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15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5/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5/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6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明镜》周刊:六四25周年,中国“禁止哀悼”

《明镜》周刊:六四25周年,中国“禁止哀悼”
 

六四事件25周年之际,德语媒体普遍报道说,北京加大了打压政策,目的是要抹掉人们对1989年的血腥记忆。《世界报》、《新苏黎世报》、《图片报》、《法兰克福汇报》等都发表了类似报道,并列举事例,说北京掀起了一个关押拘禁潮,关押了一批维权人士。

《南德意志报》以“官方下令丧失记忆”为题写道:在民主运动受到血腥镇压25周年之际,中国政府至今仍然是什么也不想听。连日来,安检人员手上端着武器在北京的大十字路口巡逻。士兵和警察在北京已多得扎眼。由于动乱地区新疆刚不久在一场血腥谋杀事件中死了43人,中国安全部门在北京加强了检查。人权组织认为,北京政府正在“通过一个史无前例的迫害浪潮”来阻止人们对天安门大屠杀的纪念。国际特赦和受威胁民族协会批评中国通过逮捕、软禁和恐吓等手段对批评者采取了更严历的打击。国际特赦亚洲专家哈浦(Verena Harpe)批评说:“中国的打压手段比近几年更严历。”中国领导层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来抹掉对大屠杀的群体记忆。受威胁民族协会亚洲部负责人德里尤斯(Ulrich Delius)认为:“官方下令的记忆丧失是世界大国中国无能的表现。”一个和解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而这个和解正是这个受到伤害的国家迫切需要的。

瑞士电台和电视台报道说:25年前即1989年6月4日的晚上,中国政府以暴力镇压了工人和大学生们的抗议,要求更多民主的声音从此喑哑。但天安门广场并不是随便一个什么广场,而是新中国的诞生地。就在这里,毛泽东于1949年10月1日宣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但直到今天,对中国领导层来说,天安门大屠杀始终是个禁区。官方不但缄口不言,而且还在纪念日到来之际严历对待批评者。网络博克被逮捕、记者们被禁止工作、异议人士被软禁。在大屠杀中丧失了儿女的“天安门母亲们”每年都要求对当年的军事行动进行独立调查,但至今没有得到答复。

《明镜》周刊以“禁止哀悼”为题写道:坦克人图片当年传遍了世界。现在,中国政府又在想法阻止在大屠杀25周年之际在天安门广场发生抗议活动。自数周以来,耀眼的金色栅栏把天安门广场围了起来。栅栏几乎有人这么高,而且很难折断。中国官媒兴奋地报道说:如果有人模仿去年十月份开着吉普车在广场上横冲直撞的谋杀者,那么,撞到栅栏的吉普车会被“反弹”回去,而且车上不会有刮痕,就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摆出一副在天安门广场上什么事也没有过的样子,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目前的政策。但6月4日已成了不满意群体的秘密纪念日。以前如果有少数人抗议的话,政府也就由他们抗议。但今年不会这么松了。关押浪潮和软禁显示,官方今年根本就不想听到持不同意见者的声音,原因是中国的动荡在加剧。在偏远地区,愤怒正在转化为暴力。恐怖分子不久前在乌鲁木齐一个热闹市场上引爆炸药杀死43人便是一个例证。2013年作为改革者上台的习近平主席现在采取的却首先是镇压。尽管如此,维权者在六四这一天还是会举行静默哀悼。《明镜》周刊还报道说,著名异议人士胡佳呼吁人们至少要显示一小点儿公民叛逆。他建议,所有中国人周三都穿上黑衣服,以表达对六四的哀悼。

  • 德国《世界报》:特习对弈 习近平不能示弱

    德国《世界报》:特习对弈 习近平不能示弱

    美国和中国一月初的贸易谈判落幕后,德国媒体很快感到失望,认为会谈结果离真正解决问题还很遥远。不过,中国副总理刘鹤一月底将赴美继续会谈,使人们对冲突可能得到解决又充满期待。

  • 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2018年:默克尔没有领导能力

    德国总理默克尔 (Angela Merkel) 12月初失去基民盟党主席职位后,她的政治生涯的终点就隐隐若现。2019年很可能是默克尔总理生涯将画上句号的一年。

  • 2018年:德中两国继续靠近

    2018年:德中两国继续靠近

    风云多变的2018年即将过去。在这一年里,美国总统特朗普实行的美国优先、贸易保护主义和惩罚关税等政策迫使德国和中国相互靠近。但即便没有美国的推力,双方也会继续靠近。两国在许多领域里加强了合作,可谓是相当好的朋友。但体制和利益的不同使双方仍然有不少磨擦。  

  • 刘鹤访德 魅力攻势难奏效

    刘鹤访德 魅力攻势难奏效

    中国副总理刘鹤11月25到28日访问德国,期间会晤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财政部长舒尔茨,参加了中欧论坛汉堡峰会,在峰会上突出了共同利益,并许诺中国将继续实行改革开放,欧盟竞争事务专员维斯塔格和德国交通部长朔伊尔也各各发表了主旨演讲,会议以大家共同呼吁合作而告终。刘鹤还访问了汉堡市政厅,推动了汉堡与中国的合作。刘鹤此行动作很多,但收获有多大?他的魅力攻势带来了什么效果?

  •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马斯访华 有打有拉

    社民党籍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本月12到13日访问了中国。 这是他上任以来首次访华。他会晤了中国外长王毅、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多位高级官员,由此可看出中国对这位德国客人的重视。访华首日,他批评了中国的新疆维族政策, 还参加了德中青少年篮球训练,因此也被称为篮球外交。访华第二天,他没再谈人权,而是唱出了愿和中国深化双边关系的主调。马斯期望和中国合作的领域不少,贸易、未来科技、削减军备、安全和气候保护、强化联合国等都在其中。马斯的对华政策引起了什么反响?德中关系进入了什么状态?

  • 默克尔——随时可能退位的总理

    默克尔——随时可能退位的总理

    德国总理默克尔10月29日宣布将逐步退出政坛,此举立即引发了争夺基民盟党主席职位的角逐。今年12月,基民盟将在汉堡举行党代表大会,选举新的党主席。按照老传统,新主席也将是2021年国会大选时基民盟总理候选人。默克尔虽然表示愿把总理工作干到本届任期期满,但新的党主席是否会让她干满三年,德国政界和媒体均表怀疑。再者,始终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匈牙利和波兰等国,现在更不会把默克尔放在眼里了。在欧盟层面上,默克尔也将变得人微言轻。

  •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中国政府终于承认在新疆设有再教育营,德国电视一台、《南德意志报》等重要媒体立即对中国信息政策的变化进行了报道。但新疆维族自治区主席扎克尔称再教育营是免费职教中心,则遭到德国媒体的批评。德国已停止遣返维族难民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