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7月21日法广第2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RFI - micro en studio RFI - Issy les Moulineaux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7月21日法广第2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作者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89年6月4日凌晨3时,数千名学生赤手空拳坚守在纪念碑基座周围 照片来自吴仁华推特 DR

六四25周年到来前夕,旅居美国的中国文献学者吴仁华最近在他的推特(@wurenhua)和Facebook上推出“图说八九六四“专栏,每天公布1989年4月15日以来的八九学运和六四的照片,同时也在香港出版新书《六四事件全程实录》来还原历史真相。本次网络经纬节目专访吴仁华先生,他首先介绍了自己参加89年民主运动的过程。

吴仁华:1989年4月17号下午一点钟的时候,中国政法大学的600多名师生,主要是青年教师和学生到天安门广场上献花圈,实际上这就是89年第一次有组织的游行。当年我是政法大学的教师,所以我和其他的一些教师,包括 陈小平,刘苏里等几个青年教师组织了这次活动,然后就一直跟学生一起参加了4∙27大游行,5∙4大游行,还有5月13号开始的广场绝食请愿,一直到6月4号清晨被戒严部队用武力驱赶出天安门广场。

所以89年民主运动和屠杀的过程,我是一个亲身经历者。

法广:你在天安门血腥的清场过程中看到了什么?

吴仁华:因为我当时是首都各界联席会议所派遣的特别纠察队的一个领队, 所以我坐在人民纪念碑的最高层,当时的视野很好,能看到广场上的情况。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在6月4号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天安门广场上所有的灯光都被官方关闭了,陷入一片漆黑,所以那时候是最恐怖的。紧接下来就看到了戒严部队的装甲车和坦克向在纪念碑基座附近集结的数千名学生开过来,碾压民主女神塑像,碾压帐篷,最惊心动魄的就是我看到纪念碑前非常粗大的铁旗杆,坦克还没怎么碰上去,铁旗杆就像树枝一样折断了。那个镜头让我感到非常惊讶,人肉之躯在钢铁制的庞然大物前真是弱不经风。

法广:你的新书《六四事件全程实录》就是将从4月15号到6月4号的这段过程详细地描述了出来?

吴仁华:我曾经在前年纪念六四期间非常摘要地在推特和脸书上发过“天安门逐日记录”,那时是非常简略地挑了其中一部分。

这本书应该是迄今为止对八九学运和六四屠杀最完整的记录。整个时间段就是从89年4月15号胡耀邦去世,一直到1989年的6月30号为止。所以说是非常完整的记录。因为过去中国官方和民间也出过类似的逐日记录的书籍,但是他们都是通常记录到6月4号或者6月4号左右为止,就是说对6月4号以后,全国民众的抗议和抗暴行动,特别是六四以后中国官方在全国范围大逮捕的情况都没有记录,所以我的书就一直记录到6月30号,完整的包括了六四发生以后各地的抗议和抗暴行动,以及中共当局在全国范围内的大逮捕行动。

法广:被以“寻衅滋事”罪逮捕的维权律师浦志强当年也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

吴仁华:我当时和他的关系非常亲,因为他1988年考入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古籍研究所,我是1986年从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以后分到这个研究所,所以我教过他专业课,平时我也比较欣赏他这个来自农村的青年人,为人直率,也有自己的基本政治看法,他经常到我的宿舍串门,我们来往可以说是非常密切的。包括从4月17号的第一次游行,到绝食,一直到清场我们实际上都一直在一起。

所以六四开枪以后,我离开学校的时候曾将还想把他带走,因为觉得他有被捕的风险,可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他,所以就没有把他带离北京。

法广:你如何看中国政府目前大肆逮捕和六四有关的人士的行动?

吴仁华:实际上2009年,六四20周年的时候,北京也开过类似的研讨会,而且那次还不是在私人家里,而是在一个宾馆里举行的,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公开一些,更敏感一些,但是也没有象今年一样抓捕这么多人,所以让人有点惊讶。
但是我个人觉得这是中共当局没有自信的表现,尽管他们说有“三个自信”,但实际上这么多年以来,特别是今年中共当局的表现地特别没有自信,我想这是因为中共高层这几年来的斗争可能比以前更激烈,加上社会矛盾,贫富差距,官民矛盾,还有群体事件的爆发率比过去几年可能要更严重一些。所以我觉得他们没有自信,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觉得会产生大的风潮,动摇他们的统治。

