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7年10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 2017年10月22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导演王兵巴黎蓬皮杜中心电影及摄影展

作者
中国导演王兵巴黎蓬皮杜中心电影及摄影展
 
王兵影片《三姐妹》画面。 网络DR

法国巴黎蓬皮杜文化中心目前正在盛大举行中国导演王兵电影的回顾展,同时也插花式举行《王兵摄影展》。本次活动日期为4月14日至5月26日,放映王兵在云南上坟途中偶遇而拍摄成的记录片电影《三姐妹》,该片曾在威尼斯影展大放异彩,另外还有《铁西区》、《和凤鸣》、《父与子》,以及一部有关疯人院故事等的影片。摄影区则展出他的巨作《无名者》、戈壁的《遗迹》、《父与子》。知名度未如同另一个新生代中国导演贾樟柯响亮的王兵,经过此次在蓬皮杜文化中心的展览活动后,可说 “惊艳” 法国,解开了法国观众的眼帘,让法国人走入到他的心灵世界。本台就此为大家采访了展览策划工作人员、影评人及一些观众的反应。

 

首先为大家采访的是蓬皮杜王兵摄影电影展的策划中心主任助理阿美丽女士。
 
法广:请您谈一下当初怎么会想到举办王兵电影回顾及摄影展?


阿美丽:这个计划一开始起源于著名的西班牙巴塞隆纳现代文化中心CCCB于2006年开始的一个电影人之间的通信活动CINEAISTEENCORRESPONDANCE。从2007年开始,邀请了五位西班牙导演参加这个通信活动,然后以影片方式介绍两人之间的通信活动。其中第四位受邀请的是导演JAIME ROSALES,而JAIME ROSALES邀请对话的对象就是中国导演王兵。
 
王兵与JAIME ROSALES认识了10年。2004年,他们两人都在预备自己的第一步影片,王兵预备的影片就是《铁西区》,JAIME获得电影基金会的奖学金。他们两人在巴黎一起度过了一年;这也是王兵第一次离开中国,当时他36岁,JAIME比他年轻一点,两人从此成了好朋友。
不过当时王兵既不会说法文,也不会英文,而JAIME虽然会法语,但不会说中文,因此令人很少用话语沟通。即便如此,其实,在一起的这一年,在他们的心灵上都留下来很温暖、很深刻的回忆。2004年后,王兵再度与JAIME见面,而且见到了JAIME的太太,彼此间建立了真正的友谊。
 
所以,后来,巴黎蓬皮杜中心问JAIME,他要与哪一位导演对话,他立刻想到了他的朋友,王兵。他在这个藉着影片通话的活动中,想要发出的问题是(问王兵的是)“你今天在哪里?”“在你四周有些什么呢?”王兵当时正在开始拍摄三姐妹的纪录片,一个16分钟的短片。当年,2009年,王兵在云南那个山上去探望那位作家的坟墓,在上山途中遇见了这三姐妹,当下,他就录制了16分钟的纪录片,他就拿这个纪录片来回答JAIME。
 
接着,我们蓬皮杜中心起初的想法就是,展示他们之间的影片通信,他们的工作,用回溯方式展现王兵及JAIME的整个作品。而我们特别在意这个展示,因知道王兵自己也就布置方面做了设计,他对展示自己作品的空间的设计表现高度的兴趣。也就是在蓬皮杜地下一层的展览场之外,也就是除了在放映他影片的电影厅,在外面的空间也同步展示他的做平,因此我们展示他的纪录片视频。
 
在我们与王兵谈过之后,他看过展览会场的空间后,他提出也想同时展示自己的“摄影作品”。这也是王兵的第一次摄影展。王兵过去虽然在学校学过摄影,但后来又去学电影,然后学习导演。他对于取景很在行,这不稀奇。但问题是,他从没有展览过一张相片。随意当蓬皮杜中心邀请他展示厅所有的摄影作品,把他们挂放在自由出入的展览场,而不是放在电影院里时,他就想把他们拍制成相片,并展示出来。
 
 
 法广:四月16日开始展出,直至目前,你们是否收到的观众反应?


