文化基因,(这种基因)仍然在这个民族的精神深处存在。所以我们才会看到(这种现象)。习近平上台后确实开始为老百姓做些事情,也在强力反贪腐,这些都是老百姓所欢迎的,但是,按理说,在一个正常的民主体制国家里,这本来就是当政者应该做的事情,他做得好,大家可以鼓励,做得不好,大家要批评他,没有必要顶礼膜拜、感恩戴德。为什么在中国我们会看到这样的现象呢?这是我们的臣民文化源远流长的一种表现。中国人过去习惯于盼望一个好皇帝,一个好清官,好像有个好皇帝,大家就有靠山了,心里就有谱儿了。皇帝为老百姓做些好事,大家就感恩戴德,这种状态距离我们如今要建设的现代文明的民主国家,建设一个现代的、心灵开放的、拥有充分自主性的民族心理还差得很远。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外一方面,您刚才提到文革,按理说文革历史不远,2016年将是文革发动五十周年。我们这一代人也还算是经历过文革,尽管我们当时还小,但是,对文革中的那些“四个伟大”等我们现在还记忆犹新,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等等,说起来非常荒唐。文革结束后,邓小平时期曾经有意识地否定个人崇拜这种现象,认为,即便按照党的自身的纲领,这也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所以,邓小平在八十年代做过一些努力。假如说他在政治改革很多方面乏善可陈的话,有些方面他是做出过努力的,这就是废除党的领导干部终身制,他自己也曾压制个人崇拜。所以,从邓小平一直到江泽民时期和胡锦涛时期,这种对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崇拜现象,与毛泽东时代相比确实减少了很多。这本来是共产党的一个进步。但是现在却突然又出现了一种新的个人崇拜风潮,让我们回想到文革,这当然是一个非常可怕也非常令人忧虑的现象,一方面,我们这个民族显得很不成熟,没有能记住历史上的教训,另一方面,从政治层面来讲,也就是我们前面谈到的,如果是当权者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而刻意营造个人崇拜的话,那这是非常危险的现象。

个人崇拜回潮显示中国正重走党国老路

张博树:中国目前所面临的仍然是一个十字路口,未来的方向,无非是两种选择。一种是响应世界大形势、走向宪政民主,中国民间已经呼吁了很多年,在习近平上台之前,很多人都习近平也抱有希望,希望他能顺应民间的呼声,顺应历史潮流,带领中国走向一个宪政民主的明天。但是,另外一种可能是他不选择这条路,把这条路说成是邪路,一定要走红色江山这条路。很不幸,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他在走这第二条路,也就是要进一步巩固现存的党国体制,他即便在经济领域做一些改革的举措,但最终是为了强化,而不是改变这个体制,在这种情况下,对于中国来说,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好的未来,我们今天讨论的最近两年以来愈演愈烈的个人崇拜现象,实际上是中国重新走上党国老路,而且要实现党国中心的背景下发生的现象,对这种现象,我觉得,第一,我们要抱持足够的警惕,第二,应该说话,应该指出来这种现象不仅仅是不健康,而且是危险的,对我们这个民族的未来是没有好处的。

《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这首歌曲出现以后,当局严厉控制下的中国网络上充斥着赞扬与热捧,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调侃和质疑的声音。

新浪微博上认证帐号为“报人老罗”的网友写道:“严重怀疑广电总局这是特意针对习大大彭麻麻滴……”

网友“好猫喵喵”则以调侃的语气提议,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工作会议上,将通过决议,将‘大麻’定为中国的国花,以充分表达人民群众对习大大和彭麻麻的热爱与崇敬”。

网友‘@如何逼疯你老公’面对对官方媒体上的领导人家庭秀,感觉“新闻联播分分钟变偶像剧”。

也有些网友的评论写得直白。帐号为“@不做学生感觉真好”的网友写道:“那首网络神曲习大大彭麻麻什么的,让人反感、恶心的不仅仅是其对领导人的谄媚,更有歌词里类似‘天不怕,地不怕’的字眼。说了那么长时间的‘把权立关进笼子’了,有人竟然还在期待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天不怕地不怕。毛就是典型的天不怕地不怕,结果呢,中国被毁成了什么样?民粹,有时让人不寒而栗。”

@y-Four的评论显得有些痛心疾首:”彭麻麻,习大大,给我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吧,中国让我心碎。”

中国内地网络上此类评论并不多见,而且往往也在网上存活时间不长,长篇评论更是少而又少。倒是“红歌网”上发表了一篇署名“鹤龄”的文章,认为“大肆炒作‘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很不可取”。该文作者浏览网络上的种种评论后注意到,虽然网友评论绝对多数是点赞,但“无论版主还是作者,都在刻意对‘神曲’炒作。”考虑到网络删帖的事实,作者得出结论:“我们绝不可以把‘5天时间,视频点击量突破2000万人次’太当回事。这个数据并不表示2000万人赞。其中既有赞也有弹。”这篇文章写道:“当我们都弄懂了习大大就是习爸爸,彭麻麻就是彭妈妈以后,也就弄懂了《习大大爱着彭麻麻》就是《习爸爸爱着彭妈妈》。试想,当全中国都在唱着《习爸爸爱着彭妈妈》的时候,那像什么话!全世界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们中国人啊?”

