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7月2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余英时禁书事件官谣传播链条拆解

余英时禁书事件官谣传播链条拆解
 
黄埔江畔的外滩仍带着三十年代的建筑风格

上周(10月11日),包括本台在内的多家国际媒体引述社交媒体消息,报道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会议文件,“余英时、九把刀(台湾作家柯景腾)作品全面下架,余英时、野夫、茅于轼、张千帆、梁文道、许知远、陈子鸣、徐晓等多名作家“不予出版”。此事曝光后,虽然官方一直沉默,也有“自甘五”这类的舆论打手坚称查禁的好,但在民间舆论自然是一片批评之声。诡异的是,随后几天,中国官方媒体与部分海外中文媒体携手,展开了一场波诡云谲的“辟谣”运动,很大程度上甚至几乎翻转了此事的整个公共舆论。

网友“五月花”昨天撰文《雾锁中国︱环球时报如何造谣》,仔细拆解可这一官方谣言的生产、传播路径,不仅令人对北京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渗透之深、运用之纯熟颇为吃惊。

10月15日凌晨 1:37,环球时报官网环球网发布消息“新加坡媒体:网传中国‘禁书令’不存在”,此后,官方媒体全面运作,令人瞠目结舌。

《环球时报》引述《联合早报》的报道,说该报记者在国内几家书店走访,几位店员告诉他没有收到禁令,在书架上还可以看到九把刀、茅于轼、梁文道的书,而余英时的书则是售完没有再补货。

证据寥寥,结论却底气十足:“禁书令”不存在,果真如此吗?

首先,可以访问《联合早报》查看原文。如果以百度搜索,只能搜到经过国内媒体污染过的消息流,使用谷歌,仍然可以找到这篇报道的原文(这篇报道必须翻墙)。

《联合早报》该报道标题为《网传中国禁自由派书籍记者实查无此事》,但第二段就提供与标题完全相反的事实“上海书城店员告诉本报,该店在接获通知后于前天下架九把刀的书。”

新加坡《联合早报》这篇报道,由该报驻上海的特派员顾功磊所撰写。

该文中谈及,该报数个站点记者到上海大众书局、北京西单北京图书大厦、王府井新华书店、重庆茂业百货书店,以及广州购书中心实地采访。显然这篇报道是联合早报的中国新闻组编辑指挥至少上海、北京、重庆、广州四地记者所联合采访。

该报对此报道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但有趣的是,至少四位记者到书店转了一圈后,除了上海外,都得到店员反馈“目前并没有接到下架通知”。

事实上,如“五月花”所质疑的,想调查禁令是否存在,何必假惺惺跑那么多书店,直接询问广电总局不就可以了吗?凭《联合早报》的牌子,去采访出版界的管理层有何难度呢?既然记者感到疑惑,网络上流传某出版社接到的禁书通知,何不向出版社求证呢?

10月11日本台的报道除了引述社交媒体消息外,还采访了至少两名出版行业人士证实了此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评论作者告诉本台记者,其实此次会议上列入“不予出版”黑名单的至少有三十多人。这位在出版业从业多年的评论作者对本台分析,目前出版业至少半壁江山是民营资本,出版黑名单关系到他们投资的安全,所以在业内传播很快,并不难查证。

奇怪的是,虽然看不出有什么难度,但《联合早报》记者并未向出版业界做任何求证。但就报道文本来说,执笔记者也未下定论,报道只是说,“至今,这个‘禁书单’是否真实存在,还相当让人疑惑。”

奇妙的是,《联合早报》的编辑竟然将此文标题定为《网传中国禁自由派书籍记者实查无此事》,而更奇妙的是,经过《环球时报》的编辑,九把刀书籍下架的细节不见了,记者的“疑惑”也不见了。

就这样,环球时报的标题变成了“新加坡媒体:网传中国‘禁书令’不存在”!

