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2月11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1/1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1/1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2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越南海主权争议何以演变成前所未有的反华暴力?

作者
中越南海主权争议何以演变成前所未有的反华暴力?
 
中国海警船向越南巡逻艇放射水炮。图片摄于2014年5月3日。 路透社

中国和越南围绕南海岛屿的主权争议由来已久,双方也曾为此兵戎相见。但今年5月中旬,继中国钻油平台“海洋石油981”向双方有主权争议的水域移动,开展勘探之后,越南国内发生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反华抗议游行,这些游行活动演变成严重暴力事件,致使500多家台商工厂遭到破坏,并有人员伤亡。由来已久的海岛主权争议何以衍生出如此的暴力?如何理解反华游行前所未有的规模?越南政府在听任民间表达抗议之后,是否陷入被动?这场危机将如何收场?越南是否有可能效仿菲律宾,加强与美国的军事联盟以求自保?我们分别电话采访了法国《世界报》常年关注东南亚国家情况的资深记者、让-克洛德•波孟蒂(Jean-Claude Pomonti)和法国里昂东亚研究中心、法国国家科研中心CNRS研究员弗朗索瓦•吉野莫(François Guillemot).

中越紧张关系的历史情结

多年关注越南社会的让-克洛德•波孟蒂认为,虽然这次危机之所以如此严重有多种因素,但最主要的因素还是越南在国土问题上面对中国的历史情结。

让-克洛德•波孟蒂 : 根本的问题是中国政府这种不尊重任何国际法规的行为将越南政府置于一种困难的处境。不止是在南海主权问题上,在其他问题上也如此,比如中国在马航MH370失踪客机问题上对马里西亚政府的态度就是一个例证,中国在南海这种冲撞所有人的政策造成一种不安,让人感觉中国在逼迫各国在位政府。

而越南人对此非常敏感,全国上下、各个阶层的人都认为这是维护国土问题。我们只要稍微回溯一下历史,就可以看到,无论是法越战争、美越战争,还是历时千年的中国占领,只要事关国土,越南人就会去战斗。所以,中国的这种做法让越南政府陷于防守,需要面对国内舆论做出解释,而这个话题在越南可实在不是可以开玩笑的。

越南的历史就是抵抗中国的历史。中国曾多次入侵他们的领土。如今的决裂其实已经持续了40年:1974年,中国人在南海北部占领了西沙群岛,赶走了在那里驻守的一支南越小队伍。这些都是历史教训。我看不出这一次,中越会如何走出这场危机。

当然,还有其他因素,比如有些越南工人在外国人、尤其是在由大陆中国、或者香港、台湾、新加坡华人、还有韩国人管理的工厂工作,他们的工作条件可能很艰苦,可能工资不高,由此而生的失望借这次反华民族主义色彩的暴力浪潮释放出来。

总而言之,在被称作“小龙”的越南与过去被称作是巨龙的中国之间,关系从来都很困难。除此之外,确实有外国投资以及一些工业园区如何看这些投资的运作问题,但我觉得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问题还是维护领土问题。还有一个因素是腐败,那里贪污腐败盛行,这只能使情况变得更糟。

面对强大的中国如何定位让越南困惑

在法国国家科研中心研究员弗朗索瓦•吉野莫看来,海岛主权争议已经多年在酝酿着这种紧张关系,而面对崛起的中国如何定位也让越南感到困扰:

弗朗索瓦•吉野莫 : 如果我们回顾最近几年的情况,可以看到,这些反华游行2011年6月开始,是针对中方在有主权争议的西沙群岛骚扰越南渔民做出的一种回答。双方关系开始紧张已经有至少4、5年了,越南人已经无法再忍受中国方面在中国南海(越南称作东海的)区域这种造成既成事实的做法。地缘政治因素当然很重要,但是它也掩盖了其他与越南内政有关的问题:概括起来说就是,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政治上,如何面对中国实力的崛起?在越南人眼中,中国的面孔总是有些模糊不清,既是一种政治、经济模式,同时也是一种威胁,是军事威胁,也是一种霸权威胁。当前,显然是这第二副面孔更明显,在越南媒体上,中国是一个不太友好的巨人,是一个经济有可能席卷一切的庞然大物。反华游行规模如此之大也是缘于这种紧张关系。

