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2月1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夏明:未来六四的解决会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一个原因

作者
夏明:未来六四的解决会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一个原因
 

发生在北京的八九-六四民主运动刚刚送走了25周年纪念日。今年六月四日前后,全球多座城市发起悼念六四的活动,各派人士在缅怀那些当年倒在枪弹下的无辜牺牲者英灵的同时,高声疾呼为六四正名。应该说,即使是在历史的长河中,25年也绝非一个可以忽略的数字。25年来,中国的局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经济层面讲,它已从一个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跻身于大国之列;从政治层面看,它的领导层也更换了多次。然而,25年前发生在天安门的这场血腥镇压,至今却未能获得官方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六四的话题甚至被列在禁忌之列。从中国目前的情况看,短期内为六四正名的希望是否存在?这块持续了25年之久的历史伤痛,究竟要等到何时才能够治愈?我们请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来谈谈看法。

法广:今年六四事件25周年前后,中国政府对各派民主力量实行了严格的监控或打压,采取的措施似乎胜过往年;您对此一现象作怎样的解读?

夏明:我觉得一个最根本的,就是习近平第一没有政治勇气;把他和华国锋比。可以看到,华国锋在文革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他可以宣布文革是错误的。对毛泽东的许多政治的负面资产进行剥离。但是习近平在25周年后,我们看到,他对邓小平留下的负面资产不仅不加以剥离、相反全面地继承下来。他做为邓小平负面资产的继承人和看管人,恐怕是六四25年之后最大的一个现象就是习近平把一系列政治包袱藏下来。因此,他做为政治包袱的捍卫人,他对所有的要求对六四平反的民主人士都进行更严厉地打压,我觉得这恐怕是最值得我们关注的一个现象。

法广:应该说,六四是一块历史伤口,当年人民军队将枪口对准手无寸铁的学生,引发数百人死亡的惨剧。由于当局至今没有对此一事件做出一个公正的结论,导致这块伤口始终不能愈合。北京政府为什么始终对此一事件讳莫如深?难道一段历史真的可以在忘却中被抹煞掉吗?

夏明:这里面我觉得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在于,我刚才和文革相比,文革就是中共党内的派系斗争。引发了中华民族的全面的灾难。这样的情况下,中共有部份领导人会对文革进行清理。但是,邓小平模式不是一个派系斗争。它更多地是一个寡头转型。它使得中国的当权者全都得利。所以在中国目前形成了从它的党政机构、从它的高级领导人、它的低级官员,全面得利的一个发展过程。中国的矛盾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派系斗争的矛盾,相反,寡头针对目前发展过程中,被剥夺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人民之间的矛盾。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为什么习近平非常强调党内的统一。而且为什么现在在党内、在中共体制的内部,基本上没有改革的欲望、也没有任何改革的努力。这点正显示出了中国目前政治斗争性质已经发生了转换,正好也说明习近平内心十分清楚。就是下面任何大的政治变革,它已不是中国共产党可以通过它的各方面的政策调整所能解决,相反地更多地是一种现成的共产党的寡头体制跟老百姓的争取民主和自由这方面的冲突。所以我觉得习近平非常地担忧,他认为这种冲突在他的体制下、在他的政治智慧和政治的想象力里边,他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的。所以他为什么就会一直堵住六四这个政治事件平凡的过程。

法广:六四之后的25年,中国统治阶层是否发生了变化?这又是怎样的一些变化?

