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9年7月23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俄罗斯封网 中国封微信

作者
俄罗斯封网 中国封微信
 

当一个国家的政府对网络上出现的批评声音感到反感时怎么办?是将网络当成测试民意的窗口,从不同的政见中得到启发,改进自己的政策,还是干脆选择武断的措施,将这些网站关闭,让反对派的声音不能传出来,从而达到维护国家“稳定”的目的。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政府选择了后者。与此同时,在中国也传出深受中国网友欢迎的微信也遭到腾讯公司关闭的消息,腾讯的做法引发网友和舆论的一片哗然。

据法国世界报本周五报道,俄罗斯控制通信,信息技术和媒体的联邦部门周四不仅下令关闭了著名的反对派阿列克谢∙ 纳瓦尔尼的私人博客,而且网友也从此不能再点击进入三个批评克林姆林宫的网站。

对于关闭纳尔瓦尼的博客,俄罗斯网络监管部门通告指出,纳尔瓦尼从今年二月份以来就处于监视居住状态,他的博客被列入黑名单,没有权利使用因特网。但俄罗斯网络监管部门指出,纳尔瓦尼本人没有权利使用因特网,但他的博客内容还是经常由他的亲朋好友进行更新,而这自然违反有关的司法决定。纳尔瓦尼是俄罗斯著名的反对派,他将博客作为指控政府官员腐败行为的有力工具,不仅很受欢迎,也为他赢得了不小的政治影响力。他于去年7月被指控曾于2009年组织策划从一个木材公司窃取了50万美元。他随后被以犯挪用公款罪被判五年監禁,將被送入一处流放地服刑。俄罗斯北部基洛夫地區一家法院最后出人意料地宣布决定暂时不执行行对他所作的量刑判決。纳尔瓦尼曾经于去年九月份参加莫斯科市长竞选。

另外,俄罗斯政府反对派,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网站也因为被指“煽动非法行为以及参加违反公共秩序的群众聚会”而被列入黑名单,《世界报》文章说,这里说的“非法集会”指的就是反对派的游行示威活动。同时俄罗斯国内的网友从周四晚上开始也如法点击进入另外两个具有批评色彩的新闻网站ej.ru和grani.ru 。

周二,俄罗斯网络监管部门就曾经以“散布具有极端主义色彩言论”为由解雇了俄罗斯最受欢迎,也是历史最悠久的新闻网站的女主编。

一周以来发生的几个事件无疑反映出俄罗斯政府收紧网络舆论空间的决心。之前,俄罗斯已经为限制网络言论自由做了法律铺垫,从今年二月份生效的一项法律规定,法官可以在不经过法庭判决的情况下封锁被指控有“极端主义言论”的网站。世界报文章指出,由于俄罗斯的绝大多数报纸和电视台都受到政府控制,所以网络就是俄罗斯反对派仅有的表达意见的方式之一。

腾讯微信公共帐号被封杀

就在俄罗斯几个反对派的网站被封锁的同一天,3月13号,周四,也从中国传出网络自由受到限制的消息,这一天是中国两会闭幕的日子,网路上忽然传出腾讯开始封杀大批微信帐号被封的消息。上海第一财经日报网站上就报道,包括网易“真话频道”、财新“旁观中国”、财经“罗昌平”、“吴庆看宏观”、“共识网”、“大象公会”、“荐读”等逾35家公众账号被停止服务。微信后台显示,帐号被大量用户举报,已被永久封禁。用户回复关键词亦无法读取历史数据,被建议取消关注。
《云南信息报》14号发表《微信不是管外之地》的文章,报道列出了37个被封锁的微信帐号名单,指出,此前微信曾对部分公众账号进行过定点清理,但如此规模的变故却尚属首次。此次事件尚未涉及媒体公共号,但已有媒体被要求对微信公共号进行备案。

对封锁微信帐号一事,腾讯发布公告也做出了回应,称目的是“为保障用户体验,微信公众平台严禁恶意营销以及诱导分享朋友圈,严禁发布色情低俗、暴力血腥、政治谣言等各类违反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规定的信息。“腾讯内部人士向媒体表示,这次封号是因为有用户举报,他说“微信上出现了正规报刊上也不适宜出现的内容”。

在微博上拥有54万粉丝的独立评论人老徐时评就政治对市场力量的控制有感而发,指出,前几天,我们刚刚庆贺腾讯市值超过了英特尔、思科,今天腾讯就因为微信封号、央行发文暂停支付二维码等因素,致使股票暴跌市值瞬间蒸发了几百亿港元。看来政治风险才是最大的风险。无形的权力之手,使所有的市场力量相形见绌!

