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19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9/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缅甸民主化进程再遇考验

作者
缅甸民主化进程再遇考验
 

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姬正在欧洲访问,在德国逗留数日之后又访问法国。德国总理默克尔,德国总统高克,法国总统奥朗德都以高规格的待遇会见了昂山素姬。作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姬此次在欧洲呼吁欧美和国际社会支持缅甸的民主化进程,但强调缅甸还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昂山素姬在欧洲警告,缅甸正在面临民主改革的困难,民主选举,修改宪法,民族和解等重要议题咎待解决,缅甸当局应当作出选择,或是继续民主改革,将缅甸建成真正的民主国家,或是倒退到打着民主旗号的独裁国家。

今日欧洲专题节目采访台湾成功大学宋镇照教授。

法广:
您认为可不可以说,昂山素姬此次在欧洲的行程与其说是寻求西方对缅甸民主化进程的支持,还不如说敦促西方和国际社会向显示倒退的缅甸政府施加压力,为什么?

宋镇照:
我想这两种因素都有,主要还是为了2015年的总统选举。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昂山素姬是有意愿希望参选下一届总统,但目前根据她的条件与资格,似乎她被宪法排除在外。所以可以说,昂山素姬来到欧洲访问,希望向欧洲传达信息,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并不像外界所想象中的来得那样快。昂山素姬也是为了她能够有参加2015年总统选举而修改宪法的前景。就这一点可以说期待是很高的。我们看到缅甸的发展不会在一夕之间就达到民主标准,从军政府统治的那么不民主一下子就跳到民主。缅甸正在经历的只是民主的转型。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昂山素姬有没有资格来参选下一届总统,最大的考量点应当是这样。

从西方的角度可能认为,只有昂山素姬参与竞选才能体现缅甸推动的的民主化是真的,而不是把昂山素姬排除在外,仍然由军政权在那里玩他们的民主化进程。

法广:
缅甸自从3年前军政权自动解散,换成退役的前军人上台执政,出人意料推行民主改革,您认为缅甸是否真正发生巨大的变化?

宋镇照:
巨大的变化是肯定的,毕竟是从一个军政府威权时期,一切都不民主,也没有选举发生改变。缅甸的政局基本上仍然由军政权控制,衡量缅甸的民主化变化程度,要看是用高标准还是低标准进行观察。可以说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得到西方各国的肯定,所以很多西方国家的领袖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到缅甸访问。从中可以看到缅甸确实有开放与改革这一民主化的改变。

然而民主不是一步可及,毕竟是一个过程,需要慢慢地学习才可以让缅甸的民主更成熟。今天的缅甸的发展比过去好多了。但很多地方肯定还是并不那么民主,就需要一步一步来改革,一步一步来促进缅甸改变。那当然还是要回到问题的原点,那就是如果昂山素姬能够参加明年但选举,缅甸的民主化进程就会得到国际社会更多的承认。

法广:
缅甸军政权之所以从军人统治转换为文官统治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更长久更稳妥保住统治权。面对明年的议会换届大选,结果将决定下任总统的人选,您认为缅甸当局会不会轻易放弃权力,哪一些措施将保证缅甸军政权转型而来的现政府继续保持权力呢,而修改宪法是不是衡量缅甸民主选举的关键呢?

宋镇照:
这当然是问题的一个关键点,可以以此观察评估缅甸是不是犹如外界所看到的所期待的缅甸真正落实民主化进程,一个公开公平的选举会提供更好地观察机会。现在人们还不知道选举会做出哪一些不利于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参与选举的规定,仅从目前看,好像有一些规定并不有利于反对党的竞选与参选。比如有规定不允许竞选议员跨区到另一个选区为同党竞选者竞选帮忙拉票,帮其他的同党党员获得选民选票支持。这样的限制可能就是针对在野党,这是很不合理,因为这一规定把候选人定在一个选区,不允许到其他选区帮助站台竞选拉选票。可以看得出来,这也是针对昂山素姬。如果昂山素姬能够出面竞选,那只能在自己的选区竞选,而不能到其他选区帮自己党内竞选者拉票。如果这样的要求与规定是真的,那表明军政府推出有利于执政党的选举规定,而不利于在野党。

