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21世纪网”敲诈事件重创中国媒体公信力

“21世纪网”敲诈事件重创中国媒体公信力
 
黄埔江畔的外滩仍带着三十年代的建筑风格

9月3日中午,“21世纪网”执行总编辑周斌在广州办公室以一条微博“刀锋过处水无痕”,转发评论了自己网站所做的“莱茵生物”的调查报道。据央视此后播出的新闻片段,就在当天傍晚,周斌在街头被数名便衣警察带走。在第二天新华社发出的通稿中,主办该案的上海市公安局将该案形容为,“以舆论监督为幌子、通过有偿新闻非法获取巨额利益”的“特大新闻敲诈犯罪”案件。

当天在各地先后被抓的,还有“21世纪网”的CEO,《21世纪经济报道》报社副主编刘冬,该网站在北京、上海、广州的数名管理、采编、经营人员,《21世纪经济报道》报社驻湖南的记者,驻广州的编辑等及上海润言、深圳鑫麒麟两家公关公司负责人等共十来人。

与陈永洲案件不同,事发之后,中国媒体圈的反应基本是错愕震惊居多,由于陈案的前车之鉴,公开表态声援的几乎没有。

警方公关手法显然也汲取了陈永洲事件的教训。

据本台所知,在抓捕动作前后,在公安部协调下,上海政法委邀约了三家官方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以及两家北京的市场化都市报《京华时报》、《新京报》的记者抵沪。

在警方的协助下,记者们见到了多名处于刑事拘留下的涉案人,在他们的同意下,记者们打开了摄像机和录音笔,开始记录他们的供述和忏悔,据央视此后播出的画面,有些人甚至痛哭流涕。

对于“二十一世纪网”涉及的“敲诈勒索”案的细节,已经有多家媒体做了详细的披露,由于有周斌、刘冬等人的视频采访,对律师来说,辩护空间已经不大。从他们的叙述中,很大程度上可以还原出一些游戏的片段。

2010年7月16日,21世纪网改版上线,确立了发展上市公司、拟上市公司为主要客户群体的经营思路。

该网站的负责人刘冬承认,“上级对我们网站的业绩考核其中一条就是21世纪网要和70%到75%的新上市公司签订广告投放合同。”

刘冬说,21世纪网属于国内一线媒体,为防止21世纪网报道负面新闻,财经公关公司会让这些拟上市企业与21世纪网签订广告合同,“通过这样的手段叫我们封口,这个在我们行业的话也叫‘拜山头’。

这是整个21世纪网的基本盈利模式,即所谓有偿不新闻,而调查中凸显的,该网站报道一些负面之后,对方前来公关,通过公关付钱删贴,以及网站高层开公司受贿等,都只是在这一模式上的衍生和发展。

在这一模式中,记者很难确定是否知情,至少从利益上说,并无分润的空间。

该站总编辑周斌就承认,“我们把这种经营和采编思路限定在几个高层之间,就是不想让底下的人觉得你写稿是为了拉广告。”

周斌说,“一方面承受着记者们的埋怨,一方面也要对记者保密。”他们认为,这么做也是对记者的保护,若记者介入这个过程,“分分钟都有危险”。

涉案记者王卓铭回忆,他有数篇独家报道,刊发没多久就被删除,他为此多次去找周斌理论,获得的说法多是这个公司与网站签订了合作协议,或者已是合作客户,只好撤掉稿件。

然后,他又获知背后有领导操作,收取企业费用,慢慢心理就变得不平衡。王卓铭也开设了自己的公关公司,向报道企业收取删稿费用,逐渐滑入深渊。

就这样,一边是采写独家报道的一线调查记者,另一面,却是非法利益的攫取人,两者兼得,最后却身败名裂。

由于有《新京报》和《京华时报》的这两家颇有声誉的市场化媒体的见证,被抓的周斌、刘冬、王卓铭等人虽然一直没有得到会见律师、主张沉默权的机会,但在公共传播的层面,“21世纪网”已经被钉上了棺材的最后铁钉,再无翻身机会。

对“二十一世纪网”以及背后南方报业的支持者来说,从该案中,官方抓捕提前的预告,宣传通知的发布,已隐约可见高层整肃南方系的用意。

不过,选择性执法并不是一个太好的辩解,官方对央视、人民日报等各地党报新闻从业者的纵容姑息,并不能给21网这些不当甚至非法行为合理化的解释。

今天的最新消息是,21世纪网被吊销所有网站资质,人员全部遣散,公司注销。有观察者认为,21世纪网的主管方“21世纪经济报道”报社很难全身而退,该报高层很可能将遭撤换甚至纪律调查。

十年前,由“21世纪经济报道”创办的“21世纪环球报道”,因刊发中共老人李锐呼吁民主的采访,被中宣部勒令停刊,现在21世纪网却是这种死法,令人感慨。

今天(9月12日),本台得知,警方还来到位于广州大道中289号大院的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大楼,对21报系的部分办公室进行了搜查。

正是在一年多前,289号大院门口,发生了《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几百名市民来到大院门口,声援报社里为了新闻自由而抗争的媒体人。一年多后的同日,参与这次抗议的广州郭飞雄在天河区法院开庭。

这两件事情看似巧合,其实某种程度上,正映射中国市场化媒体的一体两面:既是争取新闻和信息自由的斗争者,也是在污浊混乱的商业环境下,奋力转型牟利的灰色玩家。

重新出发,重建信任,前路仍然遥远。

  •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2月23日,中国官方宣布,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在上海被以集资诈骗罪等罪名公诉。

  •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2月15日的央视春晚集结了许多意识形态话语,《丝路山水地图》作为政治与文化与商业结合的案例,引发的争论尤为有趣。

  •  国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记者的抗争

    国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记者的抗争

    陷入债务危机的海航集团正在全力挣扎求生。2月3日,海航二把手王健罕见地半公开地发出声音,称海航的安全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安全休戚相关。

  • 驻华外国记者们的难堪沉默

    驻华外国记者们的难堪沉默

    几天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和驻华记者们就外国驻华媒体从业环境等话题发生了直接的言语冲突,可能是出于保住记者签证的考虑,大部分驻华记者们保持了令人难堪的沉默。

  • 疑似因报道惹祸  浙江媒体人被殴打案至今未破

    疑似因报道惹祸 浙江媒体人被殴打案至今未破

    1月22日,在江浙沪财经圈子中影响不小的自媒体“浙股”发布消息,《批评上市公司,浙股君遭遇死亡威胁》。本名陶喜年的“浙股君”曾担任十几年的多家全国性财经媒体驻浙江财经调查记者。

  •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华北城市有显著改善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华北城市有显著改善

    1月10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365个城市PM2.5浓度排名》。数据显示,中国政府制定的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大气十条”)一期目标基本完成,但全国空气污染形势依旧严峻,臭氧污染及非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治理问题凸显。

  • 北航教授涉嫌性骚扰被解职

    北航教授涉嫌性骚扰被解职

    1月1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官方微博就教师陈小武被举报性骚扰一事发布调查处理通报。通报表示,对近期关于北航教师陈小武的实名举报和媒体的有关反映,学校本着高度负责、实事求是的态度,认真细致地开展了调查核实工作。现已查明,陈小武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