阿美丽:在我想这个摄影展览的主题与原订活动的“主题”不太吻合。事实上王兵设计的这个展览场如同一个流动中的影像,在进行他们的同时,在戏院里正放映着一个长时间的影片。对他来说,如果没有看旁边设置的连续放映的纪录片视频,及电影院的长片,那就不要设立他的摄影展。因为王兵是为了蓬皮杜中心特别从这些影片里取材,特别做了那些相关人物及地点的视频,以及放大冲洗他们的相片。说到人物,例如:无名者,他是已经存在于电影院所反映的王兵长片中的,在把他们制作成相片。还有如云南“三姐妹”之外的小男孩的一系列生活的相片集视频,他们也是在三姐妹纪录片当中未经过剪辑的原毛片中,也是三姐妹的续集,为的是继续关注这些小孩后来变成什么样子?一旦这些孩子跟着爸爸去城市后,结果是怎么样。王兵如此的连接及选择主题,这些人物很动人且强烈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尤其加上戈壁的相片及劳改营地点,这些都很震撼人心。王兵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是,如果不展示长片的视频,他就不展出相片。
 
放映王兵长片的电影院的条件非常好,《三姐妹》影片也在蓬皮杜的展览期间在外面商业院线同时放映,票房很好。我们看到来看展览的法国观众发现了王兵,而且一再回来看王兵的电影,常常满座。小厅Cinéma1有150个座位,大厅Cinéma2有315个座位。
我们蓬皮杜中心很高兴能够放映5部以上的王兵作品,每次都有一些讨论及对话,并分享感受。影片让观众印象深刻,观众反应热情,因为王兵的电影震撼力强调,深深打入法国观众的内心。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首映后,大家都涌去外面的商业院线去看“三姐妹”电影,根据记录显示,已经有三万名观众前去观赏,这对于纪录片来说是很好的票房纪录。
至于王兵的作品,有许多摄影专业热火是看过后,都纷纷表示很敬佩、欣赏王兵的作品。因此我们看到有摄影机、导演及画廊主持人都来看这个展览。大家都很受感动,而且王兵摄影展是供认免费参观的,许多观众受到吸引,尤其是王兵的黑白相片作品。我们发现,这些观众看完后,脸上都带着手感动机震惊的表情,而且很能看得懂这些相片,感受得到王兵作品的震撼性。
 
虽然有文化上的不同,虽然有些法国人并不知道中国的现代史背景,但王兵作品叙述的故事似乎有普世性,观众似乎非常受感动,尤其是被那个“无名者”的作品所感动。王兵的的巨幅人物特写相片震撼性强,观众很受感动,我们经常听到他们成长王兵的取景、切割镜头的能力,他们称赞王兵是一个很有“眼力”的摄影师,我们能感受到法国观众的倾慕崇拜。
  
法广:蓬皮杜中心经过此次展览后,有没有打算日后与王兵合作的计划呢?


阿美丽:目前我们蓬皮杜中西还没有计划未来与王兵有什么合作机会。对我们来说,这也很困难,因为我们才刚刚举办一个王兵的展览。蓬皮杜这些不在于电影商业圈内,而未来王兵的电影应是在商业院线放映,蓬皮杜中心并没有设立一个专门为新出炉的电影造势行销的电影院。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为了我们一定还会与王兵合作,因为此次展览,王兵可说与法国观众有了真实的会晤。蓬皮杜中心会一直对王兵抱有好奇心,特别是王兵的电影。
 
在此,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王兵的“无名者”纪录片刚刚被我们中心收购进入了蓬皮杜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收藏品中;这些收藏品包括了毕加索及马提斯的作品。这意味着,以后,我们可以继续安排展览他的这个作品。而且,有很大的机会可以中心复制并在一些展览中出现。
 
还有我们蓬皮杜中心可以以“首映”的方式,迎接王兵的下一部影片,这也是我们与王兵再度联系上的一种方式,同时,提供给我们的观众有机会看到王兵新作品的首映,及让王兵本人有出现在观众面前的机会。
我们也预期,说不定在6个月、在一年或两年之后,当王兵完成一部新作品是,他再度与我们联络,向我们展示,让我们可以再一次与他联络上,我们的观众也就能继续与王兵有接触。
 
 
 
我们也采访了法国艺术每天都电影专业记者布尔多先生( Emmanuel BURDEAU ) 
 
法广:为什么你对王兵的电影感兴趣?


