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白夏:六四被禁彰显中共深知镇压有罪

作者
白夏:六四被禁彰显中共深知镇压有罪
 
法国记者在天安门广场询问过往行人1989年6月4日这里发生了什么 ? 网络视频截图

今年的六月四日是六四天安门事件二十五周年的纪念日,也是习近平与李克强上台之后的第二个六四,舆论因此更加关注习李新政将如何面对他们上任之后的首个具有象征性的纪念日子。海外的六四流亡人士因此从今年年初就开始呼吁要在六月四日这一天穿上黑衣返回天安门广场。他们的呼吁已经获得中国国内不少异见人士的回应。中国官方近日拘押独立记者高瑜以及参加北京六四讨论会的浦志强,徐友渔等五君子的行为显示当局似乎有意要将一切纪念活动扼杀在摇篮中。

如何评论中国官方的上述行为?中国当局为何二十五来一直禁止谈论六四事件?中国国民对六四的记忆是否越来越淡漠?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请每年都参加六四纪念活动,目前正在北京的法国汉学家白夏谈谈他的看法。

法广:您二十五年来年年都密切关注六月四日这一天,关注中国政府以及民间在六四前后的一切风吹草动,您觉得今年中国国内的气氛怎么样?

白夏:今年气氛比较紧张,比以前要紧张。所谓的敏感日期是从四月十五日开始的,每年都是如此。但是,今年开始得比较早。而且,最近有一群知识分子在一起参加六四讨论会,他们与会的一共是15人,但其中有五人被抓。从整体来说,气氛要比往年紧张。今年要纪念六四看来实在很难。另外,最近又听说曾经作为军人参与镇压六四之后又成为画家的陈光也被抓了,这说明中共领导人十分紧张。

法广:在您看来,中共领导人今年为什么这么紧张?

白夏:这一方面是由于二十五年是一个象征性的日子,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许多中国人认为中共新领导班子会对六四有一个新的态度,因为,毕竟他们与六四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外界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坚持前领导人的立场。由于中国的政治不公开,所以外面都不知道习李对六四究竟是什么立场。那么,最近这一阵子的严厉打压可能是新政权要明白的告诉大家,肯定不会修正对六四的态度,更不会平反。所以,现在的目的就是要取消所有的纪念活动,要过一个平安的六四。反正,中国共产党的政策一贯如此,先定性为是反革命暴乱,之后又说是一场政治风波,最后,就采取一概不提的政策,现在他的策略就是遗忘。但是一个不能面对历史的国家,一个不能面对历史的政党,也不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了创造未来,必须面对过去,无论你怎么看,但是,你不能不看。

法广:
海外的民运人士尤其是六四流亡人士早从今年一月就开始呼吁六月四日这一天要穿着黑衣重返天安门广场,这一呼吁很快得到了中国国内异见人士的响应,这大概也是中国当局今年特别紧张的原因之一。您觉得类似的呼吁能够起到什么样的实际效果?

白夏:
这个就很难说,如果六四这一天,真有几百万人都穿着黑衣服,那么这个目的也就是达到的。发出呼吁的出发点也就是让大家不要忘记。因为,六四发生之后二十五年,共产党不仅不讨论六四,而且连六四这两个字都被禁止。所以,有不少中国人就开始着急了。二十五年过去了,中国政府怎么能够一直回避中国历史上发生的如此重要的影响中国前途的事件?怎么能够不给予一个明确的说法?为什么对六四没有一个说法?共产党不是声称代表历史先进?怎么能不给六四一个说法?我实在难以理解。

法广:就像您刚才说得那样,共产党的策略或许就是要大家都遗忘,而且,您觉不觉得二十五年后中国普通民众对六四的记忆是否已经淡漠?

白夏:
这个很难说,因为在中国不能讨论六四,所以许多人都不敢说。我不知道中国人在家里都说些什么。当然,我所接触的年轻人,他们中有许多都不知道六四是什么。即使知道六四这件事,但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这一点,也实在令人费解。因为,中国共产党如果觉得六四是反革命暴乱,就应该很骄傲得站出来说,他们当时非常及时地镇压了反革命暴乱,但是,他们连这点也不敢说,他们就是希望将六四遗忘。这说明他们自己也并不觉得他们的行为是正确的,这说明他们也觉得他们犯了罪,所以,禁止讨论六四就说明领导班子自己也觉得是犯罪了,说明他们自己也知道镇压是有问题的。

法广:您刚才说到中国国内的90后年轻人大多数都不知道六四究竟指的是什么,中国共产党政府成立六十多年来,人为地掩盖或者篡改历史已经是司空见惯,您觉得长此以往,对中国国民的心里素质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白夏:
对中国文化来说,历史一向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共产党掌权以后,企图垄断对历史的解析,也不准民间对历史作出任何讨论与反思。不过,有互联网的今天同几十年前不一样,中共要垄断历史将越来越困难。中国社会有许多人,比如说,以前毛泽东时代反右以及文革的经历者开始写他们的自传,对这一段历史进行反思,虽然,他们的书不一定能够在中国出版上市,但是,他们往往可以通过网络传播。也有人开始拍摄资料片等等,搜集历史资料。当然,这些内容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感兴趣。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对此感兴趣。所以,我认为,一个政权不至于会改变一个民族的人民的文化,中国人恢复历史真相的欲望还是存在的。

法广:
您是说一个中华民族整体的素质不至于会被中国共产党几十年的统治而改变,扭曲,或者异化?
白夏:任何一个政党,一个政府都企图改变他所统治的国民,不过,这是十分困难的。毛泽东就做过尝试,但却没有成功。现在的政权并没有要改造中国人的欲望,也不希望洗脑,今天也没有人相信洗脑。事实上,一个民族的抵抗力是十分强大的。往往不一定是积极抵抗,有时候是消极抵抗。消极抵抗也会十分有效。当然,今天的中华民族同五十年,六十年前肯定不一样,这是因为任何一个民族都在演变。但是,他的演变有他自己的道路,统治政党有一定的影响,但并不是主要的原因。

法广:您刚才提到对历史的反省,客观地来说,对历史的反省以及澄清需要一定的时间,法国也是在二战结束四十多年后才开始清算维希政府对纳粹屠杀犹太人所应当承担的责任。您觉得二十五年的时间对中国政府来说是否足够长?