的确,在那些工业园区或者生产出口产品的工厂,由华人管理的企业成为暴力活动的中心。应该说,那里的劳工阶层有一种失望:工人的权利得不到足够的保护,工会没有得不到真正的承认,等。这种失望不一定与中国老板有什么关系。在此基础上,人们又感觉中国把他的意志强加给越南。并不是说工人中有一种反华情绪,其实整体来说,那些很早就来越南生活的中国人很好地融入了当地社会,有问题的是那些近年来在工业园区或以出口为主的中国工厂附近落户的新一代中国人,他们的到来在当地催生了一种对华人的排斥。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有工资待遇、劳动条件不平等等问题。

反华暴力对越南形象造成灾难性影像

法广:越南民众的大规模抗议风潮虽然起于中国钻油勘探平台向有争议水域的移动,是对中方做法的一种回应和抗议,但是,抗议风潮中的暴力使得中国变成了这起风波的受害者,反华抗议浪潮最后对谁有利了呢?

弗朗索瓦•吉野莫:很明显,大规模抗议游行活动在北部平阳省和河静省引发严重暴力,造成人员死亡,而且到现在到底有多少人丧亡并不确定,还在调查中,信息很少,无法知道具体真相,这让人很困惑,对越南形象的影响简直是灾难性的,政府原本可能想利用这场人民运动来支持其政策,结果事与愿违。越南政府如今有些进退维谷,不得不在国内采取镇压措施,避免事态失控,但同时,它又需要争取支持、尤其是国民的支持,才能让别人听到他的声音。(现在的情况是),越南选择了一种比较折衷的办法,也就是通过东南亚国家联盟和联合国,将问题提到亚洲地区层面,提到国际层面。

紧张情势尚未得到控制,一切都可能发生

法广:在您看来,这场危机可能如何收场呢?我们看到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越南政府都试图控制媒体,至少是避免舆论失控。您觉得紧张关系会因此逐渐平息下去么,还是其间发生的暴力将留下一些痕迹,紧张关系有可能引发更严重的冲突?

弗朗索瓦•吉野莫 : 的确,首先,从媒体上看,确实让人感觉好像事情过去了,暴力只是在个别地区,虽然很严重,但要避免渲染,要知道人们对这样的争议和画面很敏感,由此会发生很糟糕的事。如果两边的民族主义都不被人利用,我们可以设想这场危机会和平地平息下去。

我觉得,越南是希望能让这场危机对自己有利,希望至少是在未来召集所有相关方面举行一次地区性会议,永久性确定海洋法规,或者让联合国来帮助遵守中越两国在1982年至1996年间已经签署和批准的海洋法规。也就是说,有一系列司法机制可以迫使中越双方坐下来谈判。但问题是中国希望双边解决,认为西沙群岛问题与东盟其他成员国无关,而越南正相反,希望能够在更大范围去讨论。但中国不太可能—至少从目前的声明来看,中国不想让步,因为它认为这是他的海上领土。所以,事情很复杂,在危机中,各方都需要做出让步。我们现在面对的形势还没有得到控制,我认为必须尽快让形势明朗化,以免各国加紧军备,不惜展开一场局部海战:这是完全可能的。

一切事情都可能发生,形势非常难以评估,首先,从国内情况来讲,最近几年,越南政府不太强势,面对国内舆论,反应相对温和,甚至有些退缩。面对中国,它虽然表达了立场,但问题是它没有向国内舆论明确其立场,让人感觉好像越南民众今天才发现中国是一个经济大国,军事大国,而这是一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也近几年才出现的,如果仅从经济层面看,越南对中国出口估计每年在三千万美元左右,但越南从中国的进口量是其出口的十倍,这是最近四、五年的事,所以,越南正在考虑它是否应当调整面对中国的政策。

倘若越南加强与美国结盟?

法广:同样与中国在南海有主权争议的菲律宾选择了加强与美国的军事联盟关系。越南是否可以做同样的选择?

弗朗索瓦•吉野莫:的确,现在,越南方面开始认真考虑与日本、与韩国、尤其是与菲律宾等国的联盟关系。越共政治局有一部分人持这种观点,但很明显,在一定程度上也要看越南军队的态度。正如我刚才所说,目前形势非常复杂,越南要想即从这场危机中胜出,又在外交层面、在国际上重新审视面对中国的政策,很不容易。在我看来,就越南政府来说,这场危机将留下一些痕迹,今后事情不会再与从前一样。

法广:但是,越南与中国接壤,如果与美国密切结盟关系,这是否会进一步恶化中越关系,让中国感觉这是一种挑衅?