BURDEAU在电影中王兵是中国相当优秀的电影制片人,从事这行业已有十年了,特别是他独树风格的纪录片形式影片,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可说是孤独地一个人拍摄,这在电影工业中几乎也是“孤独者”,但他贡献、建造了一些可说是为中国编写传记的电影,如“人物特写的作品,他也是“独一无二的”,是“唯一的”。而我们西方人,法国人看他电影中表现的中国,是其他人所没有呈现的。
 
就王兵,我们可以有很多东西可以谈,如:片长九小时的“铁西区”,法国人从“铁西区”影片开始认识了王兵的电影。此影片中,他想我们展示了,至今为止,从未有人展示过的东西,影片表现出2000年,当时这个巨大的铁工厂陷入困境面临官媒、遣散员工的大动荡时期。当时,这个工厂一个接一个地倒闭关门,那么被遣散之后呢?这些失业工人怎么办?这些工人离开了重工业工厂后怎么办呢,或许他们会找到一些比较性质普通的工作。我想,王兵在电影中表达、处理了这个问号,而且继续在其他影片中一直表达这个问题,同时也换新地表达。他拍了一部精神病院主题的影片,呈现里面一位在反右派行动中受到迫害的痛苦经历。在另一部纪录片里面,他表现的是一个独自生活在洞穴里的人。还有云南三姐妹故事的影片。他总是这样藉着影片,藉着这些都与“工作”有关的题材拍片,我想,这也是他的一种重新审视这些“工作”的种类,这是一个意义很强烈的主题
 
 
法广:你怎么看王兵电影的风格,某些人认为其风格很异类?


BURDEAU我不认为可以为王兵的电影下定义。他所拍电影的风格很前卫。首先是需要有一些方法,一秒钟方式来拍电影,如:铁西区,他去到一个地方,在那里花了很长的时间,好让这些人能在日常生活中接纳他在他们当中,在他们当中生活,而且让他的镜头一直跟踪这些人,跟踪特写他们每天都活动,试着拿这些资料来排除一部属于人物特写的影片,而且是尽可能地包括每一个动作,尽可能地把这个以后不再有的地点场所的面貌完整地拍摄下来。
所以,王兵不是一个故意去制造震撼力,或制造一个形式的电影人,他首先考虑到是自己的风格。
他让所有人感到有兴趣的是,他念兹在兹地把影片完全奉献给“某些主题”、给“某些人”(我认为),从另一种说法,可以使用你的词句,这是“一种负有使命感”的电影。
 
 
法广:你如何看王兵电影的那种无时间限制地拍摄纪录一些很微不足道的日常生活的细节及反复的动作,不会落入窥视狂的陷阱吗?你如何看王兵作品的艺术价值?


BURDEAU我在前面说过,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导演,他真是现今全球范围来说,很重要的导演,因为,他为电影而贡献全力,为了以电影艺术为其一生之职志而做了许多事,这特别是电影艺术中的一个信念,那就是尽可能地展示出、见证出这类的故事。如果没有影片,这些人物,这些事物就会不存在了。王兵做的就是让这些东西永远保存下来。所以要展示出来这些如果没有电影,我们就看不到的事物。
 
这就是一种对于电影来说的可能的定义,这就是他藉着铁西区所做到的。
 
我想他的电影还有另一个重要的艺术价值,亦即“对于那些人,对于人的动作,以及对人类的生活动作感兴趣。”。
在“工作”与“非工作”的界限边缘,这也是王兵一直在追求探索的。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很高的艺术价值。
以此态度来拍摄录影下来,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到不同的地方,它会像“工作,又像“非工作”。
我认为在王兵电影中,藉着这些“人物的动作”要发出的问题是人的工作活动,是他电影中的中心主题。
“无名者”他真正在做什么,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我们永远不知道,因为正如这个男人“没有名字”,他所做的事也就“没名、没姓、没有对话”,这就是王兵选择的一种方式。影片中没有一句话,这就是一种艺术性的选择,我们可以说,他是极端强烈的艺术性。因此可以让我们在银幕上看到,而且以一种非常特别的方式去部署画面。
 
法广:您认为王兵的这种记录风格的长电影,能够生存吗?