最近,当年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但后来却高举毛左旗帜的北大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微博帐号被删,原因可能是他在微博上表示:”是解放军血腥开枪扫射人民群众后,反过来栽赃陷害…… ”,对此,吴仁华表示:

我觉得孔庆东这个事情倒是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实际上就是反映出1989年的民运和屠杀在很多人心中留下了创伤和不堪回忆的记录。就象在网络上有些人说的,象孔庆东这样有名的“左派”领袖,也在屠杀这个问题上还是坚持自己当年的看法,非常明确地说这是一场对平民百姓的屠杀,所以我认为这就反映了不论中共当局怎么封杀89屠杀事件的真相,当时这一关始终是当局必须跨越的,回避不了,总有一天六四屠杀事件会以某种方式重新成为一个重大的问题。

“平反六四”只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不认同平反这个字眼,因为平反是从上到下的,是当局来决定的,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接受这种说法。
我有时候说“昭雪六四”或者重新给六四一个公正的评价,中共当局现在不想以官方的方式这样做。习近平和李克强这些人毕竟和屠杀没有直接关系,手上没有六四的血,他们不愿意用自己现在的位置,自己的身份去为昭雪六四做一些事情,但是总有一天民众,或者民间会以另外一种方式给六四一个公正的评价。如果这样的话,对执政当局来讲,可能行动会更加激烈一些。

感谢吴仁华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六四”25周年即将到来,如何利用英特网来扩大纪念活动的影响,让更多的中国国内和国外关注“六四”的人能参与进来也成为几年来受到关注的方式,在互联网上,已经见到的与“六四”纪念有关的活动包括“六月四号,重回天安门”,“六四穿黑衫”等,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将于5月31号开展《全民倒共!天下围城!》网络活动,此次活动的发起者之一,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接受法广专访。

  • 造成世界网络安全恐慌的漏洞:Heartbleed

    造成世界网络安全恐慌的漏洞:Heartbleed

    在网络无处不在的二十一世纪,不少人每天都在使用着各种各样的网络技术提供给用户的服务,包括邮件,社交网站,银行,政府部门等,人们在私人信息输入到网络里的时候,可能已经忘记了网络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个人资料可能落入别有用心的网络攻击者手中,从而让使用网络成为一个噩梦。

  • 网络大学是不是传统大学的未来?

    网络大学是不是传统大学的未来?

    世界上不少国家的顶尖高等学府都是学子们梦寐以求的受高等教育的地方,但现实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有机会到这些学府聆听教授们的课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让人们在不出家门的情况下也能受到著名高校的教育,当今网络时代的高科技发展已经找到了可以被迎刃而解的问题。Coursera可能是这个领域的先锋网站,目前已经凝聚了世界上上百所名校将其课程视频在网上免费公开播放,让上百万学生受益。但这个看似理想化的教学方式目前也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而且存在不少尚待解决的问题。

  • 发动网民力量寻找失联飞机

    发动网民力量寻找失联飞机

    马航Mh370航班失联事件发生十几天来以来,尽管20多个国家出动舰艇,直升机等设备以及专业人员协助调查,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至今仍是一个不解之谜。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可能都有一种感觉,现代通讯如此发达,各种功能的卫星系统在24小时不断地对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能监视和追踪,我们的行踪随时都能被手提电话,信用卡,互联网暴露,而一架巨大的波音777客机不仅躲过了好几个国家的雷达监视系统,在偏离原定航道的情况下飞行几个小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论是天上的卫星监视系统,还是地上的雷达功能和用途都在这一飞机失联事件中显得如此苍白和无力。

  • 俄罗斯封网 中国封微信

    俄罗斯封网 中国封微信

    当一个国家的政府对网络上出现的批评声音感到反感时怎么办?是将网络当成测试民意的窗口,从不同的政见中得到启发,改进自己的政策,还是干脆选择武断的措施,将这些网站关闭,让反对派的声音不能传出来,从而达到维护国家“稳定”的目的。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政府选择了后者。与此同时,在中国也传出深受中国网友欢迎的微信也遭到腾讯公司关闭的消息,腾讯的做法引发网友和舆论的一片哗然。

  • 看两会代表的议案和提案

    看两会代表的议案和提案

    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分别于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因为人大与政协每年初春几乎同时在北京召开,所以人们也习惯将其和成为两会,两会同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一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的重点,为大量中外媒体所关注和报道的焦点。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