一位网友在推特上说,在中国搞互联网、媒体创新,政治永远是第一风险。

著名的中国维权人士胡佳指出,微信是言论传播和公民结社利器。普天之下莫非党土,党国早就暗中开始清剿,这次是公开宣战。

一位中国网友也对习近平政府控制媒体的做法有感而发,指出,最近网络舆评师的横空出世和昨天微信公号的被封,表明习近平决心像控制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一样控制微博、微信、博客等新媒体、自媒体,本质是利用其掌握的删贴权、封号权、刑拘权向除了权贵和五毛党的全体网民开战。在这种形势下,中文推特圈言论自由飞地的价值愈发突显,网络封锁也将加强。

长期关注中国新闻管制与网络审查的网络名人北风(温云超)也在推特上发帖,对封锁微信之后的下一步行动预测,他说,打完微信公众号,就到微信的朋友圈,当局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死角。此前有人问我为何微信审查较松,我说只是当局还没发现微信能力或缓不过手来,不是故意放松管制。以前QQ群有的功能微信都有,微信还有自媒体式的公号,当局岂能放过。

  •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六四25周年到来前夕,旅居美国的中国文献学者吴仁华最近在他的推特(@wurenhua)和Facebook上推出“图说八九六四“专栏,每天公布1989年4月15日以来的八九学运和六四的照片,同时也在香港出版新书《六四事件全程实录》来还原历史真相。本次网络经纬节目专访吴仁华先生,他首先介绍了自己参加89年民主运动的过程。

  •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六四”25周年即将到来,如何利用英特网来扩大纪念活动的影响,让更多的中国国内和国外关注“六四”的人能参与进来也成为几年来受到关注的方式,在互联网上,已经见到的与“六四”纪念有关的活动包括“六月四号,重回天安门”,“六四穿黑衫”等,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将于5月31号开展《全民倒共!天下围城!》网络活动,此次活动的发起者之一,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接受法广专访。

  • 造成世界网络安全恐慌的漏洞:Heartbleed

    造成世界网络安全恐慌的漏洞:Heartbleed

    在网络无处不在的二十一世纪,不少人每天都在使用着各种各样的网络技术提供给用户的服务,包括邮件,社交网站,银行,政府部门等,人们在私人信息输入到网络里的时候,可能已经忘记了网络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个人资料可能落入别有用心的网络攻击者手中,从而让使用网络成为一个噩梦。

  • 网络大学是不是传统大学的未来?

    网络大学是不是传统大学的未来?

    世界上不少国家的顶尖高等学府都是学子们梦寐以求的受高等教育的地方,但现实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有机会到这些学府聆听教授们的课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让人们在不出家门的情况下也能受到著名高校的教育,当今网络时代的高科技发展已经找到了可以被迎刃而解的问题。Coursera可能是这个领域的先锋网站,目前已经凝聚了世界上上百所名校将其课程视频在网上免费公开播放,让上百万学生受益。但这个看似理想化的教学方式目前也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而且存在不少尚待解决的问题。

  • 发动网民力量寻找失联飞机

    发动网民力量寻找失联飞机

    马航Mh370航班失联事件发生十几天来以来,尽管20多个国家出动舰艇,直升机等设备以及专业人员协助调查,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至今仍是一个不解之谜。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可能都有一种感觉,现代通讯如此发达,各种功能的卫星系统在24小时不断地对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能监视和追踪,我们的行踪随时都能被手提电话,信用卡,互联网暴露,而一架巨大的波音777客机不仅躲过了好几个国家的雷达监视系统,在偏离原定航道的情况下飞行几个小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论是天上的卫星监视系统,还是地上的雷达功能和用途都在这一飞机失联事件中显得如此苍白和无力。

  • 看两会代表的议案和提案

    看两会代表的议案和提案

    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分别于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因为人大与政协每年初春几乎同时在北京召开,所以人们也习惯将其和成为两会,两会同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一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的重点,为大量中外媒体所关注和报道的焦点。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