虽然任何一个刚在转型的政党多多少少都会做一些规定来有利于自己当选,包括新加坡也是这样,这表明民主化可以期待,在如何组织公开公平选举方面,在制度上还是有很多应当需要改变。缅甸军政府会不会更开放,更公平,更透明竞选,这也是决定缅甸民主化进程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缅甸总统吴登盛现在应当是一个关键的人物,虽然他强调将不参加竞选下一任总统,如果吴登盛有比较中立比较公正的立场来举办下一届明年的选举,那应当会对缅甸民主化发展有正面的意义。

 

法广:
缅甸社会各方面如何看待明年的大选呢,缅甸有多家反对党,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如何对待缅甸民主进程上有没有分歧,昂山素姬是不是得到反对派一致的支持呢?

宋镇照:
昂山素姬的声望在缅甸应当是如日中天,她受到民众的一致支持,这一点应当得到肯定。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昂山素姬能不能有机会参加竞选。缅甸宪法事实上把她排除在外,因为宪法规定,一个嫁给外国人,子女有外国籍的人不得参选。除非修改宪法,修改相关的规定,否则昂山素姬明年希望竞选就会有困难。

昂山素姬能否参加明年竞选是看缅甸民主化进程一个关键的观察点。但也正是昂山素姬受到反对党以及人民的爱戴与支持,成为惹发现在的执政党不安心的地方。当局认为,如果对昂山素姬没有某种程度的规范和限制不利于她出面参选,昂山素姬获胜当选是毫无疑问的。很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缅甸现在的执政党就推出只利于该党选举的规定,重要的是压制昂山素姬不能参加竞选。或者尽管昂山素姬可以参选,也要使她不能发挥影响力。这是执政党的做法。

但是不能忽视昂山素姬的国际影响力,昂山素姬在缅甸开放后到过很多国家访问,得到各国领袖的肯定。当然国际间对吴登盛改革开放的努力也是肯定的,但对执政的发展党能不能获得下一届选举的胜利继续执政,最重要的就在于昂山素姬能否参加竞选。如何封杀昂山素姬,让她没有资格参加竞选,是执政党比较容易运作也能有胜算的一个方式。目前的形势就是如此。

我认为,昂山素姬的声望很高,人民一定会投票选她,这就造成执政党不安。面对这样的劲敌,如何阻止昂山素姬出面竞选,如何降低昂山素姬的影响力,是执政党要利用手中资源而做的事情。

法广:
中国从缅甸民主开放以来是不是放松了对缅甸的影响,您怎样看缅甸今后与中国的关系

宋镇照:
过去以来中国同缅甸一直保持友好关系,两国外交关系一直都是友好的,中国对缅甸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过去从1962年缅甸军事政变由军政权执政到今天,都同中国官方保持非常有好密切的关系。
但是从缅甸开始政治改革开放情况有所改变。缅甸对中国的依赖程度非常高,但开始考虑如何不因为这样的高度依赖而受中国太大的影响。缅甸在开始慢慢接触世界,走入国际,学会玩弄两手策略,一方面可以降低对中国的依赖,但继续保持跟中国的友好关系,但另一方面又与国际比如同东盟国家以及欧美各国建立友好关系,争取在两边都得到好处,这就是通常所说左右逢源。这也会降低中国对缅甸的干预,同时从欧美国际上得到经贸方面的好处。