白夏:
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是,在法国虽然当时对二战这段历史有一个官方的版本,也就是戴高乐的说法,说全体法国人都参加了抵抗运动。但是,同时就有许多历史学家做了史学家应该做的工作,他们采访了亲身经历二战见证者,作了历史记载。也有人拍摄电影,比如说le Chagrin et le Pitié,就是一部同官方版本不同的影片。而在中国就完全不同。中国的问题是政府根本就不允许讨论,也不允许发表意见,不允许出版书籍。我当然同意反思历史需要时间,但是,如果大家都不能公开讨论,如果历史学家不能展开史学研究。那么,时间就是再长,也不可能开始反省。比如说,二十五年过去了,我们连六四究竟死了多少人都不知道,到今天我们连最基本的史实都不知道。这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悲剧。所以,我觉得,当局以后至少应该宽容一下,允许研究人员仔细讨论事件发展的过程,了解每一个阶段的细节,澄清政府究竟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学生又如何采取相应的对策,政府应该至少允许学者对此进行讨论。如果不能够从事最基本的历史学的工作,就很难恢复历史的真相。

感谢法国汉学家白夏教授接受本台的专访。

 

  • 六四纪念系列:王军涛谈胡耀邦去世为何引发89年北京之春

    六四纪念系列:王军涛谈胡耀邦去世为何引发89年北京之春

    30年前,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因心脏病突然与世长辞,许多北京大学生与市民在天安门广场举办的悼念活动立即得到全国大学生的相应,胡耀邦的灵堂被设置在了各地的大学校园内。随后悼念的活动转向要求政府控制通货膨胀、处理失业问题、解决官员贪腐、政府问责、新闻自由、民主政治与结社自由等民主诉求,进而发展为5月13号起在天安门广场上静坐和绝食……

  • 洛桑尼玛回应北京西藏白皮书:中共在西藏实施“党奴制”

    洛桑尼玛回应北京西藏白皮书:中共在西藏实施“党奴制”

    中国国务院3月27号发表了题为《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白皮书,除了前言和结束语外,主要内容包括十个部分,涵盖历史、社会、政治、宗教和生态等主题。中国官媒称,白皮书通过数据和事实,系统阐述民主改革60年来,西藏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但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流亡中央政府官员反驳白皮书说,中共对西藏实施殖民专制双重压迫,认为“中国政府用‘民主改革’这样一个名词来混淆视听,其实就是“集体化运动”,这些运动让西藏民族经历了巨大的苦难。

  •  视频: 法专家谈欧洲对一带一路计划应持何立场

    视频: 法专家谈欧洲对一带一路计划应持何立场

    中国主席习近平访问欧洲将一带一路计划推向欧洲舆论的风口浪尖,意大利作为七强国家中率先与北京签署合作备忘录受到欧洲舆论侧目,观察家注意到某些意大利政府官员似乎并不十分自在。与意大利政府关系紧绷的法国政府更是借此机会高调呼吁必须谨慎对待一带一路,要提防北京的霸权野心,要协调一致共同应对中国,而不要使一带一路成为分裂欧盟的金苹果。那么,欧洲在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问题上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立场?如何评论一带一路计划实施五年多来的结果?我们请法国知名学者,法国国际关系学院(IFRI)亚洲中心研究员迪-羅謝女士 …

  •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又是春天,又是读书季。法国最大的图书沙龙巴黎书展从3月15到18号在南部的凡尔赛门国际展览中心举行,这个每年一度的图书盛会在四天的时间里有望吸引近20万读者。

  •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号,成千上万西藏拉萨民众为了阻止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前去观看军区的文艺演出,包围了他暂时居住的罗布林卡,民众认为这是中共要诱骗劫持达赖喇嘛的骗局,类似“达赖已经被带走”的谣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罗卜卡林内的三位噶伦,并在街上贴海报,喊口号,要求共产党离开,这个突发事件最后演变成了大规模起义。解放军随后实施的镇压行动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数据根据不同的来源说法也不同,最终导致达赖喇嘛决定出走印度达兰萨拉,组成流亡政府。这个事件被北京定性为“暴乱”,藏人称其为“起义”,无论何种称呼,不可否认的是,它改变了达赖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运,也完全改写了西藏的历史进程。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来自中国广东,学习艺术和管理,随后来到巴黎继续深造。李子薇于2005年在巴黎六区的开设A2Z的画廊并且从事当代艺术策展,15年来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当代艺术家,也展出了如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来自中国和亚洲的艺术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妇女节的专访,与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为女性策展人的经历。请听法广专访。

  •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195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为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为保护西藏的文化奔波劳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后,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专心弘法。那么六十年前达赖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对藏人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别节目中,请到了达兰萨拉藏人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主任、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代表达瓦才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