夏明:六四对于中国的老百姓和中国的政治精英权利层呢,都有各种经验教训可以总结了。对于中国治理的权贵阶层来说,当然他们有两部份人。一部分是失势的、想赵紫阳这一派。他们总结出一条道路就是说,中国非实行自由民主、议会民主制度不可,而且中国一定要扶持反对党;但是中国现在当权的权利阶层呢,他们看到之所以六四会爆发这么大一个事件,一方面不仅有老百姓追求民主的渴望和需求,另一方面是因为政治精英当时出现了分岐。政治精英的分裂导致民间跟权利的互动,形成了全国近亿人的这种大规模的示威、而且是几千学生的绝食。所以现在中共学的一个根本的经验就认为,如果他们的权利层、大家没有分岐的话,六四就不可能再次出现。所以我们就看到,中国的权利层第一建立了一个分赃的体系,就是每个人、每家的锅里都一般黑。大家都是贪腐、鱼肉人民都一样多。这样的情况下,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同心协力、要把这个体制撑下去。所以他们得出的一个经验教训就是要建立整个党的内部团结的维稳体系。另外呢,习近平现在把这个维稳体系呢,又往一个新的高度去推了。把中国推向了一个紧急状态这样一个新的高度。也就是,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已经是一个紧急状态体制。无论是从四川的地震、还是从西藏事件、还有新疆的各种事件以及天安门六四纪念等等,他基本上每天都把中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他就用紧急状态这种措施进行抓捕、进行枪决、进行镇压。这恐怕是中国当前政治发展的一个最新的变化。

法广:最近25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已列位于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但是,人们所期待的更多的政治上的自由空间却没有实现。您认为,这主要原因是什么?

夏明:主要原因有几个:第一,中国政府结成了一个寡头制,在阻碍民主化进程。而且习近平作为一个比较弱势的领导,相对于邓小平来说他不是一个铁腕人物,往往弱势领导更担心船会翻,所以就会作出更强烈的反应来阻止任何自由化和民主化过程。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短暂时间内,习近平对中国整个政治空间的打压,在人权上的倒退,是非常明显的。但我相信这是一个短暂的过程。另一方面,还有国际的大环境。我认为过去的25年,之所以中国的政治没有出现民主化,其中最大的一个环节就在于过去25年全球资本主义的发展给中共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空间。因为过去25年,整个华尔街、全球、日本在寻求市场、寻找廉价劳动力的时候,中国共产党把廉价劳动力和中国广大的市场其实是拱手给了全球的资本主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应该说对老百姓的角度来说、对中国的生态资源、对中国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来说,其实都是一种糟踏。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它的权贵,把这些机会、把中国老百姓的一些剩余价值其实转移给了西方的投资银行、转移给了西方的消费者。从而买得了西方大国对中国窃得政权、暴力专政的政权一种容忍和接受。所以我觉得过去的25年,对中国民主化的最大的阻碍,我相信是西方各大国的漠不关心、还有就是西方各大银行到中国去淘金。把中国做为一个取钱机、来分赃的一个原因。这样的情况下,做为中国的民主化运动,它的阻力就非常大。但是我相信今天,这些阻力都在逐渐消失。因为我们看到中国在八方树敌。不仅它内外交困、它跟周围所有的大国、小国都在关系恶化。另外,中国现在已经开始对西方在华投资企业进行各种打压和刁难,我们就看到在华企业的一个撤资潮。最近大量的美国资本基本上在撤离中国、进入墨西哥。所以我相信,未来对中国民主化阻碍性的因素呢,尤其是西方大国和西方日本,这些因素会逐渐消失。他们会变成中国政权最主要的敌人和批评者。

法广: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习近平掌权以来,发起了大规模的反腐运动。似乎带来了一些新的氛围。 在习近平执政期内,中国有否可能加速民主化进程?六四问题有否可能在短期内看到正名的那一天?为六四正名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夏明:我觉得在习近平的治下,基本不可能看到对六四的平反。因为我刚才讲过他把六四的负面资产变成了他的政治治理的一部分了。他变成了负面资产的所有人。但是,我相信在习近平的任期内,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完成他的任期,因为在中国目前政治各种变数非常多。习近平如果明天就面临全民上街,我不会吃惊。但是他现在还有这么多的资源,够他去消耗、去维稳的话,他如果还能持续下去,持续几年,我也不会吃惊。但是我相信未来六四的解决,已经不可能在中国共产党手中完成了。未来六四的解决会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一个原因。六四的平反会成为团结中国人、激发中国人进行政治诉求的一个因素。我相信未来六四的最终解决,就会随着中国专制体制的崩溃、这段历史重新书写。因为我们要记住:六四发生的那一天,正好是苏东的第一个共产党国家崩溃的那一天。1989年6月4号,当中国在北京开枪、在全国开始大屠杀的时候,波兰的工人党失去了他们的议会选举。团结工会获得了组阁的权利。所以我觉得89年的这一天,尽管中国没有得到,却给苏东作出了许多贡献;让苏东国家的民主化进程急剧的加速。我相信六四未来的平反、未来历史的重新书写、也会像波兰六月四号发生的事情一样,一定是以共产主义权利的终结、以民主政权建立为根本基础的。