缅甸通过民主化进程方式可以在理念上同西方国家更加接近,西方国家可以更积极对缅甸提供投资和援助,而不会再像过去那样对缅甸经济制裁,对军政府实行打压。

缅甸今天所走的路线很清楚,既跟中国继续维持友好的关系,毕竟中国就在缅甸旁边,以地缘政治,或地缘经济来看,由于中国经济崛起,中国可以给缅甸经济上好处,但也要避免成为在国际关系中的一个棋子。同时缅甸也加强同东盟关系,缅甸今年轮值东盟主席国,先是缅甸也要更多参与国际事务,跟欧美国家有更密切的交往。在这一方面昂山素姬可以扮演一个很好的角色。而且在经贸方面昂山素姬是偏向欧美国家的。但现政府还是偏向同中国维持友好的关系。

  • 安邦高价争夺喜达屋引发揣测

    安邦高价争夺喜达屋引发揣测

    中国安邦保险公司周一再度抬价,提出以14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美国喜达屋酒店集团,这是安邦与他的竞争对手美国万豪集团为争夺喜达屋而展开的第四次抬价。而四个月前,万豪对喜达屋的首次报价仅为108亿美元。安邦为何执意以高价收购喜达屋?

  • 欧洲央行断财源促希腊加速谈判

    欧洲央行断财源促希腊加速谈判

    欧洲央行周三晚间突然停止此前给希腊提供的优惠待遇,不再允许希腊央行以希腊债卷作为抵押融资。也就是说,希腊央行必须使用欧洲央行的紧急流动性援助来为希腊国内的银行提供资金,并且由其自身来承担所有借贷风险,而不再能让欧元区其他国家来共同承担风险。倘若希腊央行因此而陷入困境,将只能求助于希腊政府。而身陷债务危机而无力自拔的希腊政府很可能届时无能为力,希腊不能不得不脱离欧元区的风险也就日益增加。欧洲股市周四开盘普遍下跌,希腊债卷的利率今早急剧攀升,超过百分之十的新纪录。那么,欧洲央行为何在重申要极尽所能支持包括希腊在内的成员国的同时又做出如此突然的决定?此一决定将对希腊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 欧洲议会选举 激进保守势力重回主流政治舞台

    欧洲议会选举 激进保守势力重回主流政治舞台

    第八届欧洲议会选举尘埃落定,但投票结果带来的冲击远远没有云消雾散。尽管欧洲联盟整体上仍然由众多支持欧洲建设发展的欧洲选民护卫,赞成欧洲建设发展的议员拥有绝对多数席位,但28个成员国内却遭遇程度不同的反欧洲激进势力明显增长的政治变化。今日欧洲采访英国布鲁耐大学经济系教授刘勺嘉。 

  • 魏京生谈纪念六四25周年

    魏京生谈纪念六四25周年

    今年六月四日是1989年春天始发的中国青年学生以及民众反腐败争取民主自由运动遭到当局血腥镇压25周年的祭日。尽管六四事件已经过去25年,外界评论六四事件的记忆和影响在中国被淡化减弱,但六四事件,连同六四这个日子与数字本身在中国仍然是敏感内容的客观事实,尤其在今年成为被非常严厉禁止的禁区,对六四事件的纪念仍然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而跃上中国政治前台。今日欧洲专题节目采访流亡美国的持不同政见人士魏京生。

  • 新疆与重庆 中国攘外须先安内的两个示点

    新疆与重庆 中国攘外须先安内的两个示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总理李克强同一天分赴新疆与重庆进行视察。作为中国政治敏感的地区新疆与重庆,中国领导人的巡访显现象征意义,也透露各种重要信息。今日欧洲专题节目就这一主题采访台湾铭传大学两岸关系研究所主任杨开煌教授。

  • 乌克兰危机:欧盟与俄罗斯的对立将旷日持久

    乌克兰危机:欧盟与俄罗斯的对立将旷日持久

    随着克里米亚公民表决绝大部分居民都赞成加入俄罗斯的结果出笼,乌克兰危机有激化的危险。欧美和西方各国都立即表态拒绝承认这个公民表决,并威胁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而俄罗斯也警告将采取报复措施。尽管乌克兰危机还没有战争的危险迹象,可是这个危机显出紧张僵持的种种迹象。今日欧洲为此采访国际问题评论家齐墨。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