弗朗索瓦•吉野莫:当然会。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也不会短期内解决,需要很多年的时间。一切都将取决于中国国内的经济和政治情况,比如中国经济是否进入式微的阶段。如今,中国经济总量已被看作是世界第一,世界需要中国,中国也需要世界,所以,很有可能未来交战状态的各方会坐下来认真讨论,国际社会也不会长时间关注南海的这些小事,当今世界危机如此之多,虽然不能说微乎其微,但只要冲突仅限于发射水炮式的水战,就不会怎么样。


这次反华抗议活动中的暴力前所未有,让不少关注越南社会的人士甚至越南国内那些对政府对华政策颇有微词的人士感到意外,越南政府虽然一度有意借抗议活动支持自己面对中国的立场,但似乎也并未预料到发生如此严重的暴力。因此,鉴于暴力活动中明显有组织性极强、装备不凡的人士,越南国内不少人在猜测究竟是什么势力挑起这些暴力,让越南政府陷于如此被动。

  • 陈良基谈“小国大战略”领航台湾科研布局全球

    陈良基谈“小国大战略”领航台湾科研布局全球

    2018年11月下旬,台湾科技部陳良基部長造访法国,此行主要目的除出席台法科技獎頒獎典禮外,还有深化双边重要科研機構的合作,尤其是寻求AI等尖端科技领域的新伙伴。因此本次法广周末专题中,我们特地邀请陳良基部长作为嘉宾,跟大家分享他提出的小国大战略为轴心的台湾科研政策。

  •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孟宏伟案继续受到高度关注。从孟宏伟9月底回国后失联,他的妻子(格蕾丝·孟)Grace Meng向法国警方报案后又召开记者招待会,最终逼迫中国官方做出反应的过程让全世界感到震惊,中国政府“处理”涉嫌贪腐官员的独特方式昭然于天下,由于孟宏伟特殊的身份,让提升了事件的国际关注度。

  • 俄国军演中蒙参加令西方世界担心

    俄国军演中蒙参加令西方世界担心

    调动近30万名士兵,36,000辆军车,1000架飞机,80艘军舰,以及中、蒙两国军方的参与。 俄罗斯九月中旬发起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行动名称:“东方-2018”为期六天,在东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举行。是否从这次军演中看到对西方世界的威胁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辩论节目,日前就此请来法国国际战略关系研究所所长、前法国驻俄大使让•德•林尼亚斯蒂,欧洲政策分析中心的研究员克里斯蒂娜•杜冠,请他们就这一主题进行分析辩论。在今天的节目里就为您介绍这次辩论的主要内容。

  • 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 担心“去中化”是种误解

    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 担心“去中化”是种误解

    9月10日,第22届台法文化奖在法兰西学院举行颁奖典礼。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亲自将此一荣誉颁给投入兰屿达悟族文化调研达47年的学者艾诺(Véronique Arnaud)、07-08年开始记录台湾社会的导演尚若白(Jean-Robert Thomann)、多次到台创作的编舞家黎卓(Christian Rizzo)以及致力于台湾族群国家认同与民主演变进程的高格孚教授(Stéphane …

  • 竞争性经济的武器——旅游业

    竞争性经济的武器——旅游业

    旅游业是一个行业、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 每年,名副其实的人潮跑遍全球去寻找感受、探奇和欣喜。 数以亿计的游客因其购买力而被争夺。 那么是否存一种大众旅游的地缘经济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访谈节目,日前采访了地理学家托马斯·窦牧,他是《大众旅游的梦想之旅》一书的作者之一,请他解答有关问题。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就为您介绍这次采访。

  • 台湾第一代掌中戏艺术女演师家族剧团亮相Avignon OFF戏剧节

    台湾第一代掌中戏艺术女演师家族剧团亮相Avignon OFF戏剧节

    2018外亚维侬艺术节(Festival d’Avignon OFF)7月6日起拉开帷幕,聚集此地的全球戏剧爱好者,直到29日为止,又能再度欣赏到台湾文化部巴文中心精心推出呈现台湾多元创作的4个表演团体,他们分别是以排湾族文化为主体的【蒂摩尔古薪舞集】、首度参与且是台湾极少数布袋戏女演师江赐美创办的【真快乐掌中剧团】、融合大圈、呼啦圈与太极身段的【方式马戏】以及获得美国剧院编舞大奖的张婷婷【T.T.C. …

  • 专访: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谈他在中国如何“受骗”

    专访: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谈他在中国如何“受骗”

    法国知名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曾经是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的(Gérard DUMENIL)杜美尼勒先生在法国以及美国出版了多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专著,他本人也自称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同时又是一位“修正主义者”。在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日的前后,杜美尼勒先生频频出现在法国媒体,5月4日在法国文化(France …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