网友“五月花”质疑,记者在文中明明说了“是否真实存在,还相当让人困惑”,然而编辑却擅自盖棺定论,取了个误导读者的题目。如此低级的错误,究竟是联合早报编辑的无心之过,还是有意配合环球时报的需要?

禁书令在10月11号被曝光后,民间谴责声不断,对始作俑者而言,舆论形势显然极为不利,于是,海外境内携手,官造谣言出笼了,随后,官方大V一拥而上,将谣言放大。

10月15日凌晨 1:37,环球网刊发消息,宣称“新加坡媒体:网传中国‘禁书令’不存在”!

07:46,人民网-国际频道刊发标题为“新加坡媒体:中国‘禁书令’不存在”的消息,人民网更加肆无忌惮,在开头一段便欺骗读者说“该报记者昨天到中国大陆各地书店采访,并未发现“禁书令”存在的任何迹象。”

当天,中国青年网(共青团中央主办)、新华网(新华社网站)、光明网(光明日报网站,归中宣部管)、海外网(人民日报海外版官方网站)、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主办,国务院主办的中央直属党报)、大众网(中共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主办)、东方网(股东之一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

无数官方媒体纷纷转载,跟随其后的,还有以市场化媒体面目示人的门户网站,包括:搜狐、网易、新浪、凤凰。他们转发发布的时间几乎都是同时    网友“五月花”质疑“是新闻挖掘机实现了同时发布,还是有只大手在统一发号施令?”

新浪也奉命跟进,有超过3600万粉丝@头条新闻在 08:26发布消息:“外媒:网传余英时九把刀等人作品被禁不实”,链接指向新浪(新浪消息源于环球网)。

于是,对沉默的大众来说,消息似乎已经完全翻转了,除了出版业界人士,或者少数翻墙的读者来说,禁书令似乎只是某一件又被“辟谣”的海外奇闻。

 

 


同一主题

  • 中国

    朱鎔基返清华评时政送禁书 引起轰动

    想了解更多

  • 中美关系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回忆录批评中国而成为中国禁书

    想了解更多

  • 当今世界

    禁书《白求恩的孩子们》在中国的三宗罪

    想了解更多

  • 香港 书展

    在自由的香港书展寻找中国禁书和政治书

    想了解更多

  •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2月23日,中国官方宣布,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在上海被以集资诈骗罪等罪名公诉。

  •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2月15日的央视春晚集结了许多意识形态话语,《丝路山水地图》作为政治与文化与商业结合的案例,引发的争论尤为有趣。

  •  国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记者的抗争

    国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记者的抗争

    陷入债务危机的海航集团正在全力挣扎求生。2月3日,海航二把手王健罕见地半公开地发出声音,称海航的安全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安全休戚相关。

  • 驻华外国记者们的难堪沉默

    驻华外国记者们的难堪沉默

    几天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和驻华记者们就外国驻华媒体从业环境等话题发生了直接的言语冲突,可能是出于保住记者签证的考虑,大部分驻华记者们保持了令人难堪的沉默。

  • 疑似因报道惹祸  浙江媒体人被殴打案至今未破

    疑似因报道惹祸 浙江媒体人被殴打案至今未破

    1月22日,在江浙沪财经圈子中影响不小的自媒体“浙股”发布消息,《批评上市公司,浙股君遭遇死亡威胁》。本名陶喜年的“浙股君”曾担任十几年的多家全国性财经媒体驻浙江财经调查记者。

  •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华北城市有显著改善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华北城市有显著改善

    1月10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365个城市PM2.5浓度排名》。数据显示,中国政府制定的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大气十条”)一期目标基本完成,但全国空气污染形势依旧严峻,臭氧污染及非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治理问题凸显。

  • 北航教授涉嫌性骚扰被解职

    北航教授涉嫌性骚扰被解职

    1月1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官方微博就教师陈小武被举报性骚扰一事发布调查处理通报。通报表示,对近期关于北航教师陈小武的实名举报和媒体的有关反映,学校本着高度负责、实事求是的态度,认真细致地开展了调查核实工作。现已查明,陈小武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