  •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夏明:华为副总裁孟晚舟被捕凸显美国 “精准打击”政策

    中美两国首脑在阿根廷首都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首脑峰会期间,就贸易战问题达成妥协。美国决定暂缓明年一月一日起加征对中国20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计划;中国则承诺大量采购以农产品为主的美国产品。美国为此设定了九十天的谈判期。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德国总统,要求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致函德国总统,要求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德国联邦总统开始了对中国的访问行程。这是施泰因迈尔首次以总统身份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在为期近一周的访问行程中,德国总统将到访多座中国城市,并在最有一站-北京,会晤中国最高层领导人。在德国总统动身前往中国访问前,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致函德国总统,向他提出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诉求。我们对此采访了廖天琪女士。

  •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茉莉:也门内战-二战以来最大的一场人道危机

    近年来,叙利亚的战局始终吸引着世人的密切关注。而另外一场规模并不逊于这场战争的内战却鲜被提及。这便是已经持续了四年之久的也门冲突。四年的内战将也门沦为一片废墟,导致成千上万的民众背井离乡,更造成许许多多年幼的孩子遭遇饥饿和疾病的折磨。最近终于传出也门冲突各方有望举行和谈的消息。旅居瑞典的中国作家茉莉女士对相关话题阐述了看法。

  •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陈破空:如果中共不改弦易辙,“一带一路”将步入一条死胡同

    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已落下帷幕,与会的各国领导人首次未能达成一致、发表共同宣言,令峰会成果黯然失色。美中日等21个环太平洋国家和地区的首脑出席了本次峰会。各国领袖对当前贸易体系意见相左,中美两国更在贸易投资以及亚太地区相互矛盾的愿景等话题上针锋相对,导致峰会共同宣言流产。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就本次峰会以及相关的话题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王怡:中国实际是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

    中国政府新《宗教事务条例》2018年2月开始实施以来,中国社会各种宗教信仰显然面对更严峻的形势。梵蒂冈天主教教廷与北京在中断关系近70年后终于在2018年9月底达成一项被看作是历史性的临时协议,但官方天主教教会与地下教会真正合一未必能即刻实现。而至于新教信徒,政府对家庭教会越来越严厉的打压也正进一步激化人数众多的游离于官方教会之外的信徒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从强拆教堂十字架到强行关闭家庭教会活动场所、阻止聚会活动等等,各地家庭教会面对越来越大的压力。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9月初在一份视频中表示,习近平与他领导的政府“大大地得罪了神”,“若不悔改必要灭亡”。如何理解这种表述?家庭教会为什么不能与官方教会合作?在拆除十字架、关闭活动场所等外在的打压行为之外,政府对家庭教会信仰生活有怎样的干预?我们电话采访了王怡先生:

  •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廖天琪谈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及其约束力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第三十一届会议于11月5日在瑞士日内瓦召开。作为联合国近年来设立的一个人权问题新机制,普遍定期审议制度历届会议,自然以审议各成员国的人权纪录为焦点,主要目的则旨在改善各国的人权状况,并设法解决发生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侵犯人权事件。围绕此一主题,本台采访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

  •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陈破空:中共寄希望于美国中期选举的算盘将会落空

    美国即将迎来中期选举。中期选举即是对执政总统的一次测评,也被视为两年后举行的又一次大选的风向指标。特朗普当政两年来,常常不按规则出牌,可谓是一位颇具争议的总统。随着选举日期的迫近,美国两党之争愈发激烈,暴力事件不断涌现。特朗普将在本次选举中收获什么?选举是否充满诸多变数?外来干预能否影响选举结果?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向我们阐述了他的看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