BURDEAU三姐妹纪录片已经有三万人次票房,将来还会有三万五及四万票房,铁西区,需要长坐九个小时去看的电影,但是仍然人潮汹涌座无虚席。王兵在法国的地位会改变的,他现在被许多人认可接纳。

 

  • 刘晓波是谁,为何应被后人铭记?-与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谈谈刘晓波(二)

    刘晓波是谁,为何应被后人铭记?-与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谈谈刘晓波(二)

    根据中国官方消息, 61岁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大陆著名社会活动家、知识分子刘晓波先生,因病于7月13号在其接受“保外就医”的沈阳医院逝世。刘晓波先生不幸离世的消息,也立即引来了来自于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和哀悼。为此法广也再一次请来了部分刘晓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关注中国人权进展的一些代表人物,来为您介绍一个他们所认知的刘晓波,以及他们对其不幸去世这一噩耗的回应。

  • 余杰:刘霞软禁生活比刘晓波坐牢更痛苦

    余杰:刘霞软禁生活比刘晓波坐牢更痛苦

    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终于不敌癌症病魔的吞噬,在7月13日离世。他没能在自由的天空下走完人生最后的路程,这让他的亲朋好友以及世界各地相识与不相识的关注中国命运的人士唏嘘不已。应该说,已经四次坐牢的刘晓波此前一直拒绝出国,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却改变立场,表示“死也要死在国外”,他显然想用他最后一点生命,为因为他而长期处于软禁状态的妻子刘霞争来她应有的自由。刘晓波带着未了心愿离世给他与妻子刘霞的故事更增添了几分凄婉。逝者长已矣,但生者、他未能如愿送往自由天地的妻子现在状况如何,没有人知晓。关心者在痛惜与愤怒之中,开始为刘霞的自由发出呼吁。刘晓波的生前好友、旅居美国的中国异议作家余杰目前正在台湾为出版刘晓波文集第三卷和第四卷忙碌,他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 刘晓波是谁,为何应被后人铭记?-与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谈谈刘晓波(一)

    刘晓波是谁,为何应被后人铭记?-与他生前的部分朋友谈谈刘晓波(一)

    根据中国官方消息, 61岁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大陆著名社会活动家、知识分子刘晓波先生,因病于7月13号在其接受“保外就医”的沈阳医院逝世。刘晓波先生不幸离世的消息,也立即引来了来自于他生前好友和全世界各界人士,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和哀悼。法广也在第一时间请来了部分刘晓波先生生前的朋友、同事和一直关注中国人权进展的一些代表人物,来为您介绍一个他们所认知的刘晓波,以及他们对其不幸去世这一噩耗的回应。

  • 专访黄闻光谈《北京政变》

    专访黄闻光谈《北京政变》

    “酷吏” 、“太子党” 、“祸水” 、“王与寇”这些词会让你想到什么,是历史剧?还是武侠小说?也许都可以。实际上这是明镜新闻集团创始人何频和美国的记者黄文光2012年共同撰写的书《中国权贵的死亡游戏》中章节的题目,这本书从2012年震惊中外,的王立军事件着手,主线是通过大量的资料对薄熙来,谷开来事件及其导火索,英国人海伍德在重庆南山丽景饭店的死亡事件展开,副线则是中国高层权力的残酷斗争。 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这本书中提到的事件和人物至今还在对中国政治领域余波未消。

  • 廖天琪:中国政府现在最好的决定就是对刘晓波和家人放行

    廖天琪:中国政府现在最好的决定就是对刘晓波和家人放行

    自今年6月26日传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中国大陆文学评论家、人权活动家刘晓波先生在狱中因肝癌晚期被接受“保外就医”以来,该消息立即引发了世界各界对这一事件的广泛关注。全球众多团体和个人表达出对他本人病情的关心,以及希望他和家人能自由选择就医地点的呼吁。我们今天也请到这些人中代表之一,现侨居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现任会长廖天琪女士,请她来帮助我们就这一事件从欧洲的角度进行详细的介绍和分析。

  • 金钟: 香港回归20年 香港人心没有回归

    金钟: 香港回归20年 香港人心没有回归

    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曾经居住香港多年的资深媒体人、香港《开放》杂志总编金钟先生接受本台电话采访,谈他对香港回归变迁及前景看法。

  • 法国立法选举以及国民议会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国立法选举以及国民议会你想知道的一切

    法国国民议会选举在今年6月11和18日举行全民直选两轮投票,选出577个任期5年的议员席位,每个议员在国民议会代表其选区民众利益,参与法国法律草案的讨论和投票表决。总统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必须成功拿到至少289席、即国民议会的多数席位,才能顺利让他有关法律的目标通关。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