凯迪社区的“猫眼看人”平台也有一篇较长的评论。作者显然小心翼翼,在文章开头就注明:“此文写得小心翼翼,竭尽委婉,深恐触犯天颜。如有不当,老夫奉旨投案。”新的网络神曲显然让作者联想到了当年曾唱遍中国的《东方红》:“歌词第一句便是‘中国出了个习大大’,与《东方红》之‘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开宗明义异曲同工,顿时令人傻眼。”文章继续写道:“更有甚者,如果男人都学习大大,皆欲问鼎九五,说一不二,这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宝座?事实上,野心家阴谋家薄熙来先生就是想学习大大,其老婆亦想做彭麻麻, 无奈天不作美,偏偏遇到个不惜鱼死网破的丽君同志,最后功亏一篑,含恨成囚。因此,歌声虽好,却不能当真,万万不可如《东方红》一样,奉为一个时代的主旋 律。顺便一提,假如薄熙来成功上位,估计同样会有类似神曲风靡,天朝从来不缺这方面的人才。”

  •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旅法维族青年:中国政府唯一目标是汉化维吾尔族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政府在新疆,不经过任何司法程序,关押大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消息吸引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大赦国际等国际人权组织根据多方收集到的个人经历讲述,认为大批失踪的维吾尔族人其实被关押在再教育营。西方独立学者及媒体也或者通过分析网络上的官方公开文件,或通过卫星图片,或者通过走访少数得以重获自由的穆斯林,证实了这一事实。据各方估计,这些所谓的再教育营至少关押着一百万穆斯林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当地的维吾尔族人,也有哈萨克斯坦人或其他少数族裔。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2018年9月上任以来,已经两次要求中国全面开放独立调查人员进入新疆。

  •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潘永忠谈中国的网络审查制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人类社会逐渐步入互联网时代。网络的迅猛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的沟通和交流方式,无限大地扩展了言论空间,也为传统媒体带来巨大挑战。计算机与网络进入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大大缩短了信息渠道。为了有效地控制舆论平台,中国政府建立了一套强大的网络监控和审查系统。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在其撰写的《走进中国新闻出版审查禁地》一书中,详细地剖析了中国网络世界的监控和审查制度、并揭露了相关措施引发的一系列冤案。

  •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陈破空:两会空前紧张,中共最大风险就是习近平权力的风险

    中国一年一度的两会如期于三月初在北京举行。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的两会是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召开,经济议题因此受到格外关注。与往年相比,今年两会会期外流的信息似乎更少,流出的画面却凸显了凝重的气氛,引发种种猜测。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接受了本台采访。

  •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夏明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1959年 3月10日,在西藏首府拉萨发生了西藏人民抗暴起义事件。一周后3月17日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及部分随行人員出走诺布林卡, 3月31号抵达印度,开始流亡生涯。今年的这一天,西藏拉萨事件迎来60周年,因而更具其特殊意义。为纪念这个重要的日子,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政治学教授夏明先生对西藏问题苦心钻研十数载后,出版了新书:《高山流水论西藏》。

  •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傅希秋:当局对王怡牧师的影响力感到惧怕

    2018年12月9日,几经骚扰的成都家庭教会  秋雨圣约教会遭遇更严厉的打压:包括主任牧师王怡和妻子蒋蓉、其他教会领袖在内百余人被成都警方抓捕,教会被宣布取缔,教产也被查封。三个月后,王怡夫妇始终未获自由,而教会其他教友继续不断受到警方的骚扰。秋雨圣约教会的遭遇也许是近年来中国当局打压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家庭教会的一个缩影,但秋雨圣约教会与众不同之处,也是其主任牧师王怡坚决而且公开的信仰立场。自2018年2月中国新的《宗教事务管理条例》生效执行以来,这种信仰独立的立场与官方要求之间的矛盾显得越发不可调和。总部设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先生向本台介绍了12月9日之后秋雨圣约教会的近况:

  •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廖天琪: 40年后,台湾关系法仍具镇定人心的效应

    美国在1979年1月1日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同时,终止了与台湾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随后,美国国会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以此为美国国会授权政府继续维持美国与台湾之间的商贸、文化等各种关系、促进美国外交政策的基准。今年“台湾关系法”迎来40周年。如何解读这一法案在过去40年间,在维系美台伙伴关系中的作用?它在台海安全与和平领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对此,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阐述了她的看法。

  •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李南央:李锐日记是一部共产党党史

    中共元老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在北京去世。李锐先生在世时,曾多次担任要职,晚年则因对政治体制直言不讳的批判,而被看作是中共党内的自由派代表人物。但李锐最有意义的贡献可能更在于他对中共党史的记录。80年代中期,李锐离开政治前台后,曾主管《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的编纂工作,并陆续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掌握的史料整理成册出版。其中的《庐山会议纪实》尤其被看作是了解这段历史真相的必读之作。他的日记、书信等手稿近年来也在其长女李南央的努力下得以出版。李南央女士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介绍了这些个人手稿从国内转移到国外的曲折过程,以及这些个人